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科技的社會意義

前言

200910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六十周年,有關方面當然大事慶祝。盛事過後卻發生一段小插曲,事緣中央電視台直播國家主席胡錦濤乘坐閱兵車在長安街檢閱部隊時,掛在北京飯店外牆上的日本東芝廣告牌,被攝入鏡頭,內地不少民眾看到後,感到很生氣,要求追求責任。攝影這種科技是十九世紀的發明,但過了百多年後,人們對這種科技的認識,尤其是它的社會意義,卻仍十分膚淺。有報導說內地民眾批評中央電視台是一流設備、二流解說、三流攝影。要批評中央電視台的地方很多,但卻不應是攝影,從攝影的本質而言,中央電視台這一次直播僅次開國大典的六十周年國慶典禮時,把日本東芝廣告牌一併攝入鏡頭內的做法恰好發揮了攝影的特質。

班雅明在他那篇最著名的”The Work of Art in the Age of Mechanical Reproduction”指出攝影的特質在於將肉眼看不到和一些人們因為習以為常而從沒有留意到的事物呈現於眼前,令人驚覺處身的現實。後來有學者結合班雅明的見解和佛洛伊德的心理分析,指出攝影其實是把光的非意識(optical unconscious)呈現的科技。中共建國六十年,大陸社會跟香港一樣徹底商業化,大城市的大廈外牆紛紛掛起不同品牌的廣告牌。在平常的日子裡,國內的民眾對北京飯店外牆的東芝廣告牌相信不會有多大意見,因為對這類廣告牌早已習以為常,根本沒有留意。但在國慶閱兵典禮中,廣告牌無意攝入鏡頭裡的一刻,國內那種名義上是共產主義,實質上卻是資本主義的重重矛盾便無所遁形,情形跟法國球星亨利犯手球,在攝影鏡頭慢鏡重播下無所遁形一樣。按道理,國內以至香港的民眾應感謝中央電視台,情況卻恰好相反,因為人們對攝影這種百多年前發明的科技的社會意義仍不甚了解。

對攝影尚且如此,更何況是互聯網。甫踏入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香港社會驚覺一群八十後出生的年輕人本著一腔熱誠反對社會上種種不公平的現象。主流社會不明白為甚麼在「舞照跳、馬照跑」的香港居然會有這樣一群熱切追求社會公義的年輕人,由於年輕人熟悉互聯網的操作,經常透過互聯網互相聯絡,主流社會便稱他們為互聯網的一代。其實互聯網的威力和攝影這種百多年前的科技分不開,主流社會連攝影的社會意義也未能掌握,當然不會明白互聯網。在主流社會的眼裡看到的就不過是互聯網的商業價值。無論是互聯網或是攝影,但凡新科技出現總會暴露科技進步之餘,整體社會卻沒有出現相應的進步的矛盾。所謂互聯網的一代不過是主流社會無力也無意正視社會上的種種不公,將年輕人追求公義的訴求諉過於一種他們根本不明白的科技而已。探討科技的社會意義也不只是一個學術的課題,當然這是一個十分重要,也是十分廣泛的課題,今期的三篇文章只能算是一次簡單的嘗試而已。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