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現代女性傳:女扮男裝
[new] wo-men

曾劍華

現代女性傳:女扮男裝,開宗明義閱讀、研習女性自我的形象到底如何展現?依然是約定俗成的標準,還是反省女性的主體位置繼續浮動不居?

我們對「女性」也許有一種偏見,視女性為客體,把部分客體扭曲成被凝視的產物。為何總被建構為次等的、不穩定的、污名化的性別角色。事實並非如此,從約前21世紀,女性參與政治、穿男服,尋求一種反本質的看法,可能展示女性並非「被動」和「弱者」的表現,而是具有某種「反抗」,有著性/別的自主態度。現代女性傳:女扮男裝,就是一種鏡面的反映,「看」現代女性生活型態的能動性。

女性形象?  
印象中,女性角色有多種類型,為人熟識的有聖女、貞女、烈女、孝女、俠女、仙女、尼姑、女皇、后妃、公主、賢妻、貴婦、商婦、貧婦、農婦、寡婦、病婦、賤婦、懶婦、情婦、淫婦、嬖寵、宮女、性女、婢女、妓女、女奴、惡女、奇女子、狐狸精等好壞參半的角色形象。但女性普遍被社會視為客體,大多被作男性的附屬物;建立出柔弱的性別角色
[1]

中國歷代中的,大多奠定女性天生如此的從屬和次等性質,區分性別典型的標準,誠如宋初是典型的弱女形象,漢晉標榜秀麗嬌弱的女性氣質,唐朝主張女子應柔婉順從等[2],女性在家從夫、出嫁從夫、夫死從子遵守三從四德的紀律,最好三步不出歸門,所謂「男外女內」、「男尊女卑」等性別定型的理論。時至現代社會,女性不再是柔順、未必任勞任怨,可獨立自主,與丈平起平坐。

以下有一些性格特質,哪些更能展示女性角色的形象呢?(請圈出合適的答案,選擇可多於一項。)

粗狂的
溫暖的
剛強的
整潔的
敏感的
偏激的
順從的
純潔的
隨便的
心細的
冒險的
伶俐的
獨立的
柔弱的
武斷的
保守的
浮躁的
靠自己的
膽小的
膽大的
依賴的
被動的
有主見的
穩重的
害羞的
粗魯的
矜持的
個人主義的
富同情心的
非常具有攻擊性
不具攻擊性
非常獨立
不獨立
不會情緒化
非常情緒化
非常客觀
非常主觀
不易受影響
易受影響
非常主動
非常被動
非常邏輯
非常邏輯
非常具競爭性
非常不具競爭性
不曾哭泣
愛哭的
   
不會依賴
非常依賴
不健談
非常健談
非常遲鈍
非常機靈
非常粗曠
非常溫柔
非常吵雜
非常安靜
習慣草率
有清潔習慣
對安全感的需求低
有強烈的安全感需求
不喜歡文學與藝術
喜歡文學與藝術
常使用粗鄙的語言
不會使用粗鄙的語言
不容易表達溫柔的情感
容易表達溫柔的情感
對自己的儀表不感興趣
對自己的儀表非常感興趣

女扮男裝的性別迷思
若說女扮男裝的故事,不其然想起了有關雌雄同體的神話。如印度的創世之神大梵天Brahma[3];中國的千變觀音,萬化我們心中的形象來渡眾生。天上滿是陰陽同體,甚至夏娃都是出於亞當的骨[4],亞當本質似有著兩性的特質。

「安卓珍妮」的誕生
論兩性特質,在希臘神話中有一個陰陽同體的神,名叫「安卓珍妮」
(Androgyne) [5]。它同時具有男性和女性特質的身份,能力比任何一個神要強。宙斯Zeus無法忍受其才華,妒忌之下便把它劈開成兩個獨立的軀體。於是人類便需要尋回另一個軀體,有著男男、女女、男女等同性戀及異性戀的關係。

雌雄的象徵

「安卓珍妮」比喻為突破傳統性別角色的束縛(gender stereotype) ,兼具男性化特質及女性化特質的意概念。
a. 性別無須以男、女的價值觀來衡量及品評個人身份。
b. 女性,不再是男性下的附屬產物,有著自我的獨立性等。
c. 男性共同參與和分擔(equal sharing)家務,維持性別平等的權利,分享彼此間的責任。

一個有待補充的筆記──女扮男裝的進程

中國歷史男性化服飾的塑造
從上世紀
20年代開始,服裝不再是單一化呈現女性的陰柔特質,富變化的性別角色。由女星瑪琳黛德麗(Marlene Dietrich)到名模凱特摩絲(Kate Moss)等不同年代人物,脫了裙子穿上男性服飾,除展現女性的力量外,更消除女性被凝視的產物的觀念。

女扮男裝的先軀(約前2070約前1600)   
女性穿男性化的服裝,早見於夏桀的寵妃末喜。根據《晉書
五行志》記載「末喜冠男子之冠。」,說明末喜戴男性的官帽。對於末喜的打扮,在《漢書外戚傳》更有詳細描述「桀常置末喜于膝上,聽用其言,昏亂失道。」夏桀有可能讓末喜參與政治,因此推敲為何戴男性的官帽。若果當時的女性有穿男之假設,翻查花木蘭代父從軍的文學作品,木蘭穿上男性一樣的服裝出征。故此末喜很可能是女扮男裝的先軀。

唐朝盛行女著男裝624 - 713
唐朝前期,婦女盛行穿著男裝服飾的時代。根據研究者的解說,唐朝前期社會較為開放,婦女參加社會活動頗多,因而穿著男裝較為方便。特別在武則天時期,貞觀初的男式「胡服」被唐朝婦女當作時髦裝束。[6]

1930年,女星瑪琳黛德麗(Marlene Dietrich)演釋女穿男服,給男裝帶來了陰柔的氣質。在電影《摩洛哥》(Morocco)歌舞中,她穿上男士禮服,配一頂黑色高頂絲禮帽。

服裝的性別化1960
始於1962年,伊夫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以大膽風格打破性別界線,將男性化(masculine elements)的元素浸入服裝設計裡,讓女性穿著褲裝成為一種時尚,刻意表演出硬朗的「男性氣質」,特顯女性內在的另一面。

