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認識文化產業

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政府以振興經濟之名,提出極力發展六大產業,文化及創意產業是受到政府青睞的六大產業之一。但正如今期關鍵詞的文章指出:「文化產業(Cultural Industries)指稱的不是單一領域,舉凡生產文化產品的領域都可以是文化產業」。文化產業不是一種單一的產業,它是一種複雜體系 (complex),當中涉及不同文化商品(cultural product) 的生產和操作邏輯。曾蔭權的管治班子煞有介事地要發展文化及創意產業,但當中牽涉的卻是一種複雜體系,令人擔心以曾班子的管治水平,如果政府對文化產業其實毫無認識,又或者只是一知半解,所謂發展文化及創意產業的政策不是畫蛇添足便只會弄巧反拙。果然,六大產業的政策宣佈後,發展局便推出「活化工廠大廈」的新猷,提供誘因讓發展商加速重建或改裝工廠大廈。「活化工廠大廈」的措施由發展局推行,看似無關文化產業。但計劃公佈後,工廠大廈的租金馬上應聲而起;一個位於官塘的藝術工作者群聚,Hidden Agenda因為無法負擔新租金而被逼在2010131日,即農曆年三十大團圓的日子,關門大吉。

文化產業是一種複雜體系,像其他複雜體系(如生態系統)一樣,受到多種因素影響。「活化工廠大廈」的措施看似無關文化產業,但文化產業既有其本身的獨特性,亦有其他產業的共同特徵 —— 捱貴租。由於香港的租金高昂,收入微薄的藝術工作者無法負擔一般樓宇的昂貴租金。為了追尋他們的理想,他們不介意工廠大廈簡陋的環境,過去十數年間紛紛遷入空置的工廈。透過這些收入微薄的藝術工作者多年來的艱苦經營,香港的不同工業區已形成了藝術工作者的群聚,如以視覺藝術為主的火炭,以音樂和電影為主的觀塘,以劇場和表演藝術為主的新蒲崗,還有集時裝和音樂的長沙灣等。即是說早在政府推出「活化工廠大廈」的政策之前,收入微薄的藝術工作者已自發地、默默地或嘈吵地(音樂可以十分嘈吵)活化空置的工廠大廈。這一事例說明政府根本毋須畫蛇添足地推行甚麼文化產業政策,政府只須確保香港這個城市的開放性、包容性和公共性,從事文化及藝術工作的人士便可發揮所長。諷刺的是香港不同區域的工廠大廈明明有不同的藝術工作者聚集,從事各種藝術創作;政府又明明說要發展文化創意產業,但一項「活化工廠大廈」卻令不少藝術工作者吃盡苦頭。這一令人遺憾的事例說明「認識文化產業」的逼切須要,今期的專題文章或許能在這方面可稍作推動。

三篇專題文章中,由Li Wei Han Rosanna (李慧嫻) 及 Angelina So (蘇德瑩)兩位同學合寫的文章比較星加坡和香港兩地政府相關政策的優劣。洪麗晶的文章則以無線電視為案例說明文化產業的運作邏輯,林莉莉則轉過來討論文化產業的運作邏輯是否有助粵劇這門傳統藝術的傳承和發揚。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