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香港「街頭小食」與香港文化認同

白頌麒

飲食從來不只有其實用裹腹充餓的一面,由於宗教、地理、經濟等差異,每個地方、族群或部落的飲食都會有其獨特的地方;而這些獨特性正好反映出他們獨特的背景。《蘋果日報》於2002月 日的報道中指出,港人每日吃掉55頓「魚蛋」,大概375 萬粒。[1] 香港人對「街頭小食」的熱愛,可從請假去嘗一嘗好味的缽仔糕 [2] ,和販賣「雞蛋仔」的店鋪竟是六十呎面積九萬元月租的最貴租金店鋪 [3] ,這些極端的例子中看得到。究竟「街頭小食」為甚麼有這樣大的吸引力?正當涼茶成功申請成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時候,立法局議員周梁淑怡撰文提醒香港人要重視自己的飲食傳統,並珍惜和發揚傳統食品。 [4] 吳昊教授則認為,「街邊小食」是香港的通俗文化 [5] 。那麼這個文化又是如何的與香港社會互相結連?英語有一句俚語是「You are what you eat 」,進食「街頭小食」的香港人,又是甚麼呢?本文嘗試以香港「街頭小食」及其飲食文化,去分析當中「街頭小食」所反映出的香港文化及身分認同。

從「街頭小食」歷史窺探香港
談起「街頭小食」,可以說是人民求生與民間智慧而衍生的。起初的「街頭小食」都是由街上的小販販賣的。小販是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的一個普遍職業,一般是為了生計而開始。隨著香港社會的變遷,「街頭小食」仍然與港人生活和香港社會有著密切的關係。它們的出現,轉變;有如販賣及銷售方法、製作和類別等,也正是跟隨著香港的變遷和發展而改變。

以下先談幾個比較傳統「街頭小食」的例子,看看它們的歷史,和當中一些轉變。

雞蛋仔
根據流傳的資料顯示,雞蛋仔在五十年代時已經出現,是以雞蛋、砂糖、秤說B淡奶等造成蛋漿,然後夾在鐵製模板中在炭爐上烤烘而成,是香港地道街頭小食,傳統由街邊小販販賣。 [6] 對於來源其實沒有清楚記載,其中一個較可靠的說法是從前在雜貨店,每天都有為數不少的雞蛋破裂、破爛,為了不浪費棄掉,於是就嘗試加入麵粉牛油等物料弄成漿狀,然後倒模烘焗,後來為了美觀遂將模具設計成小小的雞蛋形狀,也因此有了「雞蛋仔」這個名稱。 [7] 另外,曾有報道指出,幾十年前的雞蛋仔是用鴨蛋製而成,因為鴨蛋的價錢較便宜,而且味道較濃,但由於現時的鴨蛋大都用來製造鹹蛋,新鮮鴨蛋價錢較貴,貨量少,故現在的「雞蛋仔」都以雞蛋製造。 [8] 隨著時代的改變,現在的「雞蛋仔」都很少以炭爐燒烘而成,取以代之的,是以石油氣爐或電模所烘製而成。

蛋撻
蛋撻在中國的出現,最早可以追溯至1920 年的廣州。當時百貨公司為吸引顧客,在每周的「星期美點」中出現了蛋撻。而早在中世紀英國,已有用奶品、糖蛋等製作類似蛋撻的食品。流傳至香港的餅店,有說是1940 年代開始。之後打入了茶餐廳,成為下午茶餐的其中一個款式。而現時香港的蛋撻,就有分為曲奇餅底及酥皮底,都是隨後改良的。 [9]

碗仔翅
「碗仔翅」雖不是真魚翅,但起源卻來自酒樓的真魚翅。始自四五十年代,當時廟街榕樹頭一帶的街邊小販,用上俗稱「倒餿水」的「翅頭翅尾」即,酒樓吃剩的魚翅,加入豆粉水、味精、豉油等烹煮售賣。現在的碗仔翅已由商販自己烹調,加入了冬菇、木耳、豬肉絲等,沒有了魚翅,卻用上有粉絲代替。 [10]