中性的展現
Calvin Klein 1994年推出cK One中性香水,且以簡單剪裁、黑白灰色調的服飾,配合任何性別所穿著,打破性別框架。名模凱特摩絲(Kate Moss)中性化的穿著,曾成為潮流的模仿對象。

顛覆性別
80年代中期後,Jean Paul Gaultier 在女裝設計上不斷掙脫束縛,傳達著性別衣著的複雜性。「女人有展示自己力量的權利,男人也有揭露自己弱點的權利。……關於男性化與女性化的問題,至今在女人身上已經做過太多嘗試,相反地,對于男性,在時尚世界該做的事還堆積如山。」(節錄〈服裝設計大師Jean Paul Gaultier:恐怖之子〉,20070812日,http://www.itdream.com.cn/designers/1283.html

無性別主義
1996年秋冬時裝,Walter Van Beirendonck 提出「無性別主義」對服裝觀點,旨在沒散發所謂的性別特質,男、女都可以穿上沒有性別差異的服飾。

女性男性化角色
女性男性化角色
無論是東方或是西方社會,女性男性化角色是被建構的。西蒙波娃 (Simone de Beauvoir)在《第二性》 ( The Second Sex, 1965)指出「女人不是天生的,女人是後天形成的。」女性沒有自主性,對於男性化的表演似乎是一種社會別的壓迫體。藉女扮男裝或以男性化的氣質作為各種意識形態的幻想,無非是想在政治、經驗、法律意義上「暫時」得到身份上的認同。來歷代有不少女性男性化的先驅者,追求內在的自由及平等。

中國的女性男性化角色
末喜(生卒年不詳,約前21
世紀約前16世紀),夏朝第十七位君主桀姒履癸的王后。
祝英台(真實性不詳),東晉
316 - 420 年間,愛情故事中的悲劇人物。
花木蘭(真實性不詳),軍人,北魏
386 - 534 年間,中國文學作品中的一位代父從軍的英雌。
武則天
624 - 705,女皇帝。
太平公主
665 - 713,唐朝女政治家。
秋瑾
1875 - 1907,女革命家。
川島芳子
1907 - 1948,間諜。原名愛新覺羅顯玗,漢名金璧輝。
孟小冬
(1908 - 1977),京劇坤生名伶。
任劍輝
(1912 - 1989),粵劇女文武生。
郭俊卿
1930 - 1983,解放軍。
范徐麗泰
(1945 ~),香港女政治家、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及常務委員會成員。
俞琤
(1954 ~),商業電台副主席。
蘇施黃
(1955 ~),香港DJ、電視節目主持人。
李宇春
(1984 ~),中國女歌手。
區雪兒
Susie Au,香港女導演。

西方的女性男性化角色

哈特謝普蘇特 Hatshepsut(前14791458年在位),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女法老
Vesta Tilley (1864~1952)
30年女扮男裝的藝人
Hetty King (1883~1972)
女扮男裝的藝人
卡恩
Claude Cahun (1894- 1954) 法國超現實主義藝術家,以自拍照作為展示的媒介

Gwen Farrar
(1899~1944)

瑪蓮娜
迪特里茜 Marlene Dietrich(1901-1992,德裔美國演員、歌手。
布爾喬亞
louise bourgeois (1911~),世界聲譽的女性藝術家之一雕塑家,大蜘蛛(MAMAN, 1999)作品,坐落東京六本木之丘「森大廈」。
比利
提普頓 Billy Tipton(1914-1989,美國爵士樂及薩克斯風樂手。請參考「發生在文本中的女扮男裝」──書單《男裝扮終生》
葛麗泰
‧嘉寶 Greta Garbo(1905 - 1990美國電影演員。
凱瑟琳
赫本 Katharine Hepburn (1907 - 2003) 美國電影演員。
達波文
Hanne Darboven
(1941 ~)德國觀念藝術家。
茱蒂絲
巴特勒 Judith butler
(1956 ~,後結構女性主義者、酷兒理論學者、哲學家。
艾倫狄珍妮絲
Ellen DeGeneres (1958 ~,美國演員、主持人,於2008912美國加洲同性結婚。
凱蒂蓮
K.D Lang (Kathryn Dawn Lang1961~,加拿大女歌手。Crying一曲於 1987 大熱。
希拉蕊
‧史旺 Hilary Swank(1974~,美國女演員。於《男孩別哭》(Boy don’t cry, 1999)飾演被強姦及謀殺的跨性者布萊登堤那 Brandon Teena (1972 - 1993

女權運動
主要是以女性的經驗為社會理論與政治運動抗辯。反思女性在傳統社會地位作為切入點,批判社會角色的約定俗成的觀念等。以
18世紀為源起,瑪莉‧吳爾史東克拉芙特Mary Wollstonecraft所著《女權辯護》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an便是討論女性政治和道德問題。分析女性自我形象,重新思索女性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不同學者提出論述,透過「性政治之戰」的運動來轉換女性的「新」定位,性別如何展開等議題至超越男女性別界線等概念。

一個理性的男人絕不會女人而不屑她的政治哲學,不會因為李清照是女人而否定其詩詞成就,不會因為Mother Teresa是修女而不崇敬其聖人德行。

第一波女性主義運動First wave feminism,發生於18801920年間,新自由主義興起。而美國和英國的女性爭取選舉投票權。

20-30年代,反叛不羈的盛行,「娜拉熱」(出走的形象)、「新生活運動」(公民教育運動)成為自由女性的代表。

50-70年代,婦女解放,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的出現,標誌著男女婚姻自由體制全面平等。

第二波女性主義運動Second wave feminism,發生於1960年後,由公民權利運動發展至婦女解放運動。西蒙波娃 (Simone de Beauvoir)《第二性》 ( The Second Sex, 1979)探究女性角色之重塑,重寫看/被看的性別秩序,非侷限社會及家庭等角色、文化時代的性別想像。北大教授戴錦華指出這時期的解放是「恢復」自己「人」(女性)的文化身份及權利。(Historicizing Feminism and Cultural Studies 2009218)

