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靜悄悄的辛亥革命百週年

20世紀其中一位主要思想家班雅明曾指出,人類歷史裡發生的事件必定印上兩段不同的時間。但凡是歷史事件當然發生於某年某日,不過每件發生於某年某日的歷史事件卻不是立即為人所知,歷史上發生的事件多如繁星,為人所知的事件頂多只是晚上抬頭觀星,肉眼所見的而已。在政治壓制的社會裡,當權者蓄意禁制消息傳播,很多事情根本無從知曉,只有解除政治壓制,事情才能為人所知。歷史裡發生的事件除了發生於某年某日之外,更往往要等到某年某日才為人所知,這也是班雅明所說的兩段時間的印記。表面上,發生於1911年10月10日的辛亥革命並沒有兩段時間的印記,辛亥革命推翻滿清皇朝,開啟了民國,事情廣為人知,何來兩段時間?

辛亥革命發生於100年前,今年是辛亥革命100週年。既然辛亥革命廣為人知,100週年的紀念日應不至靜悄悄的過去。在香港辛亥革命百週年的日子卻是靜悄悄的過去了,香港政府固然沒有舉辦官方紀念活動,民間方面也只有零星的活動。發生於100年前的辛亥革命雖然廣為人知,但100年後,這件在性質上原是翻天覆地的事件卻似乎被淡忘了。辛亥革命不但一舉推翻滿清皇朝,而且試圖在中國的土壤上建立憲政民主。中國幾千年歷史每逢某皇朝被推翻,必定會有另一皇朝取代之,像秦覆後便出現漢皇朝,元朝取代宋朝,元覆亡則有明,之後是滿清;總之一個朝代滅亡後便由另一朝代取代之,這些皇朝都是屬於一家一姓,偌大的中國不過是某家族的私人財產。辛亥革命卻打破這種規律,推翻滿清後要建立的不是另一皇朝,而是民國,一個屬於全體公民的國家。辛亥革命建立的中華民國,英文的名稱是Republic of China。民國即Republic,Republic一字最早由羅馬人取用,羅馬原本也是由帝王統治,但在公元前五、六世紀間(即孔子在世的年代),羅馬人推翻了帝王,稱自己為Roman Republic。如果把Republic改寫為re-public更能彰顯當年羅馬人的創舉,由帝王將相統治的國度不過是屬於一家一姓的國度,羅馬人在孔子在世的年代便推翻帝王,建立Roman Republic就是把屬於一家一姓的國度重新開放。

辛亥革命建立民國,意義跟當年羅馬人的舉措相若,只可惜民國的年代不是陷入軍閥割據的局面,便是國共兩黨爭鬥的困境,後來共產黨獲勝,雖然沿用republic 的名字,但卻聲言要做永久的執政黨,把國家據為己有,完全違背re-public的精神,或許這也是辛亥革命百週年靜悄悄過去的因由。辛亥革命雖廣為人知,但辛亥革命要建立的民國卻仍有待人們確認。辛亥革命發生於100年前,這一點確是廣為人知,但辛亥革命的另一段時間,民國的意義得到確認的時間即使過了100年仍不曾出現。

今期的專題文章雖不是直接討論辛亥革命,但國內的文革和香港的六七暴動都像辛亥革命一樣,這兩件事都廣為人知,但在中國大陸,有關文革的事情,有關當局顯然不願多提。在香港,已成為建制派的傳統左派對六七暴動亦同樣不願多提。國內的文革和香港的六七暴動恰好交織一起,兩件事的發生雖廣為人知,但兩件事的另一段時間,即人們認出當中意義的時間卻顯然還未到來。

專題最後的一篇文章是作者回憶生活於荷里活道的日子,把這篇文章加入辛亥革命的專題裡,原因是香港社會一方面對辛亥革命不甚了了,但另一方面卻不斷利用孫中山這個象徵。荷里活道恰好是孫中山在香港求學時出沒的地方,為了吸引遊客,增加旅遊景點,有關當局在中、上環一帶設了一條中山文物徑,又在跟孫中山毫無關係的「甘棠弟」設立了「中山紀念館」。記憶荷里活道的文章就是把中、上環一帶還原,從在地的角度重遊被有關當局特意打造為旅遊景點的地方。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