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ism MCSLN

 

Download

反「o靚模」還是其他?― Facebook上的民粹動員

彭澤生

本文的目的旨在探討「o靚模」事件中,網絡動員的模式。事件涉及的除了文中有提名的張振海先生,還有不少筆者的友人。本文縱有批判之處,但其重點並非指責某些個人,而是整個動員的運作。另外,本文因時間及資源所限,未能直接研究事件參與者如何評估他們於事件中參與的效果,因此未能就民粹邏輯中,個人的能動性展開討論,實在是一個遺憾。希望各位朋友,不吝賜教,豐富有關今次事件的討論。

書展與「o靚模」
今年書展的重點落到了「
o靚模」身上,除了傳統媒體的炒作之外,新媒體亦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幾個圍繞「o靚模」的 Facebook 群組是傳媒追訪的對象及網民動員的場所,其中最著名及具戲劇性的 Facebook 群組名為「抗議書展垃圾化,請『o靚』模們滾出 7 月香港書展」[1] ,至 2009811 日,該群組共有57,468名成員,留言近三千則。

該群組於 7 4 日建立,宣言由高登論壇會員「天織堂」撰寫,原管理員為張振海先生。於 714 日,管理人(非創建人)張振海不滿群組中「一群道德塔利班於該群組對『o靚模』進行人身攻擊,嘰笑她們的學識和樣貌,主張進行『道德審查』,甚至要把『o靚模』趕出香港,嚴重違反社會運動應有的互相尊重、包容和理性原則」,遂與「抗議書展垃圾化,請『o靚模』們滾出 7 月香港書展」群組分道揚鑣,另開群組「與道德塔利班割裂!我們理性和包容地向書展提出抗議!」,後來張氏接受《蘋果日報》的訪問以標題《反o靚模盟主 見 Lavina 即轉獨轟周秀娜》於718日的《蘋果日報》刊出。內容指張振海與「o靚模」鍾蕙芝見面後「轉恁v(轉變立場)不反「o靚模」。事後不少人就此對張氏作出批評,有指他立場不定、不清晰、有人指他為「狗公」,色迷心竅。雖然網民灕指出《蘋果日報》造假新聞,「製造『反o靚模盟主』假標籤」以製造張振海轉悛滌眸H(灕,2009),但網上仍對張氏的指罵不絕。

就此事葉蔭聰撰文梳理整個「書展『o靚模』事件」背後「o靚模」的生產及本港文化產業的脈絡,指出「網民罵聲」是「針對文化制度閉塞」(葉蔭聰,2009)。和葉博士的進路不同,本文希望透過分析「書展『o靚模』事件」如何變成一場網民之間的互相指責,指出 Facebook 群組於是次事件中所起的作用,特別是民粹邏輯如何可於這種媒體中運作。

反「o靚模」背後的訴求
「抗議書展垃圾化,請『
o靚模』模們滾出 7 月香港書展」群組核心的宣言是一篇名為《抗議書展垃圾化,請o靚模們滾出 7 月香港書展》的宣言(下稱《宣言》),該文指書展並非一個全商業活動,而是「愛書人、出版商、作者、書店老闆等……一個近距離交流的平台」,但近來「書展娛樂圈化」,名星、「o靚模」出書,書本質素不濟,也令書展擠滿了來捧名星、「o靚模」場的圍觀者,並宣稱「我們已經不能再坐視香港文化沙漠的再度陸沉;我們不願看見具人文修養的文學藝術從此被邊緣化,或成為書展的異類。」文中最末以第二人稱向「o靚模」說:「要對你們這些垃圾寫真和垃圾『o靚』模說不。」、「不要『o靚』模們在書展裡扭腰發姣惹人騷動」、「在書展裡袒胸露肉搏取傳媒攝記擾人不斷的連環閃光燈」、辦「那些無意義的簽名會、握手會,讓職業FAN屎們來個長長人龍阻礙我們這些愛書人的自由進出。」並請「o靚模」「滾」出書展。

