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由漫畫到網絡的新舊媒體

香港的一份報章近日報導,身兼中共黨書記和國家主席的習近平,在三中全會舉行前發表講話,內容在網絡曝光。諷刺的是習近平的講話內容恰好針對網絡對中共統治的挑戰。互聯網的興起令每個能使用網絡的人都能在當權者牢牢操控著的主流媒體以外,獲得資訊之餘,更可轉發和加上一己之意見。有見及此,中共早已聘請了大量網絡警察,監控網絡世界的片言隻語,遇著敏感詞彙便立即刪除。但網絡世界的發展一日千里,隨著智能電話和平版電腦的出現,幾乎任何時候或任何情況都可幾上網。加上經濟發展,互聯網的使用者與日俱增,中共要聘用多少網絡警察才能有效監控網絡世界?聘請網絡警察的費用應屬「維穩」費,根據中共自己公開的資料,中共每年的「維穩」支出竟然比國防經費還要高!幾網絡世界的發展速度,中共的「維穩」支出必定會逐年遞增。網絡世界是極權統治的死穴嗎?

今期的專題文章中,劉孔維的〈網絡世界的右翼民粹與犬儒──以「愛護香港力量」為例〉提醒人們右翼士亦同樣利用網絡世界推動右翼民粹主義與濫情犬儒主義。張雅琳的文章則剖析韓寒這位在網絡世界寫作而聲名大燥的年輕作家,印刷術在歐洲出現後促成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亦催生了小說這種必須印製成書的新文學形式,網絡世界能否同樣催生新的文學形式?在香港網絡世界暫時只是催生一批批專門批評,甚至抹黑別人的鍵盤戰士而已!

探討網絡這種新媒體之餘,不能忘記舊媒體。民望屢創新低的香港特區政府準備為二次創作立法,香港的文化藝術社群認為政府的舉動有如網絡二十三條。今共的專題文章有鄧心悅的〈為何漫畫的二次創作總是無間斷?〉,其實豈止漫畫,在文學的領域裡,Parody這種類似惡搞的二次創作是一種歷久不衰的重要文學形式。中國幾千年的歷史文化裡,父權主義横行,中文詞彙因而沒有「幽默」,直至近年才將人家humour一詞音譯。二次創作亦有好壞之分,好的二次創作其實是要改變人們對事物的既有觀感。在著名的蒙羅麗莎畫像加上鬍鬚的不少天才嗎?

自創刊以來,Cultural Studies@Lingnan這份網上雜誌一直有「人物專訪」這欄目。由創刊號開始,「人物專訪」的訪問對象和訪問紀錄均由有關的同學自行安排。由於缺乏新血加入「人物專訪」的團隊,今期的「人物專訪」卻要暫時縣空。這裏呼籲同學加入,並感謝過去為「人物專訪」作出貢獻的同學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