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文化是平凡的」──  從「西九」出發思考灣仔「露天市集」文化

戴綺蓮

如果我們的政府連社區文化都不尊重,西九龍文化區除了是新的演藝場地外,到底對香港整體的文化發展有何好處我們真的需要一個西九龍文化區麼官方對「文化」的理解,顯然仍然侷限於藝術場館和博物館裡的文化層面,對於在地社區文化不但視而不見,甚至實施取締政策,將一些已建立社區脈絡的地區文化連根拔起,而灣仔露天市集就是其中一例。

「文化」一直是不同學科的研究對象,社會學、文化研究、文學等對其論述繁多。然而,在香港我們對「文化」一詞的含義不但未有任何共識,連基本的討論也沒有,就急不及待興建大型文化設施,是否有點可笑。 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在2007年9月12日發表的演辭,無疑肯定了文化的重要性。 [1]

然而,在政府的論述中,西九文化區代表的是一種務求令香港與國際接軌的高等文化,與庶民文化顯然有一種距離。雖然唐司長這邊箱想藉西九去「匯聚本地和傳統文化」,但那邊箱市建局這個半官方機構,卻與唐司長唱對台,大刀闊斧在「摧毀本地文化和傳統」── 鏟平整整一條印刷街、清除百年露天市集、拆毀百年老店,連同內裡數十年的社區網絡,珍貴的傳統手藝, 一一消滅淨盡。在老街老區中辛苦累積的、有血有肉的文化看不上眼,反而想在一塊空地上建空中樓閣,政府的文化政策(如有)矛盾得如精神分裂,令人困惑不已。

文化發展是講求整體性的,不是擁有一個場館或文化區就能孕育出來,否則多建幾個「香港文化中心」不就能建立更深厚的文化麼? 曾經聽過一位在基層家庭長大的朋友說,他不曾踏足「香港文化中心」半步。說穿了是因為那種文化跟尋常百姓家的生活脫了節,擺出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態。在此不是要排斥國際性的藝術文化,或精緻的中產階級文化,硬要說草根文化好,只是殿堂級的文化與本土在地文化之間的距離或者可以再拉近一些。

理想的本土文化構成是從下而上的,發展本土文化其中一個可取的方向是從社區開始,這樣才能真正豐富普羅大眾的文化生活。至少一切必須在珍惜、保護地區文化及歷史的前提下進行。再者,地區文化是發展本土藝術文化不可或缺的豐厚土壤,本土藝術家與地區文化的融合更是彌足珍貴。正如雷蒙•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 拋開了文化乃藝術產品這狹隘的文化觀念,指出「文化是平凡的」(Culture is Ordinary) ,是從生活開始的,是民有和民享的。[2] 可悲的是政府似乎還未察覺文化的多重含意,總是老調重彈。誰不知道文化重要?口號式的宣傳方法只是愚民政策,文化發展若沒有具體的政策指導,只是徒有空殼、缺乏內涵。香港當務之急,是在公眾參與的情況下,建立一套全面的文化政策,保存及活化在地社區的文化遺產,而不僅是打造一個單元的藝術文化區。雖然如陳雲所言要求政府制定文化政策,簡直難上加難。 [3]

只是文化絕對不是空中樓閣,具體踏實的地區文化政策更是發展藝術文化的重要元素。以灣仔露天市集為例,就很能闡釋「文化是從生活開始的」這個說法,從中可以看到文化藝術可以怎樣「有機性地」在社區發生及孕育。灣仔太原街、交加街,這個有七十多年歷史的露天市集,細心考量一下,不但穿越古今,富有歷史感,還充滿人民氣息,是市民真正活在其中的地方。其實,市集文化對香港人來說,一點也不陌生。灣仔露天市集更為人所知,除了外國遊客熟識之外,其實很多作家也以灣仔露天市集為題材,以文字記錄了市集的點滴。 [4]最驚訝的是我在小思老師的「香港文學檔案」裡找到一篇撰寫於1948年的文章 [5],記載了日戰結束後,貧苦百姓在市集叫賣的眾生相。對我這個缺乏歷史感的人來說,讀過這篇文章後,當身處市集之中,總感到肅然起敬,恍惚跟50多年前的百姓有了一種無形的連繫。 如果要鼓勵年輕一代了解香港過去的歷史和文化,在他們身邊這個活生生的市集不就是一個很好的出發點麼? 若果參考小思「香港文學散步」的概念,不僅市集、其實整個灣仔也是絕佳的散步點,一條穿越古今的時光隧道。政府是否該投放更多的資源進行社區文化規劃、加強歷史和文學的研究,並且協助改善市集的管理模式,令市集能與社區共融,有更大的旅遊價值。政府若果願意把握這個發展地區文化的機遇,其多元性,比起一個西九文化中心相信要豐富得多。

