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以和為貴  包容寬懷?以和為貴  包容寬懷?
梁旭明
2011-06-04
轉載明報


美國《科學》雜誌最近公布一項研究結果,顯示香港的社會寬容度在亞洲地區中排名甚高。報道更引述學者指,結果反映香港的多元化及生活上的自由(報道刊於《明報》5 月29 日)。

這類跨地域廣泛調查的可能問題,是往往缺乏對於個別國家/地域情G的深切考慮,故單從數據妄下定論,容易流於膚淺簡單,甚至有混淆概念之嫌。
 
要認真處理這個研究,就發現有很多存疑地方。首先,單從報道刊登的資料,研究的指標之一是市民是否容忍他人的「異常行為」及「若某人行為舉止不當,其他人 會強烈反對」。如果香港被視為容忍度高,原因可能並非單純在於其社會規範少,而是因為「息事寧人」、「以和為貴」,甚至因害怕遭當事人以粗言或更暴力回 應,而忍氣吞聲,又或者因羊群心態而視抱打不平為「異常行為」,都會影響此項調查的結果。

第二,報道亦引述印度「號稱亞洲一大民主國家,其社會規範居高」,似乎帶有諷刺意味。印度被視為亞洲一大民主國家,因它奉行民主制度,及人口眾多(全國人 口12 億,全球第二人口大國),但社會上亦存在深層的階級傳統。報道更引述學者指出,調查反映民主成分愈高的地方,人民更有自由。這番說話筆者大致上同意,但認 為必須要加以補充:印度的例子正好反映、政治上的民主,與文化/社會上的寬容並沒有直接或必然關係。而雖然民主成分高的地方一般都有較高的社會寬容度,但 寬容度高未必代表或構成其政治民主度大。兩者的關係必須以更認真複雜的研究才可得以證實。

高官犯錯  我們以和為貴

就香港的實例而言,社會寬容度高,或因其較少受傳統及宗教規範及其殖民統治及移民歷史所致,但未必就顯示其政治民主成分多。不過,一點可能清楚的,是我們 寬容度的高且廣。君不見政府高官塞責、行政失當,甚至如房屋局長孫明揚般屢屢犯錯,也只「承擔責任,但不會辭職」,一方面反映高官問責的「只問不責,只責 不懲」,更進一步證實我們的「以和為貴,包容寬懷」從社會到文化及政治層面的貫徹實行?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