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其他文章

綜援金的政治妄想症

【明報】200975

策劃 許寶強

文 夏菽(基層團體幹事)

【明報專訊】金融海嘯後,查詢申請綜援的電話明顯增加,反映基層壓力不斷加大。

不少人儘管生活窮困,在金融海嘯前,從沒想過申請綜援。現在硬蚗Y皮,是因為絕望。香港政府成功將申請綜援塑造成巨大道德壓力,申請者差不多需要自我澄清不是呃綜援,才能過關。因此,不少街坊向我查詢時,刻意表明,自己與「其他」申領者是不同的。

街坊大都說自己及家人有「真正」困難,本不欲申請,日後渡過難關,不會再申請。部分甚至表明,他朝必定回饋社會。但他們大都不知,社署批款苛刻,程序繁複,令不少申請者,包括有需要的人,最終都自動放棄。不過近年,我卻碰到一些較有政治意識的澄清。

新移民是基層組成部分

一天,有街坊進來,言談中,說不滿民建聯專幫新移民申請公屋、申請綜援。言下之意,民建聯藉虒篞褐v勢,拉攏新移民,建立勢力;並暗示,沒有民建聯,新移民是不夠資格領取高額綜援的。

這名街坊也想申領綜援,他最近失業,一家幾口只有太太幾千元薪水維持。他說的事我沒有見過,只聽過街坊說:一過羅湖橋,便有人教新移民申請綜援。我一笑置之,因那些團體我都認識(包括由社署資助的),他們不過向單程證者派發認識香港的傳單而已。後來,有人開始把他們說成是民建聯。

空穴來風,有沒有因?於是想起一件事。08、09 年香港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 「左派」取得佳績,有評論說「左派」調動了許多新移民。那次區議會選舉,我的團體與民建聯及工聯會對壘,他們真的動員了很多新移民;但我們這邊不是同樣多嗎?道理簡單,新移民是香港基層的組成部分,只要做基層工作,便有新移民。只有脫離基層的學者才大驚小怪。

尋找出路啞口無言

當我聽到有本地工人抱怨工作被新移民搶走時,我會表示同情;但我不明白,新移民領綜援對本地工人飯碗有什麼關係?新移民領綜援又對本地居民申請綜援構成什麼威脅?事實上,自 2004 1 1 日「人口政策」出籠後,除特別情G外,新移民都無法申領綜援。

一次,一個婆婆致電我,反對中央擴大自由行名額,原因是大陸人唔衛生,濫用香港醫療,治安好亂。

金融海嘯下,我頭昏腦脹。去聽學者分析金融海嘯,說的頭頭是道,但說到出路,卻啞口無言。只說:難。因香港缺乏資源,要靠內地政府,內地政府又獨裁云乎哉。另一個與中國政府關係密切的學者則說,中央政府其實很留意香港民意,大家不妨多提民生,少提政治、民主……,香港仍有前途的!?

納悶。翻開一本論社會政策的新書,國內出版,赫然發現有香港學者的文章。捧讀細看,汗滴下來。學者說:「振興香港就業,可收緊綜援……」今年六四,人數破歷屆紀錄。有參加者對蚚飺Y說出平反八九的期盼:如果趙紫陽唔倒台,中國經濟會更好;中國經濟好,香港就唔使咁差……恍似一條穿越六四、經濟改革、九七、金融海嘯的時光隧道或自選的歷史套餐……金融海嘯,腦袋當機,不同時空片段疊積,成為一個又一個完整又矛盾的故事,人們叫這些故事做「常識」。不管你認同不認同,堶掘有,我們的欲望、憤怒、恐懼、 妄想……


其他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