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Liberal Arts Education Transformation For Life
Start main Content

MCSLN

連儂牆

DownloadPDF

連儂牆

佚名[1]

 

二零一九年之夏,筆者來到香港求學,震撼於「反送中」運動的連儂牆遍佈街道,亦基於此重新認識主流宣傳以外的香港都市文化、以及⼤眾日常⽣活:⾝為社會運動文化產物,連儂牆是香港普羅⼤眾的真實寫照,是民眾抒發意⾒的中介之地,人們在牆上展示抵抗力量,「⾃下⽽上」同政權對話抗爭,使其於城市⼀隅成為景觀,建構「再現的公共空間」。

 

66th-keyword-01-01

連儂牆一隅

(圖片來源:https://newslab.pts.org.tw/news/73)

 

連儂牆是⼀種極具⾊彩的文化現象,因此本文以筆者直觀觀感起始,文本解讀連儂牆的產⽣意義,探尋其表現的香港社會⾯貌。連儂牆⾃誕⽣之時或因反叛精神被政府禁⽌,或因政⾒不合被對家毀壞,本文將圍繞香港頻出的「連儂牆被撕」事件,分析「被撕」之深層內涵,即發⽣在公共空間的對話交鋒——不同人在破壞連儂牆之時展現何種意識形態。儘管如此,連儂牆仍以「撕⼀貼百」宣告其⽣命力,本文亦將參照列斐伏爾之「再現的空間」理論,觀察連儂牆上的便利貼如何呈現香港本⼟特⾊,如何重塑城市公共空間藝術,亦如何促使香港⼤眾依此連動⼼靈,找尋⾝分認同。最終透過綜上論述,說明連儂之牆於香港公共空間書寫政治對話過程。

 

、內地看連儂牆

 

隨著「反送中」社會運動點燃香港,連儂牆逐漸在街道上不斷湧現。不同於二零一四年「雨傘革命」,連儂牆僅在⾦鐘夏慤道政府總部⼀處存在,是次則於香港的⼗八區「遍地開花」——街頭巷尾、天橋、隧道等等,都可以⾒到連儂牆。筆者一度租住在學校附近,每日到校需要穿越⼀座天橋,這裡便有⼀處連儂牆。其實在正式抵港學習之前,筆者就來到校園觀摩體驗,不過彼時社會運動尚未開啟,此⾯連儂牆亦未誕⽣;爾後數⽉過去重回此地,玻璃牆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醒⽬出現在眼前,宣告社會運動的抗爭進行時,亦使人感到香港的緊張氛圍。⽽接下來每次經過天橋,留意連儂牆的內容更新變成筆者的日常習慣,不但追蹤社會運動的過程進展,更是透過牆上之訊息,接觸有別於中國⼤陸的另種世界。

 

66th-keyword-01-02

隱藏在廢墟當中的「胡⾔亂語」(作者語)

(圖片由作者提供)

 

出⾝中國⼤陸,並行在社會主義、資本主義兩套語境之間,民眾能夠「⾃下⽽上」地在連儂牆表達政治意⾒,對於筆者⽽⾔是前所未⾒的。在中國⼤陸擁有絕對牆體書寫權力的是官⽅:上⾄城市下⾄農村,如「實行計劃⽣育是我國的基本國策」、「為早日實現四個現代化貢獻力量」、「不忘初⼼,牢記使命」等等,政府在牆上粉刷政治⼜號標語,⼀聲令下前進⽅向,向著民眾宣示「⾃上⽽下」的統治權力。除此以外,於城管睜⼀隻眼,閉⼀隻眼的抽查管理之下,依然有著⼀些藝術家在街頭創作graffiti,如橋墩底下的花體文字、⼯廠⼀帶的卡通人物等等,其中⼤多數是青少年藝術家所作,為了彰顯個性、追求炫酷潮流, 因此這些graffiti為完全去政治化作品。即便是隱藏在廢墟當中的「胡⾔亂語」, 看似在默默傾訴遭受的強拆傷害,但是無人將其真正視為對於世界的抵抗,反⽽當作行為藝術的⼀種。

 

事實上,中國⼤陸亦曾經允許民主之音的公開討論。文化⼤革命後期,西單民主牆起於北京,百⽶⾧度的牆上張貼著⼤字報,上⾯寫滿了民眾各種政治主張。「北京之春」西單民主牆宣傳政治⾃由、民主,影響範圍甚⾄擴展到全國,然⽽⽣命週期卻⼗分短暫,不⾜⼀年便被冠以多項反動罪名⽽⾯臨取締,⾃此中國⼤陸徹底禁⽌⼤字報。現時中國⼤陸的⾔論⾃由愈發緊縮、環境愈發變得敏感,難能可貴的是,筆者終於有機會親⾒香港的連儂牆,看到它們在香港的街巷⼤放異彩,聆聽香港民眾發出的振聾發聵,進⽽激發筆者文化、思想、認知經驗⽅⾯形成極⼤衝擊,亦開始嘗試思索:連儂牆為何會產⽣?連儂牆意味著什麼?連儂牆降臨街道之上,成為城市空間⼀員,呈現著⼀個怎樣的香港社會?

