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副學士作為「符號」:媒體再現下的「失敗者」形象(投稿)
龐浩賢

(圖片來源: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daily/article/20160529/19632057)

大眾媒體中呈現副學士制度及副學士生形象
在解讀媒體看法前必需要解釋一個媒體研究的重要理論:再現(representation)。再現是指媒體的報導不可能呈現事件性全部的真實,並非社會事實,故此媒體不單只是報導者,更有可能是信息的創造者。而媒體所反映的内容不一定指涉事物的真實,很可能只是一個符號,是傳媒以至社會大眾對於某事物的意識看法。因此透過媒體所反映的副學士形象,並不一定是修讀副學士課程的學生的真實處境,而是香港社會大眾如何看待他們的看法,筆者發現媒體及流行文化往往為副學士學生們扣上「失敗者」的形象。

 大眾媒體報導下的副學士往往帶有負面形象,如「公開考試的失敗者」、「學習能力低下的學生」、「沒有前途的學生」、「支付巨額學費而換取升學的無能者」等等。而營辦副學士課程的機構則被冠以「學店」、「牟暴利的企業」、「没有教育良心的學校」等。以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的港台節目《鏗鏘集──副學士》[1]為例,節目講述在新學制下副學士課程急促增加所引致的問題,節目羅列了各自資院校為了牟利而濫收學生所造成的問題,並把這些院校形容為「學店」,即只為賺取學費而營辦的企業,例如節目中提及嶺南社區學院違法超收學生及在未得到教育局認證前便推出課程資歷成疑,而報讀的學生則是「多重失敗者」,例如節目中提及因為公開試不佳而報讀副學士的李雅文,因其修讀的社會福利副學士課程不受認可,未能在畢業後成為社工,且找不到相關的社會福利工作,最後只能擔任侍應及院舍清理員這些只需要初中學歷的工作。節目指出她負上十多萬學債而換來不被認可的學歷,更可能需要付出額外數十萬元報讀較被認可的自資學士課程,以拿取社工的資格。最後節目以「没有出路」來形容這批無法升學而學歷又不受認可的副學士學生們,把副學士生形塑為「多重失敗者」。學生因公開試失敗成為副學士生,再因為無法升上大學及課程不受認可難以尋找較好工作,再度成為失敗者。從這節目可見媒體把副學士學生及營辦院校分别形塑為「失敗者」及「學店」的形象帶有負面的意味。

除了這節目外,還有很多媒體以相似的負面報道形塑副學士生形象。例如針對就讀副學士的學生來說副學士課程是「害人不淺」、「可以繼續逃避的避難所」[2]等,指他們耗盡家人積蓄和借貸卻不能保證升到大學,並非教育而是一種投資;又指副學士學生為讀書而讀書並沒有想清楚自己的前路,只為逃避及拖延到社會上工作行為有不負責之嫌。此外,有更多媒體報導針對副學士生前景的負面批評,例如「副學士畢業即失業」、「收入低」、「未獲僱主認受」等令大眾認為副學士畢業等同為失業 。[3]而根據大公報的報導,副學士的失業率高達百分之五點二,比全港平均失業率高出四成;[4]而且很多未能升讀大學的副學士畢業生為了完成副學士課程,借貸十多萬元去讀書,唯畢業後不但因為學歷認受性成疑,僱主對他們的能力有所保留,使他們難以尋找工作,而且其收入亦很低,加薪速度亦慢,起薪點更與高中畢業生無異。根據統計處資料,大約百分之六十五的副學士畢業生月薪低於一萬五千元,因此副學士課程更被諷刺為「學界八萬五」[5],把副學士比喻為負資產,畢業生不但背上一身學債,更要無了期的還債。由此可見大部分媒體將副學士畢業生塑造成「沒前途」、「低收入」和「欠債纍纍」的形象,直指副學士課程是失敗和害人的,過往更有副學士生因前途問題憂競爭力弱而自殺之事被傳媒大肆報導,[6]使副學士課程的形象一落千丈,副學士生難免會沒有自信。

      
流行文化中呈現副學士制度及副學士生的形象
除了大眾媒體報道呈現副學士的形象外,屬於流行文化的網絡媒介當中亦有不少反映副學士看法的内容。例如由著名作家陶傑撰寫的一篇短文〈大學四年制〉中描寫副學士的形象,[7]這文章内容描述一對由中學升上大專的戀人,因為女方升上香港大學,而男方則入讀副學士,女方因「身份懸殊」的關係而以各種藉口向男方提出分手。文中有不少貶低副學士生的地方例如「他卻過不了這道門檻要報名副學士課程或更不堪的展翅計劃」、「我只係讀副學士我配唔起你但我可以等。」等對副學士生的負面描述,文中形容副學士生就是「低等身份」,修讀副學士象徵着「不堪」的身份地位,「配不起」學士甚或香港「最高學府」香港大學的女友。這文章透過對比(香港大學本科生與副學士生)帶出副學士制度及副學士生在大眾社會意識中差劣、低下的負面形象,只有没有能力的人才會唸副學士。而這篇文章在網絡上大受歡迎並廣泛流傳,亦衍生出不少「副産品」包括根據文章拍成的短片《Come On James》  [8]及同名的二次創作歌曲,在歌詞亦有「 ASSO[9]仔就站一邊談何奮鬥踏入界線階級分兩邊地球是Hong Kong U領先」等貶低副學士生的内容。[10]可見這種認為副學士制度差劣、副學士生是「低下身份」的論述深入民心,更在各種媒介中呈現出來成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

