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开始内容

专题

岭大空手道女将进军亚洲

巾帼不让须眉 岭大空手道女将进军亚洲

又来到一个学年的终结,毕业在即,有人选择投身职场,有人选择继续进修,而她 — 林蔓芝,一位主修文化研究的四年级女生,就决定追寻运动员之梦。

 

林除了是岭大空手道队一员,更於早前冲出香港,代表港队出战在澳门举行的2019第一届亚洲大学生空手道锦标赛,在女子个人组别61公斤或以下项目中摘下一面季军奖牌。

 

这位在亚洲崭露头角的女将为何对空手道情有独钟?

 

与空手道结下不解之缘,一切由2015年的大学迎新说起。

 

「在迎新日亲眼看到空手道表演,觉得很『型』;又想在大学学习一种新运动,挑战自己,就加入校队至今。」林说。

 

林以前是一名排球球员,从前对著的是「球」,现在面对更多的是「人」。

 

「例如空手道里的搏击 (组手 / kumite),就是你自己一个人到台上只身对打,与排球这种团体球类运动截然不同。」

 

林虽为女儿身,却未曾因体能上的差异而放弃成为运动员。

 

「运动本无男女之分。生理上而言,男生肌肉发达,体能方面可能比较占优;但空手道不止著眼於力气,也讲求柔韧性,心思细密的女生在演绎拳法时就更细腻了。」林说。

 

身为女生,受社会定型的还有礼仪举止。拳打脚踢,成何体统?

 

「难道学武术运动就一定是『搂打』(惹事生非、好生事端) 吗?练习和比赛过后,我们还是个斯文的普通人。爸爸口里有时说我『粗鲁』什么的,但心底压根儿还是支持我当运动员,家人和朋友都亲身前来赛事为我打气。」

 

每项武术都有自家规条。「就竞技空手道而言,为了保护对手,既不能出肘和膝,也不能攻击腰带以下的部分,否则视为犯规。」她说。

 

贵为日本国技,空手道 (からて / karate) 注重同样源自日本的武德礼节:押忍 (おっす / osu)。

 

「押忍除了是一个问候语,也是一种精神。就是将自己交给老师,学习时心无杂念,一拳一心。空手道特别讲求尊师重道,老师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押忍也有忍耐的底蕴,就算挨打也决不能意气用事,要调整心神,重新组织自己的思维。」林解释,「要相信自己,相信老师。」

 

四年的空手道生涯,陪著她成长的当然少不了「恩师」。

 

「所谓『师父』,就是『老师』与『父亲』的合体。师父是我人生中一个启发。记得之前受了伤,要强忍剧痛进行选拔。后来跟师父倾诉,他说:『能够说话就能出拳』。」林忆起师父当时的鼓励。「无论出拳还是踢脚,都是一种表达方式,跟说话如出一辙;两者都是考功架,口试靠平日多分析发言,而空手道同样靠多研究、反覆练习。当苦练日子有功,少许伤患又何足挂齿呢?」

 

功架是从失败中累积而来。原来她四年前第一次参加搏击比赛,就初尝取消参赛资格的处分。

 

「当时还是大学一年级新生,在季军战中,我使出成功得分的一拳,谁知对手因此而流鼻血。在擂台上,若有选手受伤会立即暂停比赛,先观察受伤情况;那次出手太重了,鉴於对手流鼻血不止,裁判就判断我为犯规,取消参赛资格。虽然感到失落,但我没有因此气馁。出拳力度其实反映身体的协调,手脚不灵活才会导致力量集中於拳头上。空手道比赛所规定的『寸止』(すんどめ / sundome),就是『点到即止』的意思,尤其是头部。」林说。

 

空手道带给她的不仅是武术,更加是自我肯定的精神。

 

「以前的我比较懦弱,师父却常教我:怕打照打。空手道是种对抗性的运动,你愈害怕对手,就愈易被对手反击,所以更要勇敢去打。」

 

在林身上,看到勇於求变、敢於突破的自信。

 

「甫进岭大我就听过一句话:To unlearn what you have learned (重新学习新事物)。平日我们接触不少约定俗成的事物,但文化研究鼓励我们要有解构精神,或会发现新事物,摆脱填鸭式教育下所灌输的误解。

 

「成长的过程中,不要轻易定型自己。挫折并非绝路,而且人有更新知识的力量,当你不断尝试、学习,就能改变自己,突破界限。」她说。

   Lingnan karate athlete opens gateway to the Asian sports world Eva Lam  Lingnan karate athlete opens gateway to the Asian sports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