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其他文章

31 從社會脈絡討論議題

文章日期:2007年2月2日

【明報專訊】不少通識科的教師在選擇議題時,都會以「具爭議」作為重要的篩選準則。所謂「具爭議」,大多是支持和反對的聲音都非常顯眼的,並在大眾傳媒中十分容易找到「正」「反」意見的議題,例子包括前年的世貿/反世貿、最近的天星事件和港台《鏗鏘集》的同志節目等等。

坊間已出版的通識科教材,也多以這些「具爭議」的議題入手,並以剪報的方式陳列正、反意見,最後要求學生提出自己的觀點。

正反論調未能助發展觀點
然 而,正如我以往在本欄的文章指出,要求學生簡單地學習(或重複)各種議題中既有的正反論調,並在極短的時間內說出自己的看法,恐怕不能幫助學生發展自己的 觀點,因為學生其實缺乏充裕的時間與有助刺激多角度思維的指引,也沒有經歷仔細探究有關議題的過程,結果很可能是令學生重複既有的陳腔習見,甚至習慣於 「凡事都(只)有正反兩面,各人有各人自己的意見」這樣的相對主義。

然而,在現實的世界中,很多事情並非只有正反兩面,而不少人也只是人云 亦云,沒有自己的意見。要孕育學生的多角度思維,讓他們能夠建構知識,教師有責任在介紹充斥在傳媒的簡化正反觀點以外,引導學生深入思考這些正反觀點的前 提和引用的學科或理論資源,以至可能產生的影響,並提出(或鼓勵學生提出)正反以外其他新的角度。

一種可行的方法,是把有關議題置放於具體的社會脈絡(social context)之中,也就是弄清其發生的歷史(時間)和地域(空間)背景,從而理解和比較對這議題的不同觀點在特定的時空內的合理性和局限。

以《鏗鏘集》的同性戀節目所引起的爭議為例。廣管局對港台的「強烈勸喻」,引發兩個「具爭議」的議題,一個是關於如何看待同性戀,另一個則是關於傳媒應否和如何保持客觀中立的問題。

持平態度思考問題
就 第一個問題來說,教師和學生不難在網上或報章找到支持和反對同性戀的各種理論觀點。然而,鋪陳這些正反的觀點,僅是第一步,教師接蚖搨n做的,是引導學生 進一步思考這些觀點的假設或前提,以及對不同社群可能產生的影響。把支持和反對同性戀的觀點置放於香港當下的具體社會脈絡之中,並提出一些不同的社會脈絡 可能出現的情G以作比較,應能有效刺激學生更深入的思考。教師或可提出下列的問題:

在香港,支持和反對同性戀的聲音主要是借助哪一些學科理 論和證據。這些學科的理論和證據所建基的是什麼假設?這些假設適合用來解釋香港當下的社會環境嗎?為什麼?香港以外討論同性戀的觀點是否與香港不完全一 樣?有什麼不同?歐洲、北美、亞洲等不同地區支持(或反對)同性戀的觀點是否比香港強大?它們的社會背景與香港有何相同?有何差異?把議題置放於具體的社 會脈絡中,除了有助學生更有根據地作出判斷並超越相對主義以外,還有助我們更深入地思考什麼是「客觀中立」的問題。一種流行的意見認為,把正反的觀點以相 同的篇幅並列,就等同持平。然而,只要我們把這些觀點置放於具體社會脈絡中,便可進一步討論,簡單地各佔一半的做法,並不一定保證是一種持平的做法。

例如被廣管局批評的《鏗鏘集》同志節目,從表面看,確實只訪問了同性戀人,但若把這議題放置於香港的社會脈絡,當中正面地描述同性戀者的日常生活的影像和文字,遠比正面地描述異性戀生活的為少。

因 此,在異性戀佔絕對主導和優勢的香港(具體的表現是成年人與異性戀愛結婚是天經地義的,但同性戀則仍需要努力追求社會的認可),怎樣才算是真正的持平和客 觀中立?這恐怕並非是讓支持和反對者同樣有機會發表意見就能簡單解決的問題。教師可以做的,是引導學生進一步探究,當一種觀點在社會上佔絕對優勢時,我們 如何才能夠真正發展多角度視野。讓學生習慣於根據議題置身的具體社會脈絡中去思考,也許是讓他們在常變社會脈絡中,不斷建構與社會相關有用知識的不二法 門。

文:嶺南大學通識教育學士後文憑課程主任許寶強(pkhui@ln.edu.hk)


其他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