魚蛋
「魚蛋」即是魚丸,是香港最受歡迎及最常見的小吃。「魚蛋」是五、六十年代開始的小吃,當時所運用的材料,是製作潮州白魚丸所剩餘材料,或不太新鮮的魚肉以減低成本,混合再經油炸而成。現在市面大多的「魚蛋」都是由批發而來,所以味道沒有太大的差別。 [11] 有商販為製造更豐富的味覺刺激,遂製作出辣咖喱味的「魚蛋」。近年市面的「魚蛋」,都以自家出色的辣味或咖喱味道作招徠。

缽仔糕
缽仔糕是廣東的傳統小吃糕點,源自台山四邑;傳統以粘米粉、紅豆及黃糖等材料放於台山的小瓦缽中蒸熱製作而成。現在的製法則改以小瓷碗或小膠碗作盛器,用糖方面也不單以黃糖製作,也有以白砂糖,冰糖或蔗糖的製作。吃時以竹籤穿起來吃。 [12]

由此可見,「雞蛋仔」、「碗仔翅」、「魚蛋」等小吃的出現本來就承傳著強烈的民間智慧,除了「廢物」再利用外,也有著減低成本或以吸引客源等道理潛藏其中。缽仔糕就是承傳中國傳統的糕點小吃中一個代表。承傳中國傳統的小吃其實在港也不難發現,有如不同種類的唐餅、茶果、水晶飽等,都是仍然流傳著的小吃。蛋撻就是承傳了廣州的飲食潮流,也因為英國的下午茶習慣使蛋撻發揚光大。近年的小吃也變得仔細和精緻。例如碗仔翅內的材料,不單像四五十年代只加入豆粉水、醬油和以上提及的冬菇、木耳及豬肉絲等,近年有店鋪更加入人造翅、竹笙等,另外加入的材料的粗幼大小份量也開始有著仔細考慮,要大小粗幼 剛好,為求達至最好的效果。 [13] 另外,也有商販引用台山來的瓦缽,希望使缽仔糕的口感均勻,不會因用上比較大的碗而造成火力不均,出現缽仔糕邊硬中間軟的現象。 [14] 城市生活的改變也連繫著這些小吃,現在的便利店已經有供應冷藏的「咖喱魚蛋」和「碗仔翅」,讓人可以隨時隨地的在家裡以微波爐翻熱享用。但在街頭進食的風味,就未必能夠保留。

當然,民間的「街頭小食」又豈止以上的幾款,據2003年; 《 飲食男女》雜誌的介紹,就列舉了五十種經典小吃,除了以上所介紹的例子外,也包括燒賣、臭豆腐、糖蔥餅、菠蘿飽、芝麻卷、龍鬚糖、煎釀三寶、齋滷味、咖喱魷魚等 [15]還沒有計入新款的,可見香港小吃的種類非常多,販賣小吃的店鋪或小販也可算是隨處可見;而且不再是甚麼不可見人的小吃 [i] ,卻是有著一份執著與仔細在當中。然而這些經典小吃的來源及製作方法,正好或多或少地說明了香港從前人民和口味的成份,以及受著甚麼文化及環境所影響── 移居香港的內地人、西方及英國殖民地文化、自力更生的社會環境、電力的供應和微波爐的煮食方法等。

從銷售「街頭小食」窺探香港社會發展
現在比較普遍的銷售方式已不是從街上的小販處而來,而是轉換成於街頭的小吃店鋪處購買而來,這種轉變和當中的曲折,正好訴說出香港社會的發展。

如之前所說,「街頭小食」本身是由街上的小販所販賣。對於小販的出現,主要是為了生計。

一九四六年…其中一名賣花生的小販,叫王水祥,才二十六歲…本來在鄉間以務農為生,因為知道在香港的姊姊王義及舅父生活得不錯,於是留下母親妻兒,隻身來港投靠。可以王水祥的農耕經驗在香港沒有武之地,又沒有其他技能,加上人地生疏,久久找不到工作。於是他只好幹起當時香港最普遍的職業小販。他先問姊姊借了五十元當本錢,以流動方式,做其「無牌小販」,兜售花生。[16]

一九五零年代,洪太於油麻地出生,由於當時香港經濟不景,父親失業,母親便開始嘗試做小買賣來幫補家計,漸漸地便當起小販來。…1982年,香港經濟蕭條,後來中國開放,廠商紛紛搬上大陸設廠,結果她 (洪太) 失業了。當時又要供樓,其中兩個小孩又唸幼稚園,丈夫的薪金完全不能應付供樓、交學費和基本生活費,她自己因為要照顧三名子女,所以不想外出打工,結果她還是選擇了當小販,趁著子女上學的一、兩個小時在街上擺賣,假期時便湊著三個孩子「開檔」去了。[17]

