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Download

從《大國崛起》得了甚麼歷史教訓?

林憶蘭

中央電視台製作的紀錄片《大國崛起》200611月在國內播出後,在國內引起廣泛討論,除了因為是首套中國製作,以世界歷史為題材的紀錄片外,背後的製作動機成為焦點所在。

不論是從前由皇帝下令編寫的史書,或是今天的歷史教科書,都不免牽涉到權力的問題,甚麼可以放進史書、甚麼才是歷史,由誰編寫,目的又是甚麼?《大國崛起》的出現,也並不是偶然。

《大國崛起》作為電視紀錄片,跟這個時代有著密切關係,出自中央電視台之手,更難免有政治因素的考慮。總編導任學安在採問中談到製作動機,說是因為在200311月,在上班途中聽到收音機播出一段新聞,是關於中共中央政治局請專家講課,內容是十五世紀以來,歷史上九個世界性大國崛起的經驗教訓(財經時報18-12-2006),因而引起製作此紀錄片的念頭。 雖然不是直接的中央指令,製作紀錄片,自然是有目的,回看歷史、放眼世界,說穿了,便是要學習成為一個大國,目標清晰不過,作為「學習教材」的《大國崛起》,當中對九個國家的興衰過程的描寫,自然是帶著一個目的。

本文嘗試從《大國崛起》作為學習教材這個方向上,探討對紀錄片所持的歷史觀點,由於時間所限,未能逐一評論九個國家的歷史興衰,重點以最後一集<大道行思>作論述,從結論看看紀錄片的所謂「歷史教訓」是甚麼一回事。

甚麼是大國崛起?
《大國崛起》全片共十二集,講述自十五世紀以來,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法國、德國、日本、俄羅斯、美國九個「大國」「崛起」的過程,探究五百年來,這九個國家興衰的原因。最初得悉,《大國崛起》這套紀錄片,第一時間想到,會是那幾個國家呢?是當年侵略中國的八國聯軍嗎?因為提起「大國」,必會想到是強國,就像大集團,就一定是財雄勢大。紀錄片中「入圍」的九個大國,其實是如何的「大」?這次的「大國評審委員會」,就是背後的一班創作人,而根據紀錄片的學術指導,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錢乘旦的定義,(第一財經日報7-12-2006)
世界大國,不在於國家的實際土地面積有多大,也不在於人口,而是一些指標,第一是具備經濟基礎和經濟發展能力、有自己的經濟特色;第二是具備比較成熟完整的制度;第三是本國的文化特式;第四便是影響世界的能力。具備這四項或大多數條件的國家,就是所謂的世界性大國。

所謂大國崛起,其實是怎樣由小國變大國,崛起是小變大,弱變強。檢視紀錄片中的這九個國家,葡萄牙和西班牙,透過航海技術進行地理大發現,征服世界、荷蘭創造了前所未有的經濟組織、創辦現代銀行及信用體系,壟斷全球一半貿易、英國的君主立憲制和工業革命,成為第一大殖民帝國、法國革命的思想啟蒙、在拿破崙帶領下稱霸歐洲、德國的經濟政治統一、成為歐洲第一、全球第二經濟強國、日本的維新運動使成為第一個跟西方國家看齊的亞洲國家、俄羅斯探索社會主義路上成為工業強國、美國的先進科技及民主制度成全球霸主。九個國家,全部都是因為革新的政治經濟制度、民主的思想,那即是都經歷了「現代化」的進程,才成為「大國」,對世界有所影響。大國就是強國,而強,就是富強,透過軍事的力量,九個大國都曾是侵略者,透過殖民、建立帝國、 開拓市場,從而達至財富、經濟上稱霸世界,所以崛起,就是成為世界霸主。

在這個「大國」的標準下,一個國家的價值,就是取決於殖民地的數量、財富物資的豐裕,那就表示是資本主義戰勝一切成富國強兵的必殺技,成為一種普世價值。雖然當中也有提及思想革新,文化創造的重要性,像英國強調了莎士比亞提升了英國的人文精神、法國的先賢祠代表了思想家、作家、藝術家對國家以至世界的影響,紀錄片固然強調成為大國是多個因素的總和,政治制度、經濟體系、思想˙X等等,不過,無論是甚麼原因,最後都是要成為世界霸主,才是大國,才值得討論、才值得學習。

