幕後玩家

Posted on 6 2 月 2018在〈幕後玩家〉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吳月華

二十世紀初,新媒體陸續登陸香港,最先進駐的是能進入家居的留聲機和唱片,成為隨時可聽的娛樂產品。二十年代末中文電台廣播,唱片亦是主要大氣電波播送的音樂來源。直至有聲電影的出現,無論在敘事或提供娛樂方面,電影歌曲都是吸引觀眾的重要元素,唱片和電影界也因此建立了緊密的關係。

 

唱片業的興起

早於十九世紀末,歐美唱片公司已派錄音師來亞洲(包括香港),邀請本地藝人進行灌唱片的工作,暢銷華南和海外華人地區的唱片包括粵曲、廣東說唱、歌謠和粵劇排場音樂。1910年一項美國唱片業的統計已顯示,香港的留聲機和唱片銷量排名已是亞洲第三,僅次於日本和中國。二十年代,粵劇已陸續由紅船進駐城市的戲園,新式的戲園如利舞台亦於1925年後陸續落成,粵劇表演業一片興旺。拍攝默片的電影公司亦開始成立和拍片。可惜1925年,發生省港大罷工,戲班不能來港演出,本地製作的電影亦無法上映,剛萌芽的香港電影業因而停產,但同時形成了新的市場空間,唱片業於是乘時而起。新月、遠東、金星等本地的唱片公司紛紛成立,部份則與外資唱片公司建立緊密關係,外資公司提供技術,本地公司則負責廣邀粵曲、粵樂名家灌唱片。其中以新月的影響力最大,且與電影有最密切的關係,下文再詳述。

百代公司的唱機和唱片廣告(《華僑日報》1927年2月24日、7月13日)。

 

粵滬好手打造唱片業

唱片業是最早將粵曲、粵樂「製成」商品的媒體,而掀起粵曲、粵樂唱片製作風潮的並非來自粵語地區的人,反而是來自上海的粵樂高手。1924年,上海的中國留聲機器公司(後改名大中華留聲機器公司、大中華留聲唱片公司,簡稱大中華)替呂文成(1898-1981)和司徒夢巖(1888-1954)灌錄《瀟湘琴怨》和《燕子樓》等唱片大受歡迎後,便打開了粵曲、粵樂唱片的市場。呂文成和司徒夢巖是當時上海精武體育會音樂部的粵樂高手,呂文成亦是大中華的灌曲主任,負責替大中華廣邀粵樂同好往滬灌唱片。與此同時,同為音樂部成員的錢廣仁(又名錢大叔)更是大中華唱片在香港的總代理利全公司的創辦人,他負責替大中華於港邀請粵曲、粵樂好手赴滬錄音,當中更少不了他的音樂伙伴如尹自重、何大傻,還有香港一些的音樂社,如香港鐘聲慈善社的粵樂好手何柳堂、梁金堂。錢廣仁後來因受到當時旅滬的名伶薛覺先的鼓勵和大中華的技術支援,繼而於1926年在港自資成立新月留聲機唱片公司。憑藉着錢廣仁在港的粵藝界人脈,新月因而成為了香港粵樂名家的集中地。當中部份成員日後更成為了電影界的紅人,為電影歌曲撰曲和拍和。

何耀華黑膠

新月留聲機唱片公司第二期出品的廣告(《華僑日報》1927年7月4日),這期出品包括擅唱南音的滬粵著名唯一瞽師何耀華〈夫妻吵鬧〉的唱片。音樂家冼幹持和以唱南音〈客途秋恨〉聞名的名伶白駒榮也曾與何耀華研習南音。

 

電影歌曲的幕後功臣

人稱「曲王」的吳一嘯(1906-1964)和「曲帝」胡文森(1911-1963)是兩位同時參與唱片、歌壇和電影歌曲的重要撰曲人。胡文森的兩位姐姐陳皮梅和陳皮鴨均為粵劇藝人,再加上承繼了書墪老師父親的國學修養,因而能無師自通,年輕時已能撰曲予歌伶演唱,後更被唱片界邀作撰曲人。而根據香港電影資料館香港電影檢索,他最早參與的電影撰曲作品為《金屋十二釵》(1937)。胡文森亦愛看西方電影,因而所撰作的悲喜古今中外歌曲俱佳,以西方流行曲來撰粵語歌詞的潮流便是由他所掀起。流行甚廣的《飛哥跌落坑渠》便是出自他的手筆,此曲的旋律源自西方流行曲Three Coins in the Fountain,是《兩傻遊地獄》(1958)的插曲。1967年,有電影人再以此曲為名拍成另一齣電影,同由新馬師曾所主演。

吳一嘯原是廣州蜚聲劇社的業餘演員,但不甘於在劇團只飾演小角色。當時歌壇興旺,吳一嘯認為寫曲可維生,於是離開劇社,與友人合作寫曲,先是免費贈曲給歌壇女伶唱。後來既會寫又能教唱的吳一嘯愈來愈受歡迎,求曲者眾,於是他就變成了一位職業撰曲人,並因著寫曲而結識到女伶文麗鳳,後來兩人更結為夫婦。