 

、作為公共空間中介:壓社會下的民意召喚

 

倘若想要認識⼀座城市,應該四處⾛訪街道以充分領略特⾊,⽽非站在最⾼點進行俯瞰 [2]。位於太平⼭頂之上所⾒香港,盡是⼤眾眼中所謂的「中環價值」,無數掘地⽽起的⾼樓⼤廈,組成量產版的國際化⼤都會。然⽽步行香港條條街道,我們會發現與眾不同的事物,這些細微之物必不可少,反映這座城市真實⾯貌,如飄散美⾷香氣的舖頭滿載人情味道,叮叮⾞發出的清脆鈴鐺響聲彷彿躍動著香港的⼼跳,同樣亦如連儂牆「遍地開花」,⾔說著香港民眾的⼼聲。

 

回顧香港近百年的社會發展,裹挾於資本控制、政權統治,逼迫感時刻包圍普羅⼤眾的⽣活。香港是⼀座⾼速城市,時間如春雨寶貴,人行橫道的綠燈提示音陣陣作響,餐廳的翻桌速度以分鐘計算,人們的腳步被暗示加快;香港是⼀座狹窄城市,空間亦如時間般值得珍惜,劏房的設計將人們的起居困於⼀⽅天地,猶如籠中之⿃,在資本的控制下,商品化的人們被迫販賣價值。⼤英帝國於一九九七年將香港的主權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是宏⼤敘事下民眾的權利仍舊微乎其微:英國殖民時期,英國⾼官與華人商界共同勾結,百般輕視底層民眾,⽽在「光榮撤退」時又帶⾛了便民的流動⼩販攤檔;之後香港政府接任管治,「仕紳化」建設觀塘、灣仔等等社區重建⼯程,將原本的居民活動區域改換模樣,抹去人們熟知的⽣活記憶;再到今時今日在所謂的「⾼度⾃治」制度框架裏⾯受到中央政府監視,令不安、恐懼的社會情緒漸漸瀰漫開來,⾯對周遭事物的糟糕狀況,香港民眾亟需利⽤⼀個渠道,以此呼籲⾃⾝訴求。

 

社會運動是⼀種政治表達。⾃二零一二年「反國教」運動,⾄二零一九年「反送中」運動,細數近⼗年來的香港社會運動,頻繁程度已經達到每兩年就要爆發⼀次。動盪的社會體現民情現狀,使得民眾投⼊社會運動,以及找到改變出路、推動社會進行變革:在應得權益被剝奪,或者遇到急待解決問題的情形下,社會民間力量⾃行召集在⼀起,透過組織社會運動, 爭奪權益、解決⽭盾。[3] 社會運動的抗爭⼿段多種多樣,既有激烈的街頭衝突,亦有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理念倡導。連儂牆就是後者,儘管形態溫和,卻⼀直以來都擲地有聲。

 

位於城市街道的連儂牆,在公共空間以公開創作的⽅式集合民意。民眾前往於此,無須激進之舉,僅需⼀個簡單的⽐劃動作,人們就可或貼出、或寫下⾃⾝的想法,亦可欣賞他人留下的痕跡。連儂牆的內容林林總總,可⼤致分為以下若⼲種類:數不勝數寫著「香港加油」、「⾟苦⼤家」、「⿑上⿑落」的便利貼、為宣傳即將舉行的集會/遊行活動的預告貼示、控訴香港政府使⽤不當⽅法打壓社會運動持續進行的單張、依照時序逐次排列的事件紀錄海報,⽤來記述社會運動的歷程、以及巨幅畫有抗爭場⾯的油畫作品等等。期冀變革、不滿政權、控訴不公、歌唱社會運動,民眾真實內⼼書寫於連儂牆上,抒發著諸多複雜情感,亦透過連儂牆展現公民抵抗之過程。

 

