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ism MCSLN

 

Download

施政報告的「事實」與「意見」

許寶強

原載:明報 周日話題 20091018

要求學生分辨「事實」與「意見」,是剛開辦的新高中通識科的一個教學重點。

不過,正如一位博客朋友指出,如果不認真厘清什麼是「事實」,什麼是「意見」,又或是不了解兩者並非截然二分,而是你中有我、相互構成的關係,那麼學生的得益,將是有限的http://hk.myblog.yahoo.com/edwkc/article?mid=210

特首剛發表的施政報告,以及繼之而來的解釋,普羅大撕鴾妥螫璈帠\不大,但用作幫助師生探討「事實」與「意見」的教材,也許還不致毫無價值。

房地產市場的「事實」與「意見」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中,特首認為「穩定的物業市道確保擁有物業的市民,在經濟衰退時不會感到雪上加霜」。報告發表後,曾蔭權在記者招待會進一步提出, 「七百呎至八百呎以下的『普羅大慼B中產』樓宇,樓價仍穩定」,又說豪宅價格的C升, 「不會影響到普羅大憧薔肭暋D」(《明報》,15-10-09A4)。

特首的言論,反映的自然是他和他的同僚的「意見」,一種傾向「擁有物業的市民」利益的「意見」。不過,認為「樓價仍然穩定」的「意見」,建基的卻是一些不大相干的「事實」:「普羅大慾仆ㄙ漲磽v『( 《明報》15-10-09的報道是整體樓價』,價錢都比一九九七年十月相差百分之二十五左右,例如置富花園相差一成八、杏花h相差三成二、海怡半島兩成四、太古城一成一,新界有些還相差四成八, 『距離見家鄉尚遠』」。(《信報財經新聞》,16-10-09,P.01)不斷C升的樓價盡管還比不上九七,但為何就能代表香港當前的物業市道「穩定」?

「穩定的物業市道確保擁有物業的市民,在經濟衰退時不會感到雪上加霜」,以至政府干預會「摧毀樓宇市場」等說法,隱含的假設,是擁有物業的市民,都不願意看見樓價大幅下降。不過,這是「事實」嗎?

不少在新界西北地區擁有呎價不到四千元物業的市民,恐怕並不一定期望樓價「回到(九七年)家鄉」。原因正是:他們都願意遵從特首的建議,從低價地區的二手樓上車,然後以樓換樓,向市區「豪宅」進發。不過,這種「香港人都應該用的方法」,在特首心目中「樓價仍穩定」的今天,似乎已此路不通。盡管由於子女升學就業、嚮往新的居住環境或其他原因而希望轉區換樓,但簡單一算,賣去手上呎價二、三千元的住宅,仍遠遠未能支付市區同樣大小但每呎四、五千元以上的二手樓宇,更遑論購買動輒每呎六、七千元以上的七百至八百呎新樓。前無去路,剩下的只能是封盤等待。影響所及,可供願意到偏遠地區購置二手樓的醫生律師們「上車」的選擇,其實也不多。對於這些擁有物業、等待換樓的市民,是樓價的大幅下降,還是整體C升,才是「雪上加霜」?

如果曾特首帶傾向性的「樓價仍穩定」的「事實」,還嘗試借用一點遠離民摩u實生活的統計數字作為依據,那麼說「豪宅價格C升不會影響普羅大憧薔矷v,則更接近是一種通識科老師經常想避免的「游談無根」、流于「吹水」的「意見」。

豪宅價格C升普羅民生下降在各個環節層層相扣的當代社會,豪宅價格C升,無可避免會影響普羅大憧薔矷C這除了因為特首最終都得承認的樓價「傳染性」外,更是由於新推出的土地,如果都用來興建每呎六、七千元的「豪宅」,可用于提供居所給普羅大憚漲a皮自然買少見少。與此同時,豪宅價格C升不僅帶動附近的商戶租金上漲,也會在「追趕落後」的辭令支持下,拉高全港商場的平均「市值」,打擊與普羅大憧薔肸妙妞袺鰝漸芠ㄘM零售。例如領幫茬鶗H所謂「市價」重新引入租戶,後果是針對中高收入的大型連鎖店的擴散,服務低收入社群的店鋪則結業。最終的效果,自然是貧富懸殊的加劇。

在施政報告發表後的記者會上,特首表示,「如果樓價驟升並非關乎政府因素,政府『未必會做洁z」(《信報》社評,16-9-09)。而隨後強調政府「不會恢複賣地」,以免「摧毀樓宇市場」之說,大概說明瞭特首相信「樓價驟升與政府因素無關」確是「事實」。然而,樓價驟升與政府強調「不會恢複賣地」真的無關嗎?

讓我們先回看特首去年施政報告中有關房地產的段落: 「過去六年,透過重新定位的房屋政策和市場主導的土地供應,我們已重建市民對房地產市場的信心,扭轉供過於求的情況,讓房地產市場穩步發展,回複動力。我們會珍惜這個得來不易的成果,貫徹執行『勾地表』機制,由市場按需求決定新土地供應。政府及政府擁有的法定機構,都不會在這危機時刻,任意供應住宅及商用土地, 更不會賤價賣地。」( 施政報告08-09

政府不「任意」供應住宅和「賤賣」土地的一個直接後果,是未來幾年的新住宅單位供應,將會降至每年一萬一千伙。刻意用「還未優化」的勾地政策減少土地供應,是否一種「政府因素」?嚴控住宅供應數量,難道真的無助于樓價C升?如果我們願意更仔細和批判地閱讀施政報告,將發現更多可能「教壞學生」的「事實」與「意見」:由勾地機制所支配的土地供應,真的是「市場主導」嗎? 「市場」是指買方(普羅大戮禷O者)還是賣方(大地產商)支配的「市場」? 「市場」在按誰的需求決定新土地供應?

是地產商和豪客的需求?還普羅大憚獄搢D?

我們的通識科師生也許能夠分辨「任意」、「賤賣」是「意見」還是「事實」,但是否能夠同時辨識: 「香港仍有很多呎價不到四千元的單位」是否一種包含了傾向性「意見」的「事實」?說香港的私人住宅是「市場主導」或「樓價驟升與政府因素無關」,又是否隱含了錯誤或以偏概全的「事實」的「意見」?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