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香港特色:城市中的小販求生術

李敏儀

   

早前在大坑銅鑼道賣雞蛋仔而被票 控的72歲吳伯伯,引起全城關注,甚至有 網民發起行動,齊齊聲援雞蛋仔伯伯,這令我聯想起早在二十世紀初已在香港出現的街頭小販。Michel de Certeau在其著作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描述社會大眾、市民如何在權力的 主導下突破弱勢(weak)在對策下作出權宜之計(making do),又利用策(strategy)和對策(tactic)的差別成功捕捉機會,運用對策中 沒有屬於自己的空間(space),令對策因而變得有流動性及不確 定性,能隨時觀察機會和掌握有利的時刻。[1]本 文嘗試在日常生活中,探討小販們如 何為了生活、求存而想出技倆對策,用以對抗政府的策略,又詳細了解小販如何利用權宜之計、 空間及有創造力的形式在日常生活中展現民間的智慧與政 府制度及權力互相角力

過去百多年來,街頭販賣一直是香 港的生活特色之一。政府為了對販商經營的行業和規模作管制,遂採用發牌制度。但由於販賣活動阻塞街道,造成滋擾,所以自1970年起實施一項政策,在一般情況下 不再簽發新的小販牌照,藉以逐步減少街頭販賣活動。由200011日開始,食物環境衞生署負責管理 小販。[2]


小販的歷程

在早期的香港社會裡,市集、小 販、街頭買賣,一直都佔有很重要的地位。早在二十世紀初,小販已經在香港出現。到了五、六十年代,因為有大批的大陸移民踴到香港,他們普遍沒有學歷、沒有 技術,小販正好提供了另一條出路。1973年的股災,1974年的能源危機,令香港的經濟大受 打擊,大批工廠倒閉,大量人口失業,小販成為了他們的求生水泡。因此在七十年代初期,街道上便突然出現了大量的小販。有鑑於此,政府於1975314日 在通菜街成立第一個的小販認可區,即現在的「女人街」,希望可以藉此安頓,以及比較有條理地規管小販。隨著社會不斷發展,政府對小販的態度也開始了明顯的 改變。政府開始以軟硬兼施的手法對付小販,一方面把檢控的紀錄電腦化,增加罰款,一方面推出不同形式的計劃,例如發放特惠金等,吸引流動小販自願交回牌 照,政府最終的目的就是希望取締所有的流動小販。小販就好像我們的社會經濟探熱針,回看香港的小販歷史,便會發現原來它們的存在與多寡,一直與香港的經濟 發展息息相關。[3]

八 十年代以後,香港現代化和城市化的步伐不斷加快,舊區重建的工程接連展開,大型企業紛紛進駐各行各業,各大小商場遍布各區各地,小販的經營空間變得越來越 小。另一方面,市政局開始收緊小販政策,對無牌小販加強執法,並鼓勵牌照持有人放棄牌照、或者搬進市政大樓營業。於是,香港的小販數目不斷減少,小販聚集 的地區也日漸消失,對本港的低下層生計、經濟發展、社區規劃、本土文化等方面帶來一定影響。[4]


規管小販

記得數年前,當時的市政總署署長 鍾麗幗受市政局議員質詢,指平均每一名無牌小販要花2萬多元公帑「處理」,這是否太不 化算﹖當時她的回應是,抓小販就跟抓賊一樣,不能用成本效益計算。把小販視為罪犯,就是學術上的所謂刑罪化(criminalization)[5], 這是香港政府一直的態度,小販無牌、阻街、不衛生,混亂無序,只要看一下政府的廣告便知,小販就是違反政府規管,違反現代文明,他們處於社會及經濟秩序以 外,以至有牌的小販也要嚴加看管,最好把他們取締。回顧歷史,只有在突發情形下,香港政府才會把嚴打小販的姿態放鬆一點,73年的石油危機及女人街的出現,固 然是著名例子,幾年前經濟不好及失業嚴重時,董建華政府也曾要求食環署放寬一點,但形勢稍為一變,又繃著臉對付小販罪行了。[6] 2009年 有報導指有小販屢次在沙田新城市廣場內的行人天橋通道擺賣,多次被驅趕後依然故我,新管理公司指小販屢勸不聽,使他們要投放額外資源人手管理,且令商場形 象受損,並入稟高院要求禁止小販再進入新城市廣場範圍,並向他追討賠償。[7]

