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君主救國:小平大?還是 近平大?
安徒

中共提出要修改國家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不得超出兩屆的規定,引來大陸網民的熱烈反應,指摘這項修憲建議形同為復辟帝制,或者為恢復領導終身制鋪路。審查機構急於壓制批評言論,波及一大堆檢索詞。不單「袁世凱」、「小熊維尼」、「司馬昭」、「吾皇」、「終身」、「不要臉」等一大串詞彙被牽連,有一段時間,就連英文字母「N」也遭到查禁,以防網上的抗議者用「N > 2」的數學方式暗示習近平的當政任期,可以算得上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與此同時,海外的輿論也出現一片指摘之聲,驚嘆中國竟然走回頭路。

不過,雖然在輿論是這樣的一面倒,可是,大陸內部真的肯站出來具名公開反對這次修憲的人數卻可以用鳳毛麟角來形容,遑論有人把不滿訴諸抗議行動。誠如大陸著名公共知識分子榮劍在推特發訊謂:「八千萬眾,竟無一人是男兒;十四億民,都有閒情作看客。」

當然,了解「國情」者不會對這種冷漠覺得奇怪,因為強弱對比是如斯懸殊,就算你是真心反感,但為免秋後算帳,也不會有多少人貿貿然公開表態。就如牛津大學教授Stein Ringen 在《完美的獨裁》一書所指,中共所實現的已經不是一般的專制(autocracy),而是「管控專制」(controlocracy),亦即:人民不需要被下令去做某些事情,而是由人民自發地自我控制、自我審查,不會去做一些「不應該做」的事情。

擁護聲小感覺詭異
所以,在萬賴無聲的肅殺氣氛之中,沒有太多的公開反對者其實並非不正常。真正令人感覺詭異的,反倒是擁護者的缺席。至今為止,除了《環球時報》有過一些反應,官媒上卻未見大量為國家主席可以無限延任一事高調護航的宣傳。最近甚至傳出首個發出取消任期限制英文新聞稿的新華社被習近平怪罪,有人猜測,是因為修憲新聞起題於國家主席任期一事,錯誤地引導輿論。但這樣說來,難道他們真的以為,無限期延任應該靜悄悄通過?

想當年,中華民國才不過成立了幾年,袁世凱就復辟帝制,自號中華帝國,走歷史的回頭路。擁袁派當時為了製造輿論,也要大費周章。先有社會名流楊度出版一本《君主救國論》,後有袁的憲法顧問、也是美國John Hopkins大學的校長古德諾纂文《共和與君主論》,辯說「共和不適於中國國情」,「人民智識不甚高尚……將來必因總統繼承問題『釀成禍亂』」,論述中國必須在君主制下方能立憲。文章在中國出版,隨後又在英國和日本的報章轉載。

為了證明恢復帝制是民意所歸,楊度等人成立了「籌安會」,不但論說在中國只有君主才能立憲,更加召集文武官吏和商團進京,要求更改國體。軍警各界紛紛表態支持帝制,擁袁派更組織請願團「勸進」,包括各地督軍、紳士、政商名流,甚至也包羅人力車夫、妓女與乞丐。袁的長子袁克定更在日商投資的《順天日報》偽造擁袁稱帝的內容,製造輿論,喧鬧一時。

至於兩年後出現的張勳復辟,倒不用什麼文人和宣傳機構重新大做輿論,因為所有「中國只適合帝制,不適合共和」的論點,早已備妥。倒是清廢帝溥儀再度登基之時,京城民眾不單沒有起而抗議,反是一片歡騰地家家戶戶掛龍旗,史書都有記載。

鄭耀棠與擁袁稱帝《推戴書》
今次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卻搞得像偷雞摸狗。《環時》時評的辯解,一方面把這次修改輕描淡寫為只是為了鞏固最高領導人在黨、政、軍權都一把抓的「三位一體」體制,但另一方面又把事情說成是信仰問題,只求人們相信黨中央的智慧,要求與黨中央保持一致,堅持支持和維護黨中央的決定。那幾個露面上鏡的大陸護法大都欲言又止,滿臉無奈。相比之下,香港倒有一些屁從評論,例如鄭耀棠等,把取消任期限制,說成是因為人民表達了強烈的意志,任何個人和政黨都無法抗拒。

鄭氏的人民意志擁護無限延任論,令筆者想起一百多年前中華民國參政院全體省代表,為了擁袁稱帝而把這種奴性寫得活靈活現的《推戴書》:

「天命不可以久稽,人民不可以無主。……亟頒明詔,宣示天下,正位登極,以慰薄海臣民喁喁之渴望,以鞏固我中華帝國萬年有道丕丕之鴻基。」

誠如成龍所言,「中國人是需要管的!」而出自鄭耀棠這些「左派」口中,就即是:革命的目的只是換個皇帝。

三個自信實夜行人吹口哨
不過,無論他們自己是如何迷醉於天命或者民意,這場急就章的修憲,事實上暴露了習近平上台以來一直掛在口邊的「三個自信」論(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其實只是夜行人吹口哨。急急修憲以期延任,正好反映了中共其實沒有一套自己相信的政治制度。

這些年來,不少西方的中國研究學者,紛紛對中共在鄧小平之後建立起的威權統治另眼相看。他們未必相信有一種自足完備的「中國模式」,但總驚訝於中國竟然可以長期維持一個威權體制,並取得經濟的高速增長。鄧後幾代領導人的和平接班,是令他們看好中國的主要原因。他們認為,鄧小平之後和平地轉移最高領導權力,已使中國從古老的個人獨裁統治中脫穎而出,中國已建立了一個以制度穩定為本的制度威權。這種以制度為本的威權雖然不是民主,也欠缺自由,但具備效率,也可能在此基礎上建立法治,甚至憲政。他們普遍認為,取消幹部終身制正是鄧小平最重要的政治遺產。

修憲最大衝擊:背離鄧小平體制可是今次修憲,好像是一記當頭棒喝。鄧式和平挑選接班人的制度,到了習近平時代可能已經要行人止步。所以,這項修憲最大的衝擊,並不僅在於實權不大的國家主席職位本身,而是它象徵着中共開始背離鄧小平體制。習近平強調「後三十年」不否定「前三十年」,原本意味執行「鄧」的路線並不一定要否定「毛」的功績。然而,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卻明顯地說明:毛時代的回朝復辟,不可能不牴觸鄧時代曾作的定論。

毛鄧在世的年代,若果你問究竟是毛澤東大還是鄧小平大?答案自是毛澤東最大。但在今日這個習近平年代,真正令人困惑的問題卻是:究竟是小平大?還是近平大?

(原載明報二零一八年三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