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言教和身教之外:「事教」
反面的家教合作﹖

蕭俊傑


在7月號的《關於「身教」的教育思考》,筆者提出有關「身教」的局限,並在結尾提出「事教」概念,就是希望提醒讀者,盡力令小朋友的學習活動變得完整而非斷裂,從而鼓勵兒童在事情中創造和學習。而本文將討論關於「事教」的其中兩個原則,作為教育活動的參考。

兒童在學校和家庭中反覆和長時間被操練,附作用就是學習的同時,也建立了負面的感覺。此外,由於操練由賞罰推動,故一些由操練而來的負面經驗,往往很快便會令孩子轉移視線,疲於奔命地徘徊在責罰的污名和讚賞的榮耀之間。這是個成人的社會,家庭也是由成人來主導。也許,爸媽今天很體貼,放棄很多個人活動,參與以小孩子為焦點的活動,可是不代表這些活動是以小孩子學習的節奏進行的。

例如筆者見過一個由小學生組成的童軍尋寶遊戲,十個家長中,十個皆是自己帶著童軍們走。期間筆者更聽見一位「看破世事」的父親說:「使咩睇地圖﹖睇下其他組去邊咪得!」只有幾個沒有家長陪伴的小孩,才懂得自己看著地圖,群策群力地參與。

這種以家長為主導的活動形式,只會成為反面的「家教合作」,令孩子在學習上得來的負面經驗再次強化。緊張的,只會更緊張;挫敗的,只會更挫敗;被動的,只會被迫變得更被動。

兒童教育家蒙特梭利[1]早已指出 ,兒童天生自有他們的做事和學習節奏,成人事事看不過眼,代為「出馬」,只會令孩子做到一半便被迫拉停,不但打擊他們的尊嚴,還會影響他們從工作中發展出個性和觸覺,防礙成長。

在蒙特梭利的時代(超過半個世紀前),兒童的處境遠遠不如今天般既平淡又複雜、事事無稜兩可。加上現今家長跟兒童關係更加親密,令他們更易受干擾。可想而知,在這個高度發展社會中成長的兒童,是如何無所適從、「六神無主」。現在放在我們眼前的問題就是:「很多學習的負面經驗」和「很少做完整的事情探索」。接下來的部份,筆者將在傳統的言教和身教模式外,提出「事教」這個教育和學習的建議。事教,就是讓孩子、老師、家長,在完整的事件中教育和學習。

事教的技巧,跟很多現行教育模式不同,卻不為取代它們,而是補足,以求應付現行的教育要求,減少精力浪費。然而除「教育要求」外,重要的是開墾孩子真正的學習和成長空間。


不只「做好」﹕事教即「WHAT」、「WHY」、「HOW」要連貫
「事教」強調的,並非廉價的育兒說法──「把過程還給孩子」。在教育的過程中,我們不能只向孩子硬塞「how」(過程),而收起我們的「why」(為何)和「what」(甚麼事)。一件事情本就先有「what」和「why」,才有「how」。雖然失去以上任何一種元素,或把次序調轉,本來沒有甚麼大不了:即要孩子「暫不問因由,盡力而為」,這樣不一定會帶來失敗。但當家長只懂鼓勵他們全力做,而不能讓孩子體驗做的究竟是「怎樣的事」、「為何而做」,就會令他們長期浸淫在「what、why、how」三者不連貫的環境中。這種被動的處境,會令孩子因跟不上「how」而退縮,從而變得被迫、被動。

對!現今很多小孩子學習時,常常連「what」都不明所以,這源於我們的教育方式:把完整的事都分割成一塊一塊,小孩也只能見樹不見林地學習──看見一棵樹,原來只為了下一棵樹……結果一棵又一棵,成為他們學習的懸念。


不只懸念﹕事教即「WHAT
」、「WHY」、「HOW」要顯而易見
我們每天要求孩子做很多事,教他們很多「how」,有時也會察覺小孩失去了動力。於是我們花了很多精力,拿出「What and Why」來向孩子「展示」一下,自圓其說,增加說服力。

自圓其說的方法之一,是提出懸念,即開出久久也未必兌現的支票﹕「現在勤力些,第時大個可以……」。這是空洞的說法。而在「事教」中,要求孩子勤力、忍耐、奮鬥,為的一定要是在可見時間內發生的事情。孩子當下遇上一個困難,家長便教導及鼓勵他集中處理那件事,而不要老想「之後會點」的問題。因為眼前的事,小孩一旦做到,情況就會改變。

圖片由作者提供

空洞的教育懸念:「你不這樣那樣做,第時大個就會……

一件功課,就是一件功課;摺五件衣服,就是開始摺第一件衣服開始就有成果。

筆者曾在一家小學排練舞台劇,其中一位常被認為在「發夢」的演員,排練時常常忘記出場。老師們都大為緊張,因為只剩兩星期便演出了。兩星期後的舞台劇表演當然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但也是一件兩星期後才發生的事情,對小孩來說並非可以立即參與,而是一個遙不可及的懸念。因此,如果我對小孩開罵:「兩星期之後就要表演了,你還發夢,看看你出場時會怎樣?」這種責備過於空洞,所以是沒有用的。因此,我們必須把舞台劇這件很久之後才發生的大事件,分成一件又一件小事件。這些小事件跟大事件之間,一定要有所連貫,這樣孩子才能體驗。

在以上例子中,我們可以把這個眼前的小錯誤當成一件小事件讓小朋友理解,例如問其他同學:「剛才某某沒有出場,你們在舞台上會怎樣﹖」的確,他不出場,其他同學便沒法子演下去。雖然這也稱得上是一種責備,可是卻有準確傳意的功效,就是讓他知道「what」和「why」。然後,再三提醒他聽到哪一句台詞後就要出場,並反覆演練出錯的部份,這就是「how」。

這是以「事教」的理念去「說教」和「操練」,兩者本身並不帶過錯,只是適時而用的工具。不過,我們不應拿超過兩天後才發生的事情向小孩說教,也不應以他們的性格特質來直斥其行為 (如發夢、「玩玩」),這樣不但傷害孩子的尊嚴,更會擾亂視線,令他們不能清晰明白如何以「what」 and 「why」和「how」解決問題。


圖片由作者提供

事教:現在做的是為了甚麼、是甚麼、如何做﹖

注釋

[1]蒙特梭利,<精神發展>,《童年之秘》(台北﹕及幼文化,1991),頁61。

 

原文摘錄自《殖孩主義》,不日出版
圖:海滴@樹影 戲劇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