60年代流行的時裝上,Rodi Gernreich 所設計《無胸罩式胸罩》(NoBrabra, 1965)非常前衛。

第三波女性主義運動Third wave feminism,發生於1980年末,處理種族、社會階級等來界定自身的重要性,反對一切性別的壓迫。

茱蒂斯巴特勒 (Judith butler) 性別風波》 ( Gender trouble : feminism and the subversion of identity, 1990),描述的女性角色非受傳統社會所限制及壓迫,不能「循規蹈矩」的依循著父權制與異性戀機制的規約。

酷兒理論 (Queer theory)出現在80年代中期,從女權擴張理論,主張男女平等主義。後被闡釋為性別壓迫的含義,諸如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者等少數人在社會上的性取向或性別認同等觀念。

發生在文本中的女扮男裝
由研究者提出的書單、音樂及
電影,有助讀者從不同文本中的讀物進一步了解女扮男裝的概念。

書單
《男裝扮終生》黛安
伍德米德布魯克(Diane Wood Middlebrook)著,朱恩伶譯(女書文化)
若說當今什麼人會女扮男裝,更扮終生,那就不得不說二十世紀爵士樂手比利
提普頓。全書以敘述手法揭開比利的的雙重人生,透過「表演」活演一個「男人」,事業發展如日方中,且過著「正常」的家庭生活──娶妻、養子;直至死亡才知曉她的性別瞞騙。讀本揭露了模仿性別之疆界,觀看扮裝不只打破了性別角色,更展現女扮男裝的流動性。

《任劍輝讀本》邁克編,蘇芷瑩執行(香港電影資料館)
這是一本以任劍輝作為研究對象的專題讀物。影評人及學者從多角度分析她幾十年做「男人」。借「性別
操演」的概念,探討她戲曲與電影中的「反串」經驗,研習女演男角的游離身份。

音樂
《妖型樂與怒》
電影原聲音樂
因為雌雄同體,戀上一齣電影歌
The Origin of Love,更愛上導演約翰卡麥隆米契爾John Cameron Mitchell作品《妖型樂與怒》(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 The Origin of Love一曲,挪用柏拉圖的著作〈饗宴〉(Symposium),人類原本是有三種性別的肉球-男男、女女、男女;因為宙斯的懲罰,將每個人劈開成為單一性別。電影藉文字轉化為音樂,是一首追尋自我身份的音樂。

電影
女扮男裝的電影中,多以《紅樓夢》、《梁山伯祝英台》、《花木蘭》作為被翻拍的劇目。

賈寶玉《紅樓夢》
原稱《石頭記》的長篇小說是曹雪芹作品,亦是四大名著之一。

1927

 

《紅樓夢》(The Dream of Red Mansions)

陸劍芳

1944

《紅樓夢》(Dream of the Red Masions)

袁美雲

1956

《紅樓夢》(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任劍輝

1962

《紅樓夢》(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

徐玉蘭

1962

《紅樓夢》(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

任潔

1977

《金玉良緣紅樓夢》(The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林青霞

1978

《新紅樓夢》(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

凌波

1988

《紅樓夢》(Dream of Red Mansions)

夏欽

梁山伯《梁山伯與祝英台》
中國古代東晉時,一個悲劇性的愛情故事。

1935

 

《梁山伯祝英台前、後集》(The Butterfly Lovers, Part One, Two)

譚玉蘭

1951

 

《新梁山伯與祝英台》(New Love Story of Leung Shan-pak and Chuk Ying-toi )

任劍輝

1958

《梁祝恨史》(Butterfly Lovers)

任劍輝

1963

《梁山伯與祝英台》(The Love Eterne)

凌波

1964

《梁山伯與祝英台》(Liang San Poh and Chu Ing Tai)

李麗華

2002

 

《梁山伯與祝英台》(Leung San Par Chok Ying Toi)

莊雪娟

花木蘭《木蘭辭》
一首代父從軍的敘事詩改編的電影。

1939

《木蘭從軍》(Hua Mu Lan)

陳雲裳飾

1951

 

《花木蘭》(Lady General Fa Muk-lan)

任劍輝

1953

 

新木蘭從軍(Mulan Joins the Army : Remake)

于素秋

1956

《花木蘭》(Hua Mulan)

常香玉

1957

 

《木蘭從軍》(Hua Mulan, the girl who went to war)

鄧碧雲

1961

《花木蘭》(Feminine general 'Far Mok Lan')

鳳凰女

1964

《花木蘭》(Lady General Hua Mulan)

凌波

其他

1961

《遊戲人間》(You Were Meant For Me)

丁皓

1965

《西廂記》(West Chamber)

凌波

1969

《三笑》(The Three Smiles)

凌波

1986

《刀馬旦》(Peking Opera Blues)

 

1992

《笑傲江湖2:東方不敗》(Swordsman II)

林青霞

1993

《射雕英雄傳之東成西就》(The Eagle Shooting Heroes)

劉嘉玲

1993

《武俠七公主》(又名: 武俠七公主之天劍絕刀)(Holy Weapon)

吳君如

1993

《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The Kung Fu Cult Master)

張敏

1994

《金枝玉葉》(He is a Woman, She is a Man)

袁詠儀

1994

《紅粉金剛》(The Beautiful Secret Agent)

楊紫瓊

1994

《六指琴魔》(Six-Fingered Strings Demon / Liu zhi qin mo)

林青霞

1996

《變臉》(The King of Masks)

周任瑩飾狗娃兒

1999

《草房子》(Thatched Memories)

張鍵

2001

《鍾無艷》(Wu Yen)

梅艷芳

2001

《遊園驚夢》(Peony Pavilion)

王祖賢

2008

《長江7 號》(CJ7)

徐嬌飾小狄

2009

《金山》(Iron Road)

孫儷

發生在電影中的女扮男裝
從上世紀至今的電影中,有無數女扮男裝的角色展現。諸如任劍輝、丁皓、凌波、林青霞,或至徐嬌等女星都在銀幕上模仿男性氣質,打翻身體、性格、慾望與形象等性別標記。從男與女二元對立的性別模式中,反省女性身體觀的殊異性,展現女性身體的可能性。
 

