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Hegemony


引自《解殖與民族主義》,許寶強、羅永生編,香港:牛津出版社,頁258-259。


Hegemony 一般譯作「霸權」,這種譯法較適用於國際政治關系的討論。在此領域之內,hegemony 指一國政權對另一國的政治(經濟)宰制關系。然而在二十世紀特別是受葛蘭西(Gramsci)影響的西方馬克思主義語境中,hegemony 包括了遠比政治宰制廣泛的含義。一方面它超越了國與國的政治(經濟)關係,伸延至階級之間的政治經濟關系;另一方面它跳出了狹義的政治經濟範疇,添加了文化領域的涵意,特別是加進了受宰制者的共識(consent )作為hegemony 的一個重要構成元素。因此從這種意義來說,hegemony 更接近中國古代所說的「王道」。

中文學界亦曾對hegemony 一詞的兩種不同意思作出區別,並建議把後一重意義的hegemony 譯作「領導權」。不過,「領導權」一詞似乎未能突顯受宰制者的共識這一重意思,換言之,「領導權」有把「領導」與「被領導」截然二分的傾向。為此,我們提出另一建議,把hegemony 譯作「統識」,據《漢語大詞典》載示,統有統領、管理和總括綜合之義,而識則包含了知識、認識、思想或意識等義。然而,這並不代表「統識」便能涵蓋hegemony 晚近發展出來的複雜意思。根據墨菲(Chantal Mouffe)的看法,hegemony 只是文化身份作為政治抗爭場域的一種暫時性的和不穩定的統稱,而遠非建立了的共識。當文中脈絡所指的既是政治上的霸權,也是隨之而來的認知上的統識,可譯作「霸權統識」

主編對本文的補充:
誠如文章中所言,Hegemony 譯作霸權的問題是未能突顯文化因素在建立穩定的統治的重要作用。文章中提出統識的意念頗具心思,但霸權一詞在中文的語境中已流傳一段時間,有某程度的約定俗成的意味;問題是要區分國際政治中的霸權和葛蘭西的霸權。另一方面在中歷史裡,齊桓公、晉文公、秦穆公、楚莊王和宋襄公等被稱為春秋五霸。當時的情形是周室的勢力衰落,諸侯割據,霸主一方面是雄霸一方的諸侯,另一方面則帶領一眾諸侯尊崇周室的宗主地位。霸主一詞包含政治領導和文化領導的雙重意義,霸權一詞因而仍值得保留。

 進入討論區 : http://www.ln.edu.hk/mcsln/phpBB2/viewtopic.php?t=49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