其後,吳一嘯亦替不同的唱片公司和電影公司撰曲,成為了各界的紅人。然而,吳一嘯於最開初,卻並非以撰曲人的身份加入影壇,而是替《梅知府》(1938)編劇而踏入影圈。而他亦是第一齣的黃飛鴻電影《黃飛鴻正傳上集之鞭風滅燭》(1949)的編劇,亦在戰後的《百鳥朝鳳》(1947)嘗試擔當導演的工作。此外,吳一嘯與曾任職新月和百代唱片公司的導演陳皮(即陳少林)亦合作過不少「以唱代白」的全部歌唱片。1941年,他將為小明星撰作的歌壇名曲《多情燕子歸》改編為同名電影,並邀小明星於銀幕客串亮相。可見多才多藝的吳一嘯在新媒體爭相吸納人才的局面下,不只能於不同的媒體中遊走自如,且亦能成功於不同崗位上發揮他的才能。

胡文森第一齣參與的電影《金屋十二釵》(1937)的廣告(梁金堂)

吳一嘯為小明星撰作的歌壇名曲〈多情燕子歸〉,後被改編成同名電影。

(《藝林》96期,1940年4月16日)

 

勇往直前的錢大叔

另一位不能不提的唱片與電影界的跨界紅人便是錢廣仁了。他不只獨資創辦新月留聲機唱片公司,且約於1936年時,加盟大觀聲片有限公司任營業部經理,間中客串出演大觀的電影作品。最引人注目的一次,是錢廣仁與新月的音樂家呂文成、尹自重、何大傻、李佳等在新月影公司和大觀出品的《摩登新娘》(1935)中客串演出,又與他們在《摩登新娘續集》(1935)合奏片中的電影歌曲。《摩登新娘續集》的歌曲《密運成功》和《大傻偷雞》亦成為新月第十五期的唱片。同年大觀作品《半開玫瑰》(1935)中的《驚好夢》和《同心結》,以及《生命線》(1935)的《生命線主題曲》、《同心結流浪曲》、《不堪重覩舊征袍》、《兒安眠》和《風流小姐》等亦見於同一期的新月唱片。1938年,錢廣仁首執導演筒,成為大觀和新月所出品《孤兒行》的導演,此後亦與李佳合導了大觀《豪華濶少》(1938)和《烏衣隊》(1939)。1955年,兩人再度合導重拍《孤兒行》之餘,亦將乾旦陳非儂舞台名劇《危城鶼鰈》搬上銀幕,成為了陳非儂的首齣電影作品。

從以上幾位跨界音樂人所從事的新媒體活動中,可見到唱片和電影界的緊密互動。但礙於篇幅所限,還有很多音樂人如呂文成、尹自重、何大傻、朱頂鶴、陳皮等人未及討論,希望日後有機會另文探討。

新月留聲機唱片公司和利全公司的創辦人錢廣仁,又名錢大叔,後加盟聲片有限公司任營業部經理。(《新月特刊第二期》)

錢廣仁和他的樂友尹自重、呂文成、何大傻和李佳齊齊於新月影片公司和大觀聲片有限公司出品的《摩登新娘》(1935)亮相,並成為影片的賣點之一。(〈五大音樂名家現身銀幕之第一聲:打破歌唱影片音樂場面之新紀錄:呂文成君〉,《粵曲》,1936第3期,頁22。)

新月第十五期的唱片目錄有不少電影歌曲,包括《生命線》(1935)的〈兒安眠〉、〈風流小姐〉、〈同心結流浪曲〉和〈不堪重覩舊征袍〉、《摩登新娘續集》(1935)的〈密運成功〉、〈大傻偷雞〉和《半開玫瑰》(1935)的主題曲,並可見新月在香港、上海和廣州設有發行處,略見當時粵語歌曲(包括粵語電影歌曲)的銷售網絡。(《新月.十週年紀念特刊》拉頁)

 

參考資料

〈五大音樂名家現身銀幕之第一聲:打破歌唱影片音樂場面之新紀錄:呂文成君〉,《粵曲》,1936第3期,頁22。

王心帆:《星韻心曲》。香港:明報周刊,2006。

王心帆:「歌壇怪談」專欄。

吳月華:〈城市創意:粵曲、粵劇與新媒體的跨界互動〉,《香港音樂的前世今生——香港早期音樂發展歷程(1930s-1950s)》。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7,頁340-335。

容世誠:《粵韻留聲:唱片工業與廣東曲藝(1903-1953)》。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2006。

黃志華:《曲詞雙絕:胡文森作品研究》。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08。

黃志華:《呂文成與粵曲、粵語流行曲》。香港:匯智出版有限公司,2012。

黃志華:《原創先鋒:粵曲人的流行曲調創作》。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4。

鄭偉滔:〈黑木唱片留給香港的音樂史話〉,《香港音樂的前世今生——香港早期音樂發展歷程(1930s-1950s)》。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7,頁282-300。

魯金:《粵曲歌壇話滄桑》。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1994。

錢大叔、馬國彥編:《新月.十週年紀念特刊》。香港:新月留聲機唱片公司,1936。

錢廣仁:〈從無線電播音影響唱片事業的發達說到有聲電影與唱片的關係〉,《新月特刊第二期》。香港:新月留聲機唱片公司,1930。

 910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