女性身體的可塑性
女性身體之所以可以被管束,是因為視為男性父權下被凝視、被物化的慾望產物。這樣使我們「矯治」性別的不平衡現象,女扮男裝作為一種性別宣洩。
 

女扮男裝
扮裝,是模糊性別的一種實踐。根據《利西翠妲
: 男人與女人的戰爭》一書指出,「藉扮裝重新界定女人在父權的地位」[7],讓女性重新回確立自身的定位。

舉例,《笑傲江湖2:東方不敗》一片,林青霞穿上「被視為屬於另一個性別」服裝,挪用女性化的陰柔扮裝男性的特質。她保留女性媚態的氣質,同時模仿男性化的英氣;利用雌雄的身份,展示半男不女的角色(日月神教教主因修習《葵花寶典》而揮刀自宮) 的遊戲。這混沌的喬裝,突顯東方不敗的角色。 

此外,還有《梁山伯與祝英台》、《西廂記》及《三笑》裡,凌波模仿「男性化」行為,來尋求觀者對的演藝上的認同。

男角反串
反串,是指舞台上飾演的角色性別與自身所認同的性別不一致
[8],通常女演員飾演男角被稱為男角反串。在日本的寶塚歌舞劇團同樣已女演員反串男角,當中頗有名氣女藝人天海佑希[9];她於1987年至1995年期間,以反串身份展示其角色塑造的天分。

而在京劇、黃梅調等戲曲的角度來看,反串則是一種演出方式。對一個表演者來說,角色的性別並不重要,活演角色才是著眼處。舉例,任劍輝是香港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的粵劇名伶,自十四歲始便跟從黃侶俠學藝,反串小生能文能武。其後她演出超過300部作品,多以「男人」演出古裝及時裝片,塑造了戲迷情人之美譽。

身體的幻想物
電影中的角色,是自我想像與投射的幻想物。尤其在古裝的虛擬空間裡,女扮男裝明顯呈現一種雌雄同體的想像;藉以讓觀者幻想自身又如角色中的厲害。誠如弗(Fred Deux)的論述,「虛構的身體來自被孕生的外形,而非根據器官的真實功能,它經由始終帶著我身體實際經驗的幻夢而來。」[10] 

在《笑傲江湖2:東方不敗》一片,武功蓋世的東方不敗呈現出這幻想物的象徵。其中在黑木崖一幕,東方不敗利用針線可牽制住令狐沖的劍。針往往象徵女性陰柔的氣質,當一種陰柔的產物衝擊男性武士的精神──劍,有著男性化的表徵,就製造一個想像性別的主體性。從而形塑女性對自我角色的期待,無限性釋放女性的本質力量。這潛意識滿足現實中對女性自身的想像。

身體展演
「男性氣質」是身體展演,
女性身體透過電影中的角色,來展示「非傳統」的男子氣概。當女星飾演賈寶玉《紅樓夢》、梁山伯《梁山伯與祝英台》、花木蘭《木蘭辭》男性之角色,目的是表演自身力量不一定弱過男性。無論在古裝片或時裝片上,我們都會看到女性的姿態與動作如何「男性化」。

觀看電影角色中的女扮男裝,女性身體的框架不斷被放大得比男性更有可塑性。請參看《任劍輝:女扮男裝的鏡像角式》一文,第二部份──身體進一步男性化──「性別創造:女性男性化」之解說。女性透過自身的身體去扮演「男人」,所產生的美感又是另一種想像角的形態。

女性越界
這是女性不在約束的規條下繼續做男性的附屬物,不在循規蹈矩「做女人」,展示沒主見、柔弱、順從、照顧等女性角色。這說明女演男角,是務求爭取思想上的解放;某程度是女性脫離社會上的壓制,不再受男性社會對性別框架下的約束。這揭示了「女性分離主義」(female separatism)[11],主張脫離各種男性主導的建制,改變男性觀看女性身體的「性別偏見」。 

女性沒有依賴性別框架,相反還發揮角色的塑造性。諸如袁詠儀演一個女扮男裝的歌手,憑《金枝玉葉》(He is a Woman, She is a Man)奪得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美國的希拉里斯旺克(Hilary Swank)也憑女扮男裝一片《沒哭聲的抉擇》(Boy Don’t Cry)獲得第72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徐嬌亦憑《長江7號》(CJ7)奪得第2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等。

女演員不只是突出女性身份的質,更是帶出身體的能動性。在表演的場域裡,體現了女性自身性別的多變;無論角色得獎與否,多少也反映了社會女性的慾望投射。

任劍輝:女扮男裝的鏡像角式
要說女扮男裝的角式,可追溯到
1927年電影《紅樓夢》,女星陸劍芳喬裝飾賈寶玉,呈現出一種去女性化的表現。而一向為人所熟識的女星還有文武生任劍輝、邵氏明星凌波及近年代的林青霞等模仿男性化特質。 

女扮男裝之路
電影中,女星不止愉悅他者的慾望,更多實現自我非「性別角色刻板印象」的看法。從女扮男裝的角色之中,明顯地任劍輝解放女性角色的想像,反省女性的主體位置。 

「我開始學戲時只是14歲而已,發育尚未完全,聲線正如俗語所謂『雞仔聲』,並沒有男人的『喉底』,只不過因為我追隨小叫天學戲,她是個女扮男的角式,所以我也就隨著她學習男角的唱做,這就是我以後踏上演男角之路。」[12]

銀幕上任姐演過不少男角,女扮男裝始於1951曝光。她自14歲便跟從黃侶俠學戲摹仿馬師曾,開始投入男角(女文武生)的演藝旅程,參與的影片多達304部,當中易裝演出之作品包括《情困武潘安》中的安楚雲[13]、《新梁山伯與祝英台》中的祝英台[14]、《花木蘭》中的花木蘭[15]、《多情孟麗君》中的孟麗君[16]等劇目。在女扮男裝至文戲武裝扮,把任姐的英氣活現,構成了「他」的存在。

身體進一步男性化
電影,也許是塑造理想化的性別角色。無論是亞洲及歐美的電影市場,女扮男裝的形象活現了女性的主體位置,當中文武生任劍輝更是代表者。 

「做女人」是展示女性的力量比男性強?
以女性演文武生,是證明性別化的身體不止建基於社會的「標準」,而是後天的建構。對男性角色的想像有著光宗耀祖、頂天立地之感。邁克在《戲迷情人》一文中,發表過對任姐如此的印象。 

