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香港歷史的論述

崔煒堅

   

前言:

筆者發現在香港有不少關於「香港歷史」的著作,大多數都是以1842年開始編寫,當然,也有部份是遠古至現在。這些著作,大多數都是以時序方式,把事件逐一展現在讀者面前。有些是根據一些專題,例如不同古蹟的介紹、街道的介紹,有些更會以旅遊專輯介紹歷史文物等。

筆者嘗試以一本有關於「香港歷史」的著作作討論,透過這本著作再反思我們應當如何處理「香港歷史」。筆者選取了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在2007年出版的《香港走過的道路》作評論,這本書的作者是劉潤和與高添強。

書刊編排:

全書的文字不多,只有三十多頁的文章,文章主要是描述由英國佔據香港到九七後所發生的大事,事件主要是圍繞政權、經濟或社會狀態等事件,文字隨後就有大量舊照片(佔二百四十頁),大多數是本港居民(包括外國人)的生活狀態,也有部份是風景照,在每張相片旁邊均有文字介紹。

雖然作者沒有明確地用時序把香港的過去作分野,但作者又會按時序的方式把不同事件編排起來,利用某些事件作時間的分野,突出香港社會正在轉變中,也同時帶出了作者希望透過書刊所帶出的訊息。

成書目的:

在書的首頁有一段文字,筆者相信,大概是作者出版這本書刊的原因:「熹」,含宏博、美好、光明、祥和之美意;「熹願」,是我們對香港回歸母體的美好祝願。「惟念及世事紛紜,善頌善禱不足以保證香港熹願享通,長久不墜;只有好好詮釋總結香港歷史進程,從中掌握體會香港奇蹟精神之真粹,方可避免香港的成就『一浪而盡、歸於湮沒』」。

作者期望把過去香港人的經驗帶到今時今日的讀者,讓讀者再重新掌握、體會香港奇蹟精神。既然作者希望「好好詮釋總結香港歷史進程」,那麼,筆者就希望先了解他所詮釋及總結的香港呈現著什麼訊息。

「香港奇蹟精神」:

作者認定香港在經濟上有所成就時,會用這個似是而非的思考方法「(香港)被世界公認為「奇蹟」,意思是一些沒有可能發生的事,竟然在香港出現了。為什麼會如此呢?於是引發了不少的解釋,例如中國支持的因素、英國法治意識之影響、香港政府的效率、港人的勤奮、地理環境之特殊等等。這些原因當然有道理,只不過似乎並不足以解釋「奇蹟」之出現,因為「奇蹟」總包含了一些異乎尋常的價值、一些永恆不變的意義和一些普遍長存的真理,否則又如何算得上是「奇蹟」?」作者其後便解釋所謂的「奇蹟」是香港人擁有極為罕有、可貴及崇高的品質,「例如寬宏、體諒、務實而不走極端、遇錯必改、前望不回等」

作者在文章中不斷重申「香港奇蹟精神」,或許是作者希望透過一個中心主題來帶出某個訊息,令讀者有所共鳴,同時又可以從一個新的角度把歷史展現在讀者眼前,但筆者根據作者上述的描述,把過去香港人的「成功素質」從百多年前的香港帶到今天,然而,筆者不禁會問,這些論點可以說服讀者嗎?筆者又會問:一)作者憑什麼去認定香港是被世界公認為「奇蹟」呢?二)有什麼沒有可能發生的事在香港發生呢?三)為什麼當作者認為解釋不到香港經濟發展的理由便要訴諸於「奇蹟」的出現呢?四)作者其後解釋所謂的「奇蹟」,其實是「寬宏、體諒、務實而不走極端、遇錯必改、前望不回」的品質,如果這些真的是香港人擁有的品質(或者是本質、素質),那麼,作者又為什麼解釋不到香港經濟發展的成就呢?所謂「香港奇蹟精神」實在令人摸不著頭顱。這看似是一個口號,多於一個理論。

歷史事件(或作:作者所選取的歷史事件):

作者在文章中,最大篇幅莫過於編寫英國管治下的香港狀況,作者從1841年,英軍登陸水坑口開始寫起。以下,筆者將會按作者的各個歷史時段作簡單的介紹,我們可以從作者所揀選的事件及作者的描述,大概知道作者的立場。

(作者題目為:割裂脫離與歧視分治
內容有關由英軍登陸到至1946年,華人被英政府的種種歧視行為,族歧政策至1946年取消。作者以1942年一篇刊載於《香島日報》(日佔時期的報紙)名為「憶述英人在香港的地位」的文章說明英政府的種種歧視行為,作者稱:「文章顯然是為了造勢而來,但也無損它的真實性。」作者希望帶出,在早期英政府的管治下,華人累有被歧視、被剝削。