人為的東西不是不好,只是欠缺機動性。空調式多層街市就是一例,連政府的小販檢討報告書也直接承認,取締攤檔小販的這類新型街市部分不成功的原因,跟街市設計、位置、人流及周邊競爭有密切關係。 [6]事實證明一個有活力的墟市不僅是人為規劃可以辦到的。反觀,灣仔市集不但吸引外地遊客,而且為區內的市民提供種類繁多、價廉物美的貨品,更為小販及商舖帶來利潤。政府決定清拆市集的決定,實在令人費解,也很難不令人懷疑這跟區內鄰近高尚住宅發展不無關係──尚翹峰的落成,是灣仔街市必須清拆的原因之一。這種將高尚及低下區分對立的思維,與97後西九臨海一帶地區的規劃方法並無差異。[7] 在財團發展地產項目的需求下,市集及活在其中的小販、老街的歷史也靠邊站。跟美輪美奐的豪宅相比,這些舊事舊物都變得微不足道、不再有意義了。

其實,政府若果認為文化真的那樣重要,就該有相應的行動和決心,協調灣仔區內不同的利益,處理新舊不容的問題,絕不是純粹拆掉了事。去自己的歷史,去自己的文化,去自己的身份。香港還剩下甚麼呢?陳雲說得好:「除非香港人齊心維護自己的權利和自由,否則香港不會有體現文化視野(cultural vision) 、文化權利(cultural rights)與文化民主(cultural democracy)的文化政策。」 [8]

撰稿期間,曾特首公佈了他任內新一份的施政報告,報告提及個別地標的保育計劃,西九也被視為大型基建項目之一,不過距離上文所指的整體文化規劃仍然甚遠。施政報告也有提及政府將保留交加街太原街的露天市集,並會交由區議會審議通過。但究竟是否全面保留呢?施政報告似乎刻意含糊其辭。灣仔區議會早前已經通過了保留太原街北和交加街西「半個」市集的決議,較接近尚翹峰的太原街南及交加街東則會清拆通車── 即僅「保留一半」。由於直至今天受清拆影響的商販,還沒有接獲政府「全面保留」灣仔露天市集的正式通知,到底特首所說的跟區議會原有的決定是否相同?我們也只能持觀望態度。

利東街開始清拆了,只感到悲從中來。慨歎政府不但不重視文化發展,甚至將香港辛苦建立的東西一一拆掉,很難令人相信政府真的有誠意發展文化,只恐怕施政報告所謂的新計劃又是另一輪的公關手法。若果有誠意就應該諮詢公眾,制定整體的文化政策。官員都在談論西九落成後需要多少藝術文化管理人才。若然沒有一套完備的政策支持,這些人才不是又淪為有權無實的官僚隊伍麼?


[1] 他指:西九文化區是一項為促進文化藝術發展的重要策略性投資。我們對西九文化區的政策目標從未改變,就是將西九發展成為一個世界級的綜合文化區,匯聚本地和傳統文化,亦同時開拓國際視野;從而豐富市民的文化生活,創造就業機會及促進旅遊發展,強化香港是一個多元包容的國際文化大都會的形象。」見政府新聞公佈: 政務司司長在立法會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計劃小組委員會致辭〉,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709/12/P200709120186.htm (2007年10月11日讀取)

[2]Raymond Williams, “Culture is Ordinary” in Resources of Hope: Culture, Democracy, Socialism, (UK: Bookcraft), 3-18.

[3]陳雲的見解獨到,他指出:「為何回歸之後,香港沒有可以拿得出來見得人的、實實在在的文化政策,只有殖民地沿用的四句混話——促進藝術自由、維護多元文化、保護知識產權、支援發展環境?答案一字咁淺,因為香港受到北京統治,除非香港人齊心維護自己的權利和自由,否則香港不會有體現文化視野(cultural vision) 、文化權利(cultural rights)與文化民主(cultural democracy)的文化政策。所以,拜託,以後不要追問港府的文化政策,令高官難做人,好麼? 」見陳雲 :〈無眼睇〉,《明報》,副刊「周日話題」, 2007年 9月16日。

[4]提及灣仔露天市集的作品包括胡燕青的《更暖的地方》、陳寧的《八月寧靜》,馬國明的《路邊政治經濟學》等等,不能盡錄。

[5]郭彥汪 : 〈灣仔交加街巡禮〉,文匯報,19481129http://hklitpub.lib.cuhk.edu.hk/lovf/search.htm (20071011日讀取)

[6]小販及街市政策諮詢文件 : 市政局街市及販商事務委員會轄下檢討販商曁有關政策工作小組報告書(香港 : 市政局1985),頁44-53

[7] 陳雲又指出: 「以前政府在九龍的新填地,是舊區的伸延,社區、生意與街道,新舊打成一片,大家多了地方用。以致大家今日走到油麻地、大角嘴、長沙灣一帶,都不察覺那是新填地,那是巧妙的、新舊區之間的無縫連接。這種以民生為本的老式填海取地政策,在回歸前後放棄了,換來的是為豪門大戶圈禁土地的新填海政策。目前靠近西九的臨海填地,已經建了隔絕舊區的高速車路和屏風豪宅(擎天半點、凱旋門之類),成為有錢人的租界,以前新舊區無縫連接的規劃思維,無從實現。」見陳雲 :〈無眼睇〉,《明報》,副刊「周日話題」, 2007年 9月16日。

[8]同上。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