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ism MCSLN

 

Download

港右?互聯網上對新移民的憎惡

彭澤生

幾天前在Facebook上看見朋友的朋友以「港右」一詞形容一些敵視內地來港新移民的網上討論。原文已找不到了,而本文也非要評論那一篇文章,但這一篇文章的確令我留意到網上一些針對新移民、內地孕婦、遊客等的討論最近多了不少,其中不少涉及指責新移民、內地孕婦及內地遊客濫用社會福利、佔用公共資源、缺德等,其中好一些可能是真的,好一些是可以澄清的誤解,如新移民來港領綜援消耗大量公帑是缺乏數據支持的(香港脫貧網2005)。於澄清這些謬誤或對這些針對內地人的言論作批判的同時,有一點值得思考的是,除了以左右(反民族主義與民族主義)去思考這些對新移民以至「大陸人」的憎惡外,我們還可如何思考這問題?

「右」是什麼?從歐洲到香港

九十年代起,歐洲政治面對的其中一個問題是右翼政黨的興起,他們反穆斯林、東歐及土耳其新移民、主張民族主義,指責他們破壞歐洲文化,並為歐洲帶來各種各樣社會問題(史志欽2002),這些右翼政黨得到不少基層市民支持,如奧地利的自由黨、丹麥的聯合人民黨、法國國民陣線等(BBC Chinese 2002),面對右翼政黨的興起,現存建制的反應多是指出其極右的面向,把這些政黨和納粹黨及法西斯掛鉤,並視為對民主的威脅,以反法西斯之名攻擊之。政治理論家穆芙(Chantal Mouffe)於她的On the Political(Mouffe 2005)中,就這反應作出了批評,指這僅是於左右對立的範疇中,建立「好的民主支持者」與「壞的極右」的對立,這反法西斯的戲碼不是單純的我們/他們對立,也是正邪對立。這道德修辭建底下,其實是政治的對立,但以道德修辭論述政治對立,人們僅視右翼政黨的興起為「道德的病態」,以右翼政黨為敵人企圖消滅之,而不正視和其扣連的聲音,令民主失去基進性,令民主無法起改善社會的作用。

穆芙的眼光令提醒我們面對「極右」政治的時候,我們必須正視與這政治扣連的聲音及訴求。回到香港,這些針對「大陸人」的討論背後有什麼聲音與訴求呢?基於不少朋友都關心新來港移民的處境,本文將處理針對新移的話語,接下來的篇章,我會配合把這些針對新移民的話語放到香港政治的脈絡中,以回答這些針對「新移民」的討論背後有什麼聲音與訴求?

對新移民的指責

對新移民的批評大概可分幾類,第一類是指責新移民來港領綜援,不工作,白領香港福利,更有人指責新移民是「蝗蟲」。其中一個例子是一篇出自文匯報,題為《南下產子年3萬 申領綜援增2倍》的報導於香港討論區、香港人網、高登討論區、U Wants等討論區被多次引用來討論新移民與綜援,其中不少以納稅人的身份為他們的稅金使用了在新移民身上而感到不值,並為新移民不用工作而使用社會福利而感到不滿。

第二類對新移民的指責是新移民以低工資爭取工作機會,「做爛市」,其中一個例子是一輯原出自蘋果動新聞,題為《大家樂偷雞加價半成 落閘趕人》[1] 的新聞影片,被人上載到youtube,並改標題為《工會踩場抗議大家樂加價兼剝削,新移民員工力撐公司報警趕人》[2] ,片段的內容是職工盟的人員到大家樂抗議大家樂低薪,但被大家樂的員工落閘報警驅趕,旁白解說加薪至33元會增加4.08%成本,大家樂拒絕加薪但同時加價5%。這裡,我們看見了上載片段的人引用片段時把報導的重點重置到新移民維護公司與低薪上,產生了新移民一方面接受低薪,推低工資,另一方面維護不良顧主的論述。

第三類對新移的指責是指新移民多支持中共、支持建制派,令建制派坐大,阻礙本的民主發展及民生的改善,這評論不單出自討論上的討論,也有出自社評(盧 2007[3] 。上一段所引述的《新移民員工力撐公司報警趕人》也帶有這種恐懼,該片的回覆包括「中共國人……人地幫佢爭取加薪,仲趕人走…其實係咪驚加薪後裁員.所以為表忠心趕人走.等老闆唔炒佢??」(by gutsrice)「中國人的劣根性,點解一個社會貧富懸殊差別這樣,就係移民政策帶著劣質移民來港.…」(by juloyeung)。這些youtube上回應指新移把中國人的「劣根性」帶來香港,並把這些「劣根性」扣連到不少人眼中香港民主的最大障礙-中共的統治上。