(作者題目為:對抗危機一:封鎖香港
這部份內容是有關1867年至1886年,在英政府管治下的香港,走私活動嚴重,由於英方態度強硬,最終迫令清政府(中國)進行「封鎖香港」政策,令英國、香港、中國三方的經濟嚴重受損。最後,英方最後只好要讓步,撤換港督,中方亦努力調停,問題才得以解決。作者希望指出,英方的固執對解決問題沒有幫助,反而是中國的調停洽商才湊效。

(作者題目為:對抗危機一:海員、省港大罷工及日佔的摧殘
作者描述在1920年代的香港,由於多間英商(如渣甸船務公司、太古船務公司)不願意提高本地工人的工資,工人便進行大罷工,情況更蔓延至廣州,最後更導致慘案發生[1] 。作者描述「港府終於讓步,釋放被捕之工人、取消封閉工會令、並答應工人加薪15% - 30%的要求」。然而,其後出現多次省港大罷工,引致「由英國促成的五卅慘案」及英法兩國軍隊突然向工人開火所造成52人死亡的「沙基慘案」。大罷工最終令香港經濟蒙受極大損失。雖然其後經歷著一段經濟復甦的階段,但在日佔時期,商業活動不單停頓,「日軍還把香港的鋼鐵製品、家居電氣用品甚至浴室潔具全部掠奪一空,運回日本。」作者最後只能總結:「如此的壓榨豪奪,還有甚麼經濟收益、甚麼經濟奇蹟可談!」在作者眼中,一個不穩定的社會,對經濟只有百害而無一利。

(作者題目為:榮謝存亡一:1945年的中國與香港
作者指出,從1945開始,中國共有四次機會可以用武力收回香港,分別在1945年、1948年、1949年及1967年。作者相信若論中國當時的國勢,出兵奪取香港一點不難,雖不免與英國兵戎相見,而當時英國亦有保衛香港之決心,但作者認為,中國政府在民族主義高漲的情勢中,始終以忍讓為國及民族之最佳利益為前提,「勒馬不前,息戈解甲,最後催生了香港成為經濟奇蹟的基本條件」。作者其後亦補充英國在日本正式投降的前一天,已派遣軍隊接收香港。這是與當時盟軍的最高決策不相符合。作者希望指出,雖然英政府偷步,在二次大戰後收回香港,但中國政府為了保持香港的穩定,顧全大局,不以武力收回香港,這是務實、忍讓的態度。

(作者題目為:榮謝存亡二:1947年的中國與香港
有關九龍城寨的管治權問題,作者指當時港府進入城寨強行拆屋,導致流血事件。事件亦觸發中央政府及國民政府一致聲討港府,漸漸在民間形成了一種反英的氣氛和情緒。當時內地掀起一股「維護領土主權,收回香港及九龍的訴求」,而且更蔓延至多個省份。作者也質疑當時國民政府為什麼不出兵接收香港,他相信如果中央政府決定出兵,指日即可成事。

(作者題目為:榮謝存三:1949年的中國與香港
作者指出,49年後的中國被解放赤化後,英國一直非常擔心中國會收回香港,所以在政策上作一系列的部署,包括禁止國共兩黨的外圍組織活動、重新訓練一支香港防衛軍、又修訂了教育法例,賦予港督擁有關閉學校及取消教師執教的權力。其後得知中國一直無意立即以武力收回香港,作者認為這一切都是港府的憂慮和設想。

(作者題目為:榮謝存亡四:1967年的中國與香港
作者在這部份指出,在1965至1967年間,香港主要的經濟政策是以發展商業為主導,然而,政府一方面沒有監察,同時也忽略了其他社會服務的需要,引起了不少社會危機,如銀行擠提潮、大罷工等,更被文化大革命的極左思想所影響,令本港社會及政局不穩,內地及本地的左派極希望中共政府以武力收回香港。然而,作者會認為,基於當時領導人「以國家最高利益為前提,甘受世人失地之謗,歷史指罵之疑,以寬宏忍讓之心制定香港的政策,卻造就了世上一個少有的經濟奇蹟」。

自二次大戰之後,港府曾打算在議會層面上開放給華人參與,雖然有部份英人支持,但最終仍被英政府拒絕,當時港人沒有反抗。作者認為,這樣即可突顯了港人「採取了一種務實長遠而不爭朝夕的態度,顯露了絲絲圓熟忍讓之智光」。

