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SLN


其他文章

18 六頂思考帽子 作用與局限

文︰許寶強(pkhui@ln.edu.hk)

文章日期:2006年10月13日

【明報專訊】近年中、小學教師常用的教學工具,包括了由心理學者Edward de Bono在20世紀80年代中提出的六頂帽子思考方法(Six thinking hats)。所謂六頂帽子,是指代表事實與數據的白色帽子﹔代表情緒與直覺的紅色帽子﹔代表批評/負面思考的黑色帽子﹔代表讚美/正面思考的黃色帽子﹔代 表另類/創意思維的綠色帽子和代表控制及組織思考過程的藍色帽子。Bono提出這六頂帽子的思考方法,是希望透過仔細的分類,減少不必要的誤解和混淆,讓 人們的溝通和思考過程變得更為有效。

不等同創意思維和批判能力
隨茈誚a的教育愈來愈重視創意思維和批評能力,香港的中小學也不斷採用各種新的教學技巧,而Bono的六頂思考帽子也成為了炙手可熱的課堂工具。不過,把採用六頂帽子等思考工具簡單地等同於培育學生的創意和批判能力,很可能會事與願違,距離教改的目標愈來愈遠。

六頂帽子的分類方法所依據的是一些十分抽象的理念,對不少小學生甚至中學生來說,儘管他們在日常生活中,大概也可模糊地感到事實與情感或批評與讚美的分別,但要求他們以抽象的六色帽子嚴格地區分事實與意見、負面與正面、創意與後設等概念,卻又是另一回事。

應避免機械地套用
翻閱一些中、小學常識或綜合人文學科的教科書,當中有關六頂思考帽子的章節,大多是在簡單介紹完不同顏色的帽子代表不同思維以後,便引用一兩例子, 說明六頂帽子的分別。例如討論新年假期學校應否舉辦露營,白帽子(事實)考慮的是全校性的民意調查,看看有多少學生贊成或反對﹔紅帽子(情感/意見)考慮 的是露營能否增進學生感情,個人又是否喜愛露營等問題﹔黑帽子(負面思考)會指出新年期間露營的壞處,例如人多交通混亂、新年後要考試測驗、野外露營有危 險等﹔黃帽子(正面思考)則會提出在新年的節日中應拋開一切,享受假期的喜悅﹔綠帽子(另類/創意)會點出避免人多擠迫的方法,例如找出人少的露營地點或 非繁忙的出發時間等﹔最後,藍帽子將總結各類不同性質的問題和意見,嘗試作出決定。

上述嘗試印證六頂帽子的分類方法的例子,倘作為一種思考練習,自然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不過,倘若教師以此為絕對的標準,要求學生把六頂帽子套用於現 實中,截然分割複雜的事情,那麼得出的效果恐怕不僅無法培育學生的創意和批判能力,更可能會限制了學生的思想,令他們習慣於以套用公式般的方法,為複雜的 現實問題作出非是即非的簡單分類。

在現實的世界中,統計數據並不一定就是事實,主觀意見也可以構成新聞的主要內容。贊成或反對舉辦露營的學生數目的多寡,與問卷設計明顯有關。倘若問 題是「你是否贊成新年(考試前)舉辦學校露營﹖」,可以預期贊成的學生將會比回答「你是否贊成新年(一個星期長假)舉辦學校露營﹖」的少﹔同樣道理,如果 我們並不知道問卷的設計、訪問對象的背景和傾向,也很難僅僅依賴報章的報道,判斷傳媒引用的香港競爭力排名榜數字在多大程度上是「事實」,還是僅代表調查 機構的傾向或一小部分商界受訪者的偏見。事實與意見、客觀與主觀在這些情G中,顯然不是那麼截然明瞭。

同樣道理,人多交通亂、假期後的考試測驗和野外露營的危險,除了可以是負面的因素外,也可同時被看作為正面積極的動力——鼓勵學生和學校發展創意方 法,以避免人多交通擠塞﹔或讓學生提早溫習﹔或改變考試的時間和形式﹔或將野外露營的危險作為新鮮的解難訓練,變成吸引學生參與的誘因。事實上,在不同的 社會脈絡中(social context),批評可被理解為不負責任的拆台,但也可被接受為積極的規勸和改進的起點﹔讚美除了可以鼓勵士氣增加信心以外,也可能成為虛假的逢迎和求 進的障礙。是正是反也變得不易判斷。

面對現實社會複雜的事情,倘若教師只訓練學生以是非題式回答什麼是「事實」與「意見」,或強迫學生一定要截然分辨「正面」與「負面」思維,那麼習慣 了這種是非題式截然判斷的學生,恐怕以後會一看見統計數據便會不加思考地接受為「事實」,一聽到批評便理解為負面思維,這樣簡化地劃分和判斷事情,真的是 我們追求的創意思維和批判能力嗎﹖


其他文章

回頁頂