六十年代,國內難民湧來香港,謀生困難,香港街頭湧現了流動攤販,最多便是搭起車仔檔擺賣咖喱魚蛋和車仔砟@類熟食。 [18]

從以上的說法,可以看到不同年代,人們都大多是因為面對經濟和勞工困難時而走出來當起小販的。然而,自1972年起,香港實施「清潔香港」運動,在建立港人本土歸屬感之餘,也建立了政府要市民注意清潔、壎秅帡楛d的論述。在香港的公德心和城市清潔有些改善後,流動小販所造成的壎糽M清潔問題,便成為了一個焦點。1979年起,以阻街為由,政府停止發放流動小販牌照,並利誘小販交出已有的小販牌照,藉以遏止流動小販的合法性和數目;同時以香港清潔及防止黑社會運作等為目標。1995年兩個市政局通過消滅小販大排檔政策,正式全面消滅流動小販出現。沒有領牌的小販理所當然地被告為無牌小販,有牌的也會被控阻街。縱然2000年新界地方的小販監管有所放寬,准許有牌小販在沒有小販管理隊當值的地方擺賣 [19] ,卻不見得是容納流動小販的長遠做法。近年因拘捕小販而引致的事件,也可看到政府容不下流動小販的心態。 [ii]

多年來政府的宣傳片更叫市民對「街頭小食」聞風喪膽。其中一段短片中,一個身型肥胖穿白色背心的小販,含著香煙出售牛雜,整個過程描繪出流動熟食小販的攤檔是如何的不壎矷C另一段短片也揭示了小販對環境所帶來的不便,如阻塞通道,老人因小販濺出的水而滑倒,小孩給濺出的滾油燙傷等;矛頭直指向街邊流動小販,更深刻地指出了熟食小販所帶來的問題和禍害。 [20] 而市民也認識到潛在問題,腦海對街頭切開擺賣的西瓜、豬雜小販販賣的豬頭及可能染有霍亂孤菌的膠碟等畫面記憶猶新。

縱然政府對小販趕絕,不斷消滅控告,卻沒有令街邊小販和「街頭小食」完消失香港。其中一個訪問就曾透露:

現時全港有近二萬小販,但只得三百多人持流動小販牌照,全是一九七九年前領取。… 如今時移世易,特區政府仍不肯重新發牌,寧願每年花大量公帑去聘用小販管理隊,但他們根本管不了,自欺欺人。

街上小販趕絕…流動小販不是轉行,就是租用街邊商鋪繼續經營。你看現在旺角、銅鑼灣隨街可見的五元一串魚蛋、六元一串燒賣小食店,每日賺個盤滿缽滿,試問哪個當年不是街上的走鬼無牌小販? [21]

另外,學者吳昊也有這樣的觀察:

九十年代香港政府把街頭熟食小販趕盡殺絕,街頭小食被迫搬上酒樓,更出現畸型現象,一些租金昂貴的小店鋪開設售賣豬皮、魚旦、魷魚鬚,簡直大「財」小用。 [22]

於是,「街頭小食」便由街頭小販處承接至街頭的店鋪。市民也非常擁戴店鋪所販賣的「街頭小食」;在這幾年間,曾膺香港的最貴租金的「鋪王」也可見到小吃店的蹤影。 [23] 這不單反映了香港人對「街頭小食」的熱愛,也反映了對壎耵熒N識薄弱,以致墮入「不是隨街買的就是壎矷v [24] 的迷思。縱然店鋪有著監管,卻未見得一定比街邊的小販壎芠M潔。我曾經也有試過在走過這些店鋪時,踢到了老鼠,嚇得只好慌忙逃跑;其他小昆蟲在店鋪外的街道上四處亂竄,也是司空見慣的情況。另外,不少人也應有過進食這些店鋪後腹瀉不適的經歷。但是,病癒過後大家仍會繼續享用這些「街頭小食」,只會稍稍多加留意環境,或不再光顧那間吃壞自己的店。由這個角度去看,自清潔香港運動以來,香港人縱然對壎穻陬蛬{知,卻不是一成不變的死守單一標準,而是幾重準則。購買及食用「街頭小食」小販所售的食物是否壎芠M潔,不是最關鍵的問題;吃的時候會不會影響環境和市容,也不見得是太大的考慮;反而那份只以竹籤和紙袋而進食的方便、快捷和風味,更叫食客回味。

