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雞蛋仔伯伯」的天堂與地獄

20114月,一名在街頭售賣「雞蛋仔」的熟食小販被食環署人員拘控,數十名街坊鄰里抱打不平,指摘食環署人員拘控自食其力的「雞蛋仔伯伯」並不合理。事件被主流媒體廣泛報導,社交網站facebook上 更是群情激憤。由於「雞蛋仔伯伯」起初向媒體聲稱自己希望自食其力,沒有申領綜援,這位在街頭售賣的小販一時之間成了媒體的寵兒,爭相採訪。後來終於有媒 體想到盡「查證」的基本責任時,才發覺「雞蛋仔伯伯」其實已領取綜援。對香港的主流媒體而言,「雞蛋仔伯伯」從天堂掉進地獄了;最後關於「雞蛋仔伯伯」的 報導是說有關當局正考慮控告他「呃綜援」。

香 港主流媒體處理「雞蛋仔伯伯」的手法令人感到絕望,媒體起初以為找到一個令人動容的故事,連基本的「查證」也沒有便大造文章。到發現事實之後,不但沒有向 讀者致歉,反而將一個在街頭販賣,掙扎求存(領取綜援不代表生活好過)的都市小人物塑造成狡猾奸詐的人。年紀老邁的小販被食環署人員拘控,連路過的人也看 不過眼的新聞時有所聞,「雞蛋仔伯伯」不是第一樁。香港的主流媒體卻不曾探討香港社會裡為何總會有「雞蛋仔伯伯」這樣的長者,明知在街頭售賣會遭食環署人 員拘控也照樣在街頭售賣。做小販,日曬雨淋,既會遭拘控和罰款,又會被充公貨物和生財工具,更有可能受到各種不明勢力的滋擾和敲詐。「雞蛋仔伯伯」已領取 綜援卻向媒體聲稱沒有申領的做法或許出於一時愚昧,但寧願做小販,自食其力,也不要領取綜援的故事是何等觸動人心!

為甚麼都市小人物掙扎求存的故事能如此觸動人心?「雞蛋仔伯伯」的故事其實提供了答案,「雞蛋仔伯伯」曾向媒體表示甘願受, 卻希望有關當局不要充公他用來製造「雞蛋仔」的「車仔」。「雞蛋仔伯伯」或其他熟食小販的「車仔」都必須度身訂做,設計獨特,才可以配合他們售賣的熟食。 其實「雞蛋仔伯伯」的「車仔」不能訂做,必須自製。每個熟食小販的「車仔」都是他的一番心機,「雞蛋仔伯伯」甘心被罸款,卻不甘一番心機做成的「車仔」被 充公。令他感到自豪的很可能是被當局充公後送到垃圾堆填區的「車仔」,香港社會裡總會有「雞蛋仔伯伯」這樣的長者,明知在街頭售賣會遭食環署人員拘控也照 樣在街頭售賣,其中的原因很可能就是那架被送到堆填區的「車仔」。

今 期的專題文章裡,兩篇探討小販的世界,另一篇寫大牌檔。揀選大牌檔的一篇不是為了湊夠數,而是文章寫有關當局對不同地區的大牌檔竟然出現厚此薄彼的不同政 策。文章指出,中上環一帶的大牌檔被當局確認具本土飲食文化的特色而加以保留,深水埗一帶的大牌檔的命運卻縣而未決,因為區內出現反對保留的聲音。小販在 街頭售賣熟食何嘗不是本土飲食文化,尤其是熟食小販要自己一番心機自製一架能夠在街頭「即叫即製」的「車仔」。當局總算確認大牌檔是本土飲食文化,甚麼時 候才輪到街頭熟食?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