……如假包換的男人咬緊牙關實踐他們的責任,任劍輝則揮著水雲似的衣袖,把『做男人』昇華成藝術,道德沉重的包袱無聲無息的消失了,什麼光宗耀祖傳宗接代,什麼開枝散葉頂天立地,不再有他們的地位。她證明了男人一樣可以吐氣如蘭,一樣可以粉面含春,一樣可以因美而存在。而且她如此瀟灑地走出性別的界限。」

任姐從扮演中公認為「男人」,受到他者的重視,從而得到心理上的滿足,建立一個有別於「男性主導下的女性」的新身份。[17] 

性別創造:女性男性化
我們對性別的理解,是傳統社會的教化,對兩性角色的模式就如此線性的(非白即黑的男與女)。但當受著不同文化及性別學習的過程影響,我們再不是約定俗成閱看兩性角色了;對自身「男性化」打扮、表情、舉止,挑戰固有的世俗觀點。誠如任劍輝、凌波在《紅樓夢》、《梁山伯與祝英台》、《花木蘭》中的角色扮演,把「男人」印象刻畫得入木三分,而且不斷在銀幕上重復飾演男角,展演理想化多情才子、書生等「男性」形象。 

a.       穿上男性的「外衣」
任劍輝無視角色中的性別表現。「他」穿上男性的表皮「外衣」[18],扮演「假」男性《紅樓夢》中的賈寶玉,實踐顛覆傳統社會的性別角色,以求逾越自身的界線

別人認為「女文武生裝扮起來總是難以徹底掩藏女色」,但觀看任劍輝的做手,骨子裡雖蘊含女性氣質,但確進一步顯示女強之感,各串對女文武生是順理成章的表演。賈寶玉「女性」氣質的面貌及造型,更讓任姐視作對「男性」身份的約束。光從「性別倒錯」的方向看她暫時換穿「男裝建立一個永久「變性」的身份

任姐不再靠女扮男裝的橋段(孟麗君、花木蘭、祝英台這些易裝角色演「男人」,打後鎖定古裝片一心一意轉換性別,堂堂正正做「男人」;後與芳艷芬、紅線女、吳君麗、羅艷卿、于素秋及白雪仙(若有遺漏請見諒),一個做「男」,另一個做「女」。

b.      男性化特質」
在整個表演的過程裡,任劍輝比起凌波更顯得不像扮裝。由易裝角色來強調女子身上的男性氣質,至內在呈現出一種「男人」的身份。戲中的「他」遊嬉於「陰陽」兩界的角色
[19],展現「變性」的可能性。

 《花木蘭》一方面有著女性的善解人意,另一方面有著男性的敢作敢為、領導精神。卻能表演得像個「男人」去征戰。在電影角色上,未「變性」時的任劍輝女扮女裝,不式施展女性解數,來博取觀眾相信「她」不是「他」。直至代父從軍「變性」演出,淡化女性形象(隱藏女性的陰柔特質),展示女性化的男子氣概;製造了女性觀者心中理想化的「男性」的投射對象。當任劍輝要是男性化,變得更自我、更主體性,彰顯「男性化特質」

徹底「做男人」
任劍輝在舞台上的操演男角,確實走出了性別的界限。可以想像「男人」不一定是粗豪的性格、大隻的身軀的;而她女演男角,奠定了其身體天生如此非從屬男性次等的性質,這改變女性對自身的界線,尋求一種反本質主意的看法。

記得小時候看任姐的作品,從沒懷疑過「她」的性別;只因為「她」平胸、短髮、身材高瘦、清秀的瓜子臉,一副「英俊」及瀟灑的形態。但當看了她其中一套的時裝片,才知道「她」是女兒身,穿女性服飾飾女角。某程度上,她瞞騙了觀者以為「她」是「男人」,展示其的「男性氣概」。

……喜歡任劍輝不是將錯就錯,而是清醒的選擇。如假包換的男人咬緊牙關實踐他們的任務,任劍輝則揮著水雲似的衣袖,把「做男人」升華成藝術。道德沈重的包袱無聲地消失了,甚麼光宗耀祖傳宗接代,甚麼開枝散葉……不再有它們的地位……

任姐不就是「男人」嗎?她的喬裝身份,隱沒了約定俗成的女性特質。除了呈現女性不再是被動的產物或男性的附屬物,更將陰柔美建構在男性的角色上,舉手投足充滿非男性化特質。無論在時裝片上,她多以男角姿態視觀者,或許有著清醒的自主意識,她喬裝就如一面「鏡子」,反照著他者的理想化身軀,呈現一種女性的主體位。她身體展演,不再是被凝視的客體角色,而是重新審視男性的性別觀念,塑造一個「陰柔特質」feminine的「男性」,進一步探究男子氣概Masculinities,展示非女性化的「女性氣質」,越過女性身體的界限。 

影像詮釋:一人分飾兩角的面相

         

淺談面相,總會聯想有關星相命理;看看這命盤如何風生水起等。原來看「面相」不止觀看如此,還可以了解性別角色。藝術家曾劍華試圖以《面相》,拉闊「性別刻板化」與性別角色之關係,透過作品展示女性角色的多元化氣質,有著自我體認的意義。

探討角色定型
有時候想,除了填寫表格及申請表、去廁所那刻須區分性別外;似乎在其他情況下沒必須申報自身的性別。那麼為何人總要區分男女性別呢

曾劍華的創作就是擴闊角色定型(Gender stereotype)的觀念,拉闊性別二元的框架。對於性別的刻板印象,他本身同樣有著一種與自身性別不一致的感覺。他眼大大,瓜子口面,樣貌倒也俊秀,舉止有點嬌媚,絕對是女性化氣質。對於這種誤解,他習以為常:「往往性別氣質被套入一種類型、模式──從小便認識性別,學習辨別身體上的性徵(生殖器官) /女性化氣質外觀(服裝及髪型)來區分性別。但在社會或成長的過程影響下,自然性別變得複雜、流動,有著不只二元對立的展現方式」。正如其作品不是指向某種性傾向的人,亦不是指向對某種性表達錯亂的喜好態度;而是單從「面相」否定約定俗成之下,不想落入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

看性別呈現性別
性別常給別人一種約定俗成之觀念,女性是要文靜、溫柔、整潔、舉止嬌媚等女性的特質。倘若性別角色不符合,就被社會標籤為某種性取向、非迎合傳統性別的價值觀。

