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英詩旅人

文:張秋玉

早前看過一份訪問報導說,一位香港土生土長的年青詩人,即將在倫敦與國際詩人同台以詩會友。 報導的主角叫王詠思Jennifer,報導的標題幫她下了身份註腳:不但強調她打過政府工(好一個報格的反映),又標明她為「『港產』『女』詩人」(典型傳媒思維)。然而她的身份可多著呢,今年她於嶺南大學擔任駐校作家,也是新婚不到一年的新娘子。

那到底她是從何愛上了英詩寫作呢?她在中學時代修讀過英國文學,接觸過英詩,隨後考獲獎學金前往英國牛津大學攻讀英國文學,於入學第一年便開始寫詩。自然而然地展開英詩之旅,是因為英文帶給她前所未有的自由,也是一個以語文來印證身份的故事。

「在香港,中文始終是主要用語,英語創作能令我從中區分出來,用另一種語言來思考使我感到更自主自由,更能找到自我的身份。」她在英文語境裡歡樂地自由馳騁,寫下感悟,記錄沙塵。但她也沒有被語言所牽絆,不認為自始中英便要清晰分割,強調「語言說到底也是為了溝通。我也樂見有更多外國讀者,但這不代表我不寫中文詩,不喜歡中文。」

語言轉換讓思考解放,她同時探求處於兩城之間的身份,尤其那年她初到牛津,不免將眼前的城巿與成長的城巿比對,創作養份也來自在異鄉的生活點滴:「起初特別被城巿文化和異同所吸引,主題都圍繞當時的生活,以及香港的成長回憶、身份問題的思考,也有情詩。」

她回港後繼續寫作,於2006年將創作結集成書,出版首本個人詩集。詩集名為《夏蟬》(Summer Cicadas),這自然的景象在香港再熟悉不過,而詩集裡亦盡是回憶與現實的穿插。至今她仍難忘當時詩集出版的心情。「收到書本的一刻太興奮了!還記得摸著那淡白的書紙,全是滿足和成功感,一切都終於實現了!我在梅夫人婦女會舉行新書發佈會,起初以為朋友和同事們對寫作興趣缺缺,也許不會對我的詩集有興趣,怎料他們一個個都來了!」

近年,她回到英國倫敦生活,轉而在藝術的「背後」找寫作靈感。Jennifer去年便曾為英國Tate ETC雜誌的網上版創作一首回應詩。Tate邀請作家任意挑選館藏進行再創作,Jennifer在那裡飽覽世界級的藝術品,對不少畫作留下印象,甚至有一份感悟。當她在翻查相關的創作背景時,開始希望透過詩作訴說藝術品的背後故事。早前她便寫了一首Re-imagined Garden,回應John Singer Sargent 知名的「Carnation Lily Lily Rose」的畫。

「這幅畫描繪了兩位在花園裡提燈籠的小童,在夕陽中,燈籠、小孩和花園的光影變化至美,作者為了細緻捕捉光影變化,每天只會在夕陽時份繪畫,但也代表每次只有短短幾小時的時間,結果日復日,年過年,畫到那兩位小童都長大了。我覺得觀者若是知道了創作的歷程將能對畫作有更深認識,而我便選擇了用詩詞來闡述這段故事。」

她也曾為本地藝術家Ivy Ma撰寫了回應藝術家作品的詩詞,並收錄於藝術家的展覽書刊內。「Ivy給了我幾幅攝影作品,我看著看著竟有種子欲養兒親不在的感覺,於是便以詩作回應。」

今年初,這位新娘子從英國回港接受嶺南大學的邀請擔任駐校作家,並任教「當代英詩」一科。「我認為教學任重道遠,絕對值得投放心思時間,我也一直希望與年青人分享自己的寫作經驗和熱愛,感染他們,機緣巧合之下,我就成為了這裡的導師。」

雖然她只逗留短短一個學期,並得暫時離開外子隻身回港,但學生們上堂熟絡積極討論和反應,讓她覺得一切都值得了。上堂人數剛好「一打」,她說由於學生大多處於起步階段,所以初時主要先讓學生認識英詩不同的體裁和格式,再以寫作練習加深印象及其運用能力。優秀的詩作推介當然少不了,同時她也融入音樂或視覺元素,藉著不同感官,令學生多角度去感受詩是可以如何引人入勝。

「他們在堂上輪流朗讀自己的作品,互相交流意見看法。同學之間的程度相約,因而更能放開心懷去提出意見,良性的互相切磋讓他們進步神速。」

嶺大學生對現代詩的熱愛和創造力,讓Jennifer深受感動。她也曾在其他院校教授創意寫作,會有比較嗎?「起初我不太認識嶺大這所學校,也只耳聞這裡的學生可能較欠缺自信。課堂初時,他們確實會覺得自己不能勝任,但越學越有信心。事實上,我覺得他們十分活潑,也有不錯的文學根底,更可貴是他們勇於嘗試,並有讓人另眼相看的創作力。後來他們都主動挑戰較艱深的格式,也許正因為這是選修科目,來上堂的同學必然興趣濃厚,也更會珍惜機會請教切磋。」

課堂內外,師生總有源源不絕的交流和討論,顯然各人也投入這趟教學相長的旅程。訪問當天,一眾學生更約好要為她餞行,宴請她到廟街吃風味十足的煲仔飯!

縱然英詩在本地算十分冷門,但不乏發表及交流園地,Jennifer鼓勵喜歡英詩的年青人善用這些渠道發表作品。例如蘇豪區Joyce Is Not Here酒吧每逢周三舉行的晚間詩會、藝穗會每月詩會等,參加者均可在會中朗讀及分享作品。另外,她又介紹一些亞洲區的網上文學雜誌如《Cha》、《Asian Literary Review》,香港大學出版的《Yuan Yang鴛鴦》,以及好些中文文學雜誌,全都歡迎各界投稿。「當然英國有更多相關雜誌專刊,詩人們不惜磨礱砥礪,務求能從互相切磋之中精進造詣,這種熾熱氣氛香港可能還未達到。那邊從事詩詞創作及出版也更多元化,也較普遍,然而這不應是阻礙大家繼續學習和創作的原因。」

不經不覺,她的英詩旅程啟航已逾十多年,Jennifer仍然樂在其中。她六月尾將出席的倫敦南岸中心一年一度的Poetry Parnassus,今年活動納入為文化奧運的重點項目之一,與全球二百零五位詩人一同以詩會友。當中便有她喜歡的當代大師Seamus Heaney,她逗趣地說:「真要找緊機會去跟他握個手!」

談到如何在創作更上層樓,還是離不開「決心、熱愛和苦功」。她謂:「有少許天份當然相得益彰,但沒有天份並不會阻礙一個真正熱愛寫作的人去繼續寫,大多時候,欠缺推動力、熱忱不夠才是令我們懶下來的原因。至今,我仍須不斷閱讀、寫作、投稿,不住嘗試和分享,所謂台上三分鐘,台下十年功,我相信世上的好作家也同樣用功。創意也同樣重要,那就是運用你的想像力,把普通事物變得有趣有情。詩人們都擅於將尋常事物融入創作中,閱讀得越多,讓我越深相這個道理。」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