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本期文章

 

不經不覺這一期<<文化研究@嶺南>>已是第十期,<<文化研究@嶺南>>是一份雙月刊,透過全體編輯委員會的努力,大致上做到每隔兩月便上載新的一期。細心的讀者或許已留意到由第九期開始,似乎出現脫期的問題。第九期20081月號,但卻要等到2才上載,而且關鍵詞的部份依舊沿用第八期的內容。的確由去年的暑假開始,編委會改變之前由個別編委撰寫關鍵詞的做法,改為由全體編委分頭細讀相關的文章後一起討論,再邀請個別編委整理討論所得或另行撰寫文章。採用新的安排後,關鍵詞的部份要花三個月甚至更長時間才能完成,為了不致嚴重拖慢整份雜誌才會出現第九期沿用第八期的內容。

事實上,對於撰寫關鍵詞編委會同仁自問能力不足,但另一方面編委會十分重視撰寫關鍵詞的工作。文化研究涉及全方位的批判思考,關鍵詞其實是建造屋宇所必需的磚頭,撰寫關鍵詞亦有如燒磚以期本地的文化研究得到所需的磚頭。這裡再次呼籲全體MCS同學積極考慮加入編委會一起討論。

 

口述歷史

前言

   
   
   

歷史不但是書寫的歷史,而且只有書寫的歷史才稱得上是可信的歷史。書寫必須具備一定的教育水平,書寫歷史的工作更往往由專人來做,一般人無從參與。書寫又講求技考,要注意起承轉合,而書寫的歷史必定按著年份的先後順序而寫。除了書寫的歷史是否可以有其他歷史如口述歷史?今期專題的三篇文章全是以口述歷史為題,但文章中的口述歷史是一種方法學,一種試圖呈現現有文字記載未有呈現的社會現實的方法學。在現時的學科分工中,口述歷史這種方法學只是應用於社會學、人類學等社會科學學科而鮮會用於歷史研究。

除了作為填補文字記載未有提及的,口述歷史這種探討邀請被訪者回想過去的一些經歷。口述歷史雖然最後由訪問者整理,但寫的全是被訪者所憶及的事情,口述歷史在很大程度上是被訪者的個人回憶,探討口述歷史的意義因而須從回憶入手。班雅明在其<柏林紀事>裡指出:「回憶是永不休止地來回穿插於曾幾何時的能力。」 (“Remembrance is the endless capacity for interpolations into what has been.”) 口述歷史亦因而與書寫的歷史絕然不同,後者側重文字記載之外,事態發展更必定是順著時序。口述歷史著重回憶,在過去和當下之間不斷來回,事態發展不一定整齊地順著時序。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