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瀏覽總人數

文化研究@嶺南 第六期 2007年7月

專題文章 Feature

前言

都市發展絕非硬道理

 除非香港的政局出現特變,否則政府將一如所願,得到立法會撥款,繼拆去天星碼頭後,再拆掉皇后碼頭。對皇后碼頭的去留,報章上的討論大致上視為發展和保育二者的對立。即使皇后碼頭成功被評為一級歷史建築物,在政府和一些曾公開表達意見的大商家眼中仍不足以凌駕於發展的大前題。後九七年代的香港發展已成了不能挑戰的硬道理,但工業早已北移的發展只能全部集中在香港這個自命為大都會的都市發展,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恰好是為了解決都市發展必然出現的交通擠塞而要讓路。究竟後九七年代香港社會追求的都市發展是怎樣的發展?

 今期專題的三篇文章在一定程度上試圖回答以上的問題。黃碧虹的<消失的空間和湮沒的歷史>引用法國空間理論學者列斐伏爾的「都市革命」概念來分析香港的城市空間在過去十數年裡的重大轉變,這種轉變恰好是自命為大都會的香港的都市發展,也是香港政府和大商家眼中的發展硬道理;對黃碧虹而言卻是消失的空間和湮沒的歷史的罪魁禍首。趙綺鈴的<香港的城市面貌與文化身份>同樣質疑香港在十數年間經歷的急促都市發展將香港市民在殖民統治歲月裡親手和艱苦經營得來的獨特城市面貌徹底破壞,令市民被迫生活在一個毫無個性、面目模糊和難以建立文化身份的城市。李育燕的<誰的新城市廣場>則分析剛用了三億港元粉飾一新的「沙田新城市廣場」的宏觀政治經濟學因素。從李育燕的文章可以看到後九七年代香港社會盲目追求的都市發展正不斷將消費能力有限的升斗市民排斥於發展的藍圖以外,發展的硬道理其實只是一些人的硬道理,但卻被渲染為整個社會的硬道理。

 

本期文章

此頁連結 : http://www.ln.edu.hk/mcsln/6th_issue/featur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