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優秀社工選舉的媒體中介經驗
余啟明

 


(圖片來源:http://hkswa.org.hk/chi/node/568)

在香港,社會工作者有數個相關的專業團體,包括社會工作者註冊局,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和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等。它們每年都會舉辦不同活動,以展示社會服務行業和社會工作者的面貌,包括卓越實踐在社福、社工日和優秀社工選舉等。本人有幸獲提名參選剛過去的一屆優秀社工選舉,發現選舉過程中除了推薦人和參選人需提交大量文字資料予評判評選,和進行面試考核外,還需與主流報章合作,舉辦網上投票選舉。在整個過程中,媒體介入在公眾參與投選和對得獎者訪問的報導中,社工的身份和經驗同時正與媒體交合,在這過程中,不限於媒體為選舉提供一個平台或橋樑與公眾接觸,更貼切的形容應是一個經歷不斷中介的媒體經驗,中介過程的實體除了參選者和媒體外,至少還有主辦單位和公眾等。因此,本人希望透過借用在課堂上討論中介的不同工具,分析社工身份如何在優秀社工選舉的過程中經歷中介,以讓社工的專業得以繼續流傳。

 

優秀社工選舉簡介
優秀社工選舉是由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下簡稱社協)主辦,根據協會網頁對選舉的描述是︰

「由一九九一年開始,社協已積極舉辦優秀社工選舉,以表揚默默耕耘的社會工作者,及提高社會工作的專業和正面形象。」[1]

在二零一二至一三年度,第二十二屆的選舉海報內容中顯示,選舉目的除了表揚默默耕耘的社會工作者外,同時並「對新晉社工作出鼓勵;加強社會各界對社工專業的認識」。[2] 當中分別設有優秀社工和新秀社工各兩名獎項。參選優秀社工獎的選舉並沒有年資限制,而新秀社工獎的參選人則不可多於七年的社會工作經驗。每名參選者同時需撰寫一篇「最有啟發助人歷程」的文章讓公眾投票,最後會在每個組別各選出一名得獎者,投票網頁有這樣的描述︰

「每個小小故事,都一一見證努力擺脫逆境背後的辛酸、成果。他們是默默耕耘的一群,沒有驚天動地的事跡,但背後寫著很多啟發人們思考生命的故事。社工們無私地走向弱勢社群,提供關愛及溫暖……」[3]

 

參選者進入的「遊戲」
當每名參選優秀社工選舉的參選者在獲選成為候選人時,他/她們必需簽署一份聲明,內容包括同意撰寫一篇「最有啟發助人歷程」讓公眾投票。在這個時刻,各參選者已「獲准」進入由大會安排,並且給予公眾投票的「競賽」(agon)遊戲之中。[4] 各人的社會工作經驗在一瞬間由一份工作,連結上主辦單位、報章、互聯網和社會大眾,參選者既可以藉此向他人展示自己從事社會工作的經驗,亦可說是在他人作為觀眾下表現個人的工作成就。根據史瓦史東(Roger Silverstone)對遊戲(Play)的描述:「一旦跨過這個門檻,就獲得一種新的自由,同時也受到新的規則約束,同時擁有新的愉悅、驚奇和安全感。我們在遊戲中永遠不會失敗」。參選者得到遊戲的入場劵後,他/她們獲得了新的自由,包括不再受性別、年齡、職位、年資等差異所影響,各人都在同樣的遊戲起點,透過書寫自己的助人歷程,與其他參選者一同比賽。但與此同時,各人亦受著大會的題目和對題目的解說所規範,參選人所撰寫的助人歷程必須包含啟發性的意義。有趣的是,啟發的意思並不容易掌握,各參選者需要在過程中思量「啟發」在個人、大會、報章、互聯網及公眾的意思,在書寫助人歷程時可能會反覆地在不同的想像中遊走,以希望獲得別人的認同。就個人而言,本人便曾想像自己所撰寫的文章得到最多人投票而勝出,愉悅的感覺便隨即在身體湧現,它的來源包括自己有能力告訴他人最有啟發是甚麼意思,甚至間接象徵著自己是一位優秀社工。但事實上,在當刻的我只是取得遊戲入場卷,而所擁有的感覺已好像是經歷以及完成遊戲一般,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即使最終在是次投選未能勝出,個人的幻想和感覺已取得了一場勝仗。

