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ism MCSLN

 

Download

高歌又如何?

怡松

屯門公園 ― 位於屯門區市中心,佔地約 12.5 公頃,是新界首個提供多種康樂設施的大型公園, 1995 8 29 日開放給市民使用,幾乎成了區內退休人士長駐之地。曾被媒體報導過的事件有 2006 5 月康文署攝錄涉噪音表演者期間發生意外,一名怕事老伯逃奔時跌死;揚聲器引起的噪音擾民投訴和警民衝突等等。

本文將透過作者在現場的觀察和對話,重塑市民對現實處境的宣泄和與政府部門的角力:由反抗,無奈,到妥協的過程。

2008 3 月我工作的公司搬往屯門工業區。每天下午至黃昏都能聽到由屯門公園傳來的歌聲,至今已一年。這裡的組合有工餘來消遣的,業餘歌舞愛好者,內地來港待業的,退休人士等;樂器更是中西結合,電子琴,手風琴,結他,色士風,小號,二胡,吹打拉奏各具韻味。我偶爾也會在星期天陪伴六十多歲的媽媽加入他們,一起歌舞。

自從搬到屯門後,我和屯門公園的退休卜伯漸漸熟絡。他每天下午三點半左右到屯門公園靠屯門河東面那邊彈電子琴,隨後到來的有新移民嬌姐和落場休息的餐廳廚師郭師傅。他們都愛唱時代曲,有鄧麗君的,羅文的,還有梅艷芳和大陸的老歌等等。類似的歌唱小組合有十多隊左右,大多配備儲電池,米高峰和大型喇叭;他們表演的士高音樂,革命歌;其中歌曲《 高山青 》、《萬水千山總情》和《瀟灑走一回》則差不多每天都要唱一次。

屯門河邊唱歌的位置位於單車段的涼亭,不算寬敞,有很多跑步者和單車的經過。我問卜伯為何不到劇場那邊去,他說公園的劇場可使用揚聲器,但場地需要申請及抽簽,而且被粵曲隊長期佔用,揚聲器音量亦不可太大(超過 70 分貝會被警告)。其它地方則禁止使用揚聲器,這個沒“標籤”的位置較理想。

他憶訴 2006 5 月發生的意外:那天下午三時許,約十多個康文署職員及保安員,拿蚅彃機到公園中心小食亭對開那邊,要求簫王的表演隊停用揚聲器,雙方發生爭執,超過一百名市民在場圍觀,有人起哄及高聲喝倒采。那些職員繼續向表演者及人群拍攝,有人叫囂:「被照相要坐監3個月和罰款五千元」。這時,康文署職員與幾名男女爆發衝突,雙方互相推撞及拉扯,攝錄機被打在地上損毀,圍觀市民見場面混亂,即時向四周後退。在附近 15 米遠小山丘看熱鬧的黃伯,懷疑怕事件鬧大,急步離去時失足跌在地上昏迷不醒,送院後證實不治。卜伯稱:「老人家無事做,公園聽粵曲唱歌娛樂,揚聲器又不是很大聲,又沒阻街,如果他們沒來趕,黃伯也不會死的。」

由於屯門市廣場友愛村的居民投訴增多,大隊移師附近工廠區對開的杯渡路南休憩公園(屯門河南,離我工作的地方約二百米),繼續表演歌舞,娛人娛己。坐輪椅的陳伯雖然不能參與跳舞表演,但他仍堅持要求傭人推他到公園看表演 。他認為香港人向來較為保守,在人前唱歌跳舞還是內地來的更為精彩。圍觀的人成為真正的景觀,六、七隊不同樂器唱風的各有知音人,最大的那群超過二百人。約下午四時,每隊的揚聲器都在播放跟地盤開工的噪音,這時候也是每天的高潮,並一直持續到傍晚。

2009214日(六)工廠區的廠戶受不了噪音作連番投訴,警方前來調查並一度進駐監視。一批圍觀阿伯與前來干涉的康文署人員發生爭執,有人叫:「吃狗屎吧!」康文署職員回應:「 不要講這些廢話,趕快搬走!」氣氛越來越緊張,逾二百人一度與執法人員對峙,幸好最後和平散去 。警察無拘捕任何人。

2009 2 15 日(日)應該是屯門公園歌唱愛好者最後在屯門河南唱歌的一天。這天的歌聲特別低,遠處看過去完全不知道一大群人在做什麼。走到圈子內才能聽見歌聲。舞也在跳,但平日的喜悅神情全都不見了;一個個為唱而唱為跳而跳,這是無聲的抗議吧。「畢竟小市民不能跟政府鬥,那些在辦公室上班找錢的人,夜班完了回家睡覺的人,當然比我們重要。」卜伯無奈地說。「何俊仁古漢強議員答應了幫我們爭取場地,希望有回覆吧。」

2009 年 2 月 16 日(一)巨形盆栽(大部份是松樹)把屯門河南的休憩公園的空地全部填滿了。原先給市民的活動空間全都覆蓋上「偽裝」的綠化工程 ― 推廣 2009 東亞運動會(諷刺的是在一個平日無人到訪的休憩公園)。看來康文署、食環處和警方已做了最好的策略和戰術。。

這些兩個大漢都搬不動的花盆成了前衛裝置,加上鐵馬,再沒有人有“胃口”在這裡開腔了。

後記:
根據《公眾衛生及市政條例》附例《遊樂場地規例》,未得到康文署署長書面准許,是不得在遊樂場內彈奏任何樂器或唱歌的。違者最高刑罰為罰款二千元及監禁十四天;《噪音管制條例》罰款為一萬元,《簡易治罪條例》的最高刑罰則為罰款五千元及監禁三個月。居民要在公園內唱歌,須事先向有關當局申請,這個公共空間並不屬於公眾,而是康文署。掛在公園入口的一系列不准標識,令原本供市民消閒的空間變得不近人情。一個長駐保安員巡邏,秩序良好的文明空間,道出了今天的管理文化。看似美觀的水泥花槽和塑膠籬笆,其目的是要阻止人在草地上坐臥;所有活動都只能在監視下的地方進行,綠色的植物也是只可見而不可及的配襯品。

2006 年立發會已討論過屯門公園的問題,至今仍無解決方法。我想卜伯和歌唱者自由唱歌的意願是很難達到的,香港的「公共空間」向來是由政府各部門、大地產商和業主所支配的消費空間。在一切被規管的環境中,市民只能很局限地延伸「公共生活」。對於在公園內發生的“規範外”活動,市民堅持的權利和執發者的信條只有繼續對著幹。

中文參考

報章

康文署檢控公園內彈結他唱歌夫婦,事件引起屯門區議會文娛康樂委員會關注〉,《明報》A05200555

攝錄涉噪音表演者,怕事阿伯奔逃仆死,康文署執法搞出人命〉,《蘋果日報》A72006515 

網上新聞

何志平:屯門公園改善曲藝表演噪音措施收效〉,香港電台2006614日。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060614/20060614_55_317476.html

公園唱歌再被阻〉,《蘋果日報》2008128日。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81213&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1963638

〈市民移師工廠區唱歌玩樂器〉,有線電視,2009 127日。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news_video/index.php?news_id=293558

  

英文參考

‘Offical Record of Proceedings’, Legislative Council, 14 June 2006. P.22.

 ‘The Tuen Mun Park’, Leisure and Cultural Services Department, History and Development.
http://www.lcsd.gov.hk/parks/tmp/b5/index.php

 

Videos

“Music lovers at Tuen Mun park south”,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MR4UCtJ7UA

“Afternoon singer at Tuen Mun park south”,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Nbc0cvGEUI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