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活化「港孩」論 述﹕殖孩主義

蕭俊傑


港孩言論,由《港孩》一書,引伸到後來文字傳媒的「港孩三低」講法。筆者於本刊第22期〈成長的崩塌: 港孩論述的焦躁〉指出,港孩言論的言說,感染力滿瀉,可是要引申成教育兒童的常識,實在不夠扎實。

當然,不少業界人士視「港孩」為商機。這種針對中產家長的恫嚇式消費,先恫嚇以港孩焦慮,再擺 出盡是精英姿態的親子和教育招牌向家長招手。整個過程,家庭和學校教育問題以標籤和品牌代替了解,然後轉眼成了消費供求鏈,挑動虛榮和恐懼取代面對。

成長右傾之局

而 且,港孩的「出路」除了傾向精英化、感性消費,更有性別定型的轉向。內地某一書籍出版《男孩危機》,近日在香港書店跟《港孩》、《怪獸家長》、《港爸港 媽》等放在一起。《男孩危機》建構了一種性別決定論,將傳統教育諸多問題,歸咎男孩的教育不夠男子氣概的方向,鼓吹性別更分明的教育方針是出路。

這種保守轉向的星星之火,可見社會對二十一世紀特有的都市成長困難,了解極為貧乏。於是,社會 只好向成人的成長回憶著手解答,使教育兒童常識不單變成「想當年」的顧影自憐,昔日保守的性別意識、家教意識更可能藉成人的自憐,借屍還魂,形成學校和家 庭生活更保守的意識型態。

成 長的負面標籤推陳出新、出路又轉向保守的「成長右傾」局面,起源來自香港社會回歸後一直沒有梳理當代都市成長和學習困難,以至今日學校和家庭生活出現重大 矛盾,卻沒有探討成長的常識基礎。港孩言論的出現,沒有更細心的了解問題,反而提供了大量焦慮彈藥,挑動不同有關成長的社會角色對立和保守轉向。

可是,「港孩三低」一說既米已成炊,我們只好讓它認真地「玩」下去。究竟港孩論述,有哪裡值得 仔細談論下去?

《殖孩主義》寫作計劃

港孩論述的「命根」,是三個關鍵字﹕被動、吃苦、空間。

被動,是指兒童很被動,例如不能自理、沒有學習動機、不能積極面對逆境。

吃苦,是把兒童被動的原因,歸咎他們吃苦不夠,例如父母寵壞、社會富裕。也暗示父母的成長吃苦 很多,才能成長,然後明示要多讓兒童吃苦。

空間,是認為兒童被動,因為兒童沒有成長空間,例如太多活動、父母看管太嚴。
被動、吃苦、空間三腳樁,支撐港孩論述。然而筆者提出一個「殖孩主義」的框架,希望延伸港孩論述,見樹又見林。

「殖孩主義」的殖字,首 先就是要指出被迫被動的處境。兒童不由自主,即他只能在「被動」的處境生存,即他們是「被迫被動」,是為殖孩。跟學校有關的殖孩處境有三﹕

學習殖孩﹕

兒童受教育時間很長,經常反覆操練,卻是藥石亂投,學習能力被破壞。

身份殖孩﹕

兒童很難準確認識自己和別人,因學校生活就是日積月累以賞罰的認同與否定為兒童分類,過度挑動 兒童的羞恥心和虛榮,擾亂兒童表達能力。

成長殖孩﹕

兒童只被告知要成長,幾歲要上小學、約歲要上中學、幾歲要上大學、幾歲要工作;可是每個人生關 口卻被視之等閒,沒有充足支援,每個人都孤立、反智地強行「被成長」。

當 然可以爭辯「以前個個都係咁大,又唔見我有問題?」。可是,自殖民時代留下的傳統教育制度毛病早在十多年前的校園自殺潮開始,已經爆發。老舊的問題放得越 久,只會由量變而質變,不會無故消失。就像核洩漏,找不出源頭,輻射只會更嚴重。我們不能期望像幾十年前剛有基礎教育一樣,「核原料」只洩漏了一點,張狂 地說﹕「個個都係咁大,又唔見我有問題?」。

以上三種殖孩處境,再貫穿三種互相拉扯的人際力量,就是當今獨有的成長困難之局。

「港式親子類」壓力

「港式親子類」的壓力,是香港不少新一代父母的家庭教育取向。不少新一代爸媽都是「職場人」, 工作時間極長、而且更講求「執生」而非按章辦事。因此,很容易用職場的應付壓力的專業態度教育子女。

同時,隨著社會對兒童的焦慮日深,標準也推陳出新,新一代父母面對社會更嚴苛的審視目光;父母 自覺不足,或懼怕人言,很易把嚴苛直接施加兒童。

「傳統家教類」壓力

不少家庭,跟上一代父母同住,或由他們看管小孩。新一代父母教養子女也要面對自己父母的目光, 小孩自己也要直接面對爺爺婆婆的要求,例如要求小孩「坐定定」、「聽話」。

如果由外籍傭人照顧兒女,傭人的文化背景、執行雇主要求的方式等,更可以是父母、祖父母以外的 另一種家庭教育意志。

「同輩犬儒類」壓力

生自「身份殖孩」。香港學校自小挑動學生互相較勁,動輒而日復日挑動羞恥心和虛榮感。這種較 勁,其「生產力」是學生大致遵守規則,但其反生產是同學間互相監察,以平庸為樂,形成犬儒心態。

教育運作越久,其問題更成路人皆見之事,更多學生敏感地感受到「讀書唔知為咩」、「學校廢廢 地」。好的方向,是推動批判精神;壞的方向,就是犬儒。

「同輩犬儒類」壓力如果以網絡欺凌出現,更形成無孔不入、同輩互相監控、阻礙個人探索和表達自 己的壓力。

以上三種關乎更複雜的家庭結構、校園文化的人際壓力,意志強烈又互相拉扯,一個兒童或少年可能 既要學習聽話又要獨立,勇於表達又要內儉。兒童已失去了循序漸進的成長空間。

總結:

以上各點,解釋略為粗糙,爭議之處大概不少。筆者希望在《殖孩主義》的出版計劃中,借筆者幾年 來在中小學校戲劇教育的經驗,來一次「見樹又見林」,呈現一個概略的香港成長地圖,以促進諒解的方向,書寫了解家庭及學校生活矛盾的基礎,希望將來開展更 仔細的探討和教育實驗

同時《殖孩主義》也希望分享,在今天學習活動多多又互不相關、也不能減少太多活動數目的處境, 如何做好教育活動的經驗,在有限的空間中務實開拓成長空間。


《殖孩主 義》由「樹影戲劇教育」出版,預計本年度八月至十一月間出版,希望借力簡單的文化理論、通俗書寫、課堂觀察,讓有心的家長、教育同工、學生了解,「港孩」 問題,本來是家長、子女、教育工作者共同面對的同一個壓迫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