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文化研究@嶺南》5周年/25期

「加氣站」


《文化研究@嶺南》5周年/25期「加氣站」花絮

 

 

這是黃汶欣小姐(2010-11MCS畢業生)自製的蛋糕

特別鳴謝阮兆倫先生(2009-10MCS畢業生)送給馬老師的禮物

 


曾經聽過一種說法:如果想害別人,就勸誘他們去辦雜誌,尤其是嚴肅的思想性刋物。回顧歷史,除了少數的特例,大部分認真地探討文化社會問題的本地刋物,往往在出版了三數期之後,就辦不下去。以此為標尺,《文化研究@嶺南》這份網上刋物,自2006年9月出版,迄今已持續經營了5年,共出版25期雜誌,在香港這不算肥沃的文化土壤之上,對樂於「被害」的朋友們來說,大概還是一件值得祝賀鼓勵的事情。於是,我們在今期(第25期)加設了名為「《文化研究@嶺南》5周年/25期加氣站」的版面,歡迎為《文化研究@嶺南》和它的編委與作者, 特別是總編馬國明和統籌/執編袁嘉欣,談談心、打打氣,一字不拘,千言萬語也無妨… 加氣請進mcs@ln.edu.hk



衷心向馬老闆和Karen致謝,你們的熱忱和工作,令《文化研究@嶺南》成長茁壯。馬老闆是我敬佩的赤子之心的文化人,很有可能是“香港最後一位有赤子之心的文化人”。
Karen,我們的文化行政能者,被僑叔挖角去了文學院,祝你事業更上高樓。

小良

 

惜取「文化」的路:是什麼讓你樂而忘返?

文化是個不斷再發現的過程,因此,文化得透過教育和保育而持續發展下去。透過文化你發現了什麼?
這些年來,社會上有不少關於「集体回憶」的議題,我多番在MCS 的課堂裏跟同學說過,「回憶」從根本抓住一個人對自己在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時空游逸中的定位,影響「我」在周遭事物不斷變化過程中「成長」,從而去「想像」未來的可能,是件非常複雜的事,而「集体」的事更不知從何說起。
嚴格來說,一個社會「集体」(social body),實在沒辦法像「我」那樣地去「回憶」。不然,「九七」便必定很容易地成為我們之間許多人的「集体回憶」了。九七年那一年,都說︰時日無多了。那時有香港熱,大家都在講香港文化身份。我自九四年開始在香港中文大學搞了個「香港文化研究計劃」,趁回歸的「檔期」也出版了十來種書。在那些雨水和淚水的日子裏,心裏也納悶,是否這就是「文化研究」?回歸之際自己做了個破釜沈舟的決定,準備於半年後離開已從事教學研究十年的中大,到屯門加入嶺南(當時仍是「學院」)。對我這是個重大決定,與其說是對學術體制的灰心絕望,不如看成是對文化前路的徹底悲觀。總之,這意味着我將進一步離開我的「本行」(文學研究),為了去加入和發展一個在香港教育和學院制度中身份十分單薄模糊的學科︰「文化研究」(Cultural Studies)。
及後,金融風暴席捲亞洲,回歸了的香港又溫水煮蛙,游離盪漾,我們乾脆埋首虎地跟「體制」打交道,這時集體的力量就十分重要。於虎地,我們一些共有的文化及社會想像維繫了大家的向心力,但要走出一條路來,經年累月的實踐才是關鍵。我們的目標是讓香港的年輕學子認識文化在當代錯綜複雜的社會、經濟和政治環境中的位置、功能、霸權和希望。結果,嶺南大學於九九年開辦全港首個「文化研究文學士」學位課程,二零零零年成立全中國首個「文化研究系」。
零三年,我們又創辦了兼讀制、自負盈虧的「文化研究碩士」課程,針對社會上不同相關行業人員之所需,提供當代文化研究和分析的批判視野和知識中介。我們特別注視教育工作、傳媒文化和社區工作的領域。這時,我才真正認識到,要透徹去面對和處理我們的集体文化問題,是一件多麼艱巨和長遠的事情。記憶中的挫敗感實在不少。這是對個人毅力的考驗,也是對「文化研究」在香港高等教育制發展的重大挑戰。
這在在都是文化的點滴。再發現香港的重要過程有二:必須再發現我們的文化,使「文化」活化,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必須透過這文化去再發現當前生活的樂趣和真締,從而掌握「我的」世界。
「文化研究」或許是成長了,可個人有沒有積累了更有力的可持續發展資源呢?「文化」的維度,在回歸後十多年的今天,又能有什麼在不同層面的切入點和突破點呢?此際,我最私人的念頭竟仍是多年以前所想的:時日無多了。

透過文化,你發現了什麼?
是什麼讓你興奮、回味,樂而忘返?在社會百態及歷史濁流中「找到自已」?來日方長,當然看你自己了。
陳清僑
記於《文化研究@嶺南大學》五周年
19.8.2011


All of the hard work of the e-journal's editor, staff, and contributors have paid off, since you have created an archive of engaging and critical writings on Hong Kong culture and politics. Here's a toast to you all, as we look forward to more good reads in the future!
John

 