另外,進入遊戲亦表示著我們從某個時空先行離開,最明確不過的可算是由日常生活中抽離,繼而開始參與遊戲。在是次網上投選中,參選者在撰寫文章時,可先行離開每天慣常的工作模式。要知道的是社工的工作並不是每分每刻都必然有啟發性,當中亦包括處理恆常和重覆的工作,以及面對服務數字的壓力,同時在直接提供服務時,亦需要與受助人一同面對社會體制下的不足和壓迫,以及每個家庭和個人遭遇的困苦。我相信在很多時候,社工的工作並不是令人感動、有意義和富啟發性,反而有更多的是無奈、氣餒與挫折。網上投票正好為參選者提供一個逃離的機會,暫時與工作中的不安感覺脫離,好讓自己稍作喘息,但同時又不能完全抽離,亦需從工作中尋找曙光,發掘工作中最有啟發性的部分,正如史瓦史東所指的遊戲,他說遊戲「是一種逃逸,也是一種連結」[5] ,又說「既是逃逸也是面對」。[6]

 

投票人士的中介
參選者完成文章後,大會便會將文章存放於投票網頁供大眾閱覽和投票。投票人士在閱讀各參選文章時,可能在有意無意間會勾起自己以往接觸社工的經驗和回憶,那些回憶可能是個人接觸社工的直接經驗,亦可以是透過不同媒體認識社會工作者的經驗。但無論如何,當投票人士在閱讀參選人的文章時,除了呼喚他們的記憶,同時亦在製造新的記憶,該種記憶是「獲得由熒幕的記憶,以及經由熒幕呈現的記憶」。[7] 這種呈現既經歷了大會訂定投選題目的中介,亦經歷了參選者撰寫文章的中介過程。當投票人士嘗試花時間閱讀文章,他們或多或少都會對參選文章有一定程度的信任,相信參選人必然可以透過文字來表達社會工作經驗中富有啟發性的助人歷程,並相信這種呈現是真實和真誠的。不論閱覽文章的人對文章有多大的信任程度,如史瓦史東(Roger Silverstone)指「記憶能產生實際的效果。在公共空間中對我們陳述過去記憶的各種文本……都具有重要的意義,因為我們需透過它們,才能描繪出一個已經無法親眼見聞的世界。而正是此存於想像中的真實世界,可以博取大家的注意力、獲得人們的信賴,並且召喚進一步的行動」。[8] 雖然準投票者當下的回應只可選擇投票與否,或是選擇投票予那位參選人,但他們已接受經由熒幕呈現的社會工作者和其富啟發性的助人歷程的記憶,這些記憶亦將會在他們將來再次碰上社會工作者時再次湧現和經歷另一次中介。例如,當他們往後在街頭上看見社會福機構賣旗籌款活動,這些對社會工作者的回憶很可能便再次出現,甚至影響著他們捐款的行為,亦會想像自己的捐款如何能協助社工實踐他們有啟發性的助人過程。

 

助人歷程與社會大眾的連結
主辨單位和參選者製作了最有啟發的助人歷程的題目和文章,並供公眾投選,顯示他們並不只是希望「製作」而己,更希望是得到別人的回應。因此,了解大會和參選者是如何希望扣連社會大眾,以及社會大眾又在怎麼樣的情境下讓其連繫,都是分析整個媒體中介經驗的重要部分。假如以掛鉤(hook)作比喻,這裏要分析的便是兩個掛鉤的製作物料和過程,以及它們如何得以配對成功。

先讓我從何慧芝在二零一零年寫下的「退步觀下的社工選舉」文章開始,作者在文中分析了第十九屆(二零零九至一零年度)優秀社工選舉的情況。當屆的網上投選題目為「最感人的助人歷程」。何指出,在十二篇的投選文章中,「哭」和「痛」字分別出現了十七次,「無助」則出現了九次,只有一篇文章提及制度上的問題,因而批評選舉:「以一些感人熱淚的故事來對照專業社工的優秀與成功,表面上是希望社會人士繼續鼓勵默默耕耘工作的社工,實際上是把受助人的失敗、問題、缺失及不幸等等來塑造一個慈善化的社工形象」,[9] 並呼籲業界重新檢視社會工作在現今香港社會的角色,不應只停留在狹窄的個人及家庭問題層面。