因此,連儂牆是香港公共空間的中介場所,是⾼壓社會狀態之下的民意發聲出口,亦是屬於民眾的抗爭性集體藝術之作。(社會)空間是(社會)產物——法國哲學家列斐伏爾在《空間的⽣產》⼀書提出此概念。[4] 列斐伏爾闡釋,城市社會空間是「空間實踐」、「構想空間」、「再現的空間」三股社會力量相互角力的整合,他亦借助類似符號學⾓度,進行能指、所指、意指三元辯證。「空間實踐」是能指,人們在某⼀可被感知的具體地點⽣產、再⽣產,如員⼯在寫字樓辦公,這⼀行為具有視覺意義,能夠形成文本以便製造解讀機會;「構想空間」為所指,如上述所說的社區重建⼯程,是政府管理者、城市設計師等等構成的概念化空間,⽤所謂的客觀性符號掩蓋權力控制,維持社會空間的意識形態連續性表達;⽽本文所論述的主題連儂牆則為第三類「再現的空間」,之於社會空間的意指所在,是未經編碼的符號、集體性詩性作品,並以此提供解讀之人發散情感。「再現的空間」建構於人們日常⽣活的空間內部,與底層文化相連、亦與藝術⼀⾯接壤,推動底層民眾,促使他們站出來,以在牆上書寫文字的形式開展革命性⾾爭,進⽽最終求得整體解放。

 

三、「牆被撕了」——連儂牆屢遭多量靜

 

在問世之日起,連儂牆或被政府清除、或被政⾒不同人⼠破壞。儘管我們觀察到的,是連儂牆綻放⾊彩的姿態,但是在香港卻頻頻發⽣「連儂牆被撕」事件,所以能夠擴展到如今的規模,對於連儂牆來說實屬不易。

 

是次「反送中」運動,如同經常被半場清場的示威活動,香港政府亦禁⽌連儂牆的存在,幾近千次派出相關部⾨⼯作人員前去各區清理連儂牆:每到深夜時分,⼀些連儂牆便被終⽌⽣命,或許人們於⽩天途徑於此尚能看到,然⽽翌日來臨連儂就了無蹤跡。⾷環署回應道,他們始終密切關注每處連儂牆,監控連儂牆張貼情況是⼯作的⼀部分,以便聯絡地政總署進行清理。作為graffiti的⼀種類型,連儂牆的創作是地下活動,與同西⽅國家嬉⽪⼠們的塗塗畫畫等同,宣揚反叛精神、對於當今政權的不滿。連儂牆有違《公眾衞⽣及市政條例》,此為政府遏制其產⽣、以及定罪張貼之人的法律依據,然⽽即使有礙於環境衛⽣,亦不及隨處吸菸等等影響嚴重,因⽽可以判斷:香港政府藉著公共衛⽣治理之說,使⽤法律向下施展其統治之權,趁機壓制反對⾔論。

 

連儂牆亦受到來⾃政⾒不同人⼠的毀壞。多個政治取向團體百家爭鳴是香港的社會常態,⽽透過「反送中」運動所衍⽣而來的,是整個社會被分裂成⿈、藍兩⼤陣營:親香港本⼟的「⿈絲」、以及親香港政府的「藍絲」。連儂牆張貼的內容引起親政府群體的抵制情緒,在他們看來,連儂牆不僅有損⽣活環境容貌,更是不認同牆上標語所示政治價值觀念。於是不時的,會有數⼗位「藍絲」相約⽽⾄連儂牆,攜帶專業清洗⼯具,在這裡實施洗刷。伴隨連儂牆的出現,演變⽽來的亦有社區「藍⿈」之爭。在「藍絲」群體清除連儂牆之後,他們又在牆上留下字條「香港是我家,豈容破壞他」、「同⼼同德守家園」,塗抹掉原先的字眼,再冠以⾃⾝想法,爾後連儂牆接著重⽣,換個⾓度進行解讀:連儂牆在這樣⼀去⼀來之間, 更加顯現其包容性,不限於朝著政權單向吶喊,此般對峙同時帶出城市間⼀⽅真正屬於民眾的天地——任何人都可以在此交流,進⽽構成人們的良性政治對話。

 

除此以外,少數連儂牆亦遭遇⼀些中國⼤陸遊客、到港學習/⼯作等等外來群體撕除。此等事件真實發⽣在筆者⾝邊,之前租屋室友的內地⽣同學,就在剛⼊學時扯下連儂牆的文宣海報。筆者於後來聯絡到這位同學,想要釐清行為背後的原因,她回答道:我就是看不慣連儂牆,也看不慣這場運動(「反送中」),不明⽩他們有什麼鬧得。雖然這種事件的概率極為少⾒,但是既定事實卻反映背後現象:中國⼤陸對於香港媒體報導訊息的不對等,特別是中國⼤陸所強調的⼆元對⽴意識形態,讓眾多⾝在其中的人們根深蒂固,甚⾄在來到香港之後仍不願變換思維、不願尊重本地文化,亦無從嘗試瞭解香港民眾何以進行社會運動、他們的訴求是什麼,以致在固有思想的引導下毀壞連儂牆,以致加深⾧期以來的中港⽭盾關係。

