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ism MCSLN

 

Download

為何仍要談「0靚模」?

胡世君

「0靚模」繼去年書展成為大眾焦點後,今年書展繼續獨領風騷。即使主辦單位禁止她們在場內宣傳,她們仍佔據各大報章重要版位,不止娛樂版,甚至在港聞版也可見其身影。曾跟內地朋友聊天,他/她們常說香港應該比內地開放,我只好苦笑回應,香港只是表面開放,甚至越來越保守。

過往,以性感寫真,甚至三點畢露的艷照而「出位」的例子俯拾皆是。當年葉玉卿替《東方新地》所拍的「冰鎮胴體」固然出位,其後陳雅倫、李麗珍等人的露點寫真更成為佳話。放眼別國,日本女星不管是走肉彈還是純情路線的,大都拍過性感寫真,在香港亦隨處可買,就連當年仍被奉為玉女派掌門人的酒井法子也不例外。換句話說,香港人理應對那些暴露、低俗、意淫的寫真習以為常,何以大眾今天仍對0靚模寫真談個不亦樂乎?我認為原因起碼有三:

一. 「意淫之入屋化」跟道德恐慌
從前拍性感甚至露點寫真的女星,她們的定位都比較清晰。儘管她們都可能純情過(如李麗珍),但當決定走性感路線後,其艷星位置跟
fans對象都較容易被區分出來。同時間一些堅守「玉女」形象的女星則繼續純情,二者可謂河水不犯井水。然而「0靚模」卻不然,她們都是三點不露的「模特兒」,也愛說自己的寫真帶藝術成份(如周秀娜在法國拍攝的寫真),偏偏又做出一些如滴奶、含冰等令人聯想到性行為的「意淫」動作,既藝術又色情。另一邊廂,她們又會拍青春片、唱歌、去大學參加講座……她們的支持者除成年人外,更包括一眾少男少女,如去年購買周秀娜攬枕的13歲少年。這引起某些社會人士的恐慌,害怕0靚模無處不在,影響下一代。在這個玉女已死的年代,年輕人再找不到純如白紙的偶像,因此愛崇拜偶像卻又少不更事的「下一代」,都會受0靚模影響而「學壞」。如此道德恐慌(Moral Panic)逼使受驚的人,如老師、家長、基督教人士等作出反擊,對0靚模大肆抨擊。Cohen (2002)指出當社會出現道德恐慌,某現象或群體便會被視為破壞社會秩序的「公害」(Folk Devils),這跟游靜的「代罪羔羊」說法遙相呼應,筆者將於下段再作討論。然而世界就是這麼弔詭,你越想封殺0靚模,她們卻越賣越旺。因此書展不容0靚模入場宣傳,反而幫她們賣了更大的廣告,讓0靚模於本屆書展中再次成為話題。

二. 亂世中的「代罪羔羊」
如上述所言,那些「受驚」人士往往會對0靚模作出批評,就如明光社的張勇傑
(2010)便把0靚模和性罪行數字混為一談,偏偏到目前唯止學界卻沒有證據證明色情可引至性罪行發生。0靚模的「意淫」難道又較歷史悠久的色情刊物《龍虎豹》更「引人犯罪」?聖雅閣福群會灣仔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文章,更把0靚模視為「兩代價值觀大混戰」的元兇。如此說法彷彿陷入滑斜坡式謬誤,把0靚模可能引伸的問題無限上綱,甚有恐嚇社會大眾之意味。游靜 (2007)認為關於「性別」的討論及對性小眾的打壓日多,或源於香港經濟問題越見明顯,令很多人產生焦慮,當引伸到社會層面,「性」便成為「代罪羔羊」以解鬱悶。97回歸,我們對「港人治港」有過盼望,偏偏近年經濟不振、貧富懸殊、金融海嘯,加上人大釋法、政府企圖就第23條立法、80後的不滿、普選爭拗……香港人壓力日增,並對「香港人」自我身份認同進退維谷,如此種種會否成為社會尋找代罪羔羊的藉口?其實跟「性/別」有關的議題一向存在,而色情也非新鮮事,唯0靚模現象或比較明顯,因此被順手拈來成為紛亂社會堥鉹中@隻代罪羔羊。當然,0靚模現象有其獨突性,只因它跟在混沌中尋找向方的80、90後關係密切。

三. 學歷與收入之不協調及其背後矛盾
跟去年一樣,
0靚模的會考分數成為傳媒炒作話題,而成績不佳者則會被重點報道,如 0靚模Rainbow會考只得二分。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大家各出其謀賺錢,只要沒有犯法,過往多是「英雄莫問出處」。但在這背後,我們先有一個假設 — 只要努力,大家都可以在社會流動 (Social Mobility) 的階梯中往上爬,而讀書是其中一個有效方法。偏偏近十多年間香港經濟陰晴不定,加上副學士、自資大學學位湧現,學歷提升收入卻沒有增加,不少借錢唸書的學生更負上沉重債務,令「讀書 = 向上流動」的意識形態受到極大挑戰。與此同時,靠「賣肉」上位的0靚模卻無懼會考分數低,仍然可以財源滾滾,起碼不少人相信她們能輕易賺大錢,這造成一大矛盾 — 到底我們仍要信讀書,還是另走繞道?在香港這個其實不算開放的地方,「性」的禁忌並不少。靠「身體」賺錢仍被視為「不正當」,因此對0靚模看不過眼的大有人在。偏偏「安分守己」,靠讀書向上流動的傳統路經卻越見難行,讓不少人8090後的年輕一代對0靚模的看法呈兩極化:反對的說她們不道德、出賣身體,支持者卻認為她們懂得利用個人條件,力爭上游。這矛盾衝擊著道德及向上流動兩大議題,讓人不得不胡思亂想,尤其是當你拿著大學學位而工作卻朝不保夕時。

有關「0靚模」的討論不會輕易告一段落,它只會不斷演變,演變出更多姿多彩議題。更重要的是,其背後牽連到道德及社會流動,這都是今時今日香港人所面對,並需要好好思索的深層議題。

參考資料:

Cohen, Stan. (2002) Folk Devils and Moral Panics 3rd. Routledge.

洪永起(2007),〈游靜談性焦慮〉,Dirty Press網頁, (http://dirty-press.blogspot.com/2010/08/blog-post.html)。

張勇傑(2010),〈「材」不可露〉,明光社網頁,(http://www.truth-light.org.hk/index.jsp)。

聖雅閣福群會灣仔綜合家庭服務中心,〈0靚模現象與子女成長〉,父母王國網頁, (http://www.parents-kingdom.com/index.php?option=com_message&contid=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