馬 國明在《路邊政治經濟學》指出,有人流的地方才會有小販,沒有人流的地方就沒有小販,人流先於小販的出現。既然如此,把一個沒有人流的地方(如政府空置 地)劃為小販可以擺賣的地方,又有甚麼意思?另一方面,即使政府重發小販牌,有牌的小販可以在政府管理的土地上擺賣的話,亦不見是可行的方案。現在香港有 多少地還是政府直接管理的範圍呢?連接天水圍天恩商場和頌富商場的兩條天橋,一條歸輕鐵管理,一條歸天恩商場管理處管理。街市的門口貼著這裡歸某某公司所 管轄;在地鐵站前面的土地,就是地鐵的「私人地方」;在商場前面的街道,就是商場的「私人地方」。筆者有朋友在政府興建的會展門口派傳單,都有護衛走來對 他們說會展是「私人地方」,當全香港的大部分土地都變成了「私人地方」,即使政府重發小販牌,香港還有既有人流又不是「私人地方」的地點,給這些基層小販 去擺賣嗎?[8]

馬 國明曾在報章寫道「小販是弱勢社群,又是政府花大筆公帑供養的小販掃蕩隊掃蕩的對象,但小販其實是開拓城市空間的開墾者。」他更指出「沒有小販便沒有古玩 買賣的中介者,當然香港不會缺少經營古玩買賣的商人,但鴨寮街這種充滿庶民色彩的城市空間卻全靠一些小販,憑他們自己的眼光正確地判斷鴨寮街可以讓他們擺 設地攤,買賣古玩和精品。同樣,大笪地、女人街等城市空間全是由小販開拓的。」[9] 由 此看來,小販要在香港這個地少人多,處處管制的城市裡求生,必要想出可以突破政府的高壓政策,從隙縫裡尋找機會,才可以有生存的空間。


小販展現民間的智慧 對策 (Tactic)

政府自1970年起實施一項政策,在一般情況下 不再簽發新的小販牌照,藉以逐步減少街頭販賣活動。[10]正如(de Certeau所指出的tactical raid)無牌小販或持牌小販為了生活而想 出不同的對策,不停遷徙用打游擊的戰術,藉以生存,應對政府進一步的打壓。根據《路邊政治經濟學新編》描述,小販本是城市的游牧民族,一旦固定下來便無從發揮作為小 販的特質。[11]而小販就是利用游擊的戰術作為對 策(Tactic),在大街小行中於不同時間尋找屬 於他們的地方(place)來作根據地,尋找空間(space)繼續進行買賣活動。


小販的對策():時間的掌握

小販很懂得運用時間,在日常生活 中我們在街道、行人天橋或隧道也曾見小販的蹤 跡。小販們不會在小販管理隊的辦公時間及範圍內擺賣,也不會長期佔用同一位置。他們會不停改變擺賣的時間及地點,目是要逃避販管隊的拘捕,以作對 策。小販除了在人多聚集、繁榮的街道上擺賣外,近 年小販在商場內外擺賣的人數多了,例如﹕深水埗、 旺角的天光墟;旺角新世紀廣場行人天橋、各大屋邨 的天橋或行人通道等。甚至港鐵站內的出入口位置及 大型商場的主要行人出入通道,如沙田新城市廣場 等。


小販的對策():聲東擊西

小 販多會三、五成群集體行動以方便照應。他們多數利用食環署職員的換班時間及人多地點進行,利用時間上的漏動,讓他們能爭取更多時間進行買 賣活動。而且,小販容易識別穿 著制服的食環署職員,能隨時走鬼。小販們更會互相照顧,於街頭街尾、互相把風,甚至使用調虎離山之計 即 小販自行舉報街頭有小販擺賣阻礙行人,接著小販又於街尾擺賣,引開販管隊的注意,利用販管隊去錯地方的時間在別處經營,充分表現出小販的民間智慧策略。