對於觀看性別,我們不能單從人的外貌,賦予某種性別特質。然而《面相》提供了「另一種影像敘事」[20],解說另一個性別的真實/短暫性的虛像的個體。約翰伯格以「他者」的身份想像,讓我們(攝影者、被攝者與觀照者) 去詮釋、閱讀那照片背後的複雜性因素。曾劍華更藉此研習,否定自我與身體必然是男/女的存在的表現/演方式,讓性別角色呈現一種更流動之觀感。

雌雄同體的真身
女性氣質往往被界定為女性的理想的氣質,而雌雄同體更是突破傳統性別的疆界。當未觀看曾劍華的作品時,還以為他拍攝連體人,沒想到雌雄同體是游離於性別特質的個體。

他認為:「人與生俱來就有雌雄同體的特質。舉例原生性別是女,在她的成長過程不斷被社教化,其性格從而流動著不同的氣質,有可能具男性化的氣質,心理上未必是同性戀者;那就是我想的雌雄同體。」沒想到性別不限於兩性的氣質,一個人(個體)可以分飾多種性別角色──雌雄同體的特質。輪廓眉目可能呈現兩性的氣質,臉廓方剛中又有柔化的精緻,眉粗黑而分明,有著雙性化(androgyny)的氣概。當下次上街時,能否見到「安卓珍妮」?

女性角色‧遊戲人間 

What is the role of women in our society?” Jean-Luc Godard 電影 《斷了氣》Breathless, 1960)一幕,女角 Patricia Franchini 訪問作家時的題問。) 

在社會上,女性如何被建構?如何被塑造性別角色?如何演現自由的、解放的性別身份? 

事實如此,女性的性別角色在不同時代、地域的思想脈絡,都有著不同的扮演。60年代起,多位女性學者發表的女性主義論述,指示女性扮演了自由的、解放的身份形態。諸如西方電影《斷了氣》,女角 Patricia Franchini 提出理想化的現代女性身份之渴求;或本土電影《遊戲人間》1961,主角羅亞男藉以「喬裝」,呈現性別身份的想像。「陽性氣質」如何被書寫?

時至今日,女性的性別角色已經沒有一個固定的標準,再不在是男性規範的文化產物。 

 

遊戲性別
「男子氣,你知道什麼叫男子氣?……肌肉不等於男子氣!」《遊戲人間》一片中,梁愛倫罵羅亞男的話。無錯,肌肉不代表男性身份。有時看健美好士操得一身肌肉那等同男人? 

羅亞男使性別為一種「遊戲」,提供超越自身、環境限制的快感。[21]她換了低沉的聲線,由羅亞男變成羅亞南顯示「男子氣」,跟女性約會。在這種體制下,Roger Silverstone於媒體十六講(Why Study the Media?)一文,認為「玩」是一種認識自我的過程;藉著「遊戲」,理解媒體對個人所構成的相互影響[22]。藉著羅亞男的「變性」,成功追求女性來證明自身的能力不一定是男性規範的弱者。當然羅亞男不是同性戀者,只是貪玩性別遊戲。 

無論是丁浩飾演的羅亞男,或是一世做「男人」的任劍輝的女扮男裝,確不是粗礦類型,是身材瘦削帶點陰柔氣慨的性別角色。而且在男性族群,亦不一定是肌肉身型、具「男子氣」的類型呢。故此,所揭示的性別身份是複習性,連結著社會文化的脈絡與文化身份間的關係。 

 

暫時易服,暫時擺脫性別角色的珈鎖
在電影的性別易裝遊戲充份詮釋女性不需依附男性的脈絡存在。時裝片《金枝玉葉》中,女人不再是女人,有時變做「男人」。這多樣的身份角色,呈現女性的主體位置。
 

女性,被塑造「男性化」的性別想象。根據Straayer「暫時易服」的論述,藉喬裝來使他人信以為「真」的性別,事實觀者知道「真」不是「真正的男人」;只是作為尋求短暫性自我身份的認同。

林子穎:「我知道為什麼──因為你知道我不是男人,所以我怎樣扮都不像男人,如果我告訴人我是男人,那不是便可以了嗎?」

確實,我們假若從來不知袁詠儀是女兒身,當「他」飾演男角,只是扮裝「女人」來喬裝成「男人」的話;那我們一開始便相信「他」是「真正的男人」。性別從來不是單一旳呈現方式,袁詠儀以女扮男裝,來「暫時」擺脫傳統社會性別的刻板定型sex role stereotype)。林子穎一角,顛覆了女性的刻板印象的法則。結尾一幕,回歸女性的身體,穿上白裙現身;控制自我身體,使女性的「自我界限」(ego boundaries)是浮動不居[23],突顯對「男性」的想像,建構理想化的「女人」。

女性力量
如此操演性別的遊戲,使筆者再問,當女人越來越男性化,這標示住什麼的力量呢?若作為女性,如何在現代社會展示不一樣的女性角色呢?

在現代文明的社會上,不少女性知識份子發表女性宣言。舉例文學學者多麗斯‧萊辛 Doris Lessing[24]在《金色筆記》一書,描述「自由女性」解放的象徵意義。母系社會裡,女性作為一種獨立的姿態,不再被性別束縛等態度傳釋「自由女性」。

女性的存在,不是活存別人下的產物;對於性別的想像有著女性群的慾望,告訴我們身體不再是既有的約制、沒有特定的「真理」。無論是女扮男裝、喬裝做「男他」都只是一種尋求自我身份認同與思想解放的的手段,或反本質的工具。女性透過不同的論述,再被女性建構出更多姿多彩的主體立場,玩一場性別遊戲。

大腦性向測驗
這是為了測驗你的大腦是偏男性化
(陽性),還是女性化(陰性)
a15分,b5分,c5分。請計算出來。

1.你在看地圖,或是街上指示時,你會:
a.
會有困難,會找人協助
b.
把地圖轉過來,面對你要走的方向
c.
沒有任何困難

 2.你在準備一道做法複雜的菜時,一邊正在播放收音機,還有朋友的來電。你會:
a.
三件事同時進行
b.
關掉收音機,但嘴巴和手都沒有停
c.
告訴朋友,你做好菜後馬上回電話給他

