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本期文章

香港的文化及身份認同

前言



不久之前,在政府投放大量資源下,香港慶祝了回歸祖國十週年。回歸十週年前的幾個月,香港電台委托調查公司做了一個關於香港人的身份認同的調查,受訪者要回答認為自己是香港人還是中國人。類似的調查自回歸以來已做了不只一次,結果全是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的比例高於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港台的調查亦不例外,本來這是意料中事,不過由於回歸十週年在即,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的比例居然仍高於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事實對一些人而言顯然不能被受;個別報章更大造文章聲稱這樣的結果是香港人的恥辱。這種見解很可能是基於一種對文化及身份認同的過時見解,以為文化及身份認同是與生俱來的,每個人一生出來就屬於某種文化和具備某種身份。按照這種觀點,由於在血綠上絕大多數的香港人與中國大陸的人無異;因此香港人一生出來無論是文化上或是個人的身份認同上都應是中國人。或許基於這種落伍的見解才會有比例上認為自己是香港人高於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調查結果是香港人的恥辱的錯誤想法。 回歸十年以來,所有關於香港居民的身份認同的調查全都不曾先行探討身份認同的問題並在理論的層面上,釐清相關的概念;類似的調查亦因而是庸人自擾而已。類似的調查問人們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或是香港人,從一開始便假定兩種身份不能並容甚至互相排斥。負責調查的人應該都曾聽過特首曾蔭權的真情表白,說自己飲的是香港的水,流的是香港的血。曾特首的真情表白之後,好像並沒有人認為他是惺惺作態;在正常情況底下,任何一個在香港長大的人都會意識到自己飲的是香港的水,流的是香港的血。亦即是說,在正常情況下,任何一個在香港長大的人都會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煞有介事地進行調查,弦外之音無非是說在香港長大的人因為曾經生活在英國殖民統治之下才會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為甚麼回歸之後在香港生活,像曾蔭權說的那樣飲香港的水、流香港的血,以香港為家的人不能以香港人自居? 歷史上的中國以天朝自居,更曾像英國人那樣南征北討統治多個民族;今日的中華民族包括了漢、滿、蒙、回、藏五大族和數以百計的其他民族。按道理,中國人的身份應可以同時容納其他不同族裔的身份,為何卻好像不能容納香港人的身份?回歸之後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究竟有何不妥?或許認同自己是香港人的身份代表著一種本土意識,而所謂回歸祖國其實是殖民統治的延續,而且是名正言順地延續。殖民統治排斥本土意識,香港人的身份也就不能容納於後九七年代的香港社會。文化研究的任務之一是在學術和文化的層次上介入政治,香港的文化和身份認同的課題,可以說是專為文化研究度身訂做。

研究香港文化的學者異口同聲地指出香港人身份的本土意識出現於上個世紀的七十年代,而且具體表現在電視、電影和流行曲等流行文化裡。今期的專題文章便有陳銘匡探討「香港人的歌」和香港人身份的關係,文章有別於一般著重歌詞文本和本土意識的研究,試圖從歌曲的中介入手。何慶輝的文章則指出香港的本土文化無論是英國殖民統治期間以至回歸祖國之後都被邊緣化,他說:「殖民地史學家會記載的是殖民地政府的歷史,講述的是政府政策如何令香港成為經濟奇蹟,其實就等同於將本土文化歷史特質埋藏起來。可是在回歸前後的三、五年,出現大量愛國歷史學家,一味強調割讓香港是如何喪權辱國,回歸前香港與大陸的關係和回歸的歷程顯得國力的「恢復」等。這都不是以香港人作本位,記載的都不是香港人的日常生活。」何慶輝強調探討香港的文化和身份認同要從香港的日常生活著手。在這一理解下,今期的另外兩篇專題分別描述香港屋村的生活體會和香港的街頭小食。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