馬老板向祖國示範了真正的「維穩」,其實就是做好「保育」的工作:從小販街鋪、路邊小吃、歷史 記憶、公私故事,到MCS功課、文化評論、關鍵詞彙和人物專訪。當人人都有「細藝」,「穩」自然不難「維」。而要做好「保育」的工作,除了閒時讀點本雅明和列斐伏爾外,還需要每兩個月訂定一個主題,選編三數MCS同學作品、書寫短短的前言、校對長長的文章,再開幾小時會議、打一輪電話、發連串電郵,然後排掛上網。「保育」與「維穩」,原是要花點時間和精神的。 謝謝馬老板和Karen風雨不改,成就《文化研究@嶺南》五年的「維穩」「建刊大業」,「保育」了MCS的一些文化研究成果。
PK

 

本地探討文化社會問題的刊物,真的買少見少,我們的《文化研究@嶺南》能出版到25期和慶祝5週年,真的要為一直為這份網上刊物努力不懈的馬老師和各位MCS同學(當然還有Karen)鼓掌。記得剛開始的時候,我是有份參與的,但堅持不久,很是慚愧。不過,我們請了馬國明做主編,是“英明”選擇,無論是開書店﹑辦雜誌﹑ 寫評論﹑教學生,他都全情投入。我相信,MCS課程一天存在,《文化研究@嶺南》會繼續運作,帶出文化研究的嶺南特色。
順馨

 

記得構思《文化研究@嶺南》的最初,本是藉著網頁免費刊登MCS同學的優秀論文。MCS同學是熱情的,自願擔任不同欄目的工作。
謝謝各位,特別是編委會的老師、同學、研究生、長期撰寫評論的畢業生、負責人物專訪的成員以及網頁管理的MCS同事Chester,全靠你們不計成本的支持與努力,《文化研究@嶺南》才能順利地運作了5年。
今年7月,完成了第25期後,我轉到嶺大文學院工作,迎接新的挑戰。我相信在馬老師的帶領及Phoebe的統籌下,我可以安心成為《文化研究@嶺南》的全職讀者,期待你們的出版!
特別鳴謝許寶強老師讓我嘗試行政工作以外的工作。

前《文化研究@嶺南》統籌執行編輯
Karen YUEN

 

在香港從事文字工作,向來報酬不高,至於收視率如何,那些人留意、那些人認真看?不得而知。
然而這份網上雜誌,讀者免費看、作者編輯統籌全部義務工作,不講報酬,卻換來最認真的讀者,想讀、正在讀、讀畢文化研究的,誰沒有細讀過?特別是在交功課的日子......
今天,文化雜誌在香港的生存空間是小之又小,何況是「文化研究」?感激馬老師五年來從沒間斷,也感激Karen與一眾編委和作者的努力。

Venus LAM

 

MCS的每位老師都很用心教導,很有啟發性。但學問理論的大山總是很難爬,《文化研究@嶺南》裡由同樣在拼命爬的同學寫的文章,雖然可能不是最棒的,有時或更有錯。但正因如此,總可在自己似懂不懂的時候帶來一些思考的線索。對照自己的對或錯、多和少,就如學習過程中的踏腳石,腳震震踏過去又能爬上去一點點,對學習來說也十分重要(對死線前的功課更能救命)。
感謝馬老師五年來把踏腳石一塊一塊悉心整理鋪好。

Cara KO

 

五年來,《文化研究@嶺南》累積了很多文章,題材、角度、長短各異,數量不少,是本地很珍貴的文化研究文章庫。文章這麼多,幸好得馬老師每期訂定清晰主題,再加上導讀引言,讓讀者更能掌握不同議題和概念。歷年來不知有多少學生或傳媒工作者或普羅大眾,都因為搜尋資料而偶然來到這網站,然後一篇一篇讀下去,重新思索社會和生活。感謝馬老師付出的心力,為每期網上刊物定主題、選文章、指導編輯同學等,這些都是很花精神很不容易的功夫,也感謝馬老師在編輯會議時像為編輯們補課一樣細心解釋概念和引介好書好文章(慚愧地我只參與過兩三次會議,十分抱歉)。也謝謝Karen的細心統籌和努力。向你們致敬,也期待25期之後的每一期。
Eddy CHAN

 

文研網刊五周年
師長同窗多巨篇
獨立思量常遠溯
緣何滄海變桑田

黃志華

 

許寶說馬老板向祖國示範了真正的「維穩」,港大被李克強旋風弄的人仰校翻,更感大學需有為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以身作則,持續不斷,「保育」難得的文化研究期刊。偶爾一讀高登討論區,見眾巴打吹水不忘引用刊內文章打筆戰,果然文化是日常的。
謝謝諸位守住《文化研究@嶺南》。

Galileo CHENG

 

說來慚愧,過往曾崇拜不少智者,學到很多人生哲理,造就了今天的我。常希望能面對面向智者們表示致謝感激,但他們總是在遙不可及的地方。今次能幸運地借MCS製造的機會向馬老闆親身致敬,卻又舌頭打結,不知從何說起。只記得馬老闆上課時說的一句:「我仲有火!」,說時眼裏火光熊熊, 使課室頓時一片火海(幸好只是心中的火)。謝謝馬老板的助燃,希望你身體健康,繼續播放本土保育的火種。
陳家儀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