 

四、便利貼生生不息,再現眾公共空間配權

 

儘管連儂牆屢屢遭到多⽅力量的破壞,但是香港民眾的抵抗精神卻未曾被按下靜音鍵:某些事物⼀旦燃燒,便會⽣⽣不息地展現頑強活力,正如連儂牆上的張張便利貼,每當被破壞之後都以「撕⼀貼百」的速度重獲新⽣。起於西⽅國家的連儂牆,最早可以追溯到捷克⾸都布拉格。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捷克群眾在修道院⼤廣場上書寫Beatles樂隊成員John Lennon的歌詞,宣洩對於共產主義政權制度的不滿,此舉得到世界各地紛紛效仿,連儂牆亦因此得名並成為青年抗爭的象徵性符號。連儂牆到了香港,經過民眾的改良再創造,更加具有本⼟特⾊,最為出名的莫過便利貼。成本低廉、便於製作,便利貼作為⼀種tactics,將「Be Water」的抗爭主旨表現得淋漓盡致,只須人們繼續集結,連儂牆即可⽴刻再生,民眾便能從新爭取公共空間的使用機會。

 

66th-keyword-01-03

連登豬

(圖片來源:https://forum.hkgolden.com/thread/7132837/page/1)

 

66th-keyword-01-04

連登狗

(圖片來源自Facebook專頁「連狗」肖像:https://www.facebook.com/104705424348978/photos/a.104705487682305/104705494348971/)

 

「⼀⽣⼆,⼆⽣三,三⽣萬物」⼀張便利貼像⼀顆種⼦,有人張貼就有人追隨,然後⽣⾧出蔚為壯觀的連儂牆之林。有別於藝術家創作graffiti,作品上僅限⼀個人的署名,呈現⼀個人創作⾒解。連儂牆是民眾的集體公共空間藝術,牆上的便利貼如同電腦製圖基本元件「點陣圖」,當⼀個人在⼀張便利貼書寫想法,在此之後下一個人來到連儂牆,在原有便利貼旁邊再留下⼀張,久⽽久之透過人們⿑⼼編排,無數張便利貼又將形成新的文字/ 圖像,例如拼接成⾯積巨⼤的社會運動網路討論區連登icon連豬(見圖三)、連狗(見圖四),可愛、美觀亦盡現民眾呼聲之強烈。[5] 在各種上層結構的約束之下,城市所能賦予民眾的公共空間容量寥寥無幾,香港亦不例外,然而人們卻製造出連儂牆,進而打破以往受到侷限的空間覆蓋範圍,為⾃⾝爭取到⽀配權利。「我的城市空間,我的聲音表達」——連儂牆為社會運動更迭了全新抗爭場域,將公共空間的話語權歸還給民眾,並在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的街頭巷尾之間釋放,表述著人們的民主訴求,再現著他們的追逐自由之路。

 

連儂牆讓香港民眾的政治想像於城市獲得⼀席之地,亦日漸促成社區、⼼靈之關係建構。⼀樣作為訊息交流媒介,連儂牆與網路媒體具有異曲同⼯,當中的傳播者、接收者都互不相識,藉由中介平台各抒⼰⾒。然⽽連儂牆有所不同,顛覆網路媒介的虛擬功能,將全部內容搬向實體世界,在隨處可⾒、觸手可及的城市社區轉化為公共陳列空間,即便參與者素未謀⾯,⽬睹無數便利貼粘於牆上帶來的情感卻更顯力度;亦能夠不分你我,關聯社區之中各個層⾯的香港民眾,從中找尋相同理念之連繫。[6] 連儂牆又是抗爭之餘的⼼靈寄託站點,隨著社會運動的開展,人們除了在連儂牆書寫政治意⾒,亦將心事分享在便利貼上,向著他人敘說個人生活經歷;⽽觀看之人依舊可以做出互動,追加⼀張便利貼,在上⾯反饋安慰、集氣等等⿎勵之⾔。此時連儂牆成為提供人們傾訴的「樹洞」,是他們在長期抗爭過程中治癒負面情緒的解藥,這樣一派互相照拂景象正是體現香港民眾同舟共濟的最佳證明。

 

