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大學主辦 「我們的未來」系列

~()殖民政治香港的未來研討會 ~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日
講者:張美君

Download

從後殖民城市的文化想像說起

 

(A)   前題:理念與共識

  1. 「殖民後」與「後殖民」:解殖過程;後殖民社會的價值取向

    1. 了解過往殖民歷史的生成;

    2. 建立、尋找、創造後殖民主體的可能;

    3. 磋商本土性的意義;

    4. 清除殖民主義所孕育的依賴心態;

    5. 抗衡因殖民主義所建立的經濟主導意識,建立香港所需的人文價值 (例如關懷弱勢社群,消弭社會中不公平的現實);

    6. 但這種後殖民主體並不是已建立、固定不變,而是在恆常的實踐中建立。

  1. 文化研究的路向:學術的解殖

---  香港殖民歷史的獨特性並不可以以別地方或民族的方式來硬套應用。我們必須尋求自己的語言,結合對歷史的理解,找出解殖的路向。

  1. 文本、文化想像與文本政治:文本與解殖

    1. 以文本政治為解殖的手段,與上次研討會所談的社會運動以之區別;

    2. 香港文學與電影向來不斷建立本土意識,有利鞏固一種歸屬感和承擔的情感,而且也不斷孕育反殖民意識或批判社會不公的現象,又與「南來想像」對話;

    3. 文本向來最有效及有系統地建構我們社會中的文化想像(cultural imaginary)。文本上的創意,往往在敍事形式及意象上的創造為我們提供一些另類思考。我們「想像」,無論是簡樸的抑或烏托邦式的,都是為了現實中未能解決的難題。

 

  1. 審視時間(歷史)與空間(疆界)的向度: 城市的文化想像

    1. 我就以「城市想像」這個課題來看一些後殖民社會的可能路向。事實上,後殖民論述與空間疆界關係密切:

    2. 薩伊德的著作《東方主義》強調時間向度,即歷史社會意義的爭逐與疆界的爭逐有關,因為文化、地理與權力不無關係;

    3. 「空間隠喻為本土身份認同提供了想像媒介,其中城市更是與香港這種大都會的所謂『本土』文化密不可分的」(朱耀偉,頁254)。

(B)   香港城市:一個邂逅他者的愛戀空間

  1. Roland Barthes: “The city is an erotic encounter with the other”—“Semiology and Urbanism”

---  城市是一個邂逅他者的愛戀空間。

  1. Ulf Hannerz: The ideal of cosmopolitanism is “a willingness to engage with the Other. An intellectual and aesthetic stance of openness toward divergent cultural experiences.”—“Cosmopolitans and Locals in World Culture”.

---  大都會文化落實在一種對異己/他者的了解、包容和接納。

  1. 自我與他者的關係: 地域彊界中的心理狀況和情感關係; 與他者「談情說愛」

  1. 巴特的說法把城市的地域概念化作一種心理狀況,一種情感關係。

  2. 王安憶曾在她的《香港情與愛》的故事中提到「香港是一個大邂逅,是一個奇蹟性的大相遇。它是自己同自己熱戀的男人或者女人。」書寫與愛慾息息相關,亦即是說愛慾啟動了書寫傾訴衷情的契機。王德威因而論到「自作多情」的兩面,一方面是表演性、裝扮、臆想,另一方面是生產性,是造作,是發明。他在〈香港情與愛〉一文中列舉了三個作品:陳冠中的〈什麼都沒有發生〉、黃碧雲《無愛紀》及李碧華的《煙花三月》來印證書寫與愛慾的互動循環;是一個香港主體的建構,而這個主體具有「情不自禁」、「神思不屬」的表現。很有趣的是,這三故事主人翁都不約而同的與內地的「他者」發生愛戀關係。

  3. 在香港電影中也不乏愛慾與書寫的互動:

