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ism MCSLN

 

 

傳媒直播的反思

梁旭明

轉載明報
2010-08-26

星期一傍晚6 時許,我在電台主持節目時,一面討論當天預定的話題,一面向聽眾公布有關香港遊客在菲律賓被挾持事件的最新發展,眼睛就監察電視台的直播片段。自從事件在早上發生,整個下午一眾心情都是平靜的,因一直信息傳來都是正面的,甚至審慎地相信團友會最終安全回港。及至7 20 分,當電視即時新聞報道第一輪槍聲後,各人心情亦隨畫面影像急轉直下,觀眾的眼睛嘗試從混亂的畫面中找尋蛛絲馬[來得知車內人質的安危,但見巴士司機逃離巴士後,畫面字幕發出「菲律賓傳媒引述巴士司機稱所有車上人質被殺」的消息,我想全港觀眾都呆住了。

混亂的場面夾雜混亂的信息,當觀眾焦急的渴望盡快知道人質的安危,卻目睹菲律賓警方遲來緩慢的行動時,無可避免的埋怨菲律賓有關方面的處理方法,更有人開始謾罵菲律賓人。直到翌日,媒體(包括 24 小時新聞台及其他媒體)都不斷重播事件的片段,而整日不同節目就盡量提供平台,讓聽眾抒發悲憤情緒,試圖作些心理治療。

這次事件牽動了全香港人的悲傷情緒,為同胞的離世而傷痛,亦對菲律賓政府及警方的能力及可能的錯失,感到憤恨而譴責,另一方面亦對人質的英勇、機警及無私,記者的忘我專業精神,而為香港人驕傲。這一切都有賴直播新聞媒體不分晝夜的傳送消息,令香港觀眾可緊貼事件發生。但影像即時及不斷的播放,亦令觀眾陷入一次又一次的重複影像所引發的激動哀傷及悲傷情緒,無法抽身。

重複播放慘劇影像「比現實還真實」

在分析新聞媒體在直播國家慶典、災難、意外,甚至罪案時,都將之變成「盛事」,直播節目的即時、同步性,讓觀眾可親歷其境,並以畫面影像證實獲得的資訊。據達仁(Dayan)及卡茲(Katz)分析,直播國家慶典更有助鞏固國家民族身分認同。但新聞媒體的不斷及重複播放亦會產生「副作用」——把事件「盛事化」,過分渲染以至歇斯底里的不斷重播,會激發過分悲傷的情緒及影像疲勞(image fatigue),對了解事件真相,並沒有太大幫助。觀眾面對重複的影像,就只可以哀傷作為在遠方唯一可以參與的方法。

著名媒體學者布希亞(Baudrillard),在分析今天媒體科技帶來的資訊爆炸情況時,提到媒體不斷重複播放的慘劇影像,便是「比現實還真實」(morereal than real) 。他以「過度真實」(hyper-reality)比喻在海灣戰爭以至911 事件,媒體鋪天蓋地的報道,使美國人處於極度悲傷情緒,亦可能導致產生對中東/伊拉克人過分的仇視。在911發生之後,媒體好些時間被禁止播放中東歌曲,或批評美國人的文章,亦間接協助當時布殊政府出兵伊拉克的決定,過分渲染的影像,激發過分情緒回應,未必幫助對事件確切了解之餘,亦會產生過分迴響。

媒體科技的發展,使全球觀眾能同步了解事件發生。直播媒體影像能增加事件的真實感,為極度渴求有關資訊的觀眾提供即時及全面的資訊,尤其為香港觀眾更貼近事件,甚至當全港觀眾集體目睹事件發生,可借助一種集體哀悼(collective grief),來增進集體身分認同及團結。但另一方面,過分充斥的零碎影像,亦產生過分焦慮,從誤信一些混亂報道,又或者進行集體審判,將悲憤轉嫁到他者身上。

媒體應負起把關重要任務

真相要查究,失職失當的要負責任,但需要經過資料核實及公正調查,才可使死者得到安息。新聞媒體機構在處理這類慘劇的直播及現場報道時,應負起把關(gatekeeping)的重要任務,怎樣平衡將資訊及影像即時傳遞到觀眾,以及新聞工作者追求的獨家性,與資訊必須真實準確的專業操守,十分重要。更甚者,媒體在滿足觀眾的影像求知慾之餘,必須考慮不斷及渲染的報道對觀眾帶來的後果甚至傷害。而報道死傷者時,媒體是否需要追尋死傷者中誰被抬出車外,來比較日間拍攝到某些人質揭開布簾一瞥窗外的「樣貌」?與此相關的,就是有些報章昨天刊登領隊生前及被槍擊後伏於車門的照片,造成比較,此舉更予人對死者不尊重的感覺。

避免將敏感報道「盛事化」

避免將敏感報道「盛事化」,正是新聞媒體應考慮的操守及品味的問題,就像避免過分渲染車禍、意外、犯罪案的圖像,更能讓觀眾更能認清事件的真相,以及面對事件的方法,對受害者作適切的關心。過度的悲傷性影像,甚至可能引致將憤怒轉移及擴張到其他菲律賓人(包括菲傭),而激發更多傷害。在這堙A寄望新聞媒體一方面不斷重複播放有關影像,亦繼續追尋真相之餘,亦應協助民眾走出沉鬱之哀痛,理性了解發生事件的背景,包括菲律賓國內深層的問題,如政治、貪污、治安、經濟問題。願真相得以大白,正義得以伸張,死者得以安息,港人得以從悲傷中振作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