3.朋友要來參觀你的新家,問你該怎麼走,你會:
a.
畫一張標示清楚的地圖寄給他們,或是請別人替你說明該如何走
b.
問她們有沒有熟悉的地標,然後告訴他們該怎麼走
c.
口頭上告訴他們該怎麼走 

4.解釋一個想法或概念時,你很可能會怎麼做:a.會利用鉛筆、紙和肢體語言
b.
口頭解釋加上肢體語言
c.
口頭上清楚簡單的解釋 

5.看完一場很棒的電影回家後,你喜歡:
a.
在腦海裡回想電影的畫面
b.
會把畫面及角色的台詞說出來
c.
主要引述電影裡的對話

 

 

6.在電影院裡你喜歡坐在:
a.
電影院的右邊
b.
不在意坐在哪裡
c.
電影院的左邊

 7.一個朋友的機器出了問題,你會:
a.
深表同情,和他們討論他們的感覺
b.
介紹一個值得信任的人去修理
c.
弄清楚它的構造,想幫他們修理好

8.在不熟悉的地方,有人問你北方是哪個方向,你會:
a.
坦白說你不知道
b.
思考一會兒後,推測大約的方向
c.
毫無困難的指出北方方向

9.你找到一個停車位,可是空間很小,必須用倒車才能停進去,你會:
a.
寧願找另一個車位
b.
試圖小心的停進去
c.
很順利的倒出車停進去

10.你在看電視時,這時電話響了,你會:
a.
接電話,電視開著
b.
把音量轉小後才接電話
c.
關掉電視,叫其他人安靜後才接電話

 

 

 

11.你聽到一首新歌,是你喜歡的歌手唱的,通常你會:
a.
聽完後,你可以毫無困難的跟著唱
b.
如果是首很簡單的歌,聽過後你可以跟著哼唱一小段
c.
很難記得歌曲的旋律,可是你可以回想起部分歌詞 

12.你對事情的結局如何會有強烈的預感,是藉著:
a.
直覺
b.
可靠的資訊和大膽的假設,才做出判斷
c.
事實、統計數字和資料

13.你忘了把鑰匙時放在哪裡,你會:
a.
先做別的事,等到自然想起為止
b.
做別的事,但同時試著回想你把鑰匙放在哪裡
c.
在心理回想剛剛做了哪些事,藉此想起鑰匙放在何處

 14.你在飯店房裡,聽到遠處傳來警報聲,你會:
a.
指出聲音來源
b.
如果你夠專心,可以指出聲音來源
c.
沒辦法知道聲音來源

 15.你參加一個社交宴會,有人向你介紹七、八位新朋友,隔天你會:
a.
可以輕易想起他們的長相
b.
只能記得其中幾個的長相
c.
比較可能記住他們的名字

 

16.你想去鄉間度假時,但是你的伴侶想去海邊的渡假勝地,你要怎麼說服他呢?
a.
和言悅色的說你的感覺:你喜歡鄉間的悠閑,小孩和家人在鄉間過得很快樂。
b.
告訴他如果能去鄉間渡假,你會感到很愉快,下次你會很樂意去海邊
c.
說出事實:鄉間渡假區比較近、比較便宜,有規劃適當的休閑設施

17.規劃日常活動時,通常你會:
   
a.
列張清單,這樣一來該做什麼事一目了然
    b.考慮你該做哪些事
    c.在心裡想你會見到哪些人,會到哪些地
    方,以及你得處理哪些事
 

18.一個朋友有了困難,他來找你商量,你會:a.表示同情,還有你能理解他的困難
b.說事情並不如他想的嚴重,並加以解釋
c.給他建議,或是合理的忠告,告訴他該如何解決 

19.兩個已婚的朋友有了外遇,你會如何發現:a.你會很早就察覺
b.經過一段時間後才會察覺
c.根本不會察覺

 

  

20.你的生活態度為何?
a.
交很多朋友,和周圍的人和諧相處
b.
友善的對待他人,但保持個人隱私
c.
完成某個偉大目標,贏得別人的尊敬,名望及獲得晉升 

21.如果有選擇,你會喜歡什麼樣的工作:
a.
和可以相處的人一起工作
b.
有其他同事,但也保有自己的空間
c.
獨自工作

 22.你喜歡讀的書是:
a.
小說,其他文學作品
b.
報章雜誌
c.
非文學類,傳記

23.購物時你傾向:
a.
常常是一時衝動,尤其是特殊物品
b.
有個粗略的計畫,可是心血來潮時也會買
c.
讀標籤,比較價錢

24.睡覺、起床、吃飯,你比較喜歡怎麼做:
a.
隨心所欲
b.
依據一定的計畫,但彈性很大
c.
每天幾乎有固定的時間

 25.你開始一個新的工作,認識許多新同事。其中一個打電話到家裡找你,你會:
a.
輕易的認出他的聲音
b.
談了一會兒話後,才知道他是誰
c.
無法從聲音辨認他到底是誰

 

26.和別人有爭論時,什麼事會令你很生氣:
a.
沉默或是沒有反應
b.
他們不了解你的觀點
c.
追根究底的問問題,或是提出質疑,或是評論

 27.你對學校的拼字測驗以及寫作課有何感覺?
a.
覺得兩項都很簡單
b.
其中一項還可以,另一項就不是很好
c.
兩項都不好

 28.碰到固定的舞步或是爵士舞時,你會:
a.
聽到音樂就會想起學過的舞步
b.
只能跳一點點,大多想不起來
c.
抓不準時間和旋律

 29.你擅長分辨動物的聲音,並模仿動物的聲音嗎?
a.
不太擅長
b.
還可以
c.
很棒

30.一天結束後,你喜歡:
a.
和朋友或家人談談你這一天過得如何
b.
聽別人談他這一天過得如何
c.
看報紙電視,不會聊天

 

結果分析
多數男性的分數會分佈在
0-180 分之間
多數女性的分數則是在
150-300 分之間
偏男性化的大腦,分數會低於
150分。

分數越接近0分就越男性化,睾丸素的分泌也越多。他們有很強的邏輯觀念、分析能力、說話技巧,很自律,也很有組織。接近0的人,他的成本效益比的計算能力會比較好,不會受到情緒的影響。

