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其他文章

22 思考不僅是技巧——從「六何法」談起

文章日期:2006年11月17日

【明報專訊】知識(knowledge)、技能(skill)和價值(value)是課程改革的3個重要坐標,香港教改文件就這三方面均分別覑墨不少,但對三者的相互關係,卻討論不多,容易造成教育界把這3個重要坐標割裂地考慮的傾向。

一個明顯例子是有關思考方法的討論。教改文件把「思考」(thinking)緊扣技巧(skill),卻鮮有討論思考與價值觀和知識內容之間的關 係。於是批判思維變成了各種批判思考方法或技巧(critical thinking skills);創意也約化為各式創意工具或步驟。例如教統局的「校本資優課程教材套:創意思維」除了介紹基本理念、目標和教學模式外,還列舉了16種創 意思維方法,包括「腦力激盪法」、「改良式腦力激盪法」、「三三兩兩討論法」、「六六討論法」、「心智圖法」、「九宮格法」、「逆向思考法」、「分合 法」、「屬性列舉法」、「希望點列舉法」、「優點列舉法」、「缺點列舉法」、「檢核表法」、「七何(5W2H)檢討法」、「目錄法」、「創意解難法」等 (詳見網址:http://prod1.e1.com.hk/education1/chapter4.html)。

「六何法」的作用和局限
以近年本地教師喜歡引用的「六何法」為例。「六何法」(英語的6個W)又稱6個普世適用的問題:何人(who)、何時(when)、何地 (where)、何事(what)、為何(why)、如何(how),「六何法」多被引用於幫助學生的閱讀理解,但近年也逐漸引進於通識科強調的創意思維 和批判思考之中。

「六何法」對於幫助學生整理問題和系統地思考,自然十分有用,但僅依賴「六何法」來提問,卻未必能有效地幫助學生達至通識教育科所倡導的課程目標,包括批判和創意思維的培育。

例如探究公共健康範疇的議題。最近陳馮富珍當選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的新聞,我們自然可以根據六何法向學生提出「最近世衛組織發生什麼重要事件」 (what)、「誰當選世衛組織總幹事」(who)、「為什麼她會當選」(why)、「如何當選」(how)、「在什麼時候和地方當選」(when & where)等問題。不過,提出了這些問題,並不一定令學生的創意能力和批判思維提升,甚至不一定令學生思考。如果剪報材料已經為學生提供了現成但卻沒有 新意的「答案」,例如「世衛組織改選總幹事」(what)、「曾任香港衛生署長的陳馮富珍當選世衛組織總幹事」(who)、「陳太當選是由於中央支持」 (why)、「她是通過四輪投票當選」(how)、「她在2006年11月日內瓦舉行的世界衛生大會中當選」(when & where)等「行貨」答案,那麼引用「六何法」顯然並不會孕育出學生的批判思維和創意,而提出這些問題和找出這些直接的答案也並不需要太多的「思考」。

超越簡單的「六何法」提問
因此,提問不應止於簡單地引用「六何法」。事實上,提出一些超越我們既有的知識習見和價值觀念的問題,往往比給出已知的答案更能刺激學生思考和探究 知識。例如問「應否容許異性戀結婚和生兒育女」(對,是問「異性戀」而非「同性戀」);又例如問「如果人的出生與否並非是個人的選擇,那麼人應否負有『原 罪』」?或問「哺乳類動物為什麼稱作哺乳類而非其他分類(例如胎生動物)」?而如果公共健康包括了世衛所說的物質(physical)、精神 (mental)和社會(social)3個層面,為什麼公共健康不被納入自我與個人成長的範疇?又或是文化與社會的問題?而是科學、科技與環境的問題?

提出新穎的問題,已經預示了學生必須換一個新的角度(包括價值和知識)去思考舊有的答案,而這正是批判和創新思維的起點。

扣連「知識」「技能」和「價值」
由於課程文件和前線教師傾向把思考理解為各種技巧工具,因此在教授學生思考的時候,傾向集中於引介這些工具,但在教導學生的價值觀和知識內容時,卻 往往與這些「思考工具」脫鹇,甚至把「知識」理解為資訊(data)、把「價值」約化成特定的道德規條。這樣做的效果,恐怕無法讓學生了解「知識」、「價 值」和「技能」之間的緊密連繫。

只有經過思考、探究和分析,能夠幫助解決學生感興趣和與他們相關的問題(包括價值問題),資訊才會轉化成知識;缺乏對既有知識的理解,不知道另類知 識的存在,批判和創意思考自然難以發生,多元的價值也無法欣賞;由於價值觀念常變,不同社群的道德倫理也不盡一樣,因此有效的價值教育,亦必須建基於對不 同歷史和社群脈絡的認知和思考。

換句話說,儘管在分析和組織的層面上可以把課程分割為知識、技能和價值,但在實際的教育過程當中,教師宜引導學生把知識、技能和價值緊密扣連。

文︰許寶強(pkhui@ln.edu.hk
許博士解構現時坊間的通識教材/教案,並提供專業意見,支援教師撰寫通識教學計劃,學以致用


其他文章

  1. 認清目標 設計教學起點

  2. 設定和組織有效的學習經歷

  3. 通識科的目標﹕多角度思維的重要性

  4. 多角度思維 有助發展溝通能力

  5. 創造力和多角度思維

  6. 多角度思維助批判能力發展

  7. 通識教育和解難能力

  8. 設計通識科學習經歷與原則

  9. 設計共通能力的學習經歷

  10. 培育探究議題的學習經歷

  11. 育價值觀的學習經歷

  1. 組織通識科學習經歷的3個準則

  2. 以「本源單元」組織學習經歷

  3. 決定通識科命運的考評改革

  4. 角色扮演 體驗多角度分析

  5. 新高中專題探究 學習自訂目標

  6. 通識科ABC如何取捨

  7. 六頂思考帽子 作用與局限

  8. 如何選用剪報?

  9. 教師在分組學習中的角色

  10. 參觀訪問不等同通識教育

  11. 思考不僅是技巧—從「六何法」談起

  1. 腦圖與概念圖的教育功能和局限

  2. 以學習者為中心的學習

  3. 學習思考 告別常識習見

  4. 多角度分析學會生活技能

  5. 通識教育非訓練閱讀技巧

  6. 開展試教通識之路

  7. 從利益看教育持份者

  8. 教育利益的想像與真實

  9. 從社會脈絡討論議題

  10. 甚麼是「正面的價值觀」?

連結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