66th-keyword-01-05

(圖片來源自Twitter用戶「港太文宣組」:https://twitter.com/GongTaiMunSoon/status/1187380668004782083/photo/1)

 

便利貼,香港連儂牆的標誌性符號,令⾃西⽅國家傳來的連儂牆變⾝為香港社會運動抗爭的本⼟特⾊,亦凝聚、塑造香港民眾的⾝分認同。二零一九年「反送中」運動不僅使得連儂牆在香港⼗八區「遍地開花」:實際上這場社會運動亦蔓延開來⾄全世界,台灣、美國、英國、日本、澳⼤利亞等等,抗爭現場在世界各地上演(見圖五),香港連儂牆亦不例外地被張貼於其中各個街道、學校。⽣活在他鄉的香港民眾為了⽀援「反送中」運動,在異國之地延續開闢便利貼們的集合場所,在此爭取到表達政⾒的公共空間,令香港連儂牆⾛向國際化⼤眾視野,將⾃⾝⼼聲在全世界進行廣泛傳播,展示真實的香港社會:並非位於中環的繁榮經濟,並非影視世界的警匪武俠,⽽是民眾的普世價值追尋過程,⾯對公權力壓迫,透過抗爭展演民主、⾃由之精神——這便是香港連儂牆的政治書寫意義,亦無論在全球各地、抑或在香港本地,香港民眾最終皆能在城市街道那些滿貼便利貼的牆下相認彼此。

 

註釋


[1] 編者按:徇作者要求,不具名處理

[2] 參見Daniel Bell,The Cultural Contradictions of Capitalism,Journal of Aesthetic Education,1979。

[3] 見梁祖彬,⽢炳光,《社區⼯作理論與實踐》,中⽂⼤學出版社,2003。

[4] 見Lefebvre Henri,translated by Donald Nicholson-Smith,The Production of Space, Blackwell : Oxford,1991。

[5] 參見劉家儀,畢恆達,〈《2019⾹港⾵暴》:連儂牆是「Be Water」的體現,重塑⾹港公共空間與社區鄰⾥關係〉,The News Lens,2020年2⽉17⽇。

[6] 同上註。

 

參考文獻


中文部分

1.       ⾺國明,《⾹港城市文化》,課程時間:2020年2⽉1日。

2.       梁祖彬,⽢炳光,《社區⼯作理論與實踐》,中文⼤學出版社,2003。

3.       郭恩慈,〈「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同時是⼀場偉⼤的空間藝術實踐〉,⽴場新聞,2019年8⽉26日。

4.       劉家儀,畢恆達,〈《2019⾹港⾵暴》:連儂牆是「Be Water」的體現,重塑⾹港公共空間與社區鄰⾥關係〉,The News Lens,2020年2⽉17日。

5.       劉家儀,畢恆達,〈沉默之聲:無處不在的連儂牆〉,端傳媒,2020年1⽉20日。

6.       袁源隆,〈⾺傑偉:從美學和公共參與⾓度看連儂牆〉,明周文化,2019年9⽉5日。

7.       呂諾君,〈⼤埔進化隧道,深⽔埗朝桁晚拆,18區連儂牆看公共空間〉,⾹港01, 2019年7⽉11日。

8.       愛護⾹港的人,《消失了的連儂牆》,以賽亞出版社,2020年1⽉28日。

9.       張讚國,⾼從霖,《塗鴉⾹港-公共空間,政治與全球化(第⼆版)》,⾹港城市⼤學出版社,2016。

10.     張⼀村,〈列斐伏爾的空間理論及其在當下⾹港的批判與實踐〉,⽴場新聞,2018 年7⽉2日。

11.     潘可禮,〈亨利·列斐伏爾的社會空間理論〉,《南京師⼤學報》,2015年1⽉,⾴13-20。

12.     ⿆盈湘,〈論⾹港的反全球化運動〉,文化研究@嶺南,第四⼗五期,2015年1⽉。

13.     文⼰翎,〈塗鴉作為仲介經驗〉,文化研究@嶺南,第五⼗三期,2016年7⽉。

14.     畢恆達,《塗鴉系譜學》,講座時間:2017年5⽉10日。

 

英文部分

1.       Daniel Bell. (1979). The Cultural Contradictions of Capitalism. Journal of Aesthetic Education。

2.       Lefebvre Henri. (1991). The Production of Space (Donald Nicholson-Smith, Trans.). Blackwell: Oxford.

3.       Edward Soja. (1989). Postmodern Geographies: The Reassertion of Space in Critical Social Theory. London: Verso.

 

本期關鍵詞彙


連儂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