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MCS x InMedia系列沙龍」
文化維穩與起義--前言

林藹雲

在籌備這系列沙龍時,社會正在討論文化局的局長人選。

文化界一方面喜見新政策局能統籌本地的文化發展,卻又擔心文化管治會變成規管與查禁。

事實上,這擔憂自二零零三年董建華政府硬推廿三條以來,一直纏繞著香港。儘管連續兩年逾五十萬人示威成功倒截了這道來勢洶洶的維穩力量,但大家都預視到下一波的仗將會更難防衛。

正好文化創意產業發展在金融風暴後進入主流經濟話語,亂碰亂撞的為知識文化界提供了制度起義的位置與資源。

自九七以來,文化創意產業發展天天掛在政策制定者的口邊。金融風暴期間,迪士尼樂園的計劃,為經濟危機中的香港製造了幻象,然而割地賠本式輸入美國文化,不但使本地資本家感到酸溜溜的,亦引來本地文化知識界的批評,高喊迪士尼不是樂園,發展不了本地文化。接著,西九龍文娛中心便成為香港文化創意產業的新想像。

然而,在未定文化發展方向,以及未徵詢持份者意見下,西九文娛場館數目規模匆匆拍板,當時的特區政府還急忙地要以單一招標的方法,發展整個區域的地產與文娛場館。結果,本地文化界率先起義,於二零零四年組織聯席,要把西九推倒重來,造就了回歸後第一次以文化界之名成功的起義。

文化是意識型態競爭的場域,當文化成為推動香港經濟發展的資源時,它一方面被資本運作的模式吸納,文藝和舞台表演要走出市場,要迎合公眾口味;與此同時,它把一些具有人文關懷以及追求非物質金錢價值的文創社群,引進經濟的領域,從而形成一個反思的空間。近年,不論是保育運動, 還是反地產霸權,均有文化界的積極參與,他們在運動的過程裡,從香港的歷史、記憶和小市民的生活中,探索這個城市的價值,構建一個分享共同歷史、文化與空間的認同集體,超越了原來社會運動強調分配和公義的動員模式,揭起了九七後第一波的本土運動。

由於特區政府不斷以發展文化創意產業之名,推出偏向大財團的新政策與法例,草根創意社群惟有不斷與其周旋。活化工廈政策,使工廈租金暴升,已被認定為又一地產霸權的傑作;版權法修訂,過度保護跨國和大型版權持有人,剝奪二次創作空間,引發文化界反彈,結果條例未能如期通過。

草根文化人的躁動,隨著中港更緊密的經濟關係而起伏。文化創作人北上,部份雖賺得桶金,卻面對諸多查禁以及檯底操作,因而更切身地感受到香港自由氣氛的可貴。當他們的國內同行艾未未因為其特立獨行的行為藝術而被捕,近千名文化創作工作者,牽著草泥馬在自由行的腹地──油尖旺區昂步街頭,誓要立足香港,向北方輸出這城市的核心價值。

今年,在中聯辦公然欽點特首上台的陰霾下,碰上國內異見份子李旺陽在接受香港媒體訪問後被自殺的消息,青年文化人披上素衣招魂默哀,洗擦著自八九年以來悲憤的情緒,提煉成新的中港關係意識,把本土運動從圍城偏安的小島運動,融進了華人世界區域性的民眾自主運動的潮流。

由此可以看到,自回歸以來,文化起義高低起伏波瀾壯闊,對抗著維穩的力量。

這次系列沙龍的講者,大都不謀而合地在這脈絡下談他們的經驗與分析。第一節「悶蛋經濟生活下的愛」,回應了流行文化中有關港女、剩女的論述。當生活世界被經濟活動不斷入侵,愛情便成人人渴望的幻象(fantasy),並成為消費文化的重要組成,甚至連幻滅的經驗均在文化工業下,被吸納與折現,成為產業一部份。究竟如何能夠走出這幻象的迷宮呢?

第二節談「獨立音樂的空間政治」,討論走出了音樂的領域,延伸至版權、活化工廈政策、媒體壟斷下的單一口味、公共空間及噪音管理,音樂創作人彷彿都變成了法律與政策專家。

第三節「文化治理:藝發局到文化局」,講者回顧了設立文化局的歷史,並展望其定位以及與民間社會的關係。一直以來,香港的文化發展,不論是產業、還是歷史文化保育、社區文化的推動,均始於民間,文化局不可能不與民間建立伙伴關係,在官僚制度之中充當倡議者的角色。然而,這期望似乎隨著局長人選的敲定而落空。

第四節「本土與跨界:思考文化創意產業」,從文化創意產業經營者的經驗出發,思考文化與產業的互動,以及創意主體所營造出來的文化社會空間。這節的內容源自嶺南大學群芳文化研究及發展部一項有關「文化創意中小企經營者」的政策研究。

最後一節「港產片的落與重生」,則回顧了香港電影業在「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的影響下,進入國內市場所面對的限制和機會,再回看香港自由的環境對文化創作的意義。
這次系列沙龍,也是一個具有創意的越界知識生產實驗。「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碩士課程 MCS」及「獨立媒體(香港)InMedia」,兩個主辦單位,前者是隸屬學術機關,重視研究與知識整理,後者是推動民間媒體發展的社團,貼近本地社會政治脈絡,走在一起促成了一場學術與社會實踐的對話交流,並發揮協同的效應,擴大原有的知識社群。

海報設計: Chris Chan@ ancha vi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