然而,作者認為由於當時港府沒有完善的社會福利政策之外,銀行監管又不足,證劵市場更毫無監察,勞工法例不足,當時的港人沒有其他途徑宣洩不滿,所以罷工次數越來越多,最後更導致兩次「足以摧毀整個社會基石的騷亂」。

(作者題目為:尋找社會關懷
作者指出,港府在60年代面對著社會很多不穩定情況,所以,在1973年制定的白皮書中,目標及計劃便相當清晰,其包含面包括社會保障、社區服務、青年服務、家庭服務、復康服務、老人服務及感化服務,作者相信這些都反映了一定的社會關懷與責任。

(作者題目為:社會關懷的失落:60年代銀行擠兌危機、社會動亂及70年代的股災狂潮
作者指出,港府早年對銀行、股票及證劵市場缺乏監管,從60年代至70年代不斷發生股災或金融危機,再加上沒有政策照顧基層及勞工的需要,所以罷工、衝突不斷發生。然而,作者認為香港市民「也痛定思痛,積極配合港府的政策」,工聯會也改變其作風,取而代之是以溫和及共存的策略,目標是減少勞資糾紛。作者指出這是「和平妥協及務實的態度」,這些都是「孕育和推動著香港整體社會的和諧與進步。」

(作者題目為:邁向高峰: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
作者又提及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這是他所謂的「香港奇蹟精神的另一個高峰」。當時中方堅持要完全收回香港,但英方仍然在主權及管治權問題再游說中方,雙方之對話是越來越少,但最後「英方放棄了以主權換治權的爭持,而改以聆聽討論中方之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構思與提議。」最終雙方達成協議,並決定在97年7月1日把香港的管治權交回中國。

(作者題目為:香港奇蹟精神的背後
作者就上述的歷史事件,說明了「寬宏、體諒、容忍」的態度可以影響上述事件的結果,這是作者所謂的「香港奇蹟精神」。例如「二次大戰後,蔣介石、毛澤東、周恩來不以武力收回香港;1977年,麥理浩因警廉衝突而向貪污的警務人員頒下特赦令;工聯會在勞工問題上所持的態度轉變;市民體諒麥理浩特赦警務人員等,便是體現了「寬宏、體諒、容忍」的態度。

作者再引申其「香港奇蹟精神」,試圖說服讀者明白,只有維持香港奇蹟精神,香港才可以繼續保留著社會穩定,經濟才得以繼續發展。所以他指出人與人之間應該互相尊重,雖「無可要避免涉及人與人之間的互相調協問題,所以平衡互相之間的行為之外在機制是絕對需要的」。

(作者題目為:九七前的嚴峻考驗與衝擊
作者在描寫近十年的香港歷史時,特別提及九七前之政改措施對香港的衝擊,作者亦指因為「六四事件」,所以英國亦採取措施回應,並在92年十月提出多項增加直選成分的選舉安排。

然而,作者認為因為港督彭定康對香港政制發展過份堅持,一個太急進的民主選舉進程,最終令中英關係轉差。作者認為這樣令他所謂的「香港奇蹟精神」受到嚴重的衝擊。依照作者所言,問題完全是英方及港府所引起,我們可以從作者給予的評語知道他的想法「……(彭定康)寸步不讓,結果中英談判破裂,嚴重分化了香港的社會,其實是混淆了超驗的民主理念與經驗界的民主選舉制度之間的分冶所在,前者的確無可讓之地,但後者卻大有商議之處,何致於玉碎收場……」。

九七年後,英國而正式撤離香港,作者從三件事件中,發現其「香港奇蹟精神」受到挑戰。董建華的「八萬五政策」,作者認為這是「顯示了特區政府的傲慢不誠之意」,而且也「顯出了那自以為是,一貫正確不誤及堅不改錯的不良作風」,令「香港奇蹟精神」再次受到衝擊。

在其後的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事件上,在大規模的抗議下,特區政府仍堅持立法,後來因為自由黨轉軚反對立法,政府亦隨即讓步,令香港未有即時發生動亂。

在2005年的政改方案上,作者抽述當時的民主派議員否決了討論了超過一年的政改議案,最終令政府推出的政改方案正式宣告死亡,結果令香港的民主進程受到重挫,政制原地踏步。作者認為這是政府、反對派(民主派)和希望政制有所改善的市民三輸的局面。

(作者題目為:繼續發展還是一浪而空
作者總結在1992至近年的發展,他所謂的「香港奇蹟精神」出現了偏差,作者希望透過文章鼓勵讀者「好好掌握體會香港奇蹟精神」,重新認定「香港奇蹟精神」,否則「香港的成就會很容易被一浪而盡,歸於湮沒。」

