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我們珍惜,以宣傳或緬懷作為方式:廿一世紀的珍惜文化

鄭家駒

 

以宣傳作為方式

「領匯一直以服務社區為本,與超過四成的香港居民為鄰,旗下商場中的食肆,不少已具多年歷史,盛載香港人的生活點滴和文化價值,細說著一個個典型的香港故事,孕育出獨有的香港精神。」

以上是最近領匯推出「我們的尋味時光」活動的宣傳文案,標榜旗下商場仍有30間充滿人情味的老字號食肆,可供選擇。同期一名商戶代表馬漢龍先生,跳樓死控領匯。

前陣子途經菜園村舊址,外圍已經重重圍上鐵皮,每隔三數步距,便印上港鐵「心繫生活每一程」的宣傳字句。連坑坑窪窪的工程地盤,架設的白色圍板都乾淨明亮,港鐵的形象工程,認真到了可愛的地步。

這些圍板在一年多前,港鐵多麼渴望已經可以圍好,然後在板內如何對待未能搬遷的村民,就可以好好遮蔽。 從外邊看去,便是天下太平,送走村民又一程。村民游伯屋旁,當時已經變為禿禿的一大片工地。因為新村路權問題,搬村一事膠著,港鐵這時在偌大的工地選中了最貼近游伯家的角落,在相距約十米的地方,進行所謂「試樁」工程。這個工程,由朝八到晚六,派遣一名工人,駕著打樁機,轟轟轟的,把鐵樁打進地下,打到一定深度,就抽起,轟轟轟的又打進地下去,然後又抽起,周而復始,由天光打到天黑,不知所為何事。工人每天就這樣,勤勤懇懇,把鐵樁來回抽插,游伯一家只好一大早離家避樁,直至夜晚。兩星期後一次游伯仍然在家,試樁終於試出事兒,家裡一盞吊燈震跌下來,一地破碎,游伯吉人天相,沒被擊中。聲援的巿民知道了,都義憤心頭,爬上工程車,喊停沒完沒了的試樁。那次事件中,有兩名學生被捕。

第二天,工地的那個角落,試樁照舊,轟轟轟轟。

這支試樁作為高鐵工程的重要部份,就一直這樣試下去,試出了這個時代一個企業的良心何尋。

以緬懷作為方式

一如領匯道出30間倖存食肆老店的那一種珍惜社區,港鐵工程的「心繫生活每一程」,是一種不惜支付巨額宣傳費用,對被送走一程的無權勢者講聲「唔好意思」的珍惜。於是,不知從何時開始,如果要說到珍惜,即意味了要珍惜之物,就在一個要摧之而後快的大環境裡,哀矜而快將滅絕;而懂得珍惜的人們呢,則可以快點回顧緬懷,享受失去而覺痛的愉快。

不是嗎?舊社區舊碼頭舊建築,一個一個拆掉的,我們以為有形之物,其實還有無形的潰散。像舊了的衣物,過時且殘,雖然依然耐穿,也有回憶點滴,但(城巿)空間有限,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於是,只有帶著最深不捨,用最專業器材,以最誠摯態度,拍一張照,好好保存,是謂珍惜。日後翻閱,回味無窮,情感都是真真切切,童叟無欺。這叫做「唯心珍惜法」:有心就得架喇。

以一種紀錄方法保留要珍惜的物事,不論訴諸文字或影像,這種珍惜形式之所以普遍,不全因媒介之能傳神傳真;而秘密在於,緬懷過程是一種愉快。因而「有心就得架喇」的珍惜情意,盡可以投射到紀錄過程中。

我珍惜,因為緬懷;我緬懷,因為愉快。

只要找到充分投入緬懷情感的方式,安放珍惜的姿勢,那種愉快,比起未失去的當下就來保護,著實大得多,一如海洋公園裡的香港老大街,乾淨亮麗,邊走邊拍的愜意,是視覺的流動饗宴。雖然有點荒謬,情況就似,在父母死後每年掃墓(如果有空)盡孝道,實在比在生時珍惜相處,情真意切得多。而更荒誕的是,在香港老區老街仍有氣有力的當下,海洋公園提早宣佈它們的死亡,還祭奠起來。

我們就在這種既哀且快的緬懷氛圍中,一邊喊著珍惜之物遭受侵蝕和破壞,卻不竭力以保衛應該珍惜的重要城巿建構物 – 人與社區,就讓下面摘自朋友的實情說話,繼續在我城彌漫:

「領匯一直以壟斷社區為本,與超過九成九的香港居民為敵,旗下商場把不少食肆變成歷史,摧毀香港人的生活點滴和文化價值,扭曲著一個個典型的香港故事,體現出獨有的香港精神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