小販的對策():詐傻扮懵

《明報》於2006628日報導小販陳婆婆的故事,她會用手推車去10斤新鮮摘下的通菜及8紮黃皮, 然後到 天恩邨旁河邊的「天光墟」擺賣,婆婆不時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提防「敵人(販管隊)」,準備隨時「走鬼」。她說,過往亦曾被販管隊人員驅趕,但每次她都會以 「演技」來脫身。「他們一行動,我就會『變身』為街坊,扮推著蔬果路經,他們叫我,我就愈叫愈走,當聽不見,他們都不會拉我。」俗語有謂「人老精、鬼老 靈」,婆婆倚靠年長,博取小販管隊估不到自己扮街坊的心態而進行買賣活動,加上街坊也因為婆婆年長而不作出舉報。因此,陳婆婆的欺騙奸計對策得而成功。[12]


小販的對策():互惠互利

今天 的「食環」(食物 及環境衞生署的簡稱)以前 叫「市政」(前市 政局負責管理小販事宜)現在的「食環」會拉人 封艇充公 物品。被市政捉過的阿姐說以前 只是閒事, 「市政」會沒收部份的東西最多 也是給數百元的堂費做小 販的待遇還不算太差。[13] 阿姐 形容以前的「市政」有人情味,不會做 得太過份。只要在「市政」走過來之前用綠色帆布蓋著貨品那便 沒事。更何況有人負責「睇水」,他們就是附近的道友。小販們請他們幫忙在小販檔的外圍「睇水」一有 「市政」來便大叫「走鬼啊」小販 便收拾行裝。阿姐稱他們每檔夾 五元找道友幫忙,而道 友又有收 入,互 惠互利。這例子講出小販的蠱惑招數作對策, 道盡當年小販、道友和「市政」的共生關係


小販的對策():自創工具(Bricolage)
小販們所用工具大多十分簡陋,甚至只是
一塊攤在地上的布匹,好使貨物不 致弄污。但平平無奇的一塊布卻暗藏玄 機,只要拉動索在布匹四週的繩索,轉眼間便可以把地上亂作一團的貨物束成一綑,「走鬼」去了。[14]小販會製作很多不同的創意工具,方便進行不同的買 賣活動。其多樣化的設計目的是要方便「走 鬼」時能成功逃避食環的掃蕩。


 


木頭車

木頭車可以變身成為小販不同的生 財工具,例如﹕熟食、蔬果、衫褲鞋襪等。木頭車可因應小販販賣東西的種類而有不同款式的設計,完全配合小販的需要,方便又實用。

     


購物手推車

這個生財工具更加經濟實惠,小販 只要有輛購物手推車,那麼隨時也可以 在街上進行販賣活動,「走鬼」或轉換 地方擺賣時更見方便。



木製 / 硬紙公事箱

這又是另一種方便、容易攜帶的工 具。小販只要把售賣的物品放入自製公事箱內,打開便能銷售貨物。若遇上「走鬼」便可以隨時關箱而走,逃避販管隊的追捕。

     


生果盒

生果盒是一種不用成本、隨街可見 及隨街可拾的工具。小販只要把貨物放入 生果盒便可以經營,就算遇上走鬼也只要 取回貨物便可,不用攜帶生果盒那麼笨 重。由於生果盒隨處可見,故小販更可在 「走鬼」後於另一處地方繼續經營。



手推車

熱騰騰的煨蕃薯在香港頗受歡迎, 在冬天更是美味的小吃。小販利用智慧在 手推車上放上大鐵罐來煨蕃薯,既方便走動、 又可保持蕃薯的溫度,是一樣有意思的工具。在 《路邊政治經濟學新編》內講述賣蕃薯的小 販,他的技術已是到了爐火純青的境地,人們卻 只消十元八塊就可能吃到全世界最好吃的煨蕃 薯。至於市容,那個由人家掉棄而改裝成為火爐的 圓形大鐵桶外型標緻,像大集團的標誌一樣,遠處望見便 知道有煨蕃薯售賣。[15]


除了以上較多小販使用的工具外, 也有其他別出心裁的創意工具,例如﹕電單車車尾售賣貨物、發泡膠告知行人有什麼東西售賣及街上放椅子替人理髮等。小販們為了生計而想出不同的創意工具的智 慧真不能輕視呢﹗