    1. 1980年代有典型化再現:麥當雄的《省港旗兵》和張堅庭的《表姐你好嘢》。

    2. 1990年代中慢慢地「他者」成了香港人投射的對象,例如陳可辛的《甜蜜蜜》。

    3. 2000年《榴槤飄飄》:陳果從說自己的故事《細路祥》開始啟動了對「他者」故事的追尋。故事最動人的部份是導演從外走到內,在敍事結構上達到雙重角度,而且看見「他者」與「自我」如何經歷類似的處境。

    4. 2004年《旺角黑夜》:使人震憾之處是,一方面故事把內地人描述成受害者,因此令我們驚覺他們的悲慘命運,另一方面是故事使我們不再清晰地分清「自我」與「他者」的界線,在我們的憐憫的過程中認同他們。

 

(C)  香港城市:一個「不變」與「常變」並置的鬼魅空間

  1. 「不變」的經濟主導模式: 「淺薄的香港意識」、資本主義式的生活形式

  2. 並不言過其實,香港常纏繞在「不變」的邏輯當中;

  3. 九七前有所謂回歸過渡的大限,因此當時眾人努力不懈保著的就是資本主義生活形式。

  1. 九七過渡期的「不變」文化想像和懷舊熱潮

    1. 也因著這種「不變」的邏輯,我們的城市的懷舊情感也成了一時無兩的商品,無論是衣飾旗袍、大排檔,都成了眾人的消費品(例子:天星碼頭最後一次航程人多勢眾)。

 

  1. 「常變」的城市、「消失」的城市: 錯置的時間和空間

  2. 這「不變」的邏輯主導著一個「常變」的規律,因此我們的城市在不斷的拆毀和重建的過程更新自己,許多屬於我們的微小記憶亦因此消失殆盡;

  3. 這裏所說的記憶也不期然引發了「本土性」這課題---有人認為「集體記憶」一詞含糊(是誰的「集體記憶」?),也有人認為這些標記(例如天星和皇后碼頭)只是殖民地的歷史標記。不過我認為香港的「本土性」與殖民歷史不可分割。

  1. 「發展/增長」vs.「損耗」(Derrida: “Wears and Tears” in Specters of Marx)

---  Jacques Derrida: “It wears as it grows.”

  1. 「鬼魅論述」的角度:分析那些不是顯而易見的政經留痕;了解全球資金的流動去向;尋找歷史給我們的啓示。

 

(D)   香港城市:一個眾人一同譜寫的文本
--Michel de Certeau: “Ghosts in the City” from 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

  1. 参與城市規劃、建設及保育 (Strategy: urban planning and historical preservations)

---    一個策略的問題---我們希望自己要一個怎麼樣的空間?

  1. 空間的挪用和日常生活的實踐 (Tactics: the tactics of everyday life)

---  一個手法的問題---城市空間的挪用,各種公共空間的開拓和日常生活的實踐(例子:菲傭如何挪用中環)。

  1. 記憶的文本與解殖的可能 (Writing: narratives of memory)

---  一個書寫的問題---作家、導演不斷書寫城市,記錄了那種時間終端的心境(例子:也斯《記憶的城市》,董啟章〈永盛街興衰史〉、《地圖集》,黃碧雲《烈女圖》,陳果「香港三部曲」,許鞍華《去日苦多》,關錦鵬《念你如昔》)。

 

參考書目
陳清僑編:《文化想像與意識形態》(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1997)。
史書美:〈「北進想像」的問題:香港文化認同政治〉,陳清僑編:《文化想像與意識形態》 (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1997),頁151-58。
朱耀偉:〈小城大說:後殖民敘事與香港城市〉,張美君、朱耀偉編:《香港文學@文化研究》(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02),頁253-70。
王德威: 〈香港情與愛—回歸後的小說敍事與慾望〉,《如此繁華》(香港:天地,2005), 頁88-110。

 

 

 

張美君

 

返回

 
 
Freelance Web Desig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