「《大國崛起》作為一個概念是容易引起誤解的,好像說,整個世界永遠是被幾個大國管制,大國此起彼落是世界舞台上唯一值得注意的事,一切小國都微不足道,只有聽大國的支配。」(余英時:我們有更大的使命東方早報20-2-07)這位普林斯頓大學校級教授、歷史學家便指出「重大國」的問題所在。而「崛起」,又只是這些大國的專利,因為紀錄片所指的崛起,就是對外擴張,從自己的國家走到全世界,在經濟、軍事上,在某一個時期成為世界冠軍,冠軍的標準,就是在數字上的成就。

崛起,自然有「進步」的含義,紀錄片中對九個國家的發展,當中進步的概念,其實又可以將之看成是增長,那就是馬國明老師說資本主義的核心思想就是追求無止境的增長,九個國家能夠成為大國,就是因為國土、財富的不斷增長,不過,在進步到某一個時期,似乎都無可避免會被另一個國家的進步所取代,不夠進步就被淘汰,不能與時並進,就不能成為大國,一起一落,像是國際定論,沒有其他,事實上,過去五百年,九個大國以外,世界各國正在發生甚麼,對世界有甚麼影響,在經濟以外,扮演甚麼角色,好像顯得沒有任何重要性。

班雅明指出:「 人類歷史會不斷進步的概念和人類歷史是在一種劃一的和空間的時間領域進行的概念是不可分割的。」進步論只是以人控制大自然的能力來判斷問題,忽視社會出現倒退的可能。換言之,進步論是一種高度簡單化的歷史觀,同時也是一種無法證明是錯誤的觀點;因為從未來是無窮的,進步論永遠會有一個未來來自圓其說的。

所以,今天的世界跟五百年前是進步或時退步,答案也可以是無知之數。大國崛起,單以經濟發展作為進步的元素,未免是過於簡化人類歷史,也沒殺了九國以外的世界各國。

編寫歷史
製作人聲稱這不是一部歷史教科書的電視版本,不過作為歷史紀錄片,對歷史的概念,跟教科書有甚麼分別?
紀錄片採取還原歷史真相的形式,畫面是舊有的第一手資料加電腦特技的想像畫面,配以非常嚴肅語調的旁白,還有那些壯麗的海浪泊岸、長空的鏡頭,除了感到過時外,都是一種大論述。

十二集的紀錄片,以展示歷史事實為目標,所以片中有不少第一手資料,攝製隊從各國國家檔案館、國家圖書館收藏重要文獻和歷史實物原件,如葡萄牙和西班牙在1493年簽定的劃分世界的條件和地圖、哥倫布航海日記的手稿、荷蘭東印度公司當年的賬冊、亞當斯密《國富論》的最早版本、法國國家圖書館收藏的《人權與公民權宣言》、德意志最早的鐵路路邦炵扔央C另外亦採訪了國內外百多位來自歷史學、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法學、國際關係等學者等,務求帶出客觀性外,也是權威的展示。

這種著重史實、客觀性的歷史觀,是歷史主義者處理歷史的觀念,而專家的解說,亦只是另一種書寫、解說歷史的權力展示,誰可以說話,誰有足夠資格說話。而當我們面對這些第一手資料,對今天的處境其實有甚麼意義,「歷史不是一堆積存於資料館等待研究者閱讀的材料;歷史也不是文明進程的總和」(班雅明)當中引述「每一件文明史的文獻也同時是 殘暴不仁的統治的明證。而文獻由一個擁有者傳到另一個擁有者的過程也是充滿血腥的。」

