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關於「身教」的教育思考

蕭 俊傑

 

身教,幾乎是一切「親子貼 士」、「教育妙法」的萬能藥。身教真的如此萬試萬靈嗎﹖本文將會分析身教的毛病,以及活化身教的可能。


「你行,但我為甚麼要行

筆者教過不少「話劇學英語」 的課程,學生的動力通常不及課外活動,教學語言是原因之一,但這裡不細 談。只是既然如此,性急的老師總會身先士卒,身教示範,希望鼓勵學生參與。

可惜,「身教」之後,學生通 常只會互相對望,繼而一片死寂如果學生嘴多多,更會爆出一 句「咁勁你做埋佢呀!」。一些 頗有淑女、紳士氣質的同工,通常都身體力行作示範大概同學都未見過老師手舞足 蹈吧,通常會嘲笑起來。若果不及時阻止,便會惹出火藥味。

身教,是落伍的教育理念。身 教的言下之意是甚麼就是「我行,你也行」以身作則,其邏輯就是「有了 施教者,便有受教者」。然而在今天的課室和家庭,施教者身段太強,往往成了「有了施教者,就只有施教者」的局面,對「受教者」來說,就是「你行,但我就是 不行」或「你行,但我為甚麼要行


身教的不相干

孩子的猶豫,事出必有因。教師合上眼睛不加思索便以身作 則,碰了壁便不能怪孩子不領情了。筆者曾在國際學校帶工作坊,向學生解釋活動玩法及規則後,學生很快便開始投入活 動,參與度很高。而香港的初小生,多數會幾個同時跑來問這樣那樣行不行部份高小生和中學生,更會猶 豫很久,在腦中暗暗推算幾次,想了很多問題,有的會反思那些是不是愚蠢問題。

學生的猶豫舉動一來是恐懼出錯,二來是課室 的教育鼓吹了一種十分刻板的靜態行動模式,就是甚麼都是先想到爛透,才行動拖慢學生的學習節奏。而這時 候老師以身作則,採取「我行你也行」的教法,反而是節外生枝,太急於取消學生的疑慮和問題,是不相干的做法。


施教者的角色

那麼施教者的角色是甚麼行動、試驗、實踐,本身就有 解答問題的性質。

教育者要做的,第一步是要令 行動、試驗、實踐都不傷害孩子的尊嚴,不令孩子恐懼得卻步。要減少孩子的憂慮,可以嘗試訴諸言教,清楚邀請他們把腦中所想的說出來、試出來,把無形的焦慮 變成具體可見的問題去解決,這才是比較有機及可行的做法。

施教者的角色,就是支持受教 者主動做事,在事情中展開行動、試驗、 實踐。言教、身教只是表達的策略,更需要的是情境判斷,包括做甚麼事、做的事和做事的人,不能把身教神話化。


身教、言教的靈魂事教

把教育還給行動、試驗、實 踐,還給「事情」本身,就是「事教」。我們有了活動作為「一件事情」,應該在事情裡教育,包括講解、示範規則,訂立時間表、維持和改善規則也應該讓學生在事情裡學習, 包括解決問題、表達想法感受。

因此,實踐創意教育、藝術教 育的主張,絕不是流行於香港教育界的神話,標榜破除規則、漠視時間表,而是讓學生和老師共同參與一件事情,然後由事情發展出規則和時間表,並視之為有時限 的共識和工具。如果鐘擺效應地鄙視規則和時間表,創意教育和藝術教育只會退化為姿態教育。

至 於主流教育的情況,是學校裡的學習方式,經常不是讓學生去「做實事」,由「做實事」去發展時間表、規則、學習內容,而是由不完整、斷斷續續的事件,去支撐 學生必要留在學校的時間。就好像叫足球員,十年不斷反覆控球、射門,卻不讓他比賽,這不是足球,也不叫「事件」。這些對孩子能力和尊嚴深層次的侵害,不是 以身作則可以騙倒孩子。

事教不是身教,因為身教只強調「有了施教者,便自然有受教者」的非必然邏 輯事教,是有了教育功用的事情,只要老師和學生都認同和明白,大家便得面對 事情的生命力、規則、運作,在事情裡活動和尋找知識。教育和學習空間,便由真實的事情去支撐,而不是要老師做學生的份,勉強自己和學生去運作事情了。

 

本文取自《殖孩主義》部份內 容

「殖孩主義」網頁

http://www.facebook.com/pages/%E6%AE%96%E5%AD%A9%E4%B8%BB%E7%BE%A9/110405915711984?cre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