本人嘗試就上述三個字詞對本屆的網上投選文章作出統計,發現在十篇文章中,「哭」、「痛」和「無助」字詞出現的比例大減,只有半數的文章中出現了六次,亦有三位參選者提及有關介入社會制度上的問題。可是,統計結果的變化並不代表社會工作經歷了徹底性的改變,只是在自我呈現的過程中沒有使用相同的材料,所呈現的社會工作面貌依舊是停留在狹義的位置中。假如借用史瓦史東對中介機制(mechanism)的分析,[10] 本屆的投選文章的文本要旨和處理文本的機制都是依舊不變,都是透過語藝(rhetoric)[11] 和詩學(poetics)[12] 的機制來製作掛鉤,以呼喚別人作出回應。展示十個讓別人投選的助人歷程,加上當中所分享的方式大多以說故事形式作基礎,結構大致是社工與某位受助者或受助家庭的輔導過程,由彼此相識、至社工跟進時的困難,直到發展至一個雖不完美,但至少有某些成功效果來作結尾。恰巧像是史瓦史東在語藝一文中引述季諾(Zeno)提出「一個張開的拳頭」的比喻,並說明「那就是把打開的拳頭看作一種宣告、一份請求、一次對注意力的攫取」﹔[13] 以及說明詩學機制的藍本為「故事的分享是一封邀請函,招呼人們加入……故事中的世界是……人與人間的對話、私語,還有對故事的一再重覆……也與人的經驗相連結」,希望透過多個重覆的故事與別人製造連結而獲得準投票人士的回應與認同。

在不同故事內的主人翁雖然有著背景上的差異,例如年齡、性別和受困擾的事情,但大多都有著一個共通之處,就是曾經歷生命中極度困苦的時刻。儘管如此,只要依靠各主角和社工的積極和努力,總能克服和解決問題。這正好配合史瓦史東引述亞里斯多得透過悲劇探究詩學的內容︰「悲劇所模擬的……包括會引發同情與畏懼的事件。悲劇希望呈現意外、驚喜與不可思議的事件,產生最大的影響力。其中充滿了複雜的要素,如急轉直下的情節、或是新的發現」。[14] 社會大眾在閱讀不同的助人歷程,雖然只是短短數百字的故事,大家都很容易對故事產生同情,但一瞬間又會有奇妙的效果出現,就是一個接一個令人安慰和滿意的結局。雖說以上都是不斷重覆的故事內容,但仍然能夠獲得成功,主要是因為故事內容都是源於我們的常識(common sense),即是人生在世總會經歷困難的時間,只需抱著永不言敗的心態,努力不懈便可將問題迎刃而解。這正是史瓦史東所說語藝的起源:「大家共同熟悉的老生常談,是語藝的起源,也是感動說服的要素……」。[15] 在此,不得不提的就是史瓦史東指「故事帶給人愉悅,但也帶來了秩序 」。[16] 社會大眾透過故事連結了故事主角和社會工作者,在故事中獲得愉悅和安慰等感覺,同時亦維繫了一定程度的社會秩序,就是社會工作者在社會中作為「拯救者」的角色,他們有知識、能力和經驗去幫助有問題的人,間接促使社會的和諧穩定。

 

媒體報導的中介
媒體中介除了在網上投選過程中發生,即在完成整個優秀社工選舉後都未曾完結。這過程包括主辦團體在選舉後舉辦記者會邀請傳媒採訪,並在主流報章報導選舉資料和刊登得獎者的訪問內容。選舉召集人和部分得獎者會在一個主流電
台的節目中接受訪問,[17] 主辦團體亦曾經兩次將歷屆的助人故事印製成書籍,分別名為「不一樣的星星」[18] 和「優秀社工」。[19] 翻閱這些資料,都不難發現中介的優秀社工繼續在這些媒體中流傳,並再次以重覆地說故事的形式作連結。更多的是,在這些媒體報導中還進一步呈現了當選者踏上社工生涯的困擾經歷,像是在遠處呼應著不同故事的主角。例如兩位得獎者分別在電台節目中表示自己曾經歷了掙扎和需要立定決心,以及曾經歷漫長道路和鼓起勇氣才可當上社工。其中一份報章報導亦指另一名得獎者是二十年前放棄高薪厚職而去當社工的。[20] 這些都是進一步強化社會工作者的拯救者形象,並藉此襯托峰迴路轉的助人歷程故事。在此,各個中介個體在報章報導、電台訪問和文字記錄中獲得更多的合作機會,繼續呈現經歷中介的優秀社工。

 

總結
我們的日常生活被媒體重重包圍的情況已不用多說,至少我們很容易察覺智能手機與互聯網現正時刻與我們交接,亦不難了解當中的交接過程。但當我們再仔細觀察,媒體的參與和所涉及的中介過程卻是比想像中更複雜。本文以每年一度的優秀社工選舉作文本,嘗試拆解選舉的媒體中介經驗,分析各個涉及其中的中介個體,它們在過程中的角色、彼此的互動過程和不謀而合之處。雖然並未能就各個中介個體提出實質的參與或對應方法,但至少希望仔細揭露當中的每一個細節,好讓我們更清晰了解優秀社工是如何被中介出來,以及這些中介過程會怎麼樣影響著社會工作者的身份與呈現,和社會大眾如何繼續支持社會工作者,好讓我們不會單純地接受經媒體中介的優秀社工。