作者相信「香港奇蹟精神」是世界普遍的意義,不單是將來香港繼續成功的保證,也是化解世界文化、種族、宗教衝突的典範,作者最後更指出「我們必須以長遠眼光、謙遜自持,……而不應持有個人、團體的意見,信念及理想就是最正確和最理想的方法,這些都是香港在回歸母體後我們無可迴避的責任!」

作者所呈現的香港歷史:
作者所呈現的香港歷史全都與港英政府所執行的政策或措施有關,雖然「事件」與「事件」之間未必有串連或必然關係,然而作者也相信,經過經驗累積與磨合的過程後,香港擁有著「香港奇蹟精神」,所以往後香港的發展,也越來越順暢。作者認為,過去香港的發展與成就,是歸因於香港擁有「香港奇蹟精神」,一些如寬宏、體諒、務實而不走極端、遇錯必改、前望不回等的素質,只要保持著這份精神,可以繼續保留著社會穩定,經濟才得以繼續發展。

筆者的觀察:
筆者希望從《香港走過的道路》,了解作者怎樣看香港所走過的路,作者期望在文章中說服讀者相信香港人有一些獨特的素質,這些素質對香港百利而無一害,只有維持它,香港才可以繼續發展。然而,作者所呈現的香港歷史.也有其不足,值得深思的地方。

  1. 綜觀作者所論及的香港所走過的路,大多數是一件一件的「事件」,然而,「事件」與之「事件」之間似乎大多沒有因果連帶關係,但「事件」同樣指向港英政府在處理香港問題上的不智與不善之處。在「割裂脫離與歧視分治」、「對抗危機一:封鎖香港」、「對抗危機一:海員、省港大罷工及日佔的摧殘」,雖然三件事件都是順序列出,但作者未能帶出連帶關係,三件事件所帶出的意義可能只是港英政府的政策不當。在「榮謝存三:1949年的中國與香港」與「尋找社會關懷」則不同,這裡便有連帶關係。但綜觀整篇文章,似乎沒有一個清晰的脈絡可以讓筆者了解。
  2. 雖然作者期望可以好好詮釋,總結香港歷史進程,讓讀者從中掌握體會「香港奇蹟精神」之真粹。但筆者又不難發現作者在選擇性地保留某些歷史(selective past),或許作者在有意無意之間,選擇了一些對英國政府的負面資料與書寫風格。像早期英政府的管治下,華人累有被歧視、被剝削的問題;面對封鎖香港的問題,英方的固執對解決問題沒有幫助,反而是中國的調停洽商才湊效;二次大戰後,英政府偷步收回香港,但中國政府為了保持香港的穩定,顧全大局,不以武力收回香港,這是務實、忍讓的態度。就上述的歷史事件,作者也突顯了在英國管治下的香港,只有越來越混亂,英政府只會為香港帶來不安、不穩。作者在篩選資料時,再附以的評論,再透過文字上的書寫風格,不單是建構著另一種論述,似乎亦希望間接說服讀者港英政府的不是。筆者相信,歷史的角度一定是主觀,作家或記錄歷史的人也只可以盡量客觀,但書寫時難免受個人觀感、經驗或權力的影響而對歷史有不同看法,例如筆者會疑惑為何九七前的政制問題只是英方負責呢?所以筆者亦相信作者本身也受著一定的社會經驗影響,令他會這樣選取事件。

但筆者也對部份相信是重大的歷史事件而沒有被選取感到失望,最近期的如沙士(非典型肺炎)事件、人大釋法事件、八九民運事件,甚或文化大革命對香港的影響,這些事件也同指向某一個政權,但作者就是沒有選取這些筆者認為是重要的「事件」了。

  1. 作者很希望用「香港奇蹟精神」貫穿他的香港歷史觀,但「香港奇蹟精神」本身所提及的「特徵」已經可以用來解釋香港成功的原因,筆者不明白為何作者會認為是「奇蹟」。筆者認為作者似乎用「香港奇蹟精神」來為讀者「洗腦」(思想灌輸),多於用來描述事件。

