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beral Art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列印 | 字型大小: 字型大小: 較小 字型大小: 原設定 字型大小: 較大

2014年5月13日

President's photo各位同事、同學和校友:

「天幕」工程在兩年半前開始,延期近16個月,終於快要全部完工,獲頒使用證了。延誤引起部分同學不滿是可以理解的,我代表大學向受影響的各方致歉。見證著這件工程在任內第一年完工,我自然非常高興,但功勞與我無關。校方從來都希望工程早日完成 (自己也曾奢望它能夠在我上任之前完工,但事與願違),以便把木板封鎖起來的地盤重新開放使用。但希望大家諒解,任何地盤一旦交了給承建商,委託一方除了敦促他們盡快完成,可以做的實在不多。工程合約規定,承建商逾期完成要付罰款(並不是給大學,而是給提供建築費用的政府),逐天計算,所以承建商也不會故意跟自己的荷包過不去。對於高空作業的工程,天氣肯定是一個問題,而整個建造業工人不足,承建商同時有其他工程進行也是因素(聽說其他工程延期的罰款比延誤我們天幕的罰款更重)。慶幸的是,困擾嶺南人多時的「天幕」工程延誤要翻篇了。

本學年我探訪了三個學院16個學系和兩個語言中心、學生服務中心、教與學中心以及服務研習處,進一步瞭解他們的情況,包括挑戰和機遇。這些理解加上從早餐會與同學交流、探訪宿舍與宿生會幹事及宿生交流獲取的部分意見和建議,讓大學管理層於5月5日舉行退思會,就大學的願景、宗旨和核心價值;提升學生的學習體驗、語言能力和學術水平;提高教學效益以及更全面評估教學表現;資深教授輔導年輕教授的教研工作;本科生參與研究項目;提高行政服務的質素和效率;改善與同學的溝通;提升嶺大聲譽的方法等多方面進行討論,集思廣益。退思會的目的是確定大學面臨的重要問題,爲解決問題的方法梳理思路、凝聚共識,並根據需要進一步討論及諮詢(包括教職員和同學),整理出具體的行動計劃,付諸實行。至於大學的願景、宗旨和核心價值這些綱領性的表述和聲明,任何修改增損都必須提交校董會進行討論,爭取批准。

大學今年1月決定成立「科學教研組」後,現在已經進行招聘適合博雅大學的科學家。大家知道,「博雅教育」的英文是“liberal education” (直譯為「自由教育」),或者“liberal arts education” (嶺大採用的英文詞彙,直譯為「自由文教育」), 或者“liberal arts and sciences education” (部分美國博雅大學採用的英文詞彙,直譯為「自由文及科學教育」,而科學包括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很明顯,有了自然科學作為本科核心課程的一部分,嶺大的博雅基礎就比較完整了。

在校董會的支持下,嶺大最近獲1,000萬元捐款設立「德和慈善基金獎學金計劃」,資助主修「風險及保險管理學」的優秀本科生;假如同學由二年級至四年級成績保持優異,可合共取得57萬港元的獎學金,包括45萬港元的獎學金到英國倫敦城市大學卡斯商學院修讀保險業理學碩士課程。此外,本校又獲300萬港元捐款成立「嶺南大學─周大福學生交換計劃獎學金」,鼓勵成績優秀而有經濟困難的學生到外地交流學習,並積極參與社會服務。在4月14日舉行的2014年度獎學金頒獎禮,嶺大共頒發了585項獎學金予390名成績優異及個人表現卓越的學生,合計約1,100萬港元。

此外,本校學生在不少公開賽中取得獎項,包括《國際紐約時報》「你的文字(世界)寫作比賽」、「香港青年史學家年獎」、廉政公署的「誠信.承傳」青年計劃2013/14及「2014珠三角(粵港澳)區AIA『求職王』語文比賽」等。看到同學的努力得到成果和肯定,我感到非常欣慰。

為了準備讓「服務研習」成為2016年入學同學的畢業要求,大學將於今年6月派出一行17人的教職員訪問團到美國中西部的博雅大學取經。除了觀摩「服務研習」課程的內容、組織和安排之外,也藉機會觀摩有關學習質量保證的經驗。為了實行所有本科生必須參與「服務研習」課程和項目的計劃,大學每年必須投放巨額資金。因此,我們也需要盡快進行籌款工作。

大學要辦得好,要提高畢業生的競爭力,沒有同學的意見、回饋、建議和合作是很難想像的,因為教學相長。最簡單的例子是同學在期末對課程和老師的評價和建議。很明顯,同學的客觀評價和具體建議,對於改善課程和提升老師的教學表現是至關重要的。同學讓老師知道什麽做得好,什麽做得不夠好,哪些地方可以簡略一些,哪些地方應該多加解釋和討論,以及教學技巧和互動方法如何進一步改善,都會讓老師更容易掌握改良的方向。相反,如果同學只打分數而不提供其他具體信息,老師要改善也較難掌握方向。

很可惜,今年學生會的幹事會「缺莊」。雖然如此,校方仍希望可以和學生會代表會保持暢順的溝通和交流,爲嶺大的發展和提升而共同努力。

跟同學在早餐會交流,是很好的溝通渠道。我想讓更多同學知道,他們固然可以各自參加由學生服務中心安排的校長早餐會,也可以找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學(不需要屬於任何學生會屬會)「包場」,專注討論同學們有共同興趣的議題。

這個學期舉辦過一次「校長公開論壇」,可惜同學參與方面並不成功。可能是此次重點諮詢的議題(延長期末大考前的溫習時間、減少學期最後一星期進行考試以及延長期末大考的天數)爭議不大。無論如何,為了與同學有足夠的交流機會,我會繼續舉辦「校長公開論壇」,讓我和副校長及協理副校長解答同學和同事的問題,聆聽大家的意見。此外,我也考慮每個月設一個時段在「天幕」下或餐廳內與大家見面,讓有興趣找我聊天的同學和同事到來交談,無需預約。

