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文學的政治


自從毛澤東於一九四二年的「延安文藝座談會」發表了文學必須服務政治的講話後,文學和政治反而變成了水和油,絕對不能混為一談。就連名義上仍然恪守毛澤東思想的中共政權,知悉身兼作協副主席的莫言獲頒諾貝爾文學奬後,馬上在《人民日報》發表評論,聲稱莫言得奬是「文學的勝利」。所謂「文學勝利」至少有兩重意思:一是指莫言得奬有別陳馮富珍當選世衛總幹事,全賴中共政權幕後策劃;另一重意思是說有別於另一華文得奬者高行健,諾貝爾獎的評審委員會純以莫言著作的文學價評他應否獲奬。無論是那重意思,文學一旦沾上政治便好像失去了文學原有的純潔。事實上,過去幾十年,香港和台灣的文學圈子都存在「純文學」的概念,即是說文學就是文學,不應沾上政治!


bullet

前言

bullet

作家的任務──讀班雅明〈作家作為生產者〉 (麥樂文)

bullet

從《生死場》到《呼蘭河傳》脫離政治中迷局般的蕭紅文學 (陳煥霏)

bullet

南來作家夢——探討劉以鬯《酒徒》的文學政治 (關懷遠)

 

 


bullet

The Umbrella Movement:the Bigger Picture Behind and Its Broader Imaginations (Chow Pok-yin Adrian)

bullet

探討紀念像的歷史意義 (文己翎)

bullet

教育工作的自我反思及如何介入改變的思考 (馮穎詩)

bullet

從《阿波卡 獵逃》看白人航海時代對世界再塑造 (蘇麗嬋、劉遠強)

bullet

城市的未來——英國轉型城鎮的思考與啟發 (嚴曉輝)

bullet

評《夾纈》中的中華文化身份 (王靖薇)

bullet

談《儲安平傳》給自由派的教訓 (葉蔭聰)

bullet

從「堅離地」政改到「離地」政治 (許寶強)

bullet

民粹主義──香港的時代精神? (羅永生)

 

 


bullet

魔幻現實主義 (麥盈湘)

 

 

 

 

瀏覽總人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