透過現時非常流行的大型討論區,亦能了解流行文化的網絡媒介如何呈現副學士制度及副學士生的負面形象。筆者挑選了具影響力的討論區LIHKG 討論區作為參考,搜尋了二零一七年二月初至三月初七十多個關於副學士的帖文,當中不乏對副學士生的負面論述 。[11]例如在三月七日發出的帖文〈其實 asso仔有乜好笑〉提及「面對現實Asso 其實等於失敗呢個係鐵一般嘅事實。」留言則有「asso升u = 走後門成世抬唔起頭做人」[12]另一個二月十七日的帖文〈ASSO 仔成日讚自己勤力〉則有留言指「班廢物 HD[13]都係得三點八都可以自以爲自己係人中之龍」、「Asso仔正垃圾」等侮辱副學位學生的言論。[14]另一個極具侮辱性的帖文〈讀書讀得差入asshole(asso)就預左比人笑架啦〉更直指:「講真平時撞到degree班人不嬲都係睇你班垃圾唔起架啦只係冇笑出黎姐,低人一等比人笑有咩問題,你估係中學個陣d教畜唔會背後圍威喂笑你垃圾啊,讀得asso比人笑係你唔認真讀書或者係唔肯讀書既果」更有不少網民留言表示認同。[15]可見網上討論區這些新興的流行媒體中亦不乏貶低副學士制度、視副學士生為失敗者的論述及意識。

綜合以上的分析,不論大眾媒體或是流行媒體都呈現出副學士生低劣、低下的形象。在媒體的再現下副學士生是代表着公開試失敗、修讀學店提供的不合資格課程、没有前途的學生,是差劣、低質的人才會修讀副學士,副學士生在媒體的再現下被扣上「失敗者」的符號,指副學士生即是「學業的失敗者」、「人生的失敗者」以至「社會的失敗者」,副學士生象徵着「失敗者」的意涵。在媒體的渲染下,大眾社會對副學士生亦産生相似的看法,認為副學士生就是低質素。學者馮偉才指:「僱主認為副學士生是『A貨學士』, 令畢業生在就業市場認受性不足。」[16]僱主們持有這種意識在很大程度上是基於媒體對副學士生的負面再現所引致,令到副學士生在就業上更困難,造成「惡性循環」,令副學士生的處境更為嚴峻。

參考書目:

  1. 彭志銘編(2012):《香港教育大零落》(香港:次文化堂) 。
  2. 汪民安編(2013):《文化研究關鍵詞》(台北:麥田出版) 。
  3. 黃天賜 (2013) :《新聞與香港社會真相(增訂本》(香港:中華書局(香港)有限公司) 。

 

[1] 香港電台:《鏗鏘集──副學士》: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Dqsh-7ATQ0 ,發佈日期2013年4月9日。

[2] 商業電台 :《副學士害人不淺》,https://hk.news.yahoo.com/%E5%89%AF%E5%AD%B8%E5%A3%AB%E5%AE%B3%E4%BA%BA%E4%B8%8D%E6%B7%BA-094100137.html ,發佈日期2014年1月13日。

[3] 蘋果日報:《假上流真基層 讀副學士無助脫貧》,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0526/55148824 ,發佈日期2015年5月26日。

[4] 大公報:《副學士失業率高達5.2 教聯籲再培訓增勞動力》, http://paper.takungpao.com/resfile/PDF/20140220/PDF/a22_screen.pdf, 發佈日期2014年2月24日。

[5] 香港電台:《視點31》,〈副學士的出路〉,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xbCJWOt7Mk發佈日期2016年7月12日

[6] 東網:〈憂前景恐競爭力弱 21歲準副學士愁爆跳樓亡〉, hk.on.cc/hk/bkn/cnt/news/20150726/bkn-20150726095408940-0726_00822_001.html  ,發佈於2015年07月26日。

[7] 陶傑:〈大學四年制〉, 蘋果日報副刊網上版,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daily/article/20041025/4393815,發佈日期2004年10月25日。

[8] 《Come On James》,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J5AGFOyrT8,
發佈日期2013年9月18日。

[9] 即Associate Degree

[10] 挽歌之聲: 《Come On James》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vEi8pnRcKs
發佈日期2015年8月1日瀏覽日期2017年3月11日。

[11] 於2017年3月11日搜尋LIHKG 討論區一個月内有關副學士及asso標題的貼文

[12] 〈其實 asso 仔有乜好笑〉,LIHKG 討論區,https://lihkg.com/thread/148629/page/1,發佈於2017年3月7日。

[13] 即High diploma

[14] 〈ASSO 仔成日讚自己勤力〉, LIHKG 討論區,https://lihkg.com/thread/93357/page/1    發佈於2017年2月17日。

[15] 〈讀書讀得差入asshole就預左比人笑架啦,〉LIHKG 討論區,
https://lihkg.com/thread/148095/page/3,發佈於2017年3月9日。   

[16] 馮偉才(2012):〈副學士──失敗教育政策下的「零餘者」〉,載彭志銘編《香港教育大零落》,頁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