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ism MCSLN

 

Download

考試不應是通識的學習「終點」

鍾文堅

我愛真理,更愛思辯,這是多年社會科學基本功的訓練 ―― 相信真理經得起考驗,可以越辯越明,並以此作為人生實踐和事業發展的座標。我雖未完全掌握真理,但深信只要有開放的心靈,透過理性的討論,就能更「親近」它。

對人對事能反思,不斷求進;關心社會國事,願貢獻己力;具全球視野,不囿於身前身後事;對人生、社會、國家和世界紛紜的人與事,保有求知慾,進而終身努力求索;培育學生擁有這些素養,難道不是通識教育,或廣義的教育,的應有之義嗎?所以,通識教育絕不應以考試為終點,它只應是學生人生的「中點」──人生類近的「中點」,有很多;在站與站之間,在學校學習的階段,教師應為學生「傳道、授業、解惑」,而非單單操練學生在考試中求存活;現階段,考試屬「必要之惡」,教師要準備學生面對、克服、超越之;人生是漫長的「馬拉松賽」,考試只是中途站,切勿主次不清,本末倒置!

今年初,讀到幾篇教師發表的文章,討論關於新高中通識的理想與現實的爭論;人家說:「外行看熱鬧,內行點門道」,希望借機會,對即將實施的新高中課程引發多一點有意義的思考,讓大家接近「真理」多一些。

新高中通識的設立,是要培養學生成為「具素質的終生學習者,為未來的人生作好準備」;,課程目標是夠理想主義的,十分不務實!但是,難道為師者就只有服膺現實考量的選項嗎?答案是否定的。我不相信,教育界竟容不下對理想的追求,教師不懷一點理想主義的色彩。如果是那樣,香港教育就真的是沒救了!

文章的討論,主要是圍繞通識教師應扮演的「角色和功能」上的爭議,卻有共通處 ── 都認同「學生為本」的原則,教師考慮選用何種教學設計和方法,應以學生利益為依歸。「單向授課」和「活動教學」,兩者不是互不相容的東西;就個人於通識教學的實踐和經驗來說,兩種方式在通識課堂中,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關鍵是如何作選取和調配組合,取得一個平衡和發展一套行之有效的校本模式。當中,能兼顧「學生為本」的大原則,同時能發揮教師的專長和學校的優勢。

據本人的經驗,「教師主講」30分鐘是一般學生的「極限」,30分鐘過後就只是老師自己在發聲而已,學生越弱所能維持的時間越短,而「活動教學」一般要約一個半小時才會滲透出較好的教學效果,否則很難能有關議題探究出較深和廣的向度。課堂如果不能有多多少少以上的學習效果,多不是學生的學能問題,而是通識教師的道行和功夫還未到家

以我所見,現時擔任教授通識的教師,不一定都是通識的「內行」,任教通識的「功夫」也不必然一定到家。這是實施通識課程的現實,也是必要跨越的難關。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