另外,為了呈現過去的歷史片段,亦利用了電腦特技復原不少重要的歷史畫面,像英國第一屆萬國工業產品大博覽的水晶宮、法國大革命攻陷巴士底獄、德國的第一個火車站等。務求把觀眾帶回從前,不過班雅明卻認為「歷史的意義不在於過去發生了若干和甚麼事,而在於現在這一刻能容納多少過去的映像。如果這個世代不能從過去的映像裡找到切身利益所在,那麼過去的映像也會從此消逝。」所以荷蘭創新的經濟體系,歷史意義不在於令這個小國在世界崛起,成為商業帝國,而是沿用至今的銀行商業體系,又如英國的君主立憲制成為現代的國家制度,得到今天的確認才具意義。所以《大國崛起》中,無論是舊有或是電腦呈現的過去映像,是否真的有意義?我們是否在當中找到切身的利益?

而另一方面,《大國崛起》對歷史的躑z是由五百年前的十五世紀開始:

15紀以來,人類社會的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原先割裂的世界開始真正意義上地聯成了一個整體,彼此隔膜的世界各國開始相互認識和了解,也展開了相互競爭。在近現代以來的世界舞台上,有九個國家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先後登場,對人類社會發展產生了重大影響。」故事由十五世紀開始,是源於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從此世界變得不一樣,世界各國相互影響,依著時間順序把九個國家聯起來,形成一條歷史的時間線。就這樣把歷史故事串連起來,是否注定不能放進某些國家,某些歷史,像意大利的文藝復興對歐洲的影響便非常重要,這樣的連線,也可能是基於方便說故事的源故。

向大國學習
第十二集 《大道行思》 是一個總結,分四個小節大國之謎、大國之惑、大國之路和大國之思,就是成為大國的方法、疑惑、方向和反思,要從中學習的,《大國崛起》的九個大國之後,中國其實便是隱沒當中的一個角色,下一個,中國
,要向九個大國學習甚麼?

《大道行思》這樣開始:

「這一刻,歷史離我們不再遙遠,也不再是記憶的負擔。忽視過去的人,在未來行程裡只是一個缺乏思想準備的aa過客。忽視過去的國家,面對世界變局將不會有成熟的選擇,甚至有迷失方向的風險。走過六十年,回首五百年,一路  看交相興替起大國演變,我們要做的,其實就是一件事﹣讓歷史照亮未來的行程。」

「讓歷史照亮未來的行程」,中國怎樣從別人的歷史走到未來?

第一章<大國之謎〉,就是重複說著各種西方現代化的進程,經濟、政治制度、文化思想等等。不過看看幾位學者,當中包括中國的學者專家,對成為大國的見解,似乎也離不開經濟。

「一個國家的崛起,就是崛起成為一個現代化國家,也就是實現現代化,近500年的歷史已經充份證明這一點,其是大國。」(中國北京大學世界現代化進程研究中心主任董正華)

「國家要崛起,它思想得創新,如果全是老思想,國家能崛起嗎?崛起不了。思想如果都束縳住了,能創新嗎?創新不了,所以文化的作用在這裡出現了。」(中國外交學院院長吳建民)

「一種文化對世界的影響,取決於產生這種文化的強盛經濟。」(法蘭西學院人文及政治學院院士瑪麗安娜.巴斯蒂)

在最後得出這個的總結:「近五百年來真正意義上擁有過世界霸權的只有三個國家:荷蘭、英國和美國,這三個國家對市場經濟進行了接棒式的創新和發展。」又回到經濟這個層面上,走過五百年,紀錄片要說的大國,還是經濟大國。

在整套紀錄片只側重在經濟的成就,並沒有提及大國為世界帶來嚴重的災難,像世界大戰,到最後一篇,才提出了五百年來的殖民、帝國主義,以至世界大戰。第二章<大國之惑〉這樣說:

「歷史上的大國依靠掠奪殖民地和武力爭霸崛起,已證明結局並不美好。」

「歷史一再證明:沒有永遠的霸權國家,大國的興衰交替,是不可避免的歷史法則。」

這個「惑」,是懷疑從前九大國成功背後帶來的災禍,還是對下一個大國的疑惑?

