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天橋之都
岑德成


(圖片來源:http://hokkfabrica.com/photography-bridging-gaps-hong-kong-overbridges/

以前一直為自己住的地方感到慶幸,自豪的說,就算是多大的風雨,我往返工作地點時,永遠不用帶雨傘出門,因為兩邊都有天橋所連接,為我遮風擋雨,「滴水不沾」地來往兩地之間。每當街外橫風橫雨,同事衣衫盡濕地回到辦公室,而我則可以保持乾爽。但日子久了,在往返工作地點上感覺少了些甚麼,每天走著一樣熙來攘往的路上,為的只是匆匆忙忙趕到目的地,中間經過的人與事,仿佛都與自己無關,變得毫不在意。

天橋的歷史
天橋在香港一點也不稀罕,十八區中天橋「梗有一個喺你左近」。在香港眾多的稱號中,甚麼亞洲國際都會、美食之都、購物之都等,我相信,更實至名歸的稱號,應該是「天橋之都」。香港的天橋可追溯至六十年代初,第一座行人天橋是寶雲道及禮頓道的行人天橋,皆於一九六三年落成。按路政署的介紹,當時政府的理念是應對香港急劇增加的人口和迅速的經濟發展,所以以行人天橋和行人隧道將車輛和行人交通分層隔開,以改善道路安全及調節交通流量。但隨著香港置地集團於一九六五年獲政府許可建造及管理天橋連接文華東方酒店及太子大廈,天橋的發展不再限於只做到人車分隔及改善道路安全,而是連繫商場之間的通道,以易於管理人流及促進消費。

香港的天橋現況
根據路政署二零一五年的數字,全香港一共有七百六十二條天橋,約每一萬人口就有一條行人天橋。我相信香港應該是全球天橋最多的都市,我們在十八區之中,就算遠至離島區或西貢區,都不難發現天橋的存在。但各區的天橋發展也略有不同。七十年代,政府推行「十年建屋計劃」及「新市鎮拓展計劃」,計劃發展新市鎮去吸納市區的人口。為有效利用土地,大型屋邨式的高密度發展成為了新市鎮的主流,因新市鎮位置偏遠,為了節省出入市區的時間而優先處理行車通道,行人則被迫「離地」,天橋成為了居住點與活動點連接的最有效直接的設施,同時促進了各種生活,以及經濟活動的便利。規劃署署長凌嘉勤於二零一五年時曾表示,過往政府發展天水圍、將軍澳等新市鎮時,是以大型屋苑概念來規劃,「當時社會追求安全,認為需要人車分隔,令行人可更安全到達商場或鐵路站,因此那時候採用垂直分隔方式,市民在上面的行人通道行走,地面是馬路,商場行人通道互相接駁,並且連接至地鐵站,令行人更方便到達目的地。」

商場業者亦同時看好了這個優勢,致力於新市鎮發展天橋網絡,讓市民置身於商場接商場的消費迷宮之中。沙田火車站附近的新城市廣場、沙田中心、一田百貨,以及大埔廣場、大埔中心等天橋網絡就是當中的好例子,走在其中,一直靠天橋連繫,就能經過所有你須買必需品的商店,並回到家中。這種天橋為主體的發展,我認為在將軍澳區發展至極致。在將軍澳的每一個地鐵站中,地鐵上蓋總離不開商場、天橋、住宅的發展模式。以坑口站為例,東港城、南豐廣場、連理街、厚德商場等,環環相扣,讓人深陷在商場之中。更甚的是,有關的天橋連接已開始不單單是通道,像連接厚德商場兩翼的行人天橋,本來都有兩處空間可讓人坐下休息,現在全部都改建成店舖,符合地產商盡用樓面面積的原則。住在將軍澳,一定可以過全香港最「離地」的生活。

厚德商場的連接天橋,兩旁已加設店舖
(圖片來源:http://foolcat.blogspot.hk/2013/03/i.html)

在新市鎮之外,舊區的重建亦連繫著天橋的發展,而且天橋愈建愈長。在旺角,大家一定不會對從地鐵站旺角道附近一直連接新世紀廣場的天橋感到陌生,整個橋面十分寬闊,卻沒有任何用處。在荃灣,根據立法會文件,一條超級天橋系統正籌劃興建,連接荃灣站到荃灣西站,其中大河道天橋已經完工,荃灣未來可連接的行人天橋系統可能長達五公里,單是在橋上已可舉行長跑比賽,不難想像未來荃灣居民不用在街道上行走已可到達各地點。

荃灣的超級天橋
(圖片來源:http://foolcat.blogspot.hk/2013/03/ii.html)

消失的街道
天橋的興起,取而代之的是街道的消失。很多以前在香港的南洋式建築,俗稱「騎樓」,很多都是前舖後居;街道,是居民生活的場所。人們在街道上行走,除了往返目的地外,社區的人亦會因有共同性而聚集,發展出相應的文化。街道本身就是雜亂,無序而有不同的可能性,但因為人們的聚集,社會的關係及不同行為的編織下,創造出大大小小不同的文化。所以,以前利東街因以印刷嫁娶製品聞名而被稱為「囍帖街」,通菜街因不同水族店的開設而被稱為「金魚街」,花園街被稱為「波鞋街」,桂林街賣布,鴨寮街賣二手電器等。每條街道都因為人們生活的聚集行為,構想屬於那個地方的在地文化特徵,街道變得有特色起來。當把一切行人移至空中,地下街道的生活被移除,街道被「消失」了,人和人之間的生活相處經驗,亦同樣消失了。在政府不斷規劃新市鎮及重建舊區時,近二十年間,已經沒有這種因為共同的生活而構成獨特街道的經驗,像在將軍澳區,已說不出來任何一條特別的街道名;自由行推高租金,旺角「金魚街」的水族店亦愈來愈少。我們失去的,不只是街道的「命名權」,而是一種由下而上建構生活獨特經驗的文化話語權。
 
