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從「粗口」回到政策討論 YouTube 於「粗口風波」中擔當的角色

彭澤生

希望本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魯迅《故鄉》

3月24日,社民連的陳偉業議員於財務委員會特別會議期間指責內地及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沒有派人探訪內地被拘留港人,期間黃毓民議員在旁罵林氏:「仆街啦快啲去!(快點兒仆街吧!)」事後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去信投訴,一方面掀起了大眾媒體上就「仆街」是否粗口的討論,另一方面,社民連的議員一連幾次於立會的會議上多次以「仆街」罵政府官員。一時間「議會粗言」這話題鬧得沸沸揚揚,由報紙社論、專欄到電視台的《東張西望》到各大博客、討論區,支持反對各執一詞。

支持者中,有人指仆街不是粗口,好人說罵得好;反對者則指「議員講粗口損港人形象」,有人指會教壞小孩子,有人指這些粗口是非必要的(張文光 2009),也有人指辱罵官員長遠對本港論政的水準有負面影響(林夕 2009)[1]

另一方面,有人就對社民連議員的批評作出回應,指對「仆街」一詞的打壓是控制話語權的手續(彭志銘 2009),有人指所謂的「規則」不過是把議會去政治化的手段(陳景輝 2009),也有人指出,相對粗言,香港的政治制度更見暴力(安裕 2009)。以上的評論,不少都能切中香港議會政治的流弊,然而,本文希望透過分析有關的報導,如何於YouTube上流傳,分析一般不具於傳統媒體生產能力的人如何消費粗言事件,期望開啟本港政治分析的另一個可能性。

選擇網上媒介主因其實是因為筆者根本沒有時間及資源進行一個全面的讀者研究,互聯網是接觸人們如何消費是次事件最方便的媒介。因此本文的分析絕不全面,筆者也不打算於二千餘字內給大家一個全面、多角度(考試局用語)的分析,只是希望由「消費」這角度切入,去說一個關於香港媒體和政治的故事。

由一則新聞報導開始

無綫電視翡翠台於3月25日的晚間新聞報導以《唐英年投訴議員用粗言穢語》為題[2],主播以社民連多「出位」行徑作引子,報導了唐英年投訴「社民連的陳偉業及黃毓民,先後用粗言穢語指罵局長林瑞麟」;立法會財主席劉慧卿議員解釋為什麼沒有制止二人;陳偉業解釋自己說的不是粗口及曾鈺成表示會回信政府。此一片段於當晚被上載到YouTube,並被重新冠名為《只許煲呔講狗噏, 不准毓民鬧仆街, 唐英年老屈社民連爆粗 @ TVB NEWS 2009-03-25》[3],上載者亦於片段中加入註解(Annotation,即短片中連結到其他片段的文字框框),三個分別名為《煲呔講狗噏》、《唐唐屌屌Fing》及《毓民鬧仆街》,分別連接到《曾蔭權 :「唔想同湯家驊狗噏辯論...」 @ 行政長官答問會 (2009-01-15)》、《司長: Guo 班友 條條fing》及《陳偉業-激! 林柴同意阿爺只准探畜生(熊貓)不准探人的所謂共識@24MAR09》三條短片。時至4月11日,《只許煲呔講狗噏》一片的觀看人數近5萬7千人,總回應數118條,多數回應對社民連的行動表示支持,其中包括指責政府官員只許自己粗言穢語、指二人所說的不是粗口、指責政府表現不濟,應有此報,亦有人指翡翠台報導「斷章取義」,甚至有人指出事情發生時與會議員正討論什麼問題。

《毓民鬧仆街》的註解連接到新聞報所指的事件的現場直播短片(當時由有線電視播映),該片被名為《陳偉業-激! 林柴同意阿爺只准探畜生(熊貓)不准探人的所謂共識@24MAR09》[4],我們可看見更多的論指向政府的政策:「局長點解探熊貓唔探人呢..」(用戶:banzaofking),及更多的對林瑞麟本人的指罵。

YouTube上,我們不難發現這些立會討論的剪輯片段,其中不少社民連於會議中斥責官員的短片都有上萬的點擊率,其中不少的回應都對政府的相關政策作批評。這一點和不少大眾媒體著重社民連議員的「出位」行為大為不同[5]

由消費到再生產

John Fiske於其名著Reading the Popular(Fiske 1989)指出,觀眾於消費流行文本時會利用文本作為資源,作出對自己有用的閱讀 Schrøder and Phillips(2007)指出,雖然大眾媒體於政治話語的介定過程中有決定性的力量,但政治話語的生產過程不是由大眾媒體單向決定的,媒體的觀眾往往會用和媒體不同的框架理解政治。於web2.0興起的背景下,本文所述的故事更進一步,於《只許煲呔講狗噏, 不准毓民鬧仆街, 唐英年老屈社民連爆粗 @ TVB NEWS 2009-03-25》的片段流傳過程中,用戶[6]於上傳短片之後,為短片加入新的題目、與其他的片段連結,為觀眾提供理解該片段的框架,短片的類型由一篇官員投訴議員「出位」行為的新聞,重置為「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庸官故事(Frow 2006)亦為其他觀眾提供相關的資料,而其他觀眾亦可利用評論功能作出回饋及作出討論提供有別於原來新聞報導的話語。

上傳者以至評論者不是單純的消費者,於為片段加入注解及評論,為其重新加入意義的過程中,這些人再生產了無綫電視的新聞片段(Ritzer 1997),令片段可以以另一種形式被消費。

政治的回歸?