分數落在負數範圍的,也是標準的男人。這些分數顯示,在胚胎發展初期,會分秘出大量的睪丸素。要是女性得到很低的分數,那她很可能有女同性戀的傾向。

分數高過180分的,就是很女性化的人。分數越高,大腦越女性化。分數越高的人,越有創意,有音樂藝術方面的天份。他們會憑直覺與感覺做決定,並擅長從很少的資訊判斷問題。

分數高過180分的男人,他們是同性戀的機率也越高。

分數低於0分的男性或高於300分的女性,他們大腦的構造是完全不同的,同在地球上生活是他們唯一的共同點。

分數在150分到180分之間的人,他的思考方式擁有兩性的特質。他對男女都沒有偏見,並且在解決問題方面,反應會比較靈活,找出最佳的解決方法。不管男性或女性,他都可以成為他們的好友。

答案沒有對錯之分,以上內容及選擇結果僅此作參考。

節錄於亞倫皮斯、芭芭拉皮斯著,羅玲妃譯《為什麼男人不聽,女人不看地圖?》(Why Men Don't Listen and Women Can't Read Maps?),台北市:平安文化有限公司,2000,頁70

參考書目 

吳莉君譯,《另一種影像敘事》(Another Way of Telling),台北市:三言社出版,2007年。 

湯皇珍譯,《身體的意象》臺北市: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 

文潔華著,《性別與創造 : 女性主義美學及其他》,香港:人文科學,1996年。 

王志弘《性別化流動的政治與詩學,台北:田園城市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0年。 

亞里斯多芬尼兹(Aristophanes),呂健忠譯《利西翠妲 : 男人與女人的戰爭》臺北:書林,1989年。

張菁《唐代女性形象研究》蘭州市:甘肅人民出版社,2007年。 

游靜《性/別光影:香港電影中的性與性別文化研究》,香港: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2005年。 

黃晨淳《希臘羅馬神話故事》,好讀出版有限公司,2001 

榮新江《開放時尚的唐朝:流行女扮男裝》,中國經濟網,華夏文明,20070509日。

曉紅編《印度神話故事》中國言實出版社,2004年。

魏庆征編《古代伊朗神話》,北岳文藝出版社、山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

邁克編,蘇芷瑩執行《任劍輝讀本》,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4年。

Silverstone, Roger , Why Study the Media?, London ; Thousand Oaks, [Calif.] : Sage,    1999.

 

注釋

[1] 「……文化往往界定雄赳赳的表現為堅強勇猛(可化為暴躁或暴力性的表現),而女性對此等表現的接受和依附似又符合了文化對纖弱婦女的認識。」文潔華著,《性別與創造 : 女性主義美學及其他》,香港:人文科學,1996,頁39

[2] 張菁著《唐代女性形象研究》蘭州市:甘肅人民出版社,2007,頁26-33。第一章:中國古代社會性別制度的演進與唐代女性形象,第三節唐代女性形象的特徵──「以柔弱為普遍特徵的女性形象」,展示女性模式的規範。

[3] 《犘奴法論》的一個神話。

[4] 參考聖經,林前十一:8

[5] 在希臘語中andros是指男,gyne是指女。黃晨淳《希臘羅馬神話故事》,好讀出版有限公司,2001,頁18

[6] 榮新江《開放時尚的唐朝:流行女扮男裝》,中國經濟網,華夏文明,20070509日。

[7] 亞里斯多芬尼兹(Aristophanes)著,呂健忠譯《利西翠妲 : 男人與女人的戰爭》臺北:書林,1989,131,附錄二:喜劇舞台的兩性戰爭。同上,頁131。

[8] 亞里斯多芬尼兹(Aristophanes)著,呂健忠譯《利西翠妲 : 男人與女人的戰爭》臺北:書林,1989,129,附錄二:喜劇舞台的兩性戰爭。

[9] 《女王的教室》(2005),是日本的電視劇集,於2007218日起在香港無綫劇集台播映。

[10] Marc Le Bot著,湯皇珍譯,《身體的意象》臺北市: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96,123。

[11] 文潔華著,《性別與創造 : 女性主義美學及其他》,香港:人文科學,1996,頁6。

[12] 邁克編,蘇芷瑩執行《任劍輝讀本》,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4,頁48。

[13] 《情困武潘安》(1951),陳皮導演,謝虹編劇,何鴻畧監製,任培製片,任劍輝飾武潘安楚雲。故事取材於民間故事《三門街》,描述潘安楚雲本是翰林學士雲政之女平娘,自幼愛扮男裝;一次遭人陷害投入江中,幸得吏部尚書楚氏夫婦救活。

[14] 《新梁山伯與祝英台》(1951),陳皮導演,謝虹編劇,任劍輝飾祝英台。女扮男裝的祝英台到杭州遊學,並遇上梁山伯……,敘述2人悲劇性的愛情故事。

[15] 《花木蘭》(1951),陳皮、顧文宗導演及編劇,任劍輝飾花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的故事。

[16] 《多情孟麗君》(1951) ,陳皮、珠璣導演,任劍輝飾孟麗君。故事講述孟麗君女扮男裝赴考,後於舊友蘇映雪(白雪仙飾) 為了掩人耳目暫作假結婚。

[17] 文潔華著《性別與創造:女性主義美學及其他》,香港:人文科學,1996,頁39

[18] 王志弘著《性別化流動的政治與詩學,台北:田園城市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0,頁124。「……『穿上外衣』久了,外衣就成為身體的一部份,失去其扮裝的虛構和臨時意涵,或許可以取其穩固貼身的意涵,而稱之為一層皮……」。

[19] 邁克編,蘇芷瑩執行編輯《任劍輝讀本》,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4,頁14

[20] John Berger,Jean Mohr著,吳莉君譯,《另一種影像敘事》(Another Way of Telling),台北市:三言社出版,pp.97,2007

[21] 游靜著《性/別光影:香港電影中的性與性別文化研究》,香港: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2005,頁69

[22] Roger Silverstone, “Why Study the Media?”, London ; Thousand Oaks, [Calif.] : Sage, 1999, pp59-67.

[23] 文潔華著《性別與創造:女性主義美學及其他》,香港:人文科學,1996,頁41

[24] 3 諾貝爾文學獎(2007年)得獎者,英國女作家,從1950年開始到1962年間寫下的一本著作。(資料來源:維基百科http://en.wikipedia.org/wiki/Doris_Lessing)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