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其他文章

7 通識教育和解難能力

文︰張偉基、許寶強(pkhui@ln.edu.hk)
文章日期:2006512

【明報專訊】我們大概都會聽過「瞎子摸象」這寓言故事﹕一天,幾位從未遇過大象的瞎子,終於碰到了這一新奇的動物。由於失去視力,他們只能靠雙手觸摸,以了解大象到底是怎麼樣的。因為大象的身軀龐大,所以每人只能接觸大象身體的其中一個部位。不難想像,每一個摸到象身其中一部分的人,都會對「象是什麼」得出很不一樣的答案,如果各自堅持己見,只能為此爭論不休。要解決「大象究竟是什麼模樣」的問題,各執一詞的爭論,顯然不會有太大的幫助。

超越「瞎子摸象」式單一觀點
在現代世界中,學生經常碰見比「大象究竟是什麼模樣」更為複雜的問題。要擁有解決難題的能力,得讓學生超越「瞎子摸象」式的單一觀點,並培育通識教育科所茩囿漲h角度思維和跨學科視野。

通識教育科在發展學生的解難能力方面,重點不在於提供各種相關的基礎知識、具體方法和工具,這些解難所需的基本條件,傳統學科如數學、科學、地理和歷史科已有提供,學生也可透過愈來愈方便的資料搜尋方法而獲得。相反,通識教育科應該專注的,是其獨特的多角度思維和跨學科取向,以提醒學生在解決問題時,即使採用同樣的方法,但從不同的角度出發,也可能會得出不同的答案。

跨學科和多角度的重要性
正如失去視力的人雖然都同樣利用雙手去觸摸,但接觸大象的部位不同,對牠的形態也會有不同的描述。假如大象不動,觸摸者又不改變各自接觸大象的位置,那麼當摸到大象耳朵而說大象長得像荷葉,或是抱荈H腳說大象是一根圓柱,這些答案儘管都是「對」的,但卻帶有單一角度的局限。無法超越這種局限,不僅難以令我們從多方面掌握問題,以提出更全面和有效的解決方案,更會在今日重視團隊協作的社會環境中,製造合作的障礙。

任何學科,例如數學和歷史,都有它們指定的研究對象和研究方法,幫助我們用學科特殊的視角和邏輯,發現和解決問題。然而,每一學科的獨特視角、邏輯和研究方法也同時是它的局限。正如失去視力的人只能用視覺以外的感觀,去掌握大象的形態,就算他不斷轉換位置觸摸大象,綜合出來的印象,始終難以包括大象的顏色﹔同樣道理,擁有良好視力的人儘管能準確形容大象的顏色、神態,但缺乏細緻的觸摸和敏銳的嗅覺,也難以精確地說出大象表皮的紋理和散發的氣味。

通識教育科所重視的跨學科學習,正是為了培養學生在思考和解決問題時,能採用不同或多種的角度和方法,特別是當在解決問題時遇到了死胡同,更需要換一個角度,即所謂範式的改變,才可能會重新發現曙光。

懂得提問是重要的解難能力
解難能力的培養,重點不僅在碰到問題時,讓學生懂得如何有效提出解決方案,同樣重要的,是如何提出問題。換句話說,準確地界定什麼是問題和什麼不是問題,絕不比替問題找到答案次要。多角度思維和跨學科視角,正好能豐富學生界定問題的能力。再回到上述的寓言例子,擁有良好視力的人不單可以很容易描述大象的整體形態,還可以提出大象是否都是同一顏色的問題。相反,失去視力的人在通過觸摸以掌握大象形態的過程中,由於靠近大象,他可能會奇怪為什麼大象和人類或其他動物的氣味有所不同。這樣的問題,明顯不是遠距離以視力觀察大象的人所能夠輕易提出的。換句話說,循不同角度的觀察和思考,所能提出的問題也不會完全一樣,進而會影響解難的方向和方法。由此我們不難看出,多角度思考對提出和界定問題的重要性。

在解難過程中,我們不應輕易相信問題的答案只有一個。真實生活中的問題,經常並非黑白分明,而追求單一和絕對答案的數量化處理,有時也不一定能產生明確的解難指向。愈複雜的問題,愈可能得出多樣性的答案,而且每一答案往往都擁有自身的優缺點、假設和局限。要解決這類問題,我們必須以多角度的思維和跨學科的知識進行評估,再作出應如何處理的判斷。如果問題的答案往往包含解難者的獨特取向,而沒有絕對和唯一性,那麼多角度思維和跨學科視角將幫助我們更有效地選取合適的答案。


其他文章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