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ism MCSLN

 

Download

香港,到底“香”在哪裡?

楊凝希

香港的小販,雜貨店,士多辦館等,其實不過是三、四十年前在不同區域都隨處可見的事物,而且於三、四十年已在香港不少地區絕跡。對於這些舊事舊物,人們通常會認為時代既然不斷進步,舊的事物當然應該不斷被淘汰,無須可惜;像香港市建局那樣,在舊區重建時保留部分舊事舊物作為懷舊的對象便已足夠。而Ackbar Abbas提出的消失的空間卻道出面臨被淘汰舊事舊物的價值。這不禁讓我聯想起現在的香港,除了消失的空間,還有消失的食味 —— 現在的香港,到底“香”在哪裡?

少時叫慣了的豬腸粉,不知何時簡稱為腸粉,若包了餡,如叉燒、鮮蝦、牛肉、甚至近日的羅漢齋之類,就再簡稱為“腸”,聽了總叫人心下不安。人簡稱是親昵,至親不呼名;物簡稱了,就會與它物混同,雜味紛陳,難免有失恭維。住在深水 埗的陳伯回憶道,最早吃到的豬腸粉是騎車上村的豬腸粉小販賣的。他無名可叫,賣的或就是他的名字,他下午四點左右上村,踏著單車左右兩旁的扁箱一邊放醬料竹簽,一邊放紙袋鐵碟。腸粉可以盛回家吃,小販還會問客人要吃甜還是辣,用竹勺塗上甜醬或辣醬,再撒一層麻油,好的豬腸粉米香濃鬱,柔韌細滑,乾濕適中,用竹簽串起送到嘴邊不會中途掉落,滋味暖入胃腸。

現在腸粉小販已無處可尋,偶爾在深水埗北河街的小販區,在麫檔和燒鵝檔之側,買到新鮮腸粉。茶樓飲茶仍有腸粉,一碟連醬料可賣二十多元,大多粉質粘滯,索然無味。為了壯大餐單菜色,腸粉種類繁多,有單純的齋腸,包了餡的,有叉燒腸、蝦米腸、牛肉腸,甚至羅漢齋腸,除了蝦米腸仍算合味之外,其餘都是彼此相剋,不融不合。舊風舊物一一消逝,連回味的味道也停在了幾十年前。

回味腸粉後不得不提港式奶茶。飲第一杯奶茶,可謂因緣際會,不復再來。褐色湯液,赤黃如泥,苦後來甘,論色論味,皆得土地之真。香港奶茶是雜茶,由廉價的錫蘭與印度粗茶混合,再加濃縮奶精與砂糖,即成補充營養的粗飲,一店只有一種味道,一店只有一種奶茶。加上港人創始或改造的菠蘿包、雞尾包、椰絲奶油包、蛋撻、西多士等,飽滯甜膩。英式奶茶是有閑階級的享樂品(Genussmittel),本地奶茶則是工人階級的營養品(Nahrungsmittel)。十多年前,更演變出咖啡混合奶茶“鴛鴦”,連早年茶餐廳的鹹檸七(七喜汽水加檸檬片和鹽),檸檬可樂等雜飲,可謂清濁不分。渴來飲,一杯下肚,百般滋味。

今日的街頭茶水當絕跡,冰室亦多已變身為茶餐廳。然而,由於茶餐廳租約所限,熟食攤檔不能改易業務,又要與比鄰的速食檔、燒臘檔、粉面檔友善分工,按照港商同類相殘,分毫盡取的品性,茶水檔自會混雜成一家茶餐廳。奶茶味道不夠濃,加冰扣水,一杯下肚,除了冰鎮,兒時的濃鬱奶味不復而在。更令人望洋心歎的是,很多臺灣品牌的奶茶躍居其上,光顧者日漸居多,不知他們還會不會回顧茶餐廳的港式奶茶。

是否香港本來的味道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盈利行頭,大成本投資壓制小販,連飲食港式味道都被“活化”,無法嘗到超出預期的腸粉,奶茶,公仔麫?

不過,我們是否能大膽假設在社會進步構成的種種錯失之時,女人街,廟街的出現又會否是香港現時的“味道”呢?

女人街和廟街都坐落於油尖旺區,是香港兩條富有特色的街道,香港人以及外地遊客的購物及觀光地點、夜市。曾有不少電影以廟街取景。廟街以售賣平價貨的夜市而聞名,被喻為香港的平民夜總會。

1970年代,香港有很多小販於路邊無牌經營,影響市容之餘,亦為居民帶來不便甚至危險。為將他們規範化,市政局於1975314日於九龍的20個地點推行“小販認可區”計劃。

由於街道早期的攤檔所售賣的物品,多以女性服裝和女性用品為主,所以俗稱女人街。廟街的性質與旺角的女人街相似,而到訪的人則以男性為主,故亦有男人街的稱號。。

每天從傍晚時份開始,廟街路邊的攤檔便會陸續開始營業。攤檔售賣的物品相當多元化,包括男性服裝、手工藝品、茶具、玉器、古董、廉價電子產品。而在天后廟外有不少看相算命的攤檔,有時候附近還會有傳統粵劇表演。早年更曾有一些武師在此表演賣藝及賣藥。女人街所售賣的物品亦已趨向多元化,包括各種家居用品、男女服裝、化妝品、手袋、手錶、飾物、玩具、香薰等等。由於貨物均價廉物美,故能吸引大量人士到訪和購物。除此之外,廟街內也有不少富有香港本土特色小食的攤檔,包括海鮮、煲仔飯及各類麵食等等。由於價錢大眾化,而且口碑不俗,深受居民以及外地遊客歡迎。

由此可見,廟街和女人街是與別不同的具有旅遊特色,以行業為主題的香港街道,其飲食也是具有香港本土特色風味,這種對小商小販的規劃式管理順應了城市發展的需要。西方哲學家Homi Bhabha的混雜理論(hybridity)認為:雜交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種狀態。在外來文化影響下,本地文化吸收外來文化並改變自己,產生出新的文化形式或類型。我們是不是能認為廟街和女人街是消失的空間的另一種再現形式?雖不是原滋原味,但也有其存在的必要呢?

誠然,上述香港之“香”味的變化,反映了香港社會“空間”的變化,希望不會越來越喪失原滋原味的“味道”。

參考書目:

許芷盈,《重見•重建》,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07

陳雲,《我思故我在——香港的風俗與文化》,香港:花千樹出版有限公司,2005

____,《新不如舊,香港舊事返照》,香港:花千樹出版有限公司,2006

Bhabha, Homi.(1994), The Location of Culture. London: Routle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