         


總結

本文主要探討小販如何為了生活、 求存而想出不同的技倆對策,強烈突顯小販本身的能力和生活智慧,以及反映他們必定會自行在強者的策略中鑽營,漸漸活出各種對策(Tactics)在對策下又作出權宜之計(making do),甚至利用創造力形式(bricolage)以作對抗。可見小販為了求生而作 出不同形式的抗爭,正如Michel Foucault所說的「以弱勝強」(power of the weak),小販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

《街道與空間》的作者Peter Cookson Smith認為形形式式的街頭生活,令香港 的生活經驗變得豐富多姿。他更指稠密的舊區之所以吸引遊人,是因為它多采多姿,因為舊區給不同的小商戶、攤販和居民,作了多樣化的用途,形成了五花八門和 具活力的區域。[16]大財團往往為了自身的利益,把小販活動一定義為非法、影響市容、阻塞交通及污染環境的 行業,令自己在各方也佔有絶對優勢,難道真的要讓小販行業沒有生存的空間?我們就讓時間去證明、歷史作見證吧﹗

參考資料:

書籍

De Certeau, Michel. 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 Berkeley & Los Ang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4, pp29-60.

Smith, Cookson Peter , 《街道與空間-變奏中的香港城市設計》 (Urban Design Impermanence: Streets, Places and Spaces in Hong Kong), MCCM Creations, 2007

馬國明,《路邊政治經濟學新 編》,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出版,2009


報章

葉蔭聰,〈別再把小販當罪犯〉, 《明報》,  2006424日。

〈婆婆詐傻扮懵避販管隊〉,《明 報》, 2006628日。

洛謀人民,〈倘大的城市,容不下 一個小販?〉,《明報》, 2006725日。

〈天水圍擬開大牌檔小販政策應否 放寬?〉,《文匯報》,2009121

〈沙田新城市擺賣屢勸不聽,新鴻 基入稟禁止小販進商場〉, 《明報》, 2009926日。

馬國明,〈政 改之後:小販拉濶香港民主政治的最佳盟友〉,《明 報》,2010725日。


網頁

《食物環境衛生署》,http://www.fehd.gov.hk/tc_chi/pleasant_environment/hawker/overview.html

〈從小販到梗位見證觀塘工廠區二十年的賣衫阿 姐〉,http://kwuntong.wordpress.com/2008/06/25/smallpotato2-1/


錄像

《街頭企業家》,編導彭志 敏,監製謝瑞芳,香港電台電視部製作, 2008


注釋

[1] De Certeau, Michel,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 Berkeley & Los Ang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4.

[3] 《街 頭企業家》,編導彭志敏 ;監製謝瑞芳,香港電台電視部製作, 2008

[4]〈天水圍擬開大牌檔小販政策應否放寬? 〉,《文匯報》,2009121日。

[5] 葉蔭聰,〈別再把小販當罪犯〉, 《明報》,2006424日。

[6] 同上。

[7]〈沙 田新城市擺賣屢勸不聽  新 鴻基入稟禁止小販進商場〉, 《明 報》2009926日。

[8]洛 謀人民,〈倘大的城市,容不下一個小販?〉,明報》, 2006725日。

[9]馬國明,〈政改之後:小販拉濶香港民主政治的最佳盟友〉,《明報》,2010725日。

[11]馬 國明,《路邊政治經濟學新編》,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出版,2009 ,頁26

[12]〈婆 婆詐傻扮懵避販管隊〉, 明報,2006628日。

[13] 〈從小販到梗位–見證觀塘工廠區二十年的賣衫阿姐〉,http://kwuntong.wordpress.com/2008/06/25/smallpotato2-1/

[14] 馬 國明,《路邊政治經濟學新編》,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出版,2009 ,頁28

[15]馬國明,《路邊政治經濟學新編》,進一 步多媒體有限公司出版,2009 ,頁93

[16] Smith, Cookson Peter,《街道與空間-變奏中的香港城市設計》 (Urban Design Impermanence: Streets, Places and Spaces in Hong Kong) MCCM Creations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