作者認為「香港奇蹟精神」是非常重要,筆者先假設作者所論的「香港奇蹟精神」是存在,我們憑什麼去證明作者所謂的「香港奇蹟精神」是令香港得以發展的最重要因素呢?作者在「香港奇蹟精神的背後」的一段中指出「香港奇蹟精神」(如寬宏、體諒、容忍)的態度影響著香港歷史事件的結果。作者以「二次大戰後,蔣介石、毛澤東、周恩來不以武力收回香港;1977年,麥理浩因警廉衝突而向貪污的警務人員頒下特赦令;工聯會在勞工問題上所持的態度轉變;市民體諒麥理浩特赦警務人員等,便是體現了「寬宏、體諒、容忍」的態度。中國不以武力收回香港,考慮會否是與國家力量、美國政府的態度有關呢?麥理浩因警廉衝突而向貪污的警務人員頒下特赦令又是否與安撫警隊有關呢?其後,麥理浩不能忍受警務人員要求全面特赦及解散廉政公署,立即修訂《警務條例》,規定不接受命令和違反廉政公署條例的警員會被即時開除。這點似乎與作者所提出的相違背。然而,關於市民是否體諒麥理浩特赦警務人員,筆者也不敢妄下判斷,因為作者也沒有提出實質證據證明他的論點是有效的。然而,從作者所提出的歷史事件中,他似乎未能清晰地解釋他所謂的「香港奇蹟精神」如何令香港發展起來。

作者在總結時指出「我們必須以長遠眼光、謙遜自持,……而不應持有個人、團體的意見,信念及理想就是最正確和最理想的方法,這些都是香港在回歸母體後我們無可迴避的責任!」筆者認為,作者在文章中也混淆了超越驗証的「香港奇蹟精神」與「社會發展元素」的分冶,前者是作者的「理想」,後者是包括多方面的社會發展因素,包括社會制度、政治氣氛、科技發展、本地文化等,是缺一不可的。作者不可能因為要建構出「香港奇蹟精神」,便把「香港成就」的原因全部訴諸於「香港奇蹟精神」。而且作者不鼓勵個人、團體持有意見,信念及理想也是奇怪的觀點,這是否反智的思想呢?如果連信念與理想也不需要存在,他所謂的「香港奇蹟精神」又何以存在呢?

  1. 作者在文章後加入大量的相片,以期讓讀者更了解過去香港人的生活狀態與社會面貌,相片旁邊亦有文字介紹,好讓讀者更了解相片的內容。然而,相片似乎與作者所提出的「香港奇蹟精神」與香港成就沒有很大的關係,至少作者沒有帶出它們之間的關係,讓讀者可以從中更了解作者所謂的「香港奇蹟精神」。

這些相片的刊登也是一個篩選過程,一些相片沒有被刊登,由於筆者未能在相片中找到作者運用相片的脈絡,所以作者只可以從一些近年發生的事件去理解作者的篩選情況。有關1989年六四事件的相片,作者附上介紹是「1989年5月,上百萬香港市民走上街頭.表達了對內地局勢的極度關注。」,依筆者的理解,這次抗議,是以聲援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爭取民主而絕食抗議的學生。圖片中也沒有2000年爭取居港權事件、2003年的沙士及2004年的人大釋法事件,大概作者希望維護著相關的政權而不在文章中加以討論,在相片中更不能揭露事實,所以我們只可以從書刊中看到香港部份所走過的路。

  1. 然而,作者亦嘗試用「香港奇蹟精神」的理念去鼓勵下一代人可以繼承這種傳統,讓歷史不斷延續下去。把這種生活態度由過去帶到現在,讓這種素質歷久常新,一代一代繼續延續下去。倘若我們與過去所發生的事完全沒有關係,歷史對現代人而言,只會好像旅客遊覽異地的心態。然而,當我們可以從歷史的脈絡中發現似曾相識的事件,又可以把過去的事件帶到現在,我們可以發現歷史並未完結,歷史仍然在進行中。

總結:
作者嘗試以香港走過的道路去撰寫香港歷史,並希望以一個新的思考角度「香港奇蹟精神」去帶領讀者認識香港。然而,在處理「香港奇蹟精神」及篩選資料上,作者都未能提供一個清晰的理論觀點供讀者了解。最後,讀者們不能從文章或相片中認識過去,反之因為事件被篩選之下,香港所走過的路漸漸消失於人群中。

雖然筆者也認同香港人應抱著寬宏、體諒、務實、遇錯必改的生活態度,但這並非用作解釋過去香港經濟成就的原因,而且作者在文章總結認為他所謂的「香港奇蹟精神是世界普遍的意義,是香港繼續成功的保證,也是化解世界文化、種族、宗教衝突的典範」,筆者對此也有保留。然而,作者也盡力整合過去歷史所呈現的香港人素質,並把過去帶到現在,也不失為一個新嘗試。

參考資料:

  1. 《香港走過的道路》.劉潤和、高添強著.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出版.2007年
  2. 《班雅明》.馬國明著.東大圖書公司出版.1990年九月.

注釋:

[1] 1922年3月1日,港府軍警在沙田向徒步返回廣州的工人開火射擊,造成「沙田慘案」,此至令罷工工人更為不滿,令問題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