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ism MCSLN

 

Download

解構攝影的誕生對藝術及歷史的意義

林雅惠

1839 年,法國畫家達蓋爾 (Louis J M Daguerre)宣告攝影的誕生。從此,照相機改變了藝術的普遍特徵,使藝術的性質發生變化。

攝影的基本技術是用光線去形成,然後才有畫面產生。這和先前的繪畫不同,攝影用光作畫,光線可以複製畫面,而照相機是機械,所以用光作畫又可稱為機械複製。複製的逼真度並非如繪畫般依照個人技巧,複製的效果也如同眼睛所見一樣,是一場革命性發明。

攝影技術複製出來的影像本無意義,必需要把底片沖曬出來才有意義,這便出現了一種全新的觀念,並重新定義藝術,尤其是繪畫藝術。繪畫講究的是畫家與被繪對象之間的長時間互動,「時間感」因而進入藝術品中。反之,攝影卻是在瞬間凍結流動的視覺,隨著攝影術的進步,我們甚至可以使用超高快門輕易捕捉高速流動中的景象。

攝影改變了藝術的性質

馬克思認為下層結構的改變,也會影響上層結構,這套觀念得以解釋攝影改變藝術的普遍特徵。同樣地班雅明認為攝影的誕生會帶來思維觀念的改變 「人們耗費不少精力鑽牛角尖地決定攝影到底算不算是一門藝術,卻沒有先問問這項發明是否改變了藝術的普遍特性。」[1]

在攝影誕生前,藝術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為了複製真實,這就是亞里士多得所言的「藝術即模仿」。攝影誕生前,藝術品是獨一無二的,一件藝術品就是此時此刻的這一件,不可能存同樣的另一件。攝影誕生後,複製真實的特質被攝影獨佔了,藝術如果要複製真實,將比不過攝影。從此,藝術不再單純的以逼真寫實為目標,而是漸漸步向抽象,遠離寫實。

19 世紀時期,藝術品是為了宗教性質的崇拜之用,當時的藝術是為了祭典儀式服務。攝影誕生後,這個藝術的普遍特徵發生變化,藝術不再是為了祭典儀式,而是為了展覽而產生。這是因為攝影誕生之後,機械可以複製,藝術品被大量產生,成為大眾化商品,普羅大眾均可以欣賞及消費。藝術由含有宗教性質的祭典品變成商品。

除此之外,藝術品的「靈光」也在攝影出現後消失。攝影誕生前,因為藝術品為宗教服務,其宗教性質使藝術品擁有「靈光」。那時候,人們見到神像雕塑就彷彿見到上帝的化身人們所見的藝術都是為了崇敬上帝而創造。簡言之,藝術品是宗教的視覺化身。然而攝影誕生之後,藝術品的祭典功用退位,藝術不再為宗教服務,靈光也就消失了。

見證歷史:攝影與真實

若將攝影技術套用在新聞上來看,據香港《新聞從業員專業操守守則》列明:

 新聞攝影以紀錄真實為首要任務,記者在新聞現場應據實拍攝,不得參與設計或導演新聞事件,作誇大和不實的報道。

照片是歷史事件的證據,新聞照片是我們了解歷史途徑及方法,今日發生的新聞是明天的歷史,新聞照片以拍攝真實予大眾知道,而記者每一次按動相機快門所拍攝出來的照片,便是將所發生的新聞事件最有力及最震撼的證據。新聞攝影成為帶我們到新聞現場的一個窗口,將新聞事件的真實紀錄成為歷史的證據。

但是真實(reality)是否斷然存在?這在哲學上及新聞學上面均有不少爭議,若從歷史學的方法上看,則是由蒐羅的史料還原出歷史。

真實如何用攝影去還原? 攝影的本質就是揭露出真實。照片是揭露過去,相機是記錄真實的工具。新聞攝影工作不是拍攝唯美,而紀錄真實。攝影可還原真實,將一個個歷史上面的真實用相片紀錄下來。

                   

從八九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新聞照片,可清楚見到當時學生運動的真實情況及面貌,中央鎮壓的情況及威力,照片反映的歷史是不能抗拒的不管事過境遷,這些照片永遠成為了歷史的最有力證據,一張照片勝過千言萬語,更成為歷史的印證。

在現代社會裡,過去就是過去,人們對時間的體驗就只能像時鐘一樣,一分一秒地消逝,用班雅明理論來看,就是同質和空洞的時間(homogeneous empty time)時間是同質,是空洞,不論過去、現在及將來的時間是沒有分別。相反,當過去形成了一種傳統,而且不斷有人繼承和傳遞,過去也就沒有過去,而且繼續向我們說話,繼續宣示屬於它那個時代的一切。根據班雅明想法,要將一分一秒消逝的歷史攔住捉住,凝固起來才能成為歷史,而攝影能使我們能抓住時間,將歷史真實凝固起來並將已斷裂的歷史及時間重組。

布列松 (Hemri-Cartier Bresson)及尤金史密斯 (W.Eugene Smith)都是近代出色的新聞攝影大師,布列松的「 決定性瞬間」(Decisive Moment)及尤金的專題攝影(Photo Essay)都影響著新聞攝影記者的思考及方向。但是在新聞事件現場,如何才能做到「貝w性瞬間」呢?我們所看見的是事件本身的事件,還是部分的真實嗎?新聞記者在按下快門拍攝新聞紀錄時,那一秒才是事件的真實一面,拍出來的照片,是否已反映出事件的真實一面或只是報導了部分的真?另外,在拍攝過程中,會否因為個人及其他的因素(如個人喜好、政治立場、所屬機構背景等)而影響拍攝內容? 相信這是很值得探討的問題,這也是筆者希望將來能繼續探討的問題。

 

注釋

[1]攝影小史: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瓦爾特・本雅明著; 王才勇譯江蘇人民出版社 2006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