關於「街頭小食」進入茶樓,其實是另一個香港社會發展所引伸出來的現象。「街頭小食」在茶樓出現,不單是因為街上小販被掃蕩,茶樓因應茶客要求及需要而推出這些食物。從茶客的角度分析,張氏就曾指出,這是社會向上流動(upward mobility)的反射。 [25]香港社會在這幾十年的奮鬥後,結構上改變了。不少原先為低下階層的進身中產階級;但縱然這些「新」中產階級改變了飲食的地點──由街邊進入了茶樓──食物的選擇卻沒有多大的轉變,依然是煎釀三寶、魚蛋豬皮蘿蔔、豆腐花等傳統「街頭小食」。

然而這個「升格」,卻是推動「街頭小食」予更多不同階層人士品嘗的其中一個重要環節,對「街頭小食」所帶來的認同,意義重大。

「街頭小食」的認同、躑z、論述及香港身分
這份認同,不僅在茶樓,也牽連至不同地方的小食部、大型連鎖便利店以及酒店。曾有一段長的時間,「咖喱魚蛋」在不少的小食部有售,這個情況,滲入至學校小食部之內。學生小息、午飯及放學時間,便會光顧一番,或許裹腹,或許淺嘗。近年學校提倡健康飲食,這個情況相對減少,學校小食部被勸籲要售賣有益的食品。但其他地方的小食部,例如運動場,仍然有不少這些「垃圾食物」出售。這種自少就進食「咖喱魚蛋」的習慣,或多或少地促使「魚蛋」成為了香港「街頭小食」之中的代表作。

大型連鎖便利店售賣本地「街頭小食」是這幾年間的事。從前便利店可以買到的,最多只是茶葉蛋和冷藏點心,到最後茶葉蛋更銷聲匿跡。近年便利店售賣熱食,最初開設售賣日式小食的櫃位,如日式魚蛋,日式蝦丸、薯餅等;隨後跟隨潮流售賣德國香腸,這都顯示了本地「街頭小食」被忽略。原因不難理解,大概是因為這些小吃從來都給人低下的感覺,不如日式小食、德國香腸,甚至冷藏點心般有氣派。是街頭店鋪讓一些「街頭小食」得以進入便利店,街頭店鋪如前所說以小吃賺錢不少,便利店遂售賣「魚肉燒賣」作試驗,並平價銷售以作宣傳推廣。今天兩家大型連鎖便利店都已經售賣「魚肉燒賣」、「咖喱魚蛋」等小吃;而且在原本只有冷藏點心的位置也可找得到它們的冷藏版,好讓便利店沽清小吃時顧客仍有選擇。另外便利店更引入冷藏裝的「碗仔翅」、「咖喱魷魚」、「齋滷味」等經典小吃,擴充了原有點心的類別。

酒店接納這些「街頭小食」也是近年的事。有酒店的宵夜自助餐,以本土的「街頭小食」作招徠,甜品加入雞蛋仔、缽仔糕、糯米鞳B豆腐花等。另外,也曾有報道指,有酒店露天茶座新設「街頭小食」的「車仔檔」,販賣牛油粟米及栗子。 [iii] 或者這些「街頭小食」不能持續地在酒店的餐廳及茶座裡出現,但這都顯示了它們的文化價值被接納和被認同。

另外,「街頭小食」的店鋪也不只限於地鋪,它們開始進駐了商場的店鋪。使越來越多地方可買得到這些小吃,深化港人與小吃間的接觸。

「街頭小食」被認同當然不是一夜間發生的事,是一個長久的過程。不單如之前所說,是有關社會結構改變、對社會價值衝擊及一步一步被接納的結果。傳媒和其他論述同樣使「街頭小食」得以受認同。