Schedler(1997)指出,反政治(anti-politics)的其中一種形式為審美的反政治(aesthetic antipolitics[7],政治議題被各式各樣「好看」的演出取代。在議員粗言後,人們大呼不應在莊嚴的議事堂粗言,指他們教壞小孩子,輕輕放過當時的議題,這也許是演出取代政治議題的體驗;當然,必須強調,沉溺於以搶耳/眼的語言指罵宫員也不過是演出取代政治議題另一個版本。

從幾段社民連議員「粗言」的片段的評論中,我們可看見好一些回應指不少主流媒體只針對社民連議員粗言,而沒有報導議員的討論內容,不少用戶也就社民連議員的觀點作出討論。多少人有此想法和做法是需要進一步發掘的,簡單閱讀這些過短的留言是不足以了解這問題,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從於新聞片段中加入註解,到上述的評論我們可見到,YouTube作為一個網絡媒體,提供了由一個政治花邊新聞的討論過度到政治討論的媒介,由非政治過度到政治的土壤,雖然YouTube於這單一事件中的影響力似乎相當有限,我們看見討論政策的用戶仍不比指罵林瑞麟的用戶多,大眾媒體仍對追蹤粗口樂此不疲。

對香港人來說,更不幸的是,如陳景輝(2009)所言,立法局很多時只是「行政當局佯裝受到制衡的偽民主櫥窗」從日落條款的討論、到政改、平反六四的辯論等,我們不難發現立法會的辯論不少時間僅僅是政治立場的演示(幸而不是所有討論也如是),議員們有各式的論點,但於由功能組別佔一半的立法會,分組投票制度中,不少的議案都根本不會被通過,甚至根本沒有人可以這些辯論中被說服。我們的議會政治就是處於這個怪圈中:我們可於電視上看見一場又一場的辯論,但根本沒有人在辯論,一切的結果早已銘刻在這畸型的政治制度中,或者說得再酷一點,這些辯論只是議會辯論的仿擬物(Ritzer 1997),這些辯論沒有什麼作用,只僅僅作為映像,供我們消費,我們或可在下一屆立會選舉按圖索驥,選最好的「議」員,但政治制度己決定一切。

希望的盤點

說了這一堆很酷,也很殘酷的話,為的不是否定希望,而是作為一次盤點,筆者希望指出,僅僅把眼光放到議會討論,並不能為本港一池死水的政治帶來生氣,甚至只會強化我們的無力感,帶來「別無他選(There Is No Alternative)」的犬儒態度(許寶強 2007)。但是面前,我們有新的媒介容許我們突破過去媒體壟斷的局面,我們也看見好一些對政治有興趣的人,於新媒體中觀看、串流立會正討論什麼。到底如何善用這些資源,使我們的社會從反政治中走出來?是各界有志之士必須思考的問題。

參考

中文參考資料

許寶強,2007《民粹政治與犬儒文化》文化研究@ 嶺南,第六期,20077
  (
http://www.ln.edu.hk/mcsln/6th_issue/pdf/crit_005.pdf Accessed on 2009/4/10

張文光,2009《辱罵與恐嚇決不是戰鬥》明報,2009/4/3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402/4/bhtg.html)
  Accessed on 2009/4/9

安裕,2009《比起爆粗,誰更暴力?》明報,安裕周記,2009/3/29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411/4/bmu9.html) Accessed on 2009/4/9

陳景輝,《老調子還沒唱完?》明報,周日話題,2009/3/29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328/4/beom.html)
  Accessed on 2009/4/9

彭志銘,《一個沒仆街的香港——論患上語文恐懼症的傳媒》明報,2009/4/1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331/4/bgdp.html) Accessed on 2009/4/9

林夕,《雅俗共罵》,蘋果日報,生活名采,2009/4/3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_sub/art_main.cfm?&iss_id=20090403&sec_id=
  12187389&subsec_id=38173&art_id=12596079&cat_id=7351214&coln_id=7350704)
   Accessed on 2009/4/3

 

英文參考資料
Fiske, John (1989)Reading the Popular, London: Routledge.
Frow, John (2006) Genre, London: Routledge.
Ritzer, George (1997) ‘Jean Baudrillard: Part 2: Problems in the Contemporary World and the Possibility of Dealing with Them’

   Postmodern Social Theory
, 北京大學出版社:北京 。
Schedler, Andreas (1997) ‘Introduction: Antipolitics- Closing and Colonizing the Public Sphere’ in Schedler, Andreas. (ed.) The
   End of Politics
. Basingstoke, England: Macmillan.
Schrøder, K & Phillips, L. (2007) ‘Complexifying Media Power: A Study of the Interplay between Media and Audience Discourse
   on Politic
s’, Media, Culture and Society. 2007; 29; (860), SAGE

注釋

[1] 林夕有另文指看不起粗口的人偽善,見4月1日東周刊

[5] Wisenews鍵入「社民連」一詞,搜查3月25日至4月1日的報章報導,我們可找到228則導報,其中有192則條目和是次事件相關,但有報導探望於國內被關押港人報導的討論的只有9則,其餘有159則著重各肇事人如何演繹什麼是粗口、6則指責官員無能、1則指責唐英年的「吊吊揈」、5則指責本港政治制度不公,社民連的行動可以理解,另有12篇文章以其他角度切入,大多是宏觀的政情分析。

[6] 有必要指出,現時沒有資料指出這用戶是否社民連的工作人員。但他利用傳媒的資源,展示他的觀點,是一個由消費到再生產的過程,不會因他的身份而不成立的

[7] Schedler指政治強調的是公共行動、多元化、非命定及權威,反之,反政治強調個人調節、一致、命定及放任自流。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