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文化研究@嶺南 第六期 2007年7月

 

 

愛慾媒體
李明慧

佛洛伊德 (Sigmund Freud) 認為人類最強的滿足經驗就是性慾的滿足,並將追求「性愛的滿足」等同於追求快樂,而人類又為了免除因性愛關係引起的紛爭,建立了家庭、族群等社會制度的概念,成為以後文化發展的基礎。近期有報章報導與青少年有關的風化案,引伸到青少年「性隨便」的論述,有社工認為青少年參與性愛的活動,其中之一個原因是想透過進行性行為去探索自己的身體。我們的身體本來就是會有性的需要,「性」是成長和生活的一部份;不過,主流的論述(discourse)只容許我們借用特定的身份,才得以公開地去探討這件事。

哲人柏拉圖 (Plato) 提出了「愛」(Eros)的學說,他認為愛是欲望(desire)的一種,有兩方面的發展方向,精神上的愛是指對真、善、美的渴求,肉體上的愛亦即是性愛。自古以來,精神上的愛都被廣泛推崇,要把「愛」從「性」中分拆出來,使「愛」和「快樂」的感覺和能夠透過「性慾」以外的行為來獲得滿足;追求普及和無私的愛,已經成為了道德的指標,相對地「性愛」就成為狹隘的歡愉。在香港這個自稱為「國際都會」的城市裡,討論「性愛」要先立名目才可以進行,我們不是完全沒有討論「性」的空間,但「性愛」的中介者要合乎一些道德指標。例如由學校舉行的性教育活動就有一定的腔調和模式;有些老師覺得回應性愛的提問很尷尬,自然便設身處地為學生著想,總要安排男女生分開進行性教育講座,又總是集中在講解生理結構如何使人類生產下一代。中介者/傳遞者(mediator)把主觀的意念加諸事物之上是常見的事情,問題是現今社會除了學校,還有其他不同的媒體在日以繼夜傳遞有關的資訊,學生接觸到的「性愛」論題已經脫離了學校預期的軌跡甚遠矣。

我們迴避它、禁止它,是因為我們本身都感受到它的存在,但要面對它時又不懂得如何自處。如果我們認為同性戀、雜交、人獸交和亂倫的事根本不可能發生,我們只會將之看成是天馬行空而一笑置之。現在我們對這些主題有所爭議,就反映了我們都知道那是確實存在的事,只是一方面追求性慾滿足與各大宗教教義的論述有所抵觸,另一方面基於不合乎社會推行的婚姻制度,有違社會秩序,提出反對是自然可以理解的。不過,若論述認為不加以抨擊越軌行為的討論就等如是鼓吹,那只是反映論述者對公眾的判斷能力甚有懷疑,亦同時是不鼓勵公眾去進行思考和批判。

在主流的空間無法揭示「性愛」的面紗,便正好給予商人賺錢的機會;根據市場供求的原理,我們可以就市面流通含有相關「性」題目的報刊銷量來推測市場的需要。只要能找出大眾消費的動機,市場需要是可以利用技巧而提高的。羅蘭巴特 (Roland Barthes) 對滿足「愛慾 ( Erotics)」的機制有如此的分析:人們總是在期待未知的滿足感,這促使人不斷地向未知的方向追尋,知面(stadium)總是不足為奇的,人們期待的是揭破秘密的一刻,或者是突如其來的一個刺破點(punctum)所帶來的新奇感來得到滿足。這理論可以解釋現時商業媒體處理有關「性」的論題所使用的手法,例如在封面刊登打了格仔的走光照片,若隱若現的促使大眾想看得更清楚,引用有喻意的字詞語句,引導讀者往「性」的方向聯想,吸引大眾去購買來看,以滿足對揭開別人私隱的欲望。

「色情」根本不是文本的原貌,而是文本經過中介者傳譯、包裝之下的效果而已。在報章出現有關「性」的題目大致上分為四種,一種是以專家的身份作報導或論述,可能是從醫學、科技、心理學甚至文藝宗教的角度,不會被視為「色情」但很少會使公眾嘩然,甚至可能因為得到專業化的關係,連「情色」的邊都沾不上。第二種是「風月版」的內容,可能是敘述有關「性愛」的場面或兩性生活的故事,內容是真是假雖然難以確定,但都能夠吸引一些讀者追看,有人認為是「色情」,有人認為只是反映現實,是「情色」讀物;以上兩種形式都設有供讀者去信提問的機會,提供公眾參與的空間。第三種是一些擺明車馬的「性」商品和服務的廣告,但有時會在醫療服務廣告一欄出現,企圖爭奪一個「專業」的身份。第四種最能夠擴大市場,就是報導名人的性生活,以及與事件相關的人物細節,可以登上娛樂頭版,只要報導者能以主流論述者的姿態去報導,使讀者完全沒有在看「色情」刊物的感覺,又能夠透過文字和圖片達到接觸「性愛」的種種論題;就最近「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可能亦屬於這一類,報章可以不斷的報導別人如何地「不道德」,同時能夠滿足那些想看「有那些不道德」事件的人。

其實「愛慾」的滿足,並不單指與滿足「性愛」;我們可以戀上別人,又可能自戀和戀上事物,所以「愛慾」的論述可以廣泛包含一切與個人滿足感相關的事物,例如一個人對於身份的想像,或者對於某種生活模式的追求等。當我們不斷地行使著某一個身份,去實踐某一種的生活而獲得滿足感,不斷的支持「性愛」多元化和不斷的反「性愛」多元化,對個人的意義其實只是一體兩面,行為本身就是一種「愛慾」的呈現。

媒體的普及令主流的論述無法主導社會,青少年透過各種媒體,可以飽覽各式各樣的「性愛」論題,透過網上下載或者購買光碟,政府禁售含色情成份的報刊給未滿18歲人士,又或者電影三級制等等制度其實已形同虛設。類近的情況如青少年濫用精神科藥物、參與黑社會活動等行為,我們或會簡單地解釋是因為青少年好奇和無知,但報刊、電視電影、互聯網等等媒體充斥著生活,供給了許多故事的藍本,讓我們對號入座,透過想像力把自己投射進角色裡去,甚至個體透過行動來實踐,期待刺點的出現來滿足自己。

媒體透過聲音、文字和圖片,把意念累積和散播,建構成各種論述,被廣泛接受的便成為「知識」,使社會的意識形態有急劇的轉變。我們急需要由觀念到生活的實踐,去思考「傳統」、「道德」的定義和價值,透過對話去梳理不同世代的文化衝擊。

參考
Silverstone, Roger. ‘Erotics’, Why Study the Media?, Sage Publications, 1999.
陳潔凌,家計會性教育網頁~專題文章 / 情色風波  (編號:OD070511) / 性教育 / 教育組 http://www.famplan.org.hk/sexedu/B5/article/Article_details.asp?arID=385
林慶洲,家計會性教育網頁~專題文章 / 談性空間  (編號:OD070518) / 性教育 / 教育組http://www.famplan.org.hk/sexedu/B5/article/Article_details.asp?arID=386
學者﹕越軌性行為要開放討論 / 要聞 / 2007年6月26日明報新聞網 http://www.mingpaonews.com/20070626/gab3.htm

 

 

本期文章

 

此頁連結 : http://www.ln.edu.hk/mcsln/6th_issue/key_concept_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