對新移民的憎惡作為一種願景的失落

透過這些指責,我們可看到這些指責新移民的人眼中,香港有什麼問題。第一,沒有工作的人有收入,第二,工作的人沒有合理的收入,第三,有人在維護這不公平的制度,如果我們以上述的三種指責串連成一幅完整的圖像,這些人的眼中大概有一種關於香港的願景:勤勞工作的人可以得到他們應得的收入,這當然是一個老生常談,但這一老生常談正被「新移民」,這一群從中國大陸來的人所破壞。把這放回香港的政治論述中,我們可看見香港政治論述近來的轉變。於九十年代的香港政治話語中,香港所代表的都市的資本主義一直以來都作為落後的、怠惰的社會主義中國的對立面(孔誥烽1997)。於指責新移民的話語中,雖然中國來的新移民仍然擔當怠惰的社會主義中國的角色,但同時,香港的資本主義已失去了其作為共產中國的對立面的光環,對指責他們的人來說,於官商勾結愈叫愈響的今天,那只是由資本家與制度共謀的一場奴役,新移民被人們扣連到中共的極權統治,這些接受「愚民教育」的人來港後,擔當了港式資本主義的打手的角色,並一方面把票投給建制派,一方面推低工資,是改變香港,使其成為勤勞工作的人可以得到他們應得的收入的障礙。

對立中的「我們」

上述的願景中,對新移民的指責當然有可議之處,例如人們於指責新移民不工作時往往忽略家務勞動的產值,批判這些意識形態是必須的工作,但同時,不可或缺的工作是疏理這些聲音,否則流於反民族主義的批評只會令我們陷於一種對改善「香港人」及「新移民」的處境無幫助的對立當中。但這不意味筆者反對二元對立,反之穆芙於On the Political中指出,政治的本質就是對立,因此當我們決定以政治而非道德的方式面對對新移民的憎惡背後的聲音,對立是不可迴避的問題。然而我們該如何理解這對新移民的憎惡中的對立呢?透過上文,我們可發現這些對新移民的指責,背後往往是對香港現時的資本主義對勞工的剝削的不滿,那麼,當我們去審視這些憎惡的時候,我們的立足點是什麼呢?勞工?左派?香港人?基層市民?而「我們」的對立面該是什麼呢?是新移民?主婦?資本主義?大財團?香港的保守勢力?如果可有效地回答這問題,不單可走出「新移民」成為更大的制度不公的代罪羔羊的困局,更可把更大的力量扣連到基進政治當中,改變香港勞工得不到應有的報酬及基層市民互相攻訐的狀況。

 

參考書目:

香港脫貧網(2005),〈新來港婦女篇〉,《香港脫貧網》http://hkpoverty.oxfam.org.hk/issue5/index_e.htm),accessed on 2010/8/8

史志欽 (2002),〈歐洲之右〉,《人民網》,http://www.people.com.cn/BIG5/guoji/209/8215/8218/20020520/732334.html2002520更新,accessed on 2010/8/13。

chantaiman0006,2010,〈工會踩場抗議大家樂加價兼剝削,新移民員工力撐公司報警趕人 2010.07.14〉(http://www.youtube.com/watch?v=eDpCIMAgwnI),於2010714日更新,accessed on 2010/8/12

蘋果日報,〈大家樂偷雞加價半成 落閘趕人〉,《蘋果日報》,20100714(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714&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4237674),accessed on 2010/8/12。

盧腄A〈蘋論:民建聯將會一黨獨大?〉,《蘋果日報》,20071121日。

孔誥烽,1997,〈初探北進殖民主義-從梁鳳儀現象看香港夾縫論〉,陳清僑編,《文化想像與意識形態》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

BBC Chinese( 2002),〈分析:歐洲右翼勢力的崛起〉,《BBC中文網》,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i/newsid_1940000/newsid_1944900/1944954.stm),uploaded on 2002/4/22,accessed on 2010/8/8。

Mouffe, C. (2005), On the Political. Oxford: Routledge.

 

注釋

[3] 盧萿漯懇主要是分析新移的投票取向與各黨派的社區工作的關係,其他如新移民支持中共的討論與盧葚茪撋L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