該群組的參與者可於 Wall(留言版)內發言,及八月中,留言版中已有二千多條留言,留言所針對的,有不同的問題,如書展的真正性質該是什麼: 

-0-的確係甘既
個風氣開始愈來愈差
好好地一個書展
做咩變成一個名人
ORZ靚模展覽會場姐?@@ 
                                                        
() 

唉...而家書展真係為左錢,咩都肯請...金錢化啦...本來書展既定義冇晒啦
敢就好心唔好搞啦,搞左就等於冇搞(當情況惡化)

                                                   
          (Mat)  

…依家個問題係,書展本蟀J目的,就係希
望將良好既閱讀風氣蔓延開去既,咁如果鰨悎i
賣寫真咁咪好唔妥,因為話明「閱讀」,當然係
同文字有關啦!但寫真集就唔同,佢係以圖片為
主角既,所以,寫真集確實唔係真正意義上既書。 

                                                              
(Edward) 

書本和香港文化該是如何 

我只想說,我只想看文字,感受作者在文字中表達的意思!
而不是只看作者的「身軀」,「圖片」和「視覺效果」

拜託,不要破壞香港的文化!
                                                                         
 (Ivan) 

「o靚模」各方面質素低下: 
 係人都做得
MODEL
                                                                          
(Lam)

口靚模去死唔該!! 唔好以為上一上美女廚房就做到model
由其係rainbow,博出位cheap
我諗你地呢世都行唔到真真正正既天橋
你地行到
ge只係旺角既行人天橋!
                                                                          
(Angela)

以及香港道德敗壞 

真的很嘔心!近排見報紙成日推介某所謂模特兒的攬枕,滿是賣色情的挑逗相,真的想嘔,連報紙都不想看了!再如此下去,會更敗壞社會的風氣,援交會越來越熾熱,到時社會道德淪亡,真的香港淪陷了!唉!
                                                                       
(Kityee)

一個重要問題:冇人買點會有人賣呢...?
真正垃圾化的不只是書展,,,,而係香港人的道德

                                                            
(Bowie) 

另一方面,有趣的是,管理人張振海於後來建立的群組中表示,他原意是針對貿發局(張振海,2009[2],這和他管理的群組的《宣言》可互不相干(《宣言》不是由張氏起草),《宣言》本身根本沒有提及貿發局。而《宣言》以第二人稱請「o靚模」「滾出」書展,使不少人視該群組為一個反「o靚模」的群組。 

o靚模」的民粹政治
一個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這一大群有不同訴求的人會走在一起,成為一個群組呢?這一個問題亦是勞克拉於“
On Populist Reason”(Laclau 2005)中提出的一個問題。勞克拉於書中提出了民粹邏輯的概念,他指於民粹邏輯中,人們透過意義不清的空洞能指(empty signifier),製造對立的陣線,及指示系統(signifying system),把不同的訴求簡化、收編為對立中的「我們」。於這事件中,「o靚模」、「書展」和「香港文化」等都是相當有效的空洞能指,它們語意不清,如「o靚模」具體定義人言人殊,事實上,這是由娛樂雜誌炒作出來的分類;「書展」的本質是什麼,舉辦的貿發局和一眾(不同類型的)愛書人恐怕會各執一詞;什麼是「香港文化」更是難以說清,但在這個群組的指示系統中,「o靚模」被歸類為沒有文化的、道德敗壞的,和一個好的書展對立的,維護道德、搞好書展等訴求就在「o靚模」和書展的對立中被統合起來。

如此一來,我們可解釋「張振海轉呔」這論述為可如此被參與者受落。正如齊澤克所言,民粹主義抗拒面對眼前議題的複雜性,只是把議題簡化為與偽具體「敵人」之間的鬥爭(Zizek 2006),這個由反「o靚模」宣言開始的群組,一落入民粹之中,所進行的只是一場反「o靚模」的鬥爭,而非張振海希望處理的,貿發局管理書展不善的問題,當所有以為管理者是反「o靚模」的參與者,突然發現管理者不是和「o靚模」對立的「我們」,就容易出現彷如發現叛徒的反應。 

