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博雅教育成就一生
開始內容

研究與影響

嶺南大學研究生會議主題演說鼓勵跨學科研究家庭議題

2019 年 03 月 30 日

嶺南大學研究生會議主題演說鼓勵跨學科研究家庭議題

 

英國約克大學研究院副總監Antonios Roumpakis博士在嶺南大學跨學科學習研究生會議發表主題演說,題為「家庭作為社會經濟參與者的角色:新研究議案的啟示」。承蒙大學資助委員會支持,會議在三月二十九及三十日於香港嶺南大學梁方藹雲藝術廊舉行。

 

Roumpakis博士的演說,綜覽過往把家庭重新定調為社會經濟參與者角色的研究文獻。他廣泛參考不同主題的研究,包括經濟人類學、歷史體制主義、發展研究、法律和管治分析,還有大量有關女性政治經濟學的文獻;再以比較社會政策的角度,聚焦以上不同學科交集的領域。

 

活動期間,來自嶺南大學不同學系的教學人員與學生會面,探討研究的新角度。學生學習以跨學科和比較角度進行研究;又學習以國際視角,探索研究本質。討論焦點範圍放在嶺南大學的三大核心學系,即社會科學系、文學和人文學系,以及商學系。

 

Dr Antonios Roumpakis

Antonios Roumpakis博士

演說首先探討家庭作為提供福利的單位的角色;再而分析經濟歷史學家Karl Polanyi (1886-1964)的理論研究。Polanyi發展出一套基礎模式,論證家庭可如何動用財政和情感資源保護家庭成員。Roumpakis博士演說的第三部分,提出以全新的研究議案,分析家庭作為綜合代理單位的角色。

 

Roumpakis博士說,他的研究希望引發大家以跨學科的角度思考家庭議題。他表示,所有議題都可以跨學科的角度學習,而促成這種形式的研究也很重要。他的研究目的,是希望環繞家庭這議題,訂下全新的研究議案,鼓勵透過上述不同學科的研究發揮協同效應。他認為,家庭這議題包含大量廣泛的研究領域;不論修讀任何學科,家庭這議題都會沾上關係。

 

Roumpakis博士說:「『家庭』是個具爭議的概念,而且定義紛陳。最普遍的定義反映了存在於家庭中的階級關係-工作分配,尤指家庭照顧方面的工作分配。這概念也得就誰屬家庭成員設下清晰的定義。Roumpakis博士指出,「家居」和「家庭」常被混為一談,尤其在經濟學上更甚。他常以「家庭」作為一個單位作分析-這單位不僅可指父母子女,還可包括延伸網絡內的人。

 

Dr Antonios Roumpakis

 

Roumpakis博士修讀博士生時,研究退休保障改革;其中一個他感興趣的研究範疇,是跨代關係。他關注不同世代會否彼此照顧,以及這種照顧會否帶來衝突。他說:「我常有種恐懼,害怕不同世代只會各自為政,但我或許過慮了。我相信家庭裡的不同世代實際上是會互相照應的。」Roumpakis博士說,透過實證分析,可以了解家庭裡有衝突和正面關係的程度。他還提出,很多理論和分析手法都可以掌握這方面的情況。

 

Roumpakis博士分享了一些從比較社會政策角度得出的看法,並引用把家庭視作為領取福利單位的研究。他提問:「試看每個家庭得到多少金錢和支援,尤其試比較不同福利國家的情況?」Roumpakis博士特別提到約克大學社會政策教授Jonathan Bradshaw開創先河的研究,為不同家庭類型開發不同的兒童福利方案。

 

演說中也談及「鑽石型照顧」這福利混合模式的概念。家庭政策、性別和照顧服務都是有關這議題的文獻的重要主題;而家庭作為其中一個福利提供者,不論是與政府共同提供福利,甚至代替政府提供福利,也是這類文獻中特別注目的一點。比如說,我們需要兒童照顧服務,或長者照顧服務,家庭都可以是提供者。他說:「大家總有需要得到別人照顧的時候,所以這是很重要的。這類照顧需要有人負責提供;這可以由國家、社區和家庭共同分擔。社會上常有爭論誰得負責提供這類照顧服務,也有人爭論這類照顧是否得有性別規範。」與此同時,也有說「鑽石型照顧」在其他國家有擴展的情況。

 

Dr Antonios Roumpakis

 

Roumpakis博士說,家庭也是社會緩衝的單位。人生不如意時,可以回家和家人共住一會;家人也可能會拿存款來支持你買房子或租房子,或給予有用的情感支持。家庭的角色實在重要。

 

Roumpakis博士說,家庭在亞洲和東南亞的角色尤其重要。地區內沒一個屬真正的福利國家,家庭便得在緩衝風險上承擔重大責任。東亞和東南亞國家的福利迅速發展,但固有文化仍然擔當重角。「雖然福利發展了,家庭的重要性不會消失,這角色是無可替代的。」他說。「很多學者以為所有地方都可以變成北歐國家-人人仰賴妥善高效的現代國家官僚系統和國家提供的福利產品生活。我覺得它們是萬中無一。北歐國家做得到,有其獨特歷史源流。比方說,我就不見得瑞典的福利架構可以處處照抄如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