 

參考資料:
1. Roger Silverstone,陳玉箴譯,《媒介概念十六講》(台北:韋伯文化出版2003),頁47。
2. 〈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網上資料。取自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網頁(http://www.hkswa.org.hk/chi)。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3. 〈第22屆優秀社工選舉 2012-2013〉。網上資料。取自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網頁(http://www.hkswa.org.hk/chi/node/568)。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4. 〈第22屆優秀社工選舉 2012-2013 「最有啟發助人歷程」投票選舉〉。網上資料。取自明報網頁(https://marketing2.mingpao.com/htm/hkswa2012/index.htm)。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5. 〈退步觀下的社會選舉〉。網上資料。取自香港政策透視網頁(http://www.hkpv.org/articles/c11.pdf)。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6. 〈生活存關愛〉。網上資料。取自香港電台網頁(http://programme.rthk.org.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name=radio5/lifeislove&d=2013-02-19&p=4175&e=209964&m=episode)。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7. 〈不一樣的星星〉。網上資料。取自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網頁(http://www.hkswa.org.hk/chi/node/68)。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8. 〈優秀社工〉。網上資料。取自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網頁(http://www.hkswa.org.hk/chi/node/70)。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9. 〈服務不辭勞苦 4人膺優秀社工〉。網上資料。取自太陽報網頁(http://the-sun.on.cc/cnt/news/20130119/00407_028.html)。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注釋:

[1] 〈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網上資料。取自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網頁(http://www.hkswa.org.hk/chi)。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2] 〈第22屆優秀社工選舉 2012-2013〉。網上資料。取自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網頁(http://www.hkswa.org.hk/chi/node/568)。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3] 〈第22屆優秀社工選舉 2012-2013「最有啟發助人歷程」投票選舉〉。網上資料。取自明報網頁(https://marketing2.mingpao.com/htm/hkswa2012/index.htm)。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4] Roger Silverstone,陳玉箴譯,《媒介概念十六講》(台北:韋伯文化出版2003),頁92。

[5] Roger Silverstone,陳玉箴譯,《媒介概念十六講》(台北:韋伯文化出版2003),頁94。

[6] Roger Silverstone,陳玉箴譯,《媒介概念十六講》(台北:韋伯文化出版2003),頁100。

[7] Roger Silverstone,陳玉箴譯,《媒介概念十六講》(台北:韋伯文化出版2003),頁189。

[8] Roger Silverstone,陳玉箴譯,《媒介概念十六講》(台北:韋伯文化出版2003),頁185。

[9] 〈退步觀下的社會選舉〉。網上資料。取自香港政策透視網頁(http://www.hkpv.org/articles/c11.pdf)。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10] Roger Silverstone,陳玉箴譯,《媒介概念十六講》(台北:韋伯文化出版2003),頁43。

[11] 第四章,〈語藝〉,Roger Silverstone,陳玉箴譯,《媒介概念十六講》﹙台北:韋伯文化出版,2003年﹚,頁45-58。

[12] 第五章,〈詩學〉,Roger Silverstone,陳玉箴譯,《媒介概念十六講》﹙台北:韋伯文化出版,2003年﹚,頁59-72。

[13] Roger Silverstone,陳玉箴譯,《媒介概念十六講》(台北:韋伯文化出版2003),頁47。

[14] Roger Silverstone,陳玉箴譯,《媒介概念十六講》(台北:韋伯文化出版2003),頁64。

[15] Roger Silverstone,陳玉箴譯,《媒介概念十六講》(台北:韋伯文化出版2003),頁51。

[16] Roger Silverstone,陳玉箴譯,《媒介概念十六講》(台北:韋伯文化出版2003),頁61。

[17] 〈生活存關愛〉。網上資料。取自香港電台網頁(http://programme.rthk.org.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name=radio5/lifeislove&d=2013-02-19&p=4175&e=209964&m=episode)。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18] 〈不一樣的星星〉。網上資料。取自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網頁(http://www.hkswa.org.hk/chi/node/68)。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19] 〈優秀社工〉。網上資料。取自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網頁(http://www.hkswa.org.hk/chi/node/70)。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

[20] 〈服務不辭勞苦 4人膺優秀社工〉。網上資料。取自太陽報網頁(http://the-sun.on.cc/cnt/news/20130119/00407_028.html)。瀏覽於2013年5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