從來學校教喻學生不要向街邊小販購買「街頭小食」,因為它們的食物不合壎矷A購買這個行為也有損學校形象;穿著制服的紀律性團體課外活動也有規範,不可穿制服在街上進食。在這個論述下,邊走邊吃、站在街頭進食或購買「街頭小食」,都是個會羞辱學校或團體聲譽,是一個低下層次的行為。教師每每購買「街頭小食」時,都要留意身邊有沒有相熟學生,以免成為他們的壞榜樣及使自己聲譽受損。但環顧都市街頭,現在很多人都已經不顧「聲譽」和儀容,只要稍稍向巴士站觀察等車的人龍,不難發現有人拿著「雞蛋仔」、「魚蛋」或燒賣串正在進食,邊走邊吃的例子也不少。甚至剛剛下班,穿著西裝或套裝的男女,都不難發現他們購買和進食「街頭小食」;早就把學校的教晦拋諸腦後。其中就有過報道指有不少辦公室女士冒著被咖喱汁濺污衣服,也要品嘗灣仔某店的「咖喱魷魚」。 [26] 同樣常見的就是她們會組成「掃街」團,以進食「街頭小食」作為正餐。身分、階級及小吃和正餐之間的界限都完全被打破。

「街頭小食」也可以是人與人之間的橋樑,不論是一班朋友或是伴侶都會購買並一起分享。我更曾看見到一對母女正在購買「撈撈」涼拌小食,成人不單不阻止,更與女兒一人一份;足見箇中的溫情。而這份情也可以是套用於食品製作及販賣者與顧客之間。食品的仔細製作是其中一個例子,製作者不會吝嗇,多花工夫製作,為求使客人吃得開心。所以坊間仍會有著一些「真材實料」的「街頭小食」,例如「碗仔翅」會加入竹笙和人造翅 [27] ,「雞蛋仔」要選用蛋味較濃的北京蛋[28] ,都是希望好好調教味道及質感。這份會心的製作及服務,不是一般密集機械化生產下所能提供。

傳媒也有著其參與性。食物的躑z(food narrative) 、介紹及食譜在香港的傳媒甚為普遍,關於「街頭小食」的也不少,而且有些更已結集成書。雜誌報紙曾有過專欄,每期介紹不同的店鋪及其特色小吃,也有不少專題的報道關於不同的「街頭小食」,舊的有以上曾提及的經典小吃,也有炸雪糕、八爪魚丸等這類新式潮流小吃;電視也有過類似的小環節,混入在八卦娛樂及時事節目中,介紹新到香港的小吃,例如比利時窩夫、德國肉腸等;電台也曾有過要聽眾參與,將好吃的店鋪及招牌食物告知的環節,當中當然不少得「街頭小食」,也好讓聽眾及主持人分享、交流及懷緬小時吃過但現在比較難找得到的小吃,例如一度消失的缽仔糕、芝麻卷等。現在也有有關吃喝玩樂的電台節目,有時也會有類似的詢問及介紹。

這些看似是個人懷緬的情懷,經過傳媒的介紹及報道後,卻發現是一種集體回憶。在電台的節目內,尋求經典小吃的時候,更突顯這一點。若要再明顯一些的例子,應該會是移民或留學到外地回港的人了。由於飲食文化與一個地方或者時代有不可分割的關係,所以當離開香港到外地生活或移民外地的時候,就會更突顯這一種飲食文化上的差異。所以他們總會常常想念香港的食物,當中少不了「街頭小食」,「咖喱魚蛋」、「雞蛋仔」,甚至是「缽仔糕」都是其中的代表。由食物作為媒介,從而回顧一份從前的情懷及回憶;不少的經歷與這些小吃都已是分不開的。然而這些小吃,借用荷爾(Hall)的說法,就造就了一個同一性(oneness),一個共同分享的文化(shared culture) 。 [29] 另外,小吃進入了文藝創作之中,更加深化了這份共同感。電影《新不了情》就運用了缽仔糕,廣播劇《芝see 菇bi Family 》中的苦榮就是個「勁辣魚蛋」的支持者,其中兩個特輯的愛情故事就分別與「薶砥v及「勁辣魚蛋」扣連上;麥嘜的兩部電影就分別將蛋撻、大包和菠蘿油寫入了故事。這些小吃成了故事發展的中介或在背景上反映了本土感覺。這都足以證明「街頭小食」代表了香港文化及香港身分。近年麥嘜與「魚蛋」、缽仔糕及雞髀「合作」發行的地鐵車票,也就是挪用了這份本土意識的其中一個商業例子。