根莖式組織的團結
Facebook 群組的運作,更為上述的民粹邏輯提供了有利的環境。Karatzogianni 引用德勒茲及瓜達里於《千高臺》中提出「根莖」的概念,指相對於垂直的組織,互聯網上的組織更像「根莖」(rhizome,植物肥大而於地下橫向生長的莖,例如薑):每一個用家可輕易直接連接到另一個用家,而互不從屬(Deleuze & Guattar 1987, Karatzogianni 2006)。這關係不需要領袖、一個有特殊識見的人或可把整件事件明確整理的人,參與者之間互不從屬,參與者重視參與、對層級反感、傾向以共識及/或直接民主進行決定,尊重不同及維護團結中的多元(Chesters 2003, quoted from Karatzogianni 2006)。

和層級式的組織不同,像Facebook 群組的根莖狀組織中,參與者不是服從上級的指示完成既定目標,Facebook 群組的管理人的權力僅在於開設群組、刪除留言、任命管理人員等,而群組的參與者可自由選擇參加及退出,參加亦不需要任何資源的投入,而任何有Facebook 帳戶的用戶都可開設群組,成為管理人不需什麼特殊資格,也沒有什麼特殊的權威。以往的經驗中,網上動員的運動也有出現互相不代表大家的情況(見《公民社會的開端:記 824 好戲量西洋菜街街頭表演論壇》的討論)[3]

Facebook 群組中有著反對層級,互不代表,尊重不同及維護團結中的多元的性質,群組中的分歧不可能靠由領袖定奪解決,於書展「o靚模」事件中,這些分歧以兩種形式解決:未能被吸納進「o靚模」/我們的對立中的一群離開群組,另起爐灶;繼續以「o靚模」/我們的對立運作的一群,則透過高舉反「o靚模」的旗幟及對「叛徒」口誅筆伐,進一步鞏固「o靚模」/我們的對立,對書展該如何搞等複雜的問題輕輕錯過,進行一場反「o靚模」的鬥爭。

總結:反「o靚模」還是……
從書展「
o靚模」事件中,我們可看到Facebook 群組動員有可能掉進民粹式的二元政治之中。「抗議書展垃圾化,請『o靚』模們滾出 7 月香港書展」的群組於「o靚模」/我們的對立中,引來各式有不同訴求的個人參與,以求可處理自己關心的問題。但值得一問的是,這種形式的動員,以及其行動,真的可處理各人各自關心的問題嗎?如書展該如何搞、我們該建立怎樣的道德等。還是,這僅僅是一場反「o靚模」?甚至是「o靚模」的媒體炒作中的一道伴菜(尚・布希亞 1998)?

 

參考書目

Chesters, G. (2003) ‘Shape shifting: Civil society, complexity and social movements’, Anarchist Studies, 11(1): 42-65.

Deleuze, G. & Guattari , F. translated Massumi, B (1987) A Thousand Plateaus : Capitalism and Schizophrenia, Minneapoli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Karatzogianni, A. (2006) ‘The three theories’, The Politics of Cyberconflict, 53-93, Oxford: Routledge.

Laclau, E. (2005) On Populist Reason. London: Verso.

Zizek, S. (2006) ‘Against the Populist Temptation’, on Lacan Dot Com http://www.lacan.com/zizpopulism.htm accessed on 12/8/2009

張振海(2009)《與道德塔利班割裂!我們理性和包容地向書展提出抗議!》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102010838579  14/7/2009更新,12/8/2009 閱讀

葉蔭聰(2009)《同情地理解「反靚模」》,獨立媒體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4056 29/7/2009更新,30/7/2009 閱讀。

許寶強(2009告別犬儒:香港自由主義的危機,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

尚・布希亞著;洪淩譯(1998)《波爾堡效應:內爆與倒退》,擬仿物與擬像,台北:時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反o靚模盟主 見 Lavina 即轉獨轟周秀娜》,蘋果日報,2009718


 

注釋

[1]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83755732705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