不能再重覆霸權,<大國之路〉 嘗試探討在二十一世紀大國應走之路。片中提出全球化的問題,當全球市場把世界緊緊聯結在一起,大國之間的互動、合作和依存關係開始增強。

「這包括全球氣候變化,傳染病的傳播.非典。愛滋病,或跨國佈主義。」(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奈)

「我們應當了解,在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上,我們每個人應該考慮到其他人的存在。」(法國前總統吉斯卡爾.德斯坦)當中舉出在二次大戰後,日本和美國同樣依靠高科技而成為經濟強國,又舉出德法兩國結束幾百年來爭鬥,促使歐盟的出現,帶出的是科技與區域性的合作為二十一世紀的大國之路。

最後的<大國之思>是這樣作結:

「對於理想的大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關於大國的話題,也許是一個永遠無法窮盡的討論,我們不知道二十一世紀的變化將把大國帶響個方,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建立永久和平、共同繁榮的和諧世界,將是人類共同努力的方向。

「人類歷史的前進方式,開始的時候,好像是在地上 ,然後是站起來走。到近代的500年,就好像是在跑。而這最後的100年,無疑是在飛。500年前,因為海洋,人類搭建起真正的世界舞台,大小強國都在這個舞台上充了自己的角色。500年後,因為天空,人類進一步拓展了這個舞台的空間。當人們足不出戶就可以知曉天下事的時候,世界變小了。世界變大了。」

歷史的真理
「讓歷史照亮未來的行程」是《大國崛起》的中心思想,這套歷史教材,不論當中描述九個國家崛起之路是怎樣不同,最終的結果,還是一樣,就是成為經濟強國、世界霸主。這套首次由中國人製作的世界歷史紀錄片,是否只是替中國正在走上大國之路的熱身作、兼合理化一切行為。由自我鼓勵的超英趕美年代到世界輿論的所謂中國威脅論,這段歷史的進程,真的是一種進步?假若根據紀錄片中對大國的定義,今天的中國其實已是崛起的大國,一切數字都很大,「中國製造」的商品遍佈世界各地、生產總值、外匯儲備等等驚人數字,進入了第一個現代化階段,發展之快是前所未見。說中國是全世界最為資本主義的國家其實一點也沒錯,發展是一切,金錢是所有,全國人民沉醉在資本主義的花花世界中,相信中國的未來是美好。不過在上升的數字背後,甚至眼前,中國的貧富懸殊、貪贓枉法導致的社會問題,是否因為經濟的改善而得到解決,還是問題的源頭所在,想到班雅明說的「幸福快樂不在於美滿的生活,而在於錯失的機會。」錯失的機會,過去的歷史,還未被確認出來。

今天中國不談自己的歷史,甚至沒有真正面對自己的過去而在尋找在世界的位置,持著經濟上的成就而走上舞台,世界各國也因為經濟的考慮而急於歡迎這個大國的加入,對於歷史,不止中國、全世界也沒辦法找到真意所在,五百年來人類的進步卻把地球推向死亡之地。當《大國崛起》最後一個鏡頭是地球和太空,那是表示人類將是繼續發展、衝出地球?還是人類要從太空回望地球,以地球的利益出發而不是在執著於國家間的競爭,當我們面對地球氣候變化、面對能源的問題,一個個國家的崛起興盛相交替,換來的是整個地球的消失,想起可持續發展的概念,正是今天我們可享用的一切,是在保證明天也不會消失的情況下發展,從今天情況看來,這樣回顧歷史,是否沒有真正的意義?

「只有被救贖的人類才可以全盤接受過去的一切;換句話說,只有被救贖的人類才可以不諱,引過走每一吋光陰的事蹟。」(班雅明)

若我們真的已從歷史中找到救贖,要研究的,便不是大國崛起之路,而是找出大國的其他可能性,要問怎樣成為大國,不如問問為何要成為大國,為甚麼一定要成為大國,大國可以多少個準則,大國的概念,可以是甚麼?


參考:

《班雅明》馬國明著 東大圖書公司

《東方早報》20-2-2007

《財經日報》7-12-2006 

《冰點》29-11-2006


本期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