騎樓製造通道及生活空間
(圖片來源:
https://microhk.wordpress.com/2013/05/15/%E9%A8%8E%E6%A8%93%E5%94%90%E6%A8%93-kee-lau-walk-ups/)


日漸式微的金魚街
(圖片來源:http://the-sun.on.cc/cnt/finance/20130520/00436_090.html)

空間的生產
街道構成的經驗證明了空間不是單純客體的存在,而是社會的產物,在特定的社會關係和過程,由社會群體或組織生產出來的。根據列斐伏爾的《空間的生產》(The Production of Space),其理論核心是生產和生產行為的空間化,用列斐伏爾的話就是:「(社會)空間是社會的產品」。當空間進入了現代資本主義的生產模式,空間就是被改變利用來生產剩餘價值。資本主義把空間轉化為商品,所以天橋要被「管理」,天橋的走向要和主要的商場結合,連繫交通工具及購物中心,即連繫著金錢和時間。走在天橋,我們也會不自然地加快腳步,因為周遭的行人都用腳步聲去告訴我們,要用最短的時間去到目的地,這樣才符合成本效益。本來天橋應方便行人,但同樣地,亦是否定著街道不同的可能性;這種空間由上層建構設計並支配,當我們選擇了行人天橋,自以為支配了時間,方便了生活,但同時亦反過來被天橋控制。

重奪空間的可能性
天橋的存在已是不可逆轉,但我們仍可以重奪天橋的話語權,天橋之都是破壞文化的推手,抑或可以創造出香港獨特的文化?不在於橋與否,而是在於空間的運用。對於實踐都市的革命,列斐伏爾提出的答案在於「日常生活」的空間。他認為「日常生活」是人類社會的本來屬性,但在現代資本主義條件下,「日常生活」已被「異化」,因為資本主義會透過空間的設計規劃,使事物服從其運作。在天橋最常見的就是以妨礙他人為名,用管理手段驅趕各項活動。所以我們應在天橋中實踐「差異的權利」,在天橋實踐不同差異的可能性。

不過,香港人也很有智慧,善於運用空間,像在上水彩園邨的天橋,眾多小販車存在,曾經也是一條美麗的風景線,有社區行動者在此舉行導賞團,也製作過小販地圖。在美孚橋底,也曾辦過睇波之夜。香港以外,一些其他地方的發展經驗也值得借鑑,台北和東京雖然沒有香港這麼多的行人天橋,但他們的地下街也發展得十分完善。曾經旅遊台灣,台灣地鐵站中間有地下街連繫,當中不少空間有青年練習街舞,印象深刻的是其中一個地下通道,兩旁裝上了一面面很大的全身鏡,有不少青年穿著校服在該處練舞。在東京,八重州地下街也相當有名。對天橋的公共空間,如果我們可以好好利用(當然要對抗政府及商場管理公司這兩個最大霸權),也會有很多空間發揮。

   
上水彩園邨的小販
(圖片來源: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11004/00196_001.html)


美孚橋底睇波
(圖片來源:https://manjuhk.com/2015/11/20/meifoofootball/)


台北的地下街,旁邊一面面鏡就讓青年人在練舞
(圖片來源:http://bbs.mychat.to/sindex.php?t735877.html)

結語
天橋之都,相信這個稱號短時間內都沒有哪個城市可以超越香港。天橋限制了人們的走動和想像,街道與文化漸漸消失,這個城市可以用來引以為傲的本土性亦愈來愈少。在今日這個人人商談「本土性」的時候,除政治上我們追求本土自主外,也不要忽略我們在空間上的限制。當政府及地產商一直透過發展及規劃,以方便及發展為名,支配城市的空間,亦抽空了文化產生的空間。當天橋空間的價值從商品性中抽離,回到市民大眾的手上,天橋之都,也可以產生獨特的文化風景線。

參考資料:
Lefebvre, Henri. The Production of Space, (trans. Donald Nicholson-Smith.). Oxford, OX, UK ; Cambridge, Mass., USA : Blackwell, 1991.

Lefebvre, Henri. The Urban Revolution (trans. Robert Bononno). Minneapoli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2003.

劉孔維,「悲情城市」是怎樣「打造」的?天水圍的空間政治;MCS年度研討會,2012 年 2 月 25 日
https://www.ln.edu.hk/cultural/programmes/MCS/Symp%2012/S3_P3.pdf

張小鳴,空間與資本主義社會;文化研究@嶺南,第十期,2008年3月

一肚皮不合時宜:香港 ─ 空中行人之城,瀏覽日期:20-4-2016,
http://foolcat.blogspot.hk/2013/03/i.html

香港特別行政區路政署:香港的行人天橋及行人隧道,瀏覽日期:20-4-2016
https://www.hyd.gov.hk/tc/publications_and_publicity/publications/hyd_factsheets/doc/C_Footbridges_and_Subways.pdf

明報:將軍澳多天橋 規劃署:當時社會需要,2015年6月29日


本期關鍵詞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