以上都是有關工作方面的報告。除了工作和保持身體健康的基本運動之外,我還有其他興趣,包括旅遊、羽毛球、閱讀和看電視(尤其是體育節目)。我通常閱讀的是工作及專業以外的作品或文章,好讓自己與時並進,認識世上一些有趣人物的觀點和新事物。

譬如說,在加入嶺大之前,我讀過國內著名作家余秋雨的一些有關歷史和文化的文集,是一位台灣朋友介紹我看的,據說台灣人很喜歡余的文筆和觀點。透過一位國內同事的介紹,我也看了大陸年輕人偶像韓寒的幾本小說和散文。高行健和莫言獲取諾貝爾奬之前,我慚愧並不認識他們。後來看過前者的《靈山》和《一個人的聖經》,也看了後者的《紅高粱》和《生死疲勞》,到嶺大履新後則沒時間看其他了。此外,諸如自稱「現代遣唐使」的日本人加藤嘉一從日本角度衡量中國的書、美國經濟學者Jeffrey Sachs的The Price of Civilization 、英國生物學者Richard Dawkins論辯有神論和無神論的The God Delusion等,亦各具趣味。

到嶺大後,工作時間遠比以前長,看書的時間極少。同事送我的書,其中部分具趣味性的也只能淺嘗即止。我主要是透過閱讀訂閱了七年的《國際紐約時報》,認識世界一些有趣人物的觀點和新事物。除了有關重大經濟和金融問題的文章之外,我主要的興趣是中國、亞太區及美俄等地緣政治課題、科學和技術的新發現以及宗教與歷史。下面我想分享近期令我感興趣的一些題目。

有關科技方面的報道包括「光遺傳學」,一種以光和遺傳工程技術開關腦細胞的新神經科學研究方法;所謂「heartbeat」網上保密軟件漏洞(事發後戲稱「heartbleed」)帶來的恐慌;美國國家安全局利用保密軟件漏洞和法律漏洞(不告訴當事人漏洞的存在)獲取秘密的行為;被稱為宇宙學極度重要的「聖盃」級發現,即支持宇宙膨脹理論的證據:找到空間裏遠古時宇宙極快膨脹時刻所產生的引力波浪的漣漪效應。這些科技的新發現,真的令人驚歎。

有關宗教方面的報道包括梵蒂岡腐敗;部分天主教徒如何把自身的行善與梵蒂岡的腐敗區分開來;新教宗方濟各爲不滿教廷的天主教徒帶來改革希望;一張寫上「耶穌說『我妻子…』」的蒲草紙(papyrus)(由哈佛神學院一位歷史學者發現)證明不是造假,再度引發耶穌有沒有妻子的爭辯;無神論者在保守的回教國家印尼受到迫害;瑞典的摩門教徒找到證據反駁該教派的一些官方傳說,引起教內摩擦。我們看到古老的宗教爭論在資訊開放和科技進步下的新面貌。

此外,還有中國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親戚的巨額財產報道,以及網上即時非色情的才藝表演的成功商業模式(表演者分取網上觀眾的捐贈),出現了在國外還沒有出現的成功範例。據說國外只有色情的表演才能夠賺錢,而中國的成功是因為中國的電視爲官方壟斷或控制,令更多觀眾湧上互聯網觀看具有個性的演出。這些也是資訊開放和科技進步的產物。

上述文章的作者基本上都做到深入淺出,幫助讀者理解問題所在,所以我能夠明白其中部分道理,雖然理解只是邏輯加直觀的感悟,而非深入和具體通透的瞭解。不過,對於宇宙膨脹理論以及其相關的預測和支持證據就無從理解,反而覺得這個玄妙的理論(例如說宇宙和多宇宙﹝multiverse﹞在億萬年前大幅度膨脹之前體積小於一個蘋果!)是否需要用宗教信仰的態度才能誠心服膺?可能研究科學哲學的同事會有個看法吧。有興趣瞭解這個高深理論的嶺南人,可以查看一下麻省理工學院物理學者Max Tegmark 的著作 Our Mathematical Universe,希望它是爲非科學家而寫的。

最近收到一本嶺大人文學特聘兼任教授鄭樹森寄贈的《印刻文學生活誌》,鄭教授是該刊物的社長。這期的重點是中國文學評論大師夏志清教授的專輯,以本校中文系榮休教授劉紹銘的文章〈一介布衣〉爲開端,也登載了鄭教授的文章〈張愛玲、奧康諾和新批評〉,都拜讀了。專輯還收錄了夏教授幾篇論文,使我這個門外漢有機會認識一點夏教授對文學評論的貢獻。

眼下的校園春暖花開,令我油然喜悅。相對於花樹和花叢,我不太喜歡一些常綠而不開花的灌木和植物,尤其是顔色暗淡、枝葉不飽滿,甚至因為年老而露出枯枝的灌木和植物。對我來說,不同顔色的花朵象徵著努力修煉後的生命綻放和昇華。我想,嶺大的同學就像一株株等待盛開的花樹,每個成就、每個收穫就是一朵花。隨著知識、技巧、感悟的積累,校園裏花樹的花蕊你追我趕地盛開。我們開的花不一定最大、最美,但卻別具一格,清秀芬芳,令人喜愛。

暑假快要開始了。不論大家是在繁重工作後稍作休息,或者立馬上班,或者出外旅行,我都希望所有嶺南人有一個愜意和豐盛的夏天。

校長鄭國漢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