全球化的影響
但是「街頭小食」的故事還沒有完,香港的全球化也使這些「街頭小食」不斷改變。其中一個最大的改變就是種類。現時的「街頭小食」已不再是經典的五十款,有很多新的小吃,都是從外地引入的。北京冰糖葫蘆,日本八爪魚丸、燒餅、串燒,台灣「大雞大」(即很大塊的炸雞)、「Q餅」(在台灣稱為「可麗餅」,是脆皮的班戟) 、砂冰、鹽酥雞,泰式蝦餅,印尼串燒,印度薄餅等,都可以在香港的街頭找到。

香港的創意和創新也在這裡呈現了。不單商戶勇於引入各地小吃,顧客也勇於嘗試。當然香港本土也有新口味新類型的小吃。有如「雞蛋仔」已不單是從前般只有一種味道,現在更可選擇芝麻、椰絲、朱古力等新口味。缽仔糕也不單是黃糖及白糖,還有冰糖、蔗糖,更有南瓜及綠茶味。 [30] 蛋撻也曾有過不少新改良,燕窩蛋撻、金箔蛋撻等,都有過光輝的日子。上海生煎包也有改良了的煮法,並成了獨一無二的港式水煎包。 [31] 在穩定的環境下,小吃店鋪都求變來賺取更多營業額,炸雪糕、即炸糯米釀雞翼、脆芋條、一袋袋的「撈撈」涼拌小食等都是港人新創的小食。這些不但揭示了香港人大膽創新,也可算是香港人包容及開放的表現。

全球化的另外一面,就是香港的「街頭小食」外流到其他地方。雖不像「茶餐廳」和酒樓茶樓般在內地及海外盛行,但也有著一些例子,把香港的小吃帶到了外地;馬來西亞是其中一個例子。大馬就開設了一間名叫港飲港食的食肆,並將一間店鋪分為三區,其中就有一個「街頭小食」的區域,售賣港式小吃。 [32] 另外,「雞蛋仔」也到了台灣,並被標明「港式雞蛋仔」及「港式小食」。當提及香港美食的時候,不少報道也會說明香港「街頭小食」不可錯過。 [iv]

總結
「街頭小食」不單顯露了香港過去的歷史及成份,隨著社會發展,「街頭小食」也見證及跟隨了她的改變。「街頭小食」最初被認定為不合壎矷B低俗和不能登大雅之堂,隨著香港社會的發展,市民經歷向上流動,「街頭小食」進入了原本不屬於它們的地方,也得到了從前沒有的認同。因為港人價值的改變,「街頭小食」因應壎糽M健康的關注而進入了店鋪,亦使港人進入了壎耵滌g思。現在,「街頭小食」已可以在茶樓、便利店及酒店內品嘗到;縱然街頭風味是否存在有待商榷。香港人對「街頭小食」念念不忘,在不同的情況下也可觀察得到,這不是止於個人的懷舊情意,更是香港人的一份集體回憶,也是突顯港人文化身分價值的一個媒介。在全球化的影響下、店鋪的穩定性及港人的大膽創新和包容,使「街頭小食」更趨多元,種類和口味更多。不單外來的小吃進駐了本港,也有改良了本土、傳統及外來小吃的例子。另外,也有新出現的港式「街頭小食」。而隨著全球化,香港的「街頭小食」也被帶到了其他地方,並冠以「港式」的名銜。


[1] <港人日吃魚蛋375萬粒 屬全球華人至愛 本地口味要彈牙>刊於2002/08/08《蘋果日報》A12版

[2] <旺角「迷你鋪」呎租1200元稱冠九龍 全港鋪王租金大比併> 刊於2005/11/08《星島日報》C19版

[3] <有情有食> 刊於2001/10/24《飲食男女》

[4] 周梁淑怡,<珍惜傳統飲食文化> 刊於2006/07/23《東方日報》A32版

[5] <香港地道街邊小食>轉引,刊於2001/12/26《飲食男女》

[6] Wikipedia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 %E9%9B%9E%E8%9B%8B%E4%BB%94 &variant=zh-tw 及 
Yahoo! Hong Kong 冷知識,http://hk.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7006051401375

[7] Yahoo! Hong Kong 冷知識,http://hk.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7006081701989

[8] <香港地圖> 刊於2005/11/07《蘋果日報》E02版

[9] Wikipedia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 %E8%9B%8B%E6%92%BB&variant=zh-tw

[10] Wikipedia 及<50 經典小吃> 刊於2003/01/10 《飲食男女》

[11] <50 經典小吃> 刊於2003/01/10 《飲食男女》

[12] Wikipedia 及<50 經典小吃> 刊於2003/01/10 《飲食男女》

[13] <真材實料碗仔翅> 刊於2005/03/18 《飲食男女》

[14] <50 經典小吃> ; 刊於2003/01/10 《飲食男女》

[15] <50經典小吃> 刊於2003/01/10《飲食男女》

[16] <小販慘死 引發群眾發火>刊於2005/06/08《東周刊》

[17] Hung Wai Sum,2001,<大城市小人物──小販> http://www.hku.hk/hkcsp/ccex/text/e_project/issue3/yuenlong/yuen.htm,括號為筆者補充,Cyber Culture Express

[18] <香江情話車仔 [一鍋滷水定江山]> 刊於2005/01/07《飲食男女》

[19] Hung Wai Sum ,2001;大城市小人物──小販http://www.hku.hk/hkcsp/ccex/text/e_project/issue3/yuenlong/yuen.htm ,Cyber Culture Express

[20]張少強,周燕如,1997;另翼生計空間的開創:一組街頭小販營生踐行的案例研究〉,載羅永生編《誰的城市─戰後香港的公民文化與政治論述》。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

[21] <我問你答:小販文化是城市特色>刊於2006/11/28《蘋果日報》A24版

[22] 吳昊,2001,《飲食香江》,SCMP Book Publishing Limited (於<飲食前言>中)

[23] 蚊型食店膺九龍鋪王>刊於2005/06/08《星島日報》 C03版 及 旺角「迷你鋪」呎租1200 元稱冠九龍 全港鋪王租金大比併> 刊於2005/11/08《星島日報》C19版

[24] 思文,<八字頭點評—走鬼>刊於2006/07/02《明報》D15版

[25] Cheung C H Sidney, 2002, ‘Food and Cuisine in a Changing Society: Hong Kong’ in David Y.H. Wu and Sidney C. H. Cheung ed., The Globalization of Chinese Food.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p.100-112

[26] <正斗街坊小食店[灣仔誘惑咖喱魷魚]>刊於《飲食男女》2005/02/25

[27] <真材實料碗仔翅>刊於《飲食男女》2005/03/18

[28]<秋冬熱辣辣街頭小吃>刊於《飲食男女》2003/11/07

[29] Stuart Hall, 1990, ‘Cultural Identity and Diaspora’ in Jonathan Rutherford ed., Identity: Community, Culture, Difference. London, Lawrence & Wishart, pp.222-239.

[30] Yahoo! Hong Kong冷知識,http://hk.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7006071003056

[31] <香港第一包>,刊於2004/04/23《飲食男女》[32] 南洋商報(馬來西亞) 美食追蹤—港飲港食 2006/06/17 D04版


[i] 對於批評這些經典小吃低層次、不登大雅之堂、不值一吃等,可見於周紹興的《文化遺產臭豆腐乾》,刊於2006年10月19日太陽報A44、《小吃 香港》刊於2005年1月27日的台灣壹周刊等評論及報道。

[ii]2006年3月29日,長沙灣一個流動小販為逃避以便服遮掩制服的食環署人員檢控,亡命衝出馬路被車撞至重傷。2006年6月26日,天水圍天恩h一名小販因逃避食環署職員追補投河遇溺死亡。

[iii]2004 年九龍某酒店閒霽Y推出香港風味宵夜的自助餐,不單包括多國特色食物,更以香港地道風味美食為主。 網址可參考http://www.foodeasy.com/hk/dining_news_detail.php?id_news=5108。另外,飲食男女於2004年12月3日報道有一尖沙咀酒店露天茶座賣街頭小食。

[iv]有關的報道,可見<香港美食地圖>刊於2005/04/01《海峽都市報》、香港風味食品(五),2006/